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9章 几种可能
    虽然是靠着八门金锁道纹的力量,可是毕竟这也是自己的手段。

    罗晨并非是嗜杀之人,可是他也不会心甘情愿的被别人杀死。今晚青龙门之人来者不善,他自然不愿束手待毙。刚好他有着八门金锁道纹这一坑杀六级武师的利器,所以这些青龙宗的强者们,便全部陨落在了这里。

    这些人想要杀他,他自然是一个都不会放过。既然方清风的来头非小,那么击杀方清风的事情也就必须要保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都没有放过任何一个青龙宗强者的道理。

    修真界之上本就如此,力量才是最强的道理。若是罗晨实力不够强,今晚死在这里的就是罗晨自己。

    心中想着,罗晨手上也没有停顿,大手连连挥动,火属性的能量爆发而出,把一百四十八名六级武师的残躯直接化作了虚无。而这些武师留下了大量的物品,护身内甲、兵器、空间法器之类的,则是被罗晨随手收了起来。

    地上已经了无痕迹,任谁到了此处,也看不出来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

    同一时刻,青龙宗内,青龙山脉某个地下暗室之中。

    墙壁之上,一个个绿色的玉简放在装饰精美的架子之上,上面散发着或强或弱的生命气息。

    这些便是青龙宗强者的命简,只有五级武师以上的存在,才有着将命简保存在这里的资格。

    两位四级武师的内门弟子盘膝坐在暗室之中,一边修炼同时看管着这些命简。

    陡然——“啪啪啪啪啪啪啪……”

    密集的爆裂声不断的响起,两位内门弟子一惊,看向了墙壁之上的架子,陡然间脸色变得惨白,没了丝毫血色!

    “怎……怎么……”

    不到两息时间,竟然是有着一百四十八块玉简破裂,上面不再散发任何的能量波动!

    而且这些名牌,都是架子最高处的那种。换而言之,全部都是六级武师!

    “师兄,这是怎么回事?”一位黑瘦青年声音颤抖,身躯也是剧烈颤动。

    “出大事了!”另一位青年颤声道,“快!快些禀报宗主大人!”

    “宗主大人的命简……也破了!”黑瘦青年嘶声道。

    “宗主死了?”那青年身躯一颤,看向了架子的最高处。

    果然,那层架子之上唯一的一个命简,已经是四分五裂,没有了丝毫光泽!

    “怎么会这样?”青年脸色极为难看,嘶声道,“青龙宗……要完了!”

    ……

    庄园之内。

    一刻钟时间迅速过去,八门金锁道纹的作用瞬间消失。方圆百丈之内,那巨大的压力也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八门金锁道纹,能量耗尽之后才能再度布置。罗晨带着雪奴走回了楼阁,直接拿出灵石,开始在楼阁之内布置起简化版的八门金锁道纹来。

    道纹的布置,虽然仅仅是摆放灵石,也是颇为耗时的。终于把道纹布置完毕了,罗晨也是松了一口气。

    有了这道纹,暂时便是立于不败之地。至少六级武师,他完全不用在乎。

    修真界之上,明面上的势力之中,最强者也就是六级武师了。至于更高级的七级武师,那属于高等武师的范畴,在修真界之上,是真正的凤毛麟角,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存在。

    这一战,无疑令青龙宗灵力大损,改变了青龙城附近的势力格局。青龙宗不惟不再是萧州排名三甲的强大三层宗门,能不能继续保住三层宗门的地位也未可知。

    不过罗晨并不理会这些,对于他而言,不过是别人要杀他,反而被他杀了,如此而已。杀掉青龙宗的这些武师,他的心中没有丝毫波澜。

    开玩笑,当初在栖霞铁卫中时,一怒之下坑杀昆玉宗大军几十万降卒也没有犹豫过。之后攻取和稷郡等地,更是目睹一个个的城主被灭族。他乃是军中强者,早已见惯了生死,区区百余人的死,在他的心中能起甚么波澜?

    “方清风那样的蠢货,也能成为六级武师,这件事情,根本就不可思议。也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他背后的人,就是方弘毅说的他的母亲么?他的母亲又是谁?”

    罗晨心中想着,手腕一翻,方清风的空间法器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杀死这些青龙宗强者,还有着一层意思,便是杀人灭口,避免方清风被杀的消息传扬出去。而现在估计不会再来敌人,罗晨自然想要设法搞清楚这件事情。

    方清风已死,空间法器上的法力烙印便已变淡。罗晨轻而易举的解除了方清风的法力烙印残留,滴血认主之后,这个戒指形状的空间法器便与他心神相连,而他也能看到容器内的东西。

    “这个家伙,还真是有钱!”看着容器内的东西,罗晨也是微微咂舌。

    容器之内,元石卡片便有一大叠,价值竟然是超过了百亿元石。

    虽然百亿元石对于现在的罗晨也不算什么,可是对于一个三层宗门的亲传弟子而言,这笔财富实在是有些太多了。

    而空间之内,还堆放着大量的元石,也有数亿块的样子。

    除此之外,还有着一些丹药典籍等物,看上去也都颇为不凡。特别是有三粒丹药,都散发着古老的气息,显然是上古之物,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途的。

    在空间法器之内,还堆着一大堆书籍,印制得极为精美,封面上写着“若天的诗”的字样。

    罗晨随手召出来一本,翻看了一下,这些诗大都是中平之作,勉强可以说是入流,不过显然与罗晨脑中记忆的那些无法相比。

    当然这样的诗,罗晨自己可以做不出来。虽然现在他顶着一个大家的名号,可是论起写诗作赋,他连这方清风都无法相比。

    把诗集放回去,罗晨又召出一粒丹药看了看,也搞不清楚这是什么,又随手放了回去。

    “嗯?”

    罗晨目光微微一闪,看向了一个发黄的折扇。

    折扇颇为破旧,已经微微发黄,不少地方的字迹已经弥漫不清,丢在空间法器的一个角落里。显然这方清风对于这个折扇也并不在意。

    折扇乃是凡物,不是道纹套装,就是一把寻常的纸质折扇而已。不过在罗晨看来,在方清风的空间法器之内出现这样一个东西,显得有些奇怪。

    因为这是空间法器之内,唯一的寻常之物。就连他的诗集,也使用荒兽之血制作的符墨印制,纸质也是鞣制过的荒兽毛皮片成薄片后制成的。

    到处都是非凡之物,唯有这折扇普普通通,那么这折扇自然就不普通了。

    罗晨目光一闪,那发黄的折扇便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借问吹萧向紫烟,曾经学舞度芳年。得成比目何辞死?顾作鸳鸯不羡仙!比目鸳鸯真可羡,双去双来君不见?燕歌赵舞为君开,罗襦宝带为君解。”

    发黄的折扇之上,写着一首诗。罗晨凝神看了一下,眉头微微皱起。

    虽然他对于诗词之道不甚了解,这首诗的优劣不好置评,却也明白这一首诗是以女子的口吻写的。

    然而字迹却是银钩铁划,笔锋淋漓,极有气势,却显然是男子的笔迹。

    许是年月太久,字迹已然有些散漫不清。不过见字如见人,能够写出这样森然若剑戟的一笔好字,在这扇子上题诗的应该是个人物。

    与寻常的扇子题诗不同,这一首诗并没有落款,也没有印章,只有这一首诗,占据了整个扇面。

    扇面之上,有着数点暗褐色的斑点。罗晨一看,便知道那应该是血迹。而另外几处,扇面的纸质略有些黯淡,又似乎是斑斑泪痕。

    显然关于这把折扇,有着一段故事。不过这故事的主人公,绝对不是方清风。这把扇子存在的岁月,显然比方清风的年龄还要大。而且以方清风的愚痴顽劣性子,也不可能写出这样的一笔好字。

    罗晨再次看向方清风的空间法器之内,感觉里面的空间极大,几乎有天灵派世传的空间法器容积的一成了。罗晨也曾缴获过不少的空间法器,却从来没有发现有这么大的。显然这件空间法器,也同样不是凡品。

    “这上面写的是什么?长腿少女走到罗晨的身边,探着小脑瓜看了一下。

    “罗襦宝带为君解……”雪奴啊了一声,小脸腾地红了,啐了一句道,“下流!”

    “这个东西,可能就是唯一的能揭开方清风身份的东西了。”罗晨道,“不过我还看不出来,他的母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厉害人物,居然是能令青龙宗如此忌惮。”

    “青龙宗不过是个三层宗门而已,这种明面上的最强势力,根本就没有高级武师坐镇。萧州能够令他们畏惧的家族和神秘宗门,肯定有不少。”雪奴道,“就连萧州齐家,对于这样的势力也不会放在眼里。”

    “雪奴,你知道萧州有哪些强大的女人么?”罗晨问道。

    “不知道。”雪奴摇了摇头,“我对于这个大陆的了解,也是极为有限。修真界有修真界的规矩,不到一定的层次,是不可以知道一些秘密的。我了解的还没有从叶烨烨给你的那些书中看到的更多呢!”

    “强者虽然很多,强大的女人肯定不多。”罗晨把折扇收了起来,沉声道,“我们想想办法,也许就会知道她是谁了。”

    “能够令方弘毅这样的人畏惧,至少也是七级武师了。”雪奴点了点头道,“这样的人本就不多,这样的女人更少。若是我们找到萧州真正的强者打听,自然可以知道她是谁。”

    罗晨点了点头。

    “一个真正强大的女人,她的孩子却没有留在身边,而是放在了青龙宗内长大。这里面,肯定有问题。”雪奴目光微微闪动,轻声道,“罗晨,我怎么感觉这个方清风,像是一个私生子呢?”

    “说说你的看法。”罗晨笑道。

    长腿少女小脸上现出一丝兴奋之色,轻声道:“方清风这样的蠢蛋,能够成为六级武师,必然有着他母亲背后的资源支持。他的母亲,绝对是一名高级武师。”

    “这样的强者,行事向来随心所欲,根本不用在意别人。而按照我们知道的情报,方清风是从小在这青龙城之内长大的。”

    “没有一个母亲愿意把自己的孩子放在别处长大,方清风的母亲这样做,定然是有她的苦衷。”

    “在我看来,这有着几种可能。”

    雪奴心中八卦之火已经燃起,星眸极为明亮,轻声道:“第一种可能,方清风的父亲与她的母亲来自于两个敌对的势力。两人之间曾经相互争斗,结果却又彼此倾慕,终于是珠胎暗结,有了方清风的出现。”

    “方清风的母亲虽然强大,但也要受到家族或者宗门的制约。所以她只好偷偷生下方清风,嘱托青龙宗宗主方弘毅代为抚养。”

    “第二种可能,方清风的父亲与母亲地位相差太大。”

    雪奴目光闪亮,继续分析道:“这也是极有可能的。你肯定猜测,那把扇子是方清风的父亲之物,是他父亲赠给他母亲的,我也是这样想的。扇子上的笔迹虽然不凡,不过却少了一种底蕴。写出这样字的人,若是没有隐藏实力,那么实力不会强到哪儿去。”

    “可能他的父亲和他的母亲并非仇敌,不过地位相差悬殊。两人虽然私通款曲,有了方清风,可是却没有在一起的可能性。所以为了避免议论,方清风的母亲只好把他送到这青龙宗之中。”

    “第三种可能性么,应该便是方清风的母亲,有着某种特殊的身份。这种身份,需要她保持贞洁,不能和男人有染。”

    长腿少女越说越兴奋,翦水双瞳中光芒闪动:“我知道大陆上有一些神秘势力,有着圣女的说法。担任圣女的人,是必须冰清玉洁,终生不能和男人有染的。若是方清风的母亲是一位圣女,结果与人私通款曲,有了这个孩子,她自然无法把方清风留在身边,只能是送给别人抚养了。”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