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5章 改日吧
    壹秒記住[北♂鬥÷星?小-說→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无弹窗閱讀!

    “你这等俗物,也配参与仙子的诗会!”赵宝华脸色一沉,寒声道。

    方清风脸色发青,站起身来,向着燕小小微微躬身,然后一脸郁闷的走了出去。

    赵宝华是宗主的朋友,他不敢得罪。而燕小小便是他心中的女神,他更加不愿得罪。

    “罗大家,不要生气。别让这样的俗人扰了您的兴致。”燕小小目光如水看着罗晨,轻声道。

    “……”罗晨咧了咧嘴。“大家”这两个字可不是谁都能当得起的。这二十多年来,当得起大家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庄大家,他那无比yin贱的师父。罗晨肚里没有干货,自然不愿顶着一个大家的名字,给自己招惹麻烦。

    “小小仙子,大家二字,在下实在是担当不起,还请收回。”罗晨苦笑道。

    “若是先生无法当得起,那么整个萧州,恐怕也无人能够当起了!”燕小小目光闪动,轻声道,“罗大家不必过谦,凭刚才这一首诗,大家之名便是实至名归。”

    众人皆是出言赞同,言道罗晨当得起大家之名。

    罗晨无奈的摸了摸鼻子,心中极为烦闷。若是早知道这首诗会惹来这么大的麻烦,他自然不会选择这一首了。

    关键还是因为他于此道一窍不通,看不出这首《观沧海》的妙处,所以才到了这个局面。

    此行来到萧州,为的是寻找赵月儿,控魂阁实力强悍,这件事情只能是秘密进行,罗晨自然不愿自己有什么名气,让萧州的人都认识自己。

    可是现在倒好,居然成为了什么“罗大家”,想要不出名也难了。恐怕过不了多久,自己的名声就要家喻户晓了吧?这对于现在的他而言,无疑是一件极为麻烦的事情。

    可是事到如今,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罗大家哦,嘻嘻!”长腿少女眉开眼笑,低声笑道。

    “你这丫头!”罗晨无奈苦笑。

    他的无奈,谁能理解?

    燕小小款款站起身来,轻声道:“先生此诗,不知何名?”

    “观沧海。”罗晨道。

    燕小小略略点了点臻首,轻声道:“大家这首诗,小小不敢抄录。还请大家亲手将此诗记下,小小愿为大家磨墨。”

    此言一出,周围的文士们一个个鼓噪起来。

    “妙哉!仙子磨墨,罗大家亲笔,将来定然又成一段佳话。”

    “是啊!我等也想要看看罗大家的墨宝呢!”

    燕小小勇敢的直视着罗晨,翦水双瞳中满是恳切之色。燕岑舸轻轻拉了拉罗晨的衣角,低声哀求道:“罗大哥!”

    “好吧!”罗晨无奈点头。

    燕小小款款走到罗晨案几之前,拿出一张宣纸一方砚台放于桌上,自清流中取少许清水放入砚台之内,左手提起右手衣袖,右手拿着一锭上等烟墨,在砚台之内慢慢磨了起来。

    她的姿势无比的优雅,疏而长的美丽睫毛微微颤动,显然心中极不平静。而罗晨坐在那里,甚至可以感觉到燕小小急剧的心跳。

    罗晨心中不由得感到好笑,萧州之人真是无法让人理解。这个燕小小名声远播,这一刻居然是如此的紧张。

    诗词歌赋这等玩意儿,既无法吃喝,也不能修炼,罗晨实在想不明白,萧州之人为何对这些东西如此痴迷。

    砚台中的黑色渐渐浓郁,燕小小晶莹的鼻尖竟然是沁出一丝汗珠,收了烟墨道:“好了!罗大家,请。”

    罗晨淡淡点头,手腕一翻,一杆笔便是出现在他的手里。

    这一杆笔,正是他的道纹仙笔,用来写字倒也不错。

    吟诗作赋罗晨是外行,不过论起写字,他倒是有着几分自信。

    因为他是一位道纹师。道纹之路和书道,本就是相通的。

    罗晨为栖霞铁卫制造了上万套的一层二层道纹套装,每一件道纹套装上都需要刻画极为繁杂的道纹。罗晨如今在道纹之路上的造诣已经颇高,写上几个字自然没有问题。

    道纹仙笔在砚台之内轻轻一蘸,罗晨凝神静气,笔锋落在宣纸之上,笔走龙蛇一挥而就。然后收起道纹仙笔,淡淡一笑道:“好了!”

    燕小小看着宣纸上银钩铁划般的字迹,俏脸上满是震撼之色,玉手微微颤抖,把宣纸提了起来,向着众人展示。

    周围的文士都是行家,看了一下之后,一个个脸上满是惊叹之色。

    “大家!真正的大家!”

    “虽然有些锋芒外露,却有一股天然的古意,更有一种狂野霸道的气势孕育其中!非真正的大家,无法写出这样的字迹!”

    “罗大家在书道上的造诣,竟然也这般惊人!这才是真正的大家风范!”

    罗晨看着一脸震惊之色的文士们,不由得苦笑一声。不就是随便写了几个字而已,用得着这么夸张么?

    他哪里知道,随着体内血脉之力的觉醒,他举手投足之间,便自有一股来自血脉之中的气势,就算是写字也是如此。那股狂猛霸道的气息蕴藏于字迹之内,这些文士都是行家,自然感受得到,岂能不个个心惊?

    “小小厚颜,求大家将此墨宝赐予小小。”燕小小用力捏着宣纸一角,看着罗晨,俏脸上满是恳求之色。

    “仙子若是喜欢,尽管拿去好了。”罗晨苦笑一声。自己又非什么真的大家,区区几个字,根本不值一提。

    燕小如花获至宝的把宣纸收了起来,向着罗晨微微欠身,然后走了回去。

    诗会继续进行,不过这一首《观沧海》一经面世,众位名士也没有了什么作诗的心思,一个个皆都是对于罗晨的两首诗和书法大加赞扬,更是一个个前来,向着罗晨求取墨宝。罗晨推脱不过,只好又厚着脸皮,从圣老遗留的诗作里抄了几首,写在宣纸之上送与众人。

    这几首诗罗晨也都是随意选取,风格各异,众位名士如获至宝,一个个拿着宣纸吟诵开来,如痴如醉。

    “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大江滚滚来……”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

    一首首诗作,在众位名士之中传诵,众人看向罗晨的目光,更是多了几分敬佩。

    一会儿工夫下来,“罗大家”便又有好几首诗作传世。

    燕小小美丽的脸庞上满是激动之色,坐在案几之后手腕飞动,把罗晨的这些诗作一一记录下来。目光偶尔看向罗晨,仰慕之情已然是毫不掩饰。

    罗晨刚开始还觉得有些尴尬,后来也就处之泰然了。平白无故得到了这个大家之名,虽然是有些麻烦,可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一日的诗会,罗晨完全成为了主角。直到金乌西沉,玉兔东升,燕小小这才略有不舍的站了起来,深深看了罗晨一眼,环视众人道:“今日之会,宾主尽欢,又得聆听罗大家金玉之章,小小幸甚。各位且请饮了这最后一杯,来日有缘再会。”

    所有文士都站起身来,身边侍女斟上美酒,众人都是一饮而尽。

    罗晨亦是端起面前酒杯,大口喝了下去。

    “罗大家惊天之才,小小极为钦佩。临别之时,小小原为大家再斟一杯,以谢大家。”燕小小提着酒壶,款款走到罗晨面前,又为罗晨斟了一杯美酒。

    “仙子客气了!”

    一日时间,罗晨对于这种环境已经显得极为适应,向着燕小小略略点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来日希望还有机会见到大家,聆听大家金玉之章。”燕小小目光闪动,看着罗晨道。

    “一定。”罗晨点头。

    燕小小美丽的脸上现出一丝喜色,款款走了回去。众人与燕小小一一告别,又都与罗晨热情寒暄,才一个个不舍的离去。

    罗晨带着雪奴与燕小小点头致意,也是向着陶然园之外走去。

    “罗师兄,我送送你!”燕小小叫道,快步跟了上去。

    ……

    一众侍女各自退去,清溪之畔,燕小小白裙飘拂,独立月下,俏脸上满是喜悦之色。

    “为什么!”一声低沉的声音响起,一个高大的中年汉子出现在了燕小小的身后。

    “什么?”燕小小转过身来,皱眉道。

    “为什么你要亲自给他喝那一杯?燕小小,你这是什么意思!”杜月脸色阴沉,目光无比森寒。

    “因为……别的人都喝了解药,而他没有喝到啊!”燕小小展颜一笑,极为动人。

    “该死的!”杜月微怒喝道,“燕小小,是你让我从总部买这些毒药的。这些毒药花了我多少元石你知不知道?我们的计划已经很成功,为何你最后变卦,给他倒了一杯解药?”

    “杜月,你差点让我杀了一位真正的大家,你知不知道?”燕小小眉峰微挑,淡然道,“罗大家这样的人,你以为我会看着他死去么?”

    “燕小小!不要忘了,你是黄昏武士的杀手!你是杀手!你还真的把自己当什么才女了?”杜月寒声道。

    “我是杀手不错,不过杜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似乎没有给过我一块元石的佣金啊!所以我并非是在执行任务,明白么?”燕小小声音微冷,扫了一眼杜月道,“还有,杜月,我才是你的上司,你永远不要忘记这一点。”

    “你!”杜月气得脸色铁青,愤愤的跺了跺脚,“燕小小,我看错你了!不过就算是不靠你,我一样能为我师父报仇!我现在就去杀了他们!”说完转身便欲离去。

    燕小小冷哼一声,玉手之间寒光猛然一闪!

    “哼!”

    杜月忽然感觉背心一痛,厉吼一声,身躯蹿出百丈之外。

    “燕小小,你要杀我?”杜月回过头来,看着手上匕首冷光闪烁的燕小小,嘶声叫道。

    “只是小小的惩戒而已。”燕小小匕首微微转动,淡然一笑道,“我若要杀你,你已经死了,还有机会开口么?”

    “杜月,你要记住,我才是你的上司,而你不是。没有我,黄昏武士根本没人知道你的存在。”

    杜月捂着胸口,脸色铁青。

    “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燕小小收起匕首,淡淡的道,“还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诉你,我昨天让你喝的解药,分量不够。你至多还可以活三个月,然后就会毒发身亡。”

    “燕小小,你!”杜月眼中现出怨毒之色,嘶声吼道。

    “若知道罗大家有这样才情,我便连那一半解药也不给你喝了!”燕小小轻叹一声道,“杜月,你无需生气。你已经在太乙宗内发过誓言,一年之内不能报仇,便会死去。从今日起,罗大家以后我会亲自保护,所以你已经没有报仇的机会了。既然如此,早死几个月晚死几个月,对你而言又有什么区别?你走吧,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好好活下去吧!”

    “燕小小,你好狠!你真的好狠!”杜月脸庞剧烈颤抖,嘶声喝道。

    “毒药是你自己释放的,我不过是没有给你解药而已。你自己毒死了自己,又怎么能怪得了别人?”燕小小淡淡道,“趁着我没有改变主意,赶快离开吧!否则的话,你就永远不要离开了!”

    “燕小小!”杜月咬牙切齿,愤愤的跺了跺脚,如鬼魅般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燕小小淡然一笑,玉手轻轻一挥,弥漫在清溪之畔的无色毒药瞬间消散一空。

    然后她娇躯一闪,也是凭空的消失了。

    ……

    罗晨所买的庄园门口。

    “好了,我们已经到了,不用再送了。”罗晨停下脚步,看着绿衣少女微笑道。

    “罗大哥,到了你家,不请人家进去坐坐么?”燕小小歪着脑袋,可爱的眨了眨眼。

    罗晨看着长腿少女绷紧的小脸,笑了笑道:“改日吧!今天我们已经很累了!”

    “哦!”燕岑舸略有些失望的道,旋即小脸上又现出开心的笑意,“那好吧!罗大哥,明天我来找你。”

    “明天也不行。”罗晨道。

    “那后天呢?”燕岑舸眨了眨眼。

    “后天……也不行。”罗晨道。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