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4章 痴情的下场
    “我可以设想一种可能,宋江得到了你的那个解释之后,利用文鼎这个信物进入了文鼎遗迹。他在那里通过某一种仪式,把你的那个解释交换成为了自己的力量。”圣老分析道,“这种仪式,也可以称之为一种献祭。可以直接把诗词歌赋这类的东西献祭出去,而力量便是他们所得到的回馈。”

    “如果我的猜想是真的话,那么宋江所说的,萧州文风最盛并非无因这句话,也就得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诗词歌赋可以直接转化为力量,这对于顶级强者们的吸引无疑是极为巨大的。因为力量的提升,别的不说,最直接的便是延长了寿元。而对于这些什么都不缺的老家伙们来说,寿元乃是最为重要的。”

    “所以顶级的强者,往往就是顶级的大骚客。而强者们都沉迷诗词歌赋,并非是仅仅因为喜欢,而是这些东西可以直接转化为力量!”

    “这样解释的话,很多事情都可以想通了!”圣老说着,也是微微有些激动起来,“有着最为顶级的强者在暗中推动,萧州才会文风如此之盛,才子骚客的地位足以和武师相当,而武师们更是以擅长诗词歌赋为荣!虽然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可是见到文人骚客如此有地位,自然而然就会把精力往这方面上倾斜了!”

    “萧州遍地书院,原来是这个原因!”

    罗晨听了,心中也是有些明白了。圣老虽然是猜测,可是应该是已经无限接近于事实了。

    “能够进入文鼎遗迹中进行献祭的人,恐怕是极少数。所以别的人纵然作出了优秀的诗词歌赋,也无法直接获得力量,而只能是为别人做嫁衣!”

    圣老目光灼灼,继续道:“这种献祭,应该对于诗词歌赋的水准有着极高的限制。若是献祭的作品无法达到要求,甚至有可能遭到惩罚!所以顶级强者们必须自己也研究诗词歌赋,而不能直接把别人的作品据为己有,直接拿来献祭。他们必须深谙此道,有着超强的判断能力,才能够从中分出优劣来!”

    “他们掌控着进入文鼎遗迹的资格,随时可以进入其中。一旦有优秀的诗词歌赋出世,便会被他们据为己有,直接转化为自己的力量、寿元!咱们两个不过是抄诗砸人,这些家伙才是真正的文贼啊!”

    “对于他们而言,整个萧州的文人墨客自然是越多越好。基数多了,精华才会更多出现。他们暗中操控着这一切,这才是萧州文风如此之盛的根本原因!”

    “或许他们之间,彼此也有着什么协议。对于优秀作品的分配,也是有着一些规矩。”

    “宋江和蒋中山师徒应该是最近才机缘巧合得到这个文鼎的,所以他们和那些老家伙并不是一路。而机缘巧合之下,这个文鼎如今到了你的手上。罗晨,这还真是天意。你的崛起,真真是无法阻挡!”圣老说着,神色变得无比激动。

    罗晨听了,也是有些兴奋起来。

    若是师父猜测不错的话,那么自己这次进入文鼎遗迹,不惟有机会获得雪神丹治疗罗刚师兄的伤势,更是有可能获得极为强大的力量了!

    开玩笑,论起文采风流自己自然是没有的,可是要比肚子里的存货,谁能和自己相比?

    虽然圣老只是猜测,可是丝丝入扣,鞭辟入里,罗晨已经完全相信,事情正如师父所说的了。

    这种推断的手段,可不是他能够拥有的。对于圣老,他也是更加的佩服。

    “师父,既然是通过献祭可以获得力量,那么这种力量又是谁赐予的呢?他们献祭的目标,又是谁?”罗晨问道。

    圣老摇头道:“这个我并不清楚,毕竟文鼎遗迹我也是只是听说,从来没有进去过。不过文鼎遗迹据说是上古大能的洞府,这种献祭应该是那上古大能留下的手段。当然他的洞府既然外人可以进入,说明洞府的主人已然陨落了!这种献祭可能是他生前定下的规矩,现在依然起着作用。”

    罗晨点了点头,又道:“那他收集这些优秀的诗词歌赋,是为了什么呢?”

    圣老道:“这个却是我无法揣测的了,毕竟这位上古大能已经不存在了。或许有别的用处,但更可能是一种单纯的喜欢吧!到了他这样的境界,‘天地由心,虚空造物’,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引起他的**了。”

    说完圣老连连摇头:“唉!早知如此,我玩什么楼船赋诗,斗酒诗百篇!那么多的好玩意儿,都白白给了别人做嫁衣,实在是可气,可恼!”

    “《庄大家全集》百余诗篇,居然成就了十几个高等武师,师父那天砸出去的诗,恐怕都是极品了!”罗晨道。

    “那是当然。”圣老点头,旋即又摇头叹息,“绝对是极品,极品中的极品!可惜了,实在是可惜了!幸好老夫对于建安七子和曹贼父子一向不太感冒,不然的话这《观沧海》和《白马篇》老夫早就砸出去了,可轮不到你小子来混这大家之名。”

    罗晨没有问谁是建安七子,谁又是曹贼父子。师父说话总是这样莫名其妙,仿佛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一般。若是问他,定然又是一句“这是我们家乡的人,告诉你你也不知道”。既然如此,索性就不问了。

    不过《观沧海》的水准之高,那是毋庸置疑的,只是不知道又便宜了哪个强者。而那一首《白马篇》,恐怕已经化作了那神秘女子的力量。罗晨现在也是完全明白了,为何那女子会为了栖霞宗的三层宗门地位被承认而出力,为何亲自来到栖霞宗来送那一个邀请令牌。

    无利不起早,这话说得一点儿没错。这个神秘的女子,恐怕就是一个文鼎的拥有者。

    “小子,这次进入文鼎遗迹,对于你和老夫,都是一次极大的机遇!你一定要好好把握,不要错过这次机会!”圣老连声道,“说不定你能否真正屹立在大陆之巅,全看这一次的造化了呢!我虽然是灵魂之躯,可能也会获得一些好处。有了更多的能量,我维持自身不消散的时间也就更长,能更多的时间看着玉倩媛媛她们母女了!”

    罗晨点了点头,有方清风的母亲这个潜在的威胁存在,任何提升力量的机会他都不会放过。必须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才能保护自己在意的人。

    所以这一次的机会,他必须要好好把握。

    “另外,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这个秘密,那么以后扔诗砸人这种蠢事,就再也不要做了!若是不写不可的话,就拿几首中庸之做应付一下,好东西就不要往外拿了!”

    “师父,你这不是难为我么?”罗晨苦笑,“我于诗词歌赋毫无造诣,你让我自己挑选,岂不是强人所难?”

    “罢了,罢了!不学无术的小子!”圣老哼了一声道,“老夫辛苦一下,花点儿时间把这些玩意儿分分等级,然后再告诉你好了!”

    “谢谢师父了!”罗晨大喜。

    若是能够分门别类的话,他至少不会再出丑了。像面对那神秘女子的窘境,再也不会发生。

    他毕竟是少年心性,还是好几分面子的。既然已经顶着一个大家的名头,就不愿让别人质疑自己的水准。以前几次挑到好诗,那是自己的运气,可是运气这东西未必可靠,不能一直依赖运气。

    ……

    “对了,师父。你当年雪夜赋诗,所为何事?为何又会被人毁去肉身?是谁干的?说出来,弟子来日也好为你报仇!”罗晨连声道。

    “雪夜赋诗么……”

    圣老苦笑一声,神情落寞。

    漫天风雪之中,那个姿容绝世的清冷女子,那一抹凄艳无比的血花,那无比狠辣的一剑。

    冰冷的剑锋洞穿的是他的心脏,而更冷的却是他的灵魂。

    直到今日,他依然无法去怨恨她。无法相信那无比绝情的一剑,会出自她的手中!

    “那个小贱人……”庄梦忆心中骂了一句,嘴角却是荡漾出一丝笑意。

    “罗晨,这件事情,你就不要问了。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去解决。”圣老伤感一笑,“不过小子,你要记住一句话。痴情的男女下场都一样,用情越深,伤得越深。这个世界上,有些女子是不可信任的。有些女子……你一旦喜欢上他,一切都完了!纵然她背叛了你,你也无法怨恨她,心里只会想着她……”

    罗晨默然片刻,失笑道:“没想到师父自称**无数,原来也是痴情之人!”

    “人生在世,各种痴,纵然是老夫,又怎能免俗?”圣老苦涩一笑道,“不过这痴情的代价,你也看到了!罗晨,你可不要学我。对于你最喜欢的女人,也要防着一手,不可全信。”

    罗晨苦笑道:“师父,难道你觉得我应该防着刘语熙么?”

    “老夫看得出来,刘语熙这丫头心底纯良,对你一心一意。不过这世间之事,谁知道呢?”圣老感喟道,“也许昨晚还是枕边之人,今日就会要了你的命!你觉得她为了你已经付出一切,可是她真正的心思,谁又能清楚?”

    罗晨看着金螺内的圣老,忽然感觉师父有些可怜。

    虽然师父没有细说,可是他已经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师父可以对雪欣蓉毫不在意,因为她并不在他的心中。

    纵然是他这样的浪子,也是有着真正痴心之人。

    然而痴心一片,换来的却是背叛,甚至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可是直到今日,他依然是无法怨恨于她。因为爱的太深,所以一切都可以原谅,根本无法去恨。

    显然楼船夜雪之夜,发生了太多的故事。其跌宕坎坷,足以编成一出话本。

    不过这是师父心中的秘密,他是绝对不会细说的了。

    一个真正的男人,这种情伤自然是会放在心底的,永远不会告诉他人。

    若非是今日师父情绪有些激动,自己也不会猜测到这一切。

    “究竟是谁杀死了师父?”罗晨也是有些好奇。

    而为师父复仇的念头,自然而然的就出现在了心上。

    当局者迷,他作为局外人,却是极为清楚。这样的女子,根本不值得师父这么痴心。若是师父有朝一日真的消散了,他必然会为师父报仇。

    以前的罗晨,没有报仇的可能,自然不会考虑这件事情。而现在的他,未来有着无限可能,这件事情他自然是会放在心上。

    圣老显然不知道罗晨的心思,看着罗晨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重复道:“小子,记住我的话。纵然是最亲近的人,也要留个心眼,不可全信。痴情的人下场都一样,古人诚不我欺也!”

    罗晨听了,不由得笑了起来:“这是哪个古人说的?”

    “区区在下鄙人我说的,行了吧?”圣老哼了一声道,“小子,你不要执迷不悟,老夫说的可是金玉良言!设想一下,若是刘语熙这丫头想要杀你,你能防得住么?”

    “师父,你说的这个设想,根本就是不可能的!”罗晨笑道。

    “如果真的发生了,你不提防她的话,能够抵挡么?”圣老瞪眼道。

    “师父,没有什么如果,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在我和刘语熙之间。”罗晨笑道,“再说了,若是刘语熙哪天真的想要杀我,那一定是因为我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她若是杀了我才能消气,我就让她杀了好了,又为何要抵挡?”

    圣老瞠目结舌,片刻之后,忽然是哈哈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师父?我说的是认真的。”罗晨皱眉道,“刘语熙若是想要杀我,我根本不会反抗。只要她开心就好,我为什么要抵挡?”

    圣老大笑,脸上却是有着戚容,可惜他只是灵魂之躯,不然眼泪早就掉下来了。

    “哈哈!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啊!”圣老戚然大笑,“这么多年了,我最想告诉她的就是,若是她想让我死,告诉我就可以了。她要杀我,我绝对不会反抗。她根本不用那般的处心积虑,在我身边隐忍十年!哈哈!哈哈!”

    罗晨看着几欲癫狂的圣老,忽然感觉颇有惺惺相惜之感。虽然圣老御女无数,到处都有**,可是他的心底,却依然是无比的纯情。对于他真正喜欢的女子,同样是痴心绝对,九死不悔。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