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4章 很失望
    “我杀杀杀!”杜月厉声高呼,手中长剑挥舞,一道剑芒飞过,数十位飞皇宗弟子身首异处。

    以二人的实力,随手一剑便可毁掉一座山峰,不过二人并未这样做,而是不紧不慢的杀着,仿佛要把心中的怒气,全部的发泄到这些飞皇宗的弟子身上。

    剑光如雪,热血飞溅,二人身影倏忽来去,一个个飞皇宗弟子倒了下去。群山之中,血腥之气逐渐变得浓郁起来。

    飞皇宗的弟子们四处乱窜,想要逃脱这两个恐怖的杀神,然而一旦被盯上,又怎么可能逃脱?

    也有悍勇的飞皇宗精英弟子一批批怒吼着冲了上来,然而他们唯一的结局,便是化作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这样等级的强者对于他们而言,根本就是无解的。

    宋江掌控了飞皇宗的宗主令,直接封闭了整个山门,现在飞皇宗的弟子们便被困在这方圆千里之内,根本无法逃脱。

    两位强者游走在群山之间,肆无忌惮的出手,所有被发现的飞皇宗弟子,都死在了他们的剑下。

    宋江原本是个不错的六级武师,惊雷剑蒋中山的弟子,不过他的实力在六级武师之中也只能算是不错而已。现在距离罗晨在兵常荒漠遇到他才几天时间,他竟然已经是成为了强悍的七级武师!

    七级武师便算是高级武师了,灵魂之力极强,感知能力极为恐怖,纵然是有些飞皇宗弟子逃到了地底之下密室之中,也是被他轻易的找到。

    找到之后,便是一道剑芒飞出,绝不手软。而这一道剑芒,便会带走隐藏着的飞皇宗弟子的性命,无论他们有几人。

    时间缓缓流逝,两位杀人者根本就没有停手的意思,脸上满是冷酷的笑意。宋江身上纤尘不染,杜月衣服却已被鲜血染红。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的鲜血,而是别人的。

    由于二人都没有考虑杀人的速度,所以这一场杀戮进行了很长时间,从清晨一直进行到了下午。

    飞皇宗群山之间,到处倒着一具具残破的尸体,有飞皇宗弟子,更多的却是侍女仆役之类的普通人。

    地面之上,完全被热血染红。浓郁的血腥之气在群山之间弥漫,闻之令人作呕。

    昔日雄霸川州的强大宗门的历史,今日终于是走到了尽头!

    到现在为止,方圆千里之内,飞皇宗数十万弟子,已经死了八成。剩余的弟子们藏身在各个隐蔽的角落,一个个脸上满是惊恐之色。

    不少人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希望这是一场噩梦,希望这该死的噩梦快些醒来。

    然而这并不是梦,所以他们心中更加的痛苦,更加的绝望!

    飞皇宗,川州唯一的三层宗门,雄踞川州城数千年之久,竟然是要被人灭宗了?

    他们身为飞皇宗的弟子,平日里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这样的事情,他们怎么能够接受?

    ……

    飞皇宗某处,一个深藏于地底的密室之中。

    数十位少年男女坐在地上,一个个脸上现出悲愤之色。不少少女更是低垂了头,无声饮泣。

    他们年纪都很轻,却都有着不弱的实力,至少也是二层武师。昔日他们身为宗门的精锐,享有无限荣光,如今却都是陷入了绝望之中。

    “不许哭!”密室内唯一的一位老者低喝道,“哭什么哭,都给我抬起头来!”

    少女们止住了悲声,所有少年男女的目光都落在了老者的身上。

    “我飞皇宗传承数千年,绝对不会这么容易被人灭绝!”老者涨红了脸,低声喝道,“现在宗门精锐丧失殆尽,你们就是未来光复我飞皇宗的希望!都给我振作点儿!打起精神来!”

    看着周围一张张年轻的脸庞,老者咬牙道:“你们是内门弟子之中,最有可能晋升为亲传弟子的存在。如今亲传弟子和长老们恐怕都已经遭人毒手,你们便是我飞皇宗最后的种子!这个地方,敌人不可能发现,你们在这里安静等待。等到找到机会,你们便偷偷溜出去!”

    “你们要记住,永远记住!不管你们到了哪里,你们都是我飞皇宗的弟子!”老者声音低沉,脸色严峻,“从今天起,光复飞皇宗,夺回川州城,便是你们永远的使命!若是你们无法完成,你们的子孙也必须完成!就算是过上一千年,一万年,你们的后代也必须牢记自己的使命!记住了么?”

    “是,大长老!”少年男女们红了双眼,低沉吼道。

    他们都很年轻,胸中都有着一腔热血。若非是这仅存的长老阻拦,恐怕早就忍不住冲出去,和敌人拼命了。而现在每一个人都把长老的话记在了心底,肩头上背负起沉重的使命。

    “大长老,那你呢?”一位少女含泪道。

    “我……已经太老了!”

    老者低沉道,“我会留在这里,为宗门流干最后一滴血。我要让他们看看,一个真正的飞皇宗长老是怎么死的!”

    “大长老!”不少少年男女热泪盈眶,同时哭了起来。

    “不要哭!都不要哭!哭是怯懦的行为!”老者双眼通红,低喝道,“孩子们,记住你们的使命!只要你们有人还活着,我们飞皇宗就不算灭亡!”

    “呵呵!还真是感人啊!”一声讥讽的冷笑,陡然在密室之中响起。

    老者的脸色陡然一变,腾地站了起来。所有的少年男女站起身来,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人影一闪,一个青年的身影出现在了密室之内。

    “这怎么可能?该死的!这里距地面可有几百丈,你怎么可能找到这里?”老者一脸难以置信之色,嘶声喝道。

    “你说话那么大声,我想听不见也不行啊!”

    青年冷然一笑,看着老者缓缓道,“解天仇,飞皇宗大长老,清虚双雄的师父,是么?”

    “是又如何?”老者脸色阴沉得可怕,额头上青筋根根暴起。

    “没什么,我只是想要告诉你,飞皇宗已经不可能再存在了!另外,不仅你要死,你那宝贝女儿解飞花也同样要死。”

    青年看着老者冷笑道,“没有办法,谁叫你们公开支持栖霞宗呢?今日的一切,你们完全就是咎由自取!”

    解天仇默然不语,双目通红,用力的握紧了剑柄。

    “这些应该是最后活着的飞皇宗弟子了吧!想要活下去作为种子?呵呵,可惜你们还是被我找到了。”青年环视众人,冷然一笑,看向解天仇道,“听说解飞花去了栖霞宗,等杀光了你们,我就会前往栖霞宗,把栖霞宗也杀个干干净净!栖霞宗的人全部要死,你的宝贝女儿也无法逃脱,呵呵!”

    “那又如何?我的女儿会对得起飞皇宗弟子的名声的。”解天仇嘶声道。

    “这个么……呵呵!”青年诡秘一笑道,“听说解飞花是川州有名的美人儿,是飞皇宗无数男弟子心中的女神,这样的女子,直接杀了未免可惜,在她死之前,说不定会有一些事情发生……”

    “畜生!我要杀了你!”

    青年话音未落,解天仇厉吼一声,如同疯虎般的扑了上来,手上长剑寒芒一闪,宛若冷电划过长空,狠狠地劈向了青年。

    青年讥讽一笑,随手一拳轰出,落在了解天仇的胸膛之上。白皙的手掌锋锐如刀,没入解天仇的胸膛之中。

    “啊!”

    解天仇惨吼一声,手中的长剑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你不是说要让我看看,一个真正的飞皇宗长老是怎么死的么?就是这么死的。”青年看着解天仇冷酷一笑,缓缓收回了手。

    在他的手掌中,一颗拳头大小的心脏鲜血淋漓,正在有力的跳动着。

    “噗!”

    青年轻轻一捏,心脏被捏成了一团血雾。

    解天仇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心脏被人捏碎,脸上现出惊怒之色,张了张嘴,无力的倒了下去!

    “大长老!”密室之内,少年男女们哭成一团,一个个脸上现出悲愤之色。

    看着众人悲愤的神色,青年微微一笑,极为快意。

    陡然他的目光一闪,落在了一个少女的身上。

    那少女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一身淡绿衣衫,星眸琼鼻,容颜清稚。少女没有流泪,握紧了小拳头,愤怒的看着青年。

    青年脸色一寒,身躯一闪到了少女身前,猛然伸出手来,扯破了少女的衣衫,少女娇嫩的肌肤顿时裸露在空气之中。

    “现在,你服侍我。”青年看着少女傲然命令道。

    少女尖叫一声,一剑向着青年刺了过来。

    然而下一刻,她的身体陡然凝固,根本就无法动弹。青年冷笑一声,再次伸出大手,一把扯下了少女的胸衣。

    “薇儿!”一位少年怒吼一声,疯狂的扑向了那青年。

    然而下一刻,他的身体在空中骤然崩溃,化作了一蓬血雾!

    青年冷然一笑,一只大手已经抚上了少女胸前略具雏形的蓓蕾,轻轻地捻动起来。少女脸色惨白,根本无法动弹,星眸中满是狂怒之色。

    “畜生!”

    “我们跟你拼了!”

    看到这一幕,密室内的少年男女们瞬间爆发了,一个个嘶吼着挥动长剑,向着青年疯狂的扑来。

    他们都是飞皇宗真正的精锐,高高在上的存在,何曾受过这等屈辱?见到同伴公然受辱,他们也是动了真怒。

    青年冷笑连连,根本没有动弹,大手继续的在少女身上动作着。

    而扑过来的少年男女还没有靠近他的身体,便一个个化作了一蓬蓬血雾!

    七级武师,已经是高级武师了,实力何等强悍,岂是这些年轻武师能够伤到的?

    顷刻之间,所有出手攻击的少年男女消失得无影无踪。密室之中散发着浓郁的血腥之气,地面之上完全被鲜血染红。

    那被禁锢的少女星眸中满是火焰,身上春光处处,却根本无法动弹。

    “今天,你是我的。”

    青年残忍一笑,大手一挥,少女的衣衫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具散发着青春气息的身躯出现在青年的眼前,在这充满了血腥之气的密室之中显得极为醒目。

    “小丫头,好好享受吧!”青年大笑着把少女按在墙壁之上。

    少女痛苦的皱起眉头,娇躯微微颤栗,干净的眼眸盯着青年,眼神中有着痛苦,隐隐然也有着一丝失望浮现。

    青年皱了皱眉头,大手一挥,解除了少女身体的禁锢,低沉道:“小丫头,你有什么话说?”

    少女脸色惨白,痛楚哼道,“你是宋江,是么?宋江,你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你认识我?”青年眉头一皱,停止了冲撞。

    “萧州才子宋江,我读过你的诗集。”少女盯着青年,用力的咬了咬嘴唇,痛楚道,“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一个人!你根本就不是人,就是一个畜生!”

    青年身躯微微一震,默然不语。

    “我读过你的诗集,我很喜欢,可是——那样的锦绣文章,怎么会是你写出来的?宋江,你和我想象中的完全不同!真不知道你居然是这样一个人,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看着少女愤怒失望的眼神,宋江浑身的**消退得一干二净,沉默着松开少女。

    “宋江公子,我对你很失望!”

    少女娇躯微微颤抖,瞪着宋江道,“‘上求其利,下务其功。悠悠长河,吾其济乎!……’,萧州才子层出不穷,而悲悯生民如斯者,唯庄大家与先生耳!宋公子,到底是为了什么?能写出这样诗句的人,怎么会是一个滥杀无辜,欺凌女流的禽兽!”

    “我也不想这样,你以为我愿意变成现在这样?”宋江脸色狰狞,陡然爆发了。

    “我的师父,是我唯一的亲人!然而现在,他却被人杀死!纵然我得到了强大的力量,又有什么用?纵然我能手刃仇人,师父也不可能死而复生!我心中的痛苦,又有谁知晓?”

    宋江痛苦嘶吼,脸色狰狞。

    少女默然不语,看向宋江的目光竟然是有着深深的怜惜。

    “师父死了!再也无法活过来了!”

    “纵然我得到了强大的力量,又有什么用?”

    “师父死在那罗姓小贼手里,所有和那罗姓小贼有瓜葛的人都要死!全都要死!”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