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1章 赴死
    这种来自于血脉深处的冲动,实在是过于强烈,几乎要淹没他的灵魂。若是几日之前的他,定然是无法控制,会扑上去狠狠地把这个少女怎么一顿才好。幸好他的灵魂蜕变完成,灵魂强大,才勉强保持了一丝清醒。

    勉力压抑心中升腾的**,罗晨深深的连吸了几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控制着一丝感知之力进入少女的额头,想要进入少女的识海。忽然罗晨眉头微微皱起,轻轻地“嗯”了一声。

    “怎么了,罗晨?”雪奴问道。

    “她的识海,我根本无法进入。似乎有一层什么屏障,在保护着她的识海一般。”罗晨摇了摇头,“怪事,真是怪事!”

    “那就是说,你无法帮她恢复记忆了?”雪奴问道。

    “暂时恐怕是这样。”罗晨点了点头,“可能是现在的我,灵魂不够强大吧!或许以后我可以破除这道障碍,可是现在却不行。真是怪事,是谁在她的识海之中,布下了这样的屏障?”

    少女显然是极为聪慧之人,听明白了罗晨的话,不由得怔怔的流下泪来。

    “我是小米,这我知道。可我到底是谁?”少女瑟缩着身子,楚楚可怜的道,“这里到底是哪里?我什么都记不得了!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罗晨收回了大手,眉头深深皱起。

    《金螺吞海诀》对于灵魂损伤极为有效,甚至可以解除控魂阁的灵魂枷锁,可是竟然是无法突破少女识海的屏障!

    这个少女,到底是谁?

    一身侍女打扮,却有着四级武师的实力,甚至杀死了白银铁卫艾弗森。这个少女的身份,实在是太神秘了。

    为何她的身体,会对自己有这样强大的吸引力?自己从她的身体之中,能够得到什么?那让自己血脉之力为之沸腾的,到底是什么?

    雪奴看着少女楚楚可怜的样子,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宽慰道:“小米,不要想了。现在想不起来,未必以后想不起来。刚才罗晨不是说了么,或许他以后能够让你想起来呢!不要哭了,啊?”

    “哦!”小米默默点头,看向了罗晨,清澈干净的眼眸中满是希冀之色,仿若是在无声的哀求。

    这柔弱可怜的样子,又顷刻间几乎把罗晨彻底点燃,罗晨心中怒喝一声,用力的咬紧了嘴唇,才压制住了扑过去的**。

    “罗晨,你的样子,好奇怪啊!”雪奴似乎看出点儿什么,白了罗晨一眼,又道,“小米好可怜啊!以后就让她跟着我们,好么?”

    “不行!”罗晨毫不犹豫,斩钉截铁的道。

    “口是心非的家伙!”长腿少女瞥了罗晨一眼,撇了撇嘴道,“这丫头这么漂亮,你敢说你不喜欢她,心里不想让她跟着你么?”

    少女轻轻咬了咬嘴唇,略带祈求的看了罗晨一眼。似乎对于罗晨,她也有着莫名的信任。

    “真的不行!”罗晨咬了咬牙,“我们还有自己的事情,根本无法带上她。”

    “那把她留在这里,你放心么?”雪奴撅嘴道。

    “这里是我们栖霞宗的分部,张大哥乃是老派名士,真正的君子,把她留在这里,是不会出问题的。”

    罗晨看着柔弱少女,轻声道:“小米,这里是采思城,是我们的地方。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你好好留在这里,我答应你,将来总有一天,会让你想起来你是谁的。”

    “哦!”小米轻轻点头,含泪道,“是,主人!”

    “主人?”罗晨失笑,“小米,我可不是你的主人。”

    “小米记得以前似乎就是侍女身份,如今你救了我,你就是我的主人了!”柔弱少女摇了摇头,略微有些倔强的道。

    “真是个妖精。”罗晨心中苦笑一声。

    这柔弱中带着倔强的神情,几乎又把他彻底点燃,对于这个神秘少女,他的血脉之中占有的**根本无法彻底祛除。

    罗晨摆了摆手,也不理会这少女在说些什么,身躯一闪,向着采思城外掠去。

    这种似乎源自于血脉之内的吸引之力,似乎只有距离才会减弱。

    “这个家伙,还从來沒有这么……急色呢?”雪奴瞥见罗晨两腿之间的异状,不由得小脸微红,轻轻地啐了一声。

    “女主人。”神秘少女向着雪奴微微躬身道。

    “不要叫我女主人,叫我的名字,雪奴吧。”雪奴眨了眨眼道:“我以后就叫你小米了。”

    “哦。”神秘少女点了点头。

    ……

    一日后,采思城外。

    罗晨和雪奴要离开采思城,今日所有的兵常群雄都已聚集在这里,为罗晨二人送行,他们如今都有了个栖霞宗长老的身份,算是罗晨的下属。

    “张大哥,这里就交给你了。”罗晨看着兵常散人笑道:“等了却了一些事情,我就会回來。”

    “兄弟放心。”张铁林笑道:“有我们老几个在,兵常便是铁板一块,永永远远是咱们栖霞宗的地盘。”

    “张大哥,我家小米,你看要照顾好了,要是少了一根毫毛,只怕罗晨的饶不了你。”雪奴眨了眨眼,嬉笑道。

    “你这丫头,胡说什么。”罗晨瞪了雪奴一眼。

    兵常群雄都笑了起來,张铁林呵呵笑道:“弟妹真是大度,罗晨兄弟,你真是有福气,放心好了,小米姑娘在我这里,就当弟妹一样看待,绝对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那好,我们走了。”罗晨笑道,忽然皱了皱眉头,看向了远方的荒漠深处。

    “怎么了,罗晨兄弟。”张铁林见罗晨脸色有异,连忙问道。

    “八百里外,有人來了,看样子是來者不善。”罗晨沉声道。

    “八百里外。”兵常群雄们相顾失色。

    “如今我的感知能力,足以延伸到千里之外。”对于这些铁血汉子,罗晨也是毫不隐瞒:“这个家伙已经快要到了。”

    “一千里。”六级武师们几乎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们的感知能力范围,最强的也就刚刚二百里,而罗晨的感知能力,居然是达到了一千里。

    罗晨手腕一翻,海神之矛便拿在了手里。

    片刻之后,罗晨陡然长矛前指,沉声喝道:“來者止步。”

    张铁林等人又是面面相觑,他们根本沒有发现來人的气息,显然來的强者比他们要厉害太多,竟然是到了跟前他们也无法发现。

    “罗大家不愧是罗大家,果然厉害。”

    虚空之中,响起一声叹息,一个老者的身影缓缓浮现而出。

    那老者面容冷厉,神情刚毅,短须根根如铁,身上披着一身重孝,看上去极为诡异。

    “惊雷剑,蒋中山。”兵常散人目光一闪,失声喝道。

    “不错,正是老夫。”老者点了点头:“铁林老弟,咱们又见面了。”

    “蒋中山,咱们已经有五十多年沒见了吧。”张铁林皱眉道:“你这家伙,现在怎么会变得这么强大,连我都感受不到你的气息,还有,你从來沒有來过兵常,现在來这里,打扮成这个样子,是想要干什么。”

    “五十年來,老夫一直在各个上古遗迹之中探索,历经无数艰难,实力总算是有所精进。”蒋中山道:“至于这次來这里,我却不是找你,而是來找如今在萧州声名如日中天的罗大家。”

    “找罗晨兄弟。”兵常散人喝道:“那你披麻戴孝,又是什么意思。”

    “披麻戴孝,自然是有人死了。”蒋中山道:“我找罗大家,是要讨还一些血债。”

    说完看着罗晨笑道:“罗大家,明人不说暗话,我來这里找你是为了什么,想必你自己很清楚吧。”

    “惊雷剑,蒋中山。”罗晨淡淡点头:“你是青龙宗宗主方弘毅的师弟,和方弘毅感情极深,你來找我,显然是什么都知道了。”

    “这么说,你是承认了。”蒋中山脸色一板道:“不错,我什么都知道了,罗大家,你们夫妻二人被我师兄带人围攻,竟然是击杀了我师兄和所有在场的六级武师,一共一百余人,我青龙宗一脉的根基被你完全毁坏,害得我青龙宗只好封闭山门百年,这笔帐,今日我必须要跟你算一算了。”

    “想要算账,那就要看你有沒有本事。”罗晨淡淡一笑,手中青铜长矛微微震动。

    “什么。”张铁林等人听了,却是再次吃了一惊。

    他们自然知道方弘毅封宗百年的消息,却不知道是这个缘故,原來方弘毅已经死了,而青龙宗竟然是遭受到了这样大的损失。

    而这一切,竟然都是罗晨夫妇做的,以两人之力挑了整个青龙宗,这恐怕比灭掉米迦勒城邦还要难一些吧,毕竟青龙宗在萧州三层宗门之中也是稳居前三的实力,底蕴十分强大。

    “老夫也是萧州名士,对于罗大家极为仰慕,听了罗大家一首《观沧海》之后心潮澎湃,特意离开了隐居之地,想要寻找罗大家,原本是存了跟随罗大家的想法,沒想到回到了青龙城后,发现宗门竟然已经封闭了。”

    蒋中山摇头道:“蒋某岂愿和罗大家为敌,不过师门血仇,不得不报,还请罗大家见谅。”

    “你这人倒是有点意思。”罗晨冷哼道:“既然如此,我不妨告诉你,我和青龙宗本无仇恨,是方弘毅带人围攻于我,我才出手杀之,我沒有公布青龙宗封宗的秘密,已经是给足了你们面子,若是我把这个消息宣扬出去,只怕青龙宗覆灭便在旦夕之间。”

    “老夫也正疑惑,为何师兄他会主动攻击罗大家。”蒋中山道:“以师兄的为人,这似乎沒有什么道理啊!师兄也是有名的文士,对于罗大家必定会极为推崇,罗大家可否告诉我,你和我那师兄之间生了什么嫌隙。”

    罗晨淡然道:“告诉你也无妨,那是因为之前方清风想要杀我,被我杀了,结果招致你师兄带领人手,想要杀我,听你师兄话的意思,似乎是方清风颇有些來历,在你们青龙宗之中地位极为独特。”

    “你先杀死了方清风那个蠢材,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蒋中山脸色微微一变,长吁了一口气,点了点头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我师兄要杀你,也是迫于无奈啊!若是他不这样做,青龙宗根本就无法再存在下去了。”

    罗晨哼了一声:“是否无奈我不管,想要杀我的,就得死,方弘毅是这样,你也是一样。”

    “唉!”

    蒋中山叹息一声,一脸苦涩之色:“真是造化弄人,罗大家,你在我青龙城之内扬名天下,对于我青龙宗而言本是天大的机缘,谁料到因为方清风这个孽障,竟然是闹到这个地步,当初师兄收留这方清风,以为是奇货可居,我便劝过他,可惜他不听,终于是为宗门惹下大祸,方清风这孽障,本來就是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上的,逆天而行,果然是招致祸患。”

    “这个方清风,到底是什么來历。”罗晨目光一闪道。

    “这个是一个秘密,罗大家,请恕老夫无法告诉你。”蒋中山摇头道。

    “老头,你真是啰嗦。”长腿少女冷哼一声,小脸上现出不耐之色,指尖上短刀急速旋转:“披麻戴孝來到这里,罗里吧嗦说了这么多,最后居然还卖起关子來了,既然不能说,那你就准备死吧。”

    “夫人,老夫此次前來,本就是來赴死的,罗大家的气运通天,岂是我能撼动的。”蒋中山苦笑道:“不过当年我和师兄戏言,若是一人被杀,另一人定要为他报仇,老夫來此寻找罗大家,不过是为了当年的一句承诺而已。”

    “惊雷剑蒋中山,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你在萧州武师中的名号,我还是听说过的,号称六级武师之中几乎无敌不是么。”罗晨目光冷然,沉声喝道:“再说下去也沒有什么意思了,这一战,你到底打不打。”

    “虽然注定不敌,可是总是要尝试一下。”蒋中山慨然长叹,看着罗晨道:“不过罗大家,在被你杀死之前,老夫还有个小小的提议。”

    “你说。”罗晨冷冷道。

    “方清风的來历,你必须要知晓,因为这对你很重要。”蒋中山连声道:“你杀死了方清风,却不知道他的來历,本來你已经是处于了危险之中,不过最终我走到了你的面前,这便说明你有天大气运,可以知晓这个秘密,从而化险为夷,当然了,这个秘密我也不能白说,必须要有所交换。”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