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7章 游戏之作
    这些日子以来,他也没有闲着,多方搜集文鼎遗迹探险的资料,对于这个极为神秘的探险也是多了一些了解。

    其中有一点,便是文鼎遗迹入口随机出现在萧州各处。出口出现之地天地灵力越浓厚,遗迹内会出世的宝物也就越多。

    而萧山乃是萧州中心,众多神秘势力云集于此,大江也是发源于此处,乃是整个大陆气运聚集之地。这次文鼎遗迹入口竟然时出现在这里,里面会出世的宝物必然不少,自己能够拿到雪神丹的机会也是大了很多。想到这里,罗晨自然也是开心不已。

    “谢倒是不用了!”清灵女子轻笑一声,“如今罗大家名动萧州,众多强者莫不想要一睹大家尊容。妾身能有机会为大家送来邀请令牌,心底也是欢喜得紧呢!”

    “尊使客气了,大家二字,实不敢当。”罗晨苦笑道。

    想想自己并无真才实学,全靠拾人牙慧博得了这等名头,罗晨心中也是着实汗颜。他虽然不是才子,却也知道在文士之中,最为被人憎恨的便是抄袭模仿之举。自己这等行径和“大家”二字毫不沾边,倒是更像是骚客们最为痛恨的文贼了。

    “大家不用妄自菲薄,那一首《观沧海》在妾身看来,比之庄大家最负盛名的《将进酒》也不遑多让,胸襟气度犹有过之。”清灵女子笑道,“此等佳句,一首足以名传千古,何况燕小小传出几首大家之作,每一首皆是不凡。三十年来能和庄大家相提并论者,唯先生一人而已。”

    罗晨听了,更觉汗颜,苦笑不语。

    “妾身虽然驽钝,却也是喜好此道之人。”清灵女子目光微微闪动,轻声笑道,“今日有幸亲见大家,不知大家可否赐妾身一张墨宝,以作珍藏?若得大家墨宝,妾身幸甚!”

    “……”罗晨脸色平淡,心中却是苦笑。

    又是向他索取诗词,又是女人向他开口。

    此刻他自然是又是想起了宋江死前的话来:不要随意给别人写诗做赋,尤其是女人。文采风流是可以直接转换为力量的,不要让别人获取力量那么容易。

    宋江死后,燕小小曾来此见他一次,面对燕大美人的请求,罗晨自然不忍拒绝。

    而这一次,便是第二次了。

    “罢了,罢了!看今日的情势,少不得要送她一首了!”罗晨心道。

    圣老在他记忆中所留诗词歌赋极为庞杂,数量足有数万之多,而《庄大家全集》之上流传的诗词歌赋,却不过百余篇而已。也就是说他现在可以使用的存货还是足够多的,送出去几首也算不得什么。

    而且这位使者背后的势力无意极为强大,得罪她显然极为不智。再说对方前来,是送来了文鼎遗迹探险的邀请,也可以说是给了自己恩惠。这次探险关乎罗刚师兄断臂的复原,对于送来邀请之人,罗晨自然是有些感激的。

    “既然送了,就送首好的,谁叫我欺世盗名,背了一个大家之名呢?”罗晨心道。

    心中转念不过是瞬间之事,罗晨看着那绝美清灵的神秘女子,淡笑点头道:“既然尊使不弃,那罗晨便献丑了!”

    “大家答应了?”神秘女子眼眸中现出一丝惊喜之色,玉手请挥,桌上出现了几张洁白如雪的宣纸,一支纤细的狼毫握在手上,“多谢大家。大家请,妾身洗耳恭听。”

    罗晨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踱着方步,把文士的气派摆了个十足。

    “百年积弱叹华夏,八载干戈仗延安。试问天下谁做主?万众瞩目清凉山!”罗晨铿锵有力的吟诵道,回头看着那清灵女子,脸上现出一丝得意之色,“如何?”

    那清灵女子愣在那里,秀眉微颦,迟迟没有下笔,半响之后,疑惑道:“这首诗……真的是大家所做么?莫非是敷衍妾身不成?”

    “啊?”罗晨一怔。

    他在记忆之中翻出这首诗来,只觉此诗颇有气势,能够符合自己大家的身份,没想到看来效果不佳,这神秘使者显然对于这首诗不太满意。

    “这首诗……华夏在哪里,哪里又是延安,清凉山在何处……妾身才疏学浅,都是闻所未闻。”清灵女子依然不肯落笔,苦笑道,“这些倒也罢了,整首诗看来,斧凿之痕极为明显,恕妾身直言,如此诗作,不过是蒙童初学的水平,实在难入方家之眼。妾身诚心求教,罗大家何必如此戏我!”

    罗晨心中冷汗练练,心中不由得抱怨起圣老来。你老人家把那么多诗词歌赋塞到我的记忆里,既然塞了,就应该挑选一下,那些不够水准的就不要塞进来了,现在这不是难为人么?

    圣老由于惧怕暴露身份,被罗晨封闭在金螺空间之内,罗晨这般抱怨,他自然是无法听到。

    见那神秘女子眼眸中满是失望之色,罗晨干笑一声道:“尊使莫怪,这的确是罗晨幼年之作。既然尊使不满意,我就再来一首,送给尊使好了!”

    “烦劳大家了!”神秘女子眉头舒展,清冷一笑道,再次握住了狼毫。

    这女子显然是真的方家,罗晨这次倒是不敢再随意了,在记忆之中精心挑选,终于又找到了一首不错的诗来。

    “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纵横。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罗晨吟诵完毕,探询的看着神秘女子道,“如何?”

    神秘女子沉吟片刻,轻声道:“以文采观之,胜前诗十倍不止。不过……看来《观沧海》这等佳作,纵然是以大家之才,也是可遇不可求了!”

    “而且……”神秘女子看了一眼罗晨,清澈的眼眸中现出一丝莫名之色,“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我和罗大家只是初识,大家这般露骨暗示,未免有些太心急了!”

    “啊?”罗晨微微错愕。

    “希望我是会错了意,若是大家也是那等寻常男人,见到美人便无法自控,那妾身只会看清大家,也不会相信那首《观沧海》是大家自己的手笔了!”神秘女子深深看了罗晨一眼,清冷道。

    罗晨咧了咧嘴,咬文嚼字的话,这一首诗的确是有些不妥。不过他并非真的才子,也不过是能够认字罢了,哪里想得到那么多?

    “萧山诸多势力之中,颇有些人对于大家有些不以为然,认为《观沧海》另有出处,并非是大家亲笔。”

    神秘女子清冷道,“毕竟大家不过是弱冠之年,纵然是三十年前的庄大家,一夜成名之时也是中年之人。妾身倒是深信《观沧海》是大家亲笔,这次栖霞宗三。级宗门的地位这么快被各方势力确认,妾身也是费了一些力量的。大家若是想让各方信服,还请不要藏私,拿出自己真实的水平来。”

    罗晨微微皱眉,看了那神秘女子一眼。

    听她话里的意思,栖霞宗夺取川州城,似乎引起了萧山一些大势力的不满,貌似有对栖霞宗不利的想法。

    想想这也是极有可能的,毕竟栖霞宗不仅占据了川州城,而且更是横扫整个川州,剪除其他一切宗门,直接统治川州各地。

    这可是大陆上任何一个宗门都没做过的事情,安全打乱了大陆上的势力模式,有人不满怕也寻常。

    而这个女子居然能够暗地里帮助栖霞宗,压服萧山各方势力,其身份恐怕并非一个使者那么简单。

    显然她在萧山,地位也是极高,不然绝对做不到这一切。

    这样看来,这个神秘女子暗地里对于栖霞宗和自己也是有些恩惠了。

    于情于理,罗晨都应该感激她才是。不过这几句话神秘女子说得气势凌人,显然是当惯了上位者的。而这样的口气,却是让罗晨有些不喜。

    “大家之名,不过是别人谬赞,并非是罗晨自封。《观沧海》在我看来,也算不上是什么佳作,罗晨不过是随手写就罢了,并无特别蕴意。”罗晨剑眉一挑,淡然道。

    神秘女子听了,也不动怒,清冷一笑道:“这才是大家该有的样子。妾身之前不过出言试探,有些莽撞了,大家幸勿见怪。”

    罗晨闷哼一声,刚刚忍不住想要发作,却被这女子三言两语挡住,一口闷气无处发泄,搞得极为难受。

    清冷女子不再说话,只是握着秀气的狼毫,美丽的眼眸看着罗晨,安静的等待着。

    “看来还得再找一首了!”罗晨无奈心道。

    若是对方所言非虚,那也是帮了栖霞宗大忙之人,生气归生气,有恩不报,可不是罗晨的原则。

    不过当初吟诵《观沧海》之时,便是因为觉得这首诗比较平淡,拿出来随意应景的,并未准备在诗会上出身么风头。没想到这一首诗砸出去,竟然是收获了一个“大家”的虚名。

    现在再去找一首和《观沧海》相当的佳作,以罗晨的鉴赏水准,无疑是太难为他了!

    不过罗晨的运气倒是出奇的好,小心翼翼找到的第三首诗,居然是入了神秘女子的法眼。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

    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少小去乡邑,扬声沙漠垂。

    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参差。

    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

    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

    边城多警急,虏骑数迁移。

    羽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

    长驱蹈匈奴,左顾凌鲜卑。

    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

    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

    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娟秀的小字写在洁白的宣纸之上,笔锋如刀,直透纸背。凌厉与灵秀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令得罗晨看了,也不由得暗自赞叹。

    罗晨乃是道纹师,一看便知此女绝对是道纹之路高手,且水准远超于他。道纹师讲究沟通天地痕迹,运用天地之力。真正的书家,必然也是优秀的道纹师,这是大陆之上公认的。

    神秘女子一丝不苟,认真的把一首诗写完,看着宣纸上的诗句,眼眸深处有着无法抑制的狂喜之色。

    “这一首古风,叫什么名字?”神秘女子问道,声音微微颤抖,不似之前那般清冷从容。

    “白马篇”罗晨答道。

    神秘女子轻点臻首,深深吸了一口气,在宣纸上方写了“白马篇”三个大字。

    “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神秘女子轻声吟诵着,美眸之中异彩连连。

    “大家此诗,与庄大家诸多名篇参差相似,多有难懂之处。不过真正的方家,大抵都是如此吧!”

    “这一首《白马篇》,正是一副少年英雄情怀跃然纸上,虽然当今之世已非上古,只有宗门、家族,无有‘国’之一说,不过英雄之气,古今相同。此诗以妾身观之,和《观沧海》几在伯仲之间,流传出去,绝对会再次在萧州引起轰动。大家之文采风流,萧山各方势力,再也不会有怀疑的了。”

    罗晨听了,松了一口气,却又不由得又是苦笑一声。

    幸好这首诗入了她的法眼,不然的话今天还真是不容易过关。为了雪神丹,他现在可不敢得罪这个神秘女子。

    不过这首《白马篇》居然是被此女如此推崇,却也是罗晨没有想到的。看来此诗传世之后,自己这“大家”之名便要完全的坐实了!

    “能够亲历次一首《白马篇》面世,妾身幸何如之!”神秘女子清冷道,“罗大家,妾身多谢了!”说着竟然是站起身来,向着罗晨微微躬身一礼。

    “尊使客气了,游戏之作,当不得真。”罗晨连忙道。

    “若这还是游戏之作,那天下的才子骚客们都不要活了!”神秘女子清冷一笑道,“罗大家,既然是游戏之作,不若再赐几首这样水准的给妾身如何?”

    “这个么……”罗晨咧了咧嘴。

    “呵呵!”神秘女子极为珍重的收起宣纸,笑得极为开心,“大家莫慌,妾身开玩笑的。纵然是文章天成,妙手偶得也是要机缘的。这个道理,妾身还是懂的。”

    罗晨苦笑一声。

    “罗大家,妾身还有个请求,也许过分了点儿,不过妾身还是希望大家能够答应。”神秘女子忽然再次向着罗晨躬身行礼,清冷道。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