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6章 大大有名
    没有在顶峰上过多停留,解飞花抹了抹眼泪,向着顶峰不远处的一个方向高速掠去。

    那是飞皇宗第二高的山峰,是她的父亲、飞皇宗大长老解天仇隐修之所。

    山峰之上,一片死寂。这里没有一丝血迹,也没有打斗的痕迹。

    解天仇向来都是一个人居住,山峰之上并无侍女仆人之类的闲人。没有见到父亲的尸体,解飞花目光一闪,心中有了一丝希冀。

    走到山峰一侧的悬崖边上,解飞花娇躯一闪,便是向着崖下落去!

    山崖之下,是一片云雾。没入云雾之中百丈之后,解飞花娇躯轻转,钻入一个极为隐秘的洞穴之中。

    沿着洞穴曲折往下,深入山峰之内数百丈,连续经过数个开着的门户之后,解飞花怀着最后一丝希望,推开了一扇厚重的石门。

    下一刻,她的身躯陡然凝固,再也无法动弹!

    ……

    密室之内,满是鲜血,足以漫到脚踝。不知有多少人死在这里,才会有这么浓厚的血浆。然而密室之内,只有一具尸体。

    在密室中心处,有着一具高大的尸体倒在那里,头发花白,胡须蓬乱,正是她的父亲。

    解天仇胸口之上有着一个巨大的破洞,里面已经没了心脏。他的双眼犹自圆睁,脸上满是不甘之色。

    在密室的一角,一个身穿浅绿衣衫的少女衣衫凌乱,瑟缩着坐在那里,目光微微涣散。解飞花的到来,也没有引起她的注意。

    噗通!

    解飞花颤抖着跪在父亲尸体之前,泪如雨下!

    到了这时,最后的一丝希望也完全消失了!她的父亲,她在这个世界之上唯一的亲人,已经死了!

    颤抖的伸出手来,轻抚着父亲凌乱的鬓发,解飞花再也无法自已,嚎啕大哭起来!

    ……

    良久之后。

    “大师姐……”

    一个低低的声音,在密室的角落里响起。

    解飞花抬起头来,星眸中满是泪水,看着那衣衫不整的少女。

    “薇儿,不要怕。有我呢,你不要怕。”解飞花用力抿紧嘴唇,轻声道。

    “大师姐!呜呜!”艾薇儿看着解飞花,放声大哭起来。

    解飞花轻轻站起身来,走到艾薇儿的跟前,轻轻把她揽在怀里,拍打着她的肩膀。

    “乖,不要哭了。不要怕,有师姐在呢!”解飞花运用灵力蒸干眼泪,轻轻安慰道。

    她的目光渐渐变得沉静,一丝冷厉悄然的敛于其中。这一刻,她不再是以前的解飞花,而是发生了彻底的蜕变。

    或者说,成长。

    飞皇宗山门已经没有了,可是飞皇宗并没有灭亡。至少还有她活着,还有艾薇儿活着。

    而她是大师姐,所有的担子都需要她来承担。无论是杀死宗门的仇人,还是光复宗门。

    哭泣是无法改变这一切的,哭泣也无法让死去的父亲复活,所以她心中发誓,从此之后,绝不哭泣!

    ……

    良久,艾薇儿终于是平静了下来。

    “薇儿,不要怕。”解飞花看着艾薇儿,脸色依然苍白如雪,目光却是无比沉静,“告诉师姐,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一切是谁干的?”

    艾薇儿眼中满是泪水,看向了自己的右手。

    “是……他!”

    解飞花看了过去,艾薇儿的手上紧紧地攥着一本书。书的装帧极为精美,封面之上,写着“向晚庐诗草”五个大字。

    解飞花秀眉轻皱,伸手拿过那本书,翻开扉页,上面画着一个剑眉星目的俊朗青年,青衫磊落,手拿折扇,看上去极为洒脱。

    “是谁?和这本诗集又有什么关系?”解飞花急促问道。

    “师姐,攻打我们的坏人……就是他啊!现在的他竟然成了一个坏人,呜呜……”艾薇儿泪眼朦胧,小手指着那画上的青年道。

    “你是说,宋江?”解飞花急促道,“可是宋江不是六级武师么?他怎么有可能攻入我们飞皇宗?他怎么可能是我父亲的对手?”

    在萧州的六级武师之中,宋江的实力并不突出,若非是因喜好诗赋,读过宋江的诗集,解飞花根本就不会认识他。

    “师姐,宋江恐怕已经不是六级武师了!”艾薇儿哭泣道,“他杀死大长老,只用了一招!大长老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而且宋江根本没有用武器……”

    “什么!”解飞花娇躯猛然一震。

    父亲的实力她很清楚,虽然在飞皇宗之中上官宗主号称第一高手,但是解飞花知道,其实最强的还是自己的父亲。

    父亲的实力何等强悍,居然被宋江一招杀死,而且没有用武器!

    那么宋江恐怕真的如艾薇儿的猜测,已经不是六级武师了!

    敌人居然如此强大,这让解飞花也是感到了一丝无力。

    “薇儿,宋江为什么要攻击我们?”

    解飞花用力抿起嘴唇,俏脸上现出坚毅之色,不管对手如何强大,她都必须要为父亲报仇,“这是为什么?我们飞皇宗和这宋江,根本没有任何的过节啊!”

    “宋江说,是因为我们帮助了栖霞宗。看样子,他似乎是和栖霞宗有着极大的仇恨。他说杀了我们所有人之后,就要去杀光栖霞宗的所有人……”艾薇儿含泪答道。

    “……原来如此!”解飞花脸色陡然苍白,喃喃的道。

    “看来我的占卜是正确的,飞皇宗的确有灭顶之灾。我以为这灾祸会来自栖霞宗和罗晨,所以才努力想要化解,没想到却是应在这里!”

    “可笑我还和罗晨谈判什么川州城的归属,呵呵!真是好笑!”

    解飞花轻声笑着,眼底深处有着一丝深深的悲哀。

    “我想要改变飞皇宗的气运,却做了错误的选择。可是……就算是我不帮助栖霞宗,这场灾祸还是无法避免吧!天意,真的是无法违逆……”

    “宋江已经强得无法想像,我的实力已经无法和他相比。这样的对手,也许只有依靠罗晨的气运才能压制他吧!”

    “我想要报仇,果然还是要靠罗晨!兽神家族的再次崛起,果然是无法阻挡!”

    “‘命悬一线,破而后立……’,飞皇宗复兴的一线生机,也全部在此人身上。这样的机会,恐怕是唯一的机会,我必须要抓住。”

    解飞花悲哀笑着,玉手之上出现一片新鲜的龟甲。

    龟甲之上,有着几道新鲜的刻痕。几道裂缝曲曲折折,在龟甲上蔓延开来,神秘而渺茫,就如那不可测的命运……

    “天意不可违,那就顺应天意吧!罗晨,既然注定了我是你的女人,我的身体和灵魂都会归你所有,我愿意接受我的命运。只是,不知道你究竟会怎样征服我呢?”

    看着龟甲,解飞花淡漠笑着,喃喃自语。

    “薇儿,我们走吧。”

    把龟甲收了起來解飞花目光再次变得坚定锐利平静之下隐藏着锋锐如刀的气息。

    “师姐我们去哪里”艾薇儿小心的收起那本装帧精美的“向晚庐诗草”低声问道?

    “我们去找一个人一个可以为我们飞皇宗复仇的人”解飞花的声音有些低沉轻声道。

    ……

    山谷之中一棵棵茶树,散发着淡淡的清香,虽然已是秋日,却依然是清碧如洗衬得山谷中依然是生机盎然。

    这个山谷是解飞花独居之所,她性喜幽静,身边并无侍女仆役等人,所以在今日的灭宗惨祸之中山谷里倒是难得的沒有沾染一丝血腥,然而浓郁的血腥之气却是依然笼罩了这个山谷。

    解飞花默然走在前面,艾薇儿换了一身衣衫,紧紧跟着,两个同样身穿淡绿衣裙的女子相伴而行,轻柔的脚步声在死寂的山谷中沙沙作响,气氛显得极为压抑。

    山谷尽头的楼阁之中,有着一间极为空旷的大殿,解飞花走入其中,玉手轻轻一挥大量的元石飞了出來,隐入虚空各处。

    下一刻,大殿之中散发出强烈的灵力波动,隐隐约约有着一副画面在大殿中心显现,画面上似乎同样是一个空旷的房间。

    “传送古阵。”艾薇儿呆了呆失声道:“师姐,不是只有三层宗门才有传送古阵么?咱们飞皇宗的传送古阵可不在这里,为何你这里也有一个传送阵?”

    艾薇儿心中极为迷茫,根本无法理解。

    大师姐的住处竟然是有着另外的一个古传送阵,而且这个传送阵和宗门那个古传送阵不同,不需要慢慢布置元石,竟然是可以瞬间启动,这样的事情完全超出了她的认知。

    “薇儿,记住不要多说,不要多问。”解飞花脸色极为凝重,伸手拉起了艾薇儿的小手“走吧,我们进去。”

    “哦。”

    二人踏入传送阵中,传送阵猛然一闪,二人的身影便完全的消失了。

    艾薇儿只感觉一股大力挤压着自己的身体,令她感觉极为难受,下一刻她便出现在了一个极为空旷的房间之中。

    一个身穿兽皮短裙的少女匆忙的走了进來,见到解飞花微微一怔,连忙恭谨的躬身行礼道:“飞花大人,你怎么來了。”

    解飞花淡淡点头:“我只是路过这里,你去忙吧,不用管我,也不用传送情报通知烨烨,我马上就要离开去和他会合。”

    “是。”短裙少女再次躬身

    解飞花带着艾薇儿走出房间,沿着一个回廊掠了出去,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极大的空间。

    空间中心处是一个深深凹陷下去的区域,周围围着粗大的栏杆,区域之内鲜血飞溅兽吼连连,一个精赤上身的汉子手拿短剑正和一头强壮的荒兽厮杀正酣。

    周围的看台之上,男男女女手上端着暗褐色的液体,一个个正在声嘶力竭的呼喊着,身穿兽皮短裙的美丽少女端着盛酒的托盘來來去去,对于被人揩油毫不在意。

    那荒兽极为强健,汉子拼命攻击也不是荒兽的对手,身上早已是遍体鳞伤,艾薇儿有些不忍,微微皱起眉头轻声道:“师姐这是什么地方?”

    “天南蛮荒通商镇。”解飞花看了一眼那垂死挣扎的汉子,淡然道“走吧,我们离开这里。”

    顺着旋转曲折的楼梯,快速向上,很快到了地表,艾薇儿放眼望去,果然是一个寻常的山区小镇,整个小镇只有一条长街,两边的建筑也是显得极为古旧。

    小镇之外便是茫茫群山,小镇之上散发着淡淡的荒兽之血的气息。

    解飞花带着艾薇儿缓缓向着镇外走去,走到小镇中部解飞花停了下來,看向了道旁的一家旅店。

    旅店二楼的阳台之上有着一个样貌雍容的美丽妇人,正一脸慈祥的看着她,妇人的身旁,是一个眼眸清澈干净到了极点的清稚少女。

    少女眼神如此澄澈,仿若是能够照到人的灵魂,然而少女的眼眸深处却隐隐然有着一丝寒芒闪烁,不过却是隐藏得极好几乎无法发觉。

    解飞花看着这陌生的少女,目光微微一凝,仿若是看到了自己的一个影子。

    旋即她低下头去,向着那雍容的妇人微微躬身。

    妇人含笑点头,轻轻挥了挥手,解飞花默然不语带着艾薇儿继续向着镇外走去。

    走到镇外,二人身躯一闪,便即消失在了茫茫群山之中。

    ……

    “师父,她们是谁?”

    旅店阳台之上,那清稚少女手中把玩着一把精致的匕首,好奇问道。

    “她么?清虚双雄中的解飞花,在川州也是大大有名。”妇人微笑道。

    “原來是她。”明眸少女轻哼一声“什么川州第一美女,原來不过如此。”

    “呵呵,你这丫头。”妇人怜惜的看了少女一眼,轻声道:“如雪,你要明白,这个世界之上,一个女子长得太好看可不一定是什么好事,你们姐妹若不是长得太过漂亮命运也不会……唉。”

    少女轻轻咬了咬,嘴唇默然不语。

    “如雪,师父不是想提起你的伤心事,单论容貌解飞花自不如你,可是她如今却已经是六级武师,你的容貌对于你來说是个极大的麻烦,将來离开这天南以南闯荡大陆之时,必然会招致好色之徒的觊觎,所以师父根本不放心你出去闯荡,你沒有足够的实力之前还是留在这通商镇吧。”

    “可是那个人已经离开天南以南了,而且已经在大陆之上闯出了极大的名头。”柳如雪低声道“师父,我想要赶上他,总是要去大陆之上历练的。”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