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2章 大江之畔
    “惊雷剑蒋中山,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你在萧州武师中的名号,我还是听说过的,号称六级武师之中几乎无敌不是么。”罗晨目光冷然,沉声喝道:“再说下去也沒有什么意思了,这一战,你到底打不打。”

    “虽然注定不敌,可是总是要尝试一下。”蒋中山慨然长叹,看着罗晨道:“不过罗大家,在被你杀死之前,老夫还有个小小的提议。”

    “你说。”罗晨冷冷道。

    “方清风的來历,你必须要知晓,因为这对你很重要。”蒋中山连声道:“你杀死了方清风,却不知道他的來历,本來你已经是处于了危险之中,不过最终我走到了你的面前,这便说明你有天大气运,可以知晓这个秘密,从而化险为夷,当然了,这个秘密我也不能白说,必须要有所交换。”

    “你想要交换什么。”罗晨淡然道:“交换到什么也是无用,蒋中山,你以为自己今天还能活着离开么,要死的人了,还需要交换什么。”

    “我的交换,自然不是沒有道理。”蒋中山连声道:“罗大家,我可以告诉你方清风身份的秘密,不过作为条件,你必须为我解答一个疑惑。”

    “什么疑惑,你说。”罗晨皱眉。

    “罗大家学究天人,解决这个疑惑应该是轻而易举的。”蒋中山看着罗晨,目光之中忽然满是急切之色:“二十多年前,庄大家楼船赋诗,斗酒诗百篇,一夜之间名扬天下,其中有两句,老夫琢磨二十余年,百思不得其解,只要罗大家解了我心中疑惑,并且答应在我死了之后,把解惑的内容转告我的弟子宋江知晓,我现在便可以告诉你方清风身份的秘密。”

    “哦。”

    罗晨眉峰扬起,微微点了点头,轻声道:“是哪两句,说來听听。”

    ……

    “庄大家《日暮》一诗里,有‘石泉流暗壁,草露滴秋根’两句,”

    蒋中山看着罗晨,一脸殷切的道,“这两句诗我琢磨了近三十年,总觉得庄大家的本意或许应该是‘暗泉流石壁,秋露滴草根’,由于酒后疏狂,结果写错了。不过毕竟是庄大家亲笔手书,在下也不敢断定。不知罗大家对于这两句诗如何看待?我的猜测可有道理?庄大家到底是一时疏忽,还是有意为之?”

    “这个么……”罗晨脸上现出沉吟之色,心中却是无奈苦笑。这个蒋中山问的问题实在深奥,自己哪里有师父的才情,不过是徒有其名罢了,又如何能够回答出来这样的问题?

    不过方清风身份之谜,是必须要知道的。所以这个问题,他还必须要解答。

    看向了金螺之内,圣老依然是在沉睡。罗晨想了一下,若是此事唤醒师父,这老货发现自己上次晋级时没有叫醒他,少不得又是一顿臭骂。反正蒋中山只是问自己的意见而已,自己怎么解释都不算错,索性随便糊弄他一下得了。

    “牛羊下来久,各已闭柴门。风月自清夜,江山非故园。石泉流暗壁,草露滴秋根。头白灯明里,何须花烬繁。”罗晨背负双手,抑扬顿挫的吟诵了一遍,看着蒋中山肃容道,“庄大家的诗,素来为人称道。这一首诗,乃是他亲笔手书,断然不是一时疏忽。不过你的想法,也颇有些道理。”

    “罗大家,你的意思是——”蒋中山听得有些茫然。

    “这两句按照常人的写法,的确应该是‘暗泉流石壁,秋露滴草根。’,你的理解,没有问题。”罗晨煞有其事的道,“不过庄大家也绝不可能是一时疏忽,这两句诗,乃是他有意为之,隐藏了一种极为高妙的手法在里面。你能够看出这一点,说明你也是真正的雅士,并非是浪得虚名。”

    “原来我的想法,并不错误。”蒋济脸上现出喜色,如同喝醉了酒一般,“罗大家的话,如拨云见日,令蒋某茅塞顿开。罗大家,谢谢了!”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方清风的身份了吧!”罗晨淡淡道。

    “罗大家,你先发誓不伤我弟子宋江的性命,等他到来时,把刚才这几句话告诉他,我便告诉你方清风身份的秘密。”蒋中山连连道。

    “废话!”罗晨脸色一寒,“我可以答应你,但我绝对不会发什么誓言!你若不说,我以为我自己就查不到方清风的身份了么?”

    “好,以你罗大家的声名,想来不会欺骗与我。”蒋中山点了点头,虚空一握,一把长剑便拿在了手里。

    “这方清风的身份,乃是……”蒋中山说着,突然没了声音,却是用传音之术,把消息告诉了罗晨一人。

    罗晨听了,默默点头,神色没有任何的变化。

    “罗大家,记住你说的话!我死之后,一定要把这几句话转告我的徒弟!”蒋中山大声喝道,陡然长剑微微一抖,剑芒剑身之上劈啪作响,竟然有着丝丝紫色的电蛇来回窜动。

    惊雷剑蒋中山,功法之中有着一丝雷属性的力量,不属于五行之一,也算是萧州有名的强者。长剑在手,灵力灌注入长剑之中,他的身上便多了几分气势。

    罗晨目光沉静,单手擎着青铜长矛,巍然不动。

    “罗大家,小心了!”

    蒋中山大喝一声,一剑斩破虚空,雷电之力急剧震荡,条条电蛇在长剑之上蔓延,瞬间已经到了罗晨身前!

    “死!”

    罗晨冷哼一声,青铜长矛随意挥出,直刺蒋中山的咽喉!

    “噗哧!”

    血光一闪,长矛收回。

    蒋中山长剑之上电芒瞬间消失,喉头现出一个锥形的血口,直透脖颈。

    蒋中山的脸上现出难以置信之色,他自知必死,却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快。仅仅是一招,他便落败!

    而罗大家并没有用什么特殊的手段,完完全全就是力量上的压制。绝对的力量,带来的是绝对的速度。所以只是一招,他便败了。

    兵常群雄们几乎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脸上露出惊骇之色。他们都是明眼之人,如何看不出来罗晨的力量比几日之前又有了极大的增加?惊雷剑蒋中山号称六级之内无敌,而这样的强者,居然也是被罗晨一击杀死!

    罗晨的力量,到底有多强悍?莫非他已经接触到了七级武师的门槛了么?可是他仅仅只是四级武师啊!

    “罗大家,记住……你的……承诺!”蒋中山艰难的吞咽着空气,嘶声说道,然后重重的倒了下去,气绝身亡。

    “放心,我说过的话,必然不会食言。”罗晨淡然道,“我可以放过宋江一次,不过他若是第二次再向我出手,我自然是不会放过他的。”

    说完大手一挥,火属性的力量爆发而出,笼罩了蒋中山的尸体。顷刻之间,蒋中山的尸体完全消失,只有数件物品留了下来,被罗晨随手收入囊中。

    “张大哥,各位,我们走了!”罗晨向着兵常群雄拱了拱手,拉起雪奴向着远方掠去。

    “罗晨兄弟真是……真是……”张铁林看着蒋中山消失的位置,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萧州老牌的名士,号称六级武师之中无敌的强者,鼎鼎大名的惊雷剑蒋中山,竟然就这么死了?

    一时之间,兵常散人的心中也是五味杂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

    “方清风怪不得如此愚痴,原来是因为……”

    大江之畔,罗晨目光闪动,眼中微露寒芒。

    “就算是你身份特殊又如何?纵然是知道了你母亲是谁,我也仍会一剑杀之!高级武师,神秘势力的强大存在……呵呵,我现在还真的想见识见识呢!”

    罗晨目光一闪,看向了远方。

    离开兵常之后,如今又到了青龙城附近。这是一片平原,视野极为开阔。

    远方的草甸之上,正有着一个青年背负长剑,身上一袭青龙宗的袍服,向着这边疾驰而来。

    罗晨拉着雪奴小手,瞬间改变了方向,片刻之后,便已挡在了青年的身前。

    “青龙宗,宋江?”罗晨淡然道。

    “罗大家!”宋江脸色微微一变,唰的一声拔出了背上的长剑。

    “你的师父,已经死了。他来杀我,结果死在了我的手里。你若不想死的话,就别动手,因为你不是我的对手。”罗晨俯视着宋江,淡淡道,“还有,你师父临走之前,有几句话托我交待给你。”

    “师父已经死了?”宋江脸上现出悲痛之色,狠狠地瞪着罗晨,想要出手,却终于是忍住了。

    用力的咬紧嘴唇,宋江脸孔急剧颤抖,嘶哑道:“什么话?你说!”

    “关于‘石泉流暗壁,草露滴秋根’……”罗晨把和蒋中山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淡然道,“你师父让我告诉你这些,还让我饶你一次性命,我已经做到了。这一次,我不会杀你。不过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拔剑,否则的话,就得死。”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宋江用力咬牙,眼中却已然是涌出了泪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悲呼道,“师父!”说完连连用力叩首,顷刻之间地面已经被热血染红。

    “好了,你可以走了!”罗晨看着宋江,皱了皱眉头道。

    “罗大家,我这次不会拔剑,因为我不是你的对手!”宋江抬起头来看着罗晨,双眸血红,“不过总有一次,我会在你的面前拔剑,到了那时,我会杀了你,来祭奠我的师父!”

    “我等着你。”罗晨淡淡道。

    “这一天,不会太远!”宋江咬牙喝道,猛然站起身来,向着远方的荒原而去,身影无比萧索。

    “罗晨,为什么不杀了他?”长腿少女看着远去的青年,微微皱眉道。

    “只有弱者,才惧怕别人报复。”罗晨淡笑道,“我答应过蒋中山,诺言就一定会遵守。不过他无论如何努力,都已经注定无法报仇了。我的脚步,他永远无法跟上!若是连这样一个蝼蚁也畏惧,如何能成大事?”

    长腿少女眨了眨眼:“罗晨,你现在说话……越来越像个枭雄了!跟我说实话,那一首《观沧海》,是不是你自己写的?我怎么开始觉得是你自己写的了呢?”

    “不是说过了,抄来的。”罗晨呵呵一笑,不再理会那宋江,拉着雪奴向着上游疾驰而去。

    “现在我们去哪?”长腿少女问道。

    “自然是……神算书院了!”罗晨低沉道。

    蒋中山出手之前的传音,不仅告诉了罗晨方清风的身世之谜,也提及了他们是如何知道是罗晨出手杀了方弘毅的。而这一次罗晨才第一次知道,原来萧州竟然还有着这样一个神秘的地方,可以上知天机,只要愿意付出代价,任何事情都可知晓。

    这个秘密,叶烨烨送的典籍中并没有。

    神算书院极为神秘,罗晨自然有着探究的心思。而且既然别人可以利用神算书院知道他的踪迹,那么他自然也可以利用神算书院做一些事情了。

    比如,知道赵月儿现在的下落。

    若是早知道萧州有着这样的地方,他之前也不用那样苦苦寻觅。

    为了救赵月儿,他甚至可以付出生命为代价,更何况只是一些寿元?

    一日后,大江之畔,神算书院。

    萧州河山锦绣之地,士民殷富,文风最盛,世俗之中,多有教化之所,是为书院。

    整个萧州方圆百万里,生灵亿兆,大大小小的书院多如牛毛。有些书院名气极为响亮,比如大名鼎鼎的萧州书院、云湘书院、南麓书院等等,都是极为有名的文士云集的风雅之地,才子骚人趋之若鹜,声名极响。不过更多的,却是散于乡野村镇间大大小小的村塾。

    这些村塾大多不过是一个夫子、几间瓦舍、十几个蒙童而已。这样的村塾,也都同样是有着书院的牌子,这乃是萧州的传统。

    不过罗晨也曾听说过,这样的书院亦不敢随意小视,说不定某一个村塾里的看似普通的夫子,便是一个真正的绝世强者,甚至从上古活到现在,历经无尽寿元,实力深不可测。

    这是叶烨烨留下的典籍里关于萧州书院的描述,罗晨原本以为未免言过其实。而现在他站在神算书院之中,看着廊下随意抠着脚丫的村夫般的塾师,却感觉到了一种如临渊海的感觉。

    那汉子随意的坐在午后的阳光之下,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不过是武者六层的样子,这样的实力在萧州而言,真的是什么都不是,只能是做一个寻常的村夫。然而看着汉子淡然的眸子,罗晨却如同看到了无比辽阔的大洋。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