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8章 没想到
    冰蚕丝做成的衣料极为轻薄,又可以作为道纹套装的载体,制成道纹套装后不错的防御能力,在大陆之上极为畅销。刘语熙最为喜欢的这件紫衣,便是用冰蚕丝制成,经过温申在上面刻画道纹,算是一件极好的防御套装。

    这一片雪桑树林,绵延无边,一直延伸到视野的尽头。雪桑林中,一个个身穿厚厚皮袍的妇人行走其间,从树上摘下一个个茧子。一栋栋木屋伫立在雪林之中,围成极大的庭院,庭院中有着孩童嬉戏,应该是这些妇人的住处。

    罗晨目光扫过,便知道在这里干活的,有着不少正是天剑门楚家覆灭之后沦为奴隶的女子。她们与秦州本地女子之间的差别,实在是太大了。

    秦州女子大多身材高大,粗手大脚,在雪地之中行走,完全是赤足,皮袍穿的也极为随意,显然是根本不畏惧寒冷。

    而这些楚家的女子身材则是要纤细的多了,而且显然对于严寒极为畏惧,一个个穿得极为厚实,脸也只是露出一小部分。

    不过楚家女子都有着不弱的实力,虽然不是武师,可在内家拳上都有不错的造诣。所以她们在雪林间移动的速度,倒是毫不逊色于那些秦州本地女子。

    楚家女子以貌美著称,这么多美丽的女子在雪林间辛苦劳作,倒是一幕不错的风景。

    罗晨让赛风飞得高一些,视野延伸的更远。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他略略安心了些。

    显然叶烨烨履行了他的承诺,对于这件事情颇为用心。至少看起来这些楚家女子都还不错,并没有受到什么虐待。

    只是金鳞城她们是不可能回去了,这是个残酷的世界,弱肉强食,根本没有道理可讲。栖霞宗强过了霸刀门,所以就可以决定她们的命运。

    赛风的下方,出现了一座极大的院落。院落之中,有几个妇人正在雪地里清洗几只不知名的小兽,院落的一脚,几个样貌清稚的小女孩穿着厚厚的皮袍,正在摆弄弓箭。她们的年龄还小,还无法够到雪桑树上的蚕茧,因此不用参与劳动。

    “罗晨,看箭!”一位粉妆玉琢般的小女孩稚气的叫道,猛然拉动弓弦,一箭飙射而出,正中靶心。

    罗晨微微错愕,看向了那粗糙的箭靶,却见那箭靶中心处,用锐器刻下了“罗晨”两个大字。箭靶上早已伤痕累累,那一支雪桑木做成的长箭正插在靶心处,犹自巍巍颤动……

    ……

    “好!”周围的几个小女孩跳了起来,一片欢呼之声.小女孩稚嫩的脸上,也是满是得意之色。

    正在忙碌的几个妇人慈爱的看了这边一眼,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

    罗晨看着这一幅画面,默然不语。

    当初这些女奴们在被发卖之前,曾经在金鳞城内囚禁了多时。看守她们的栖霞铁卫吹嘘罗晨的战功,她们自然是把罗晨当做了最大的仇人。

    虽然是因为罗晨的一念之仁,令得她们不至于骨肉分离,可是女奴们并不知道这些。

    当然了,纵然是知道这些,也不会改变她们对于罗晨的仇恨。毕竟天剑门的灭顶之灾,与罗晨有着莫大的干系。

    那一场战争,令她们失去了父亲、丈夫和儿子,这样的仇恨,并不会因为罗晨的这一点善念而有任何改变。

    “仇恨的种子已经种下,想要消除谈何容易。”罗晨心中,圣老的声音响了起来,“罗晨,这个大陆上有很多规矩,本就是恶的。不能因为你是按照规矩行事,就改变了恶的本质。以后你再做事情的时候,要好好想一想了!”

    罗晨默然片刻,回应道:“师父,你也希望栖霞宗继续扩张,这杀孽恐怕是免不了的。你不是对于这些杀孽并不在乎么?”

    “虽然杀孽无法绝对避免,可是心中却是应该有一颗仁者之心,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若非必要,不要滥造杀孽,如此才是正道。这便是所谓行杀戮之事,怀慈悲之心了。这样行事,杀孽也可转化为善果,增加你的气运。”圣老郑重道。

    “师父,你说得太复杂了。”罗晨道,“这样的话,听起来似乎有些虚伪,有些自欺欺人?”

    “悟性还是太差。”圣老不甘的叹了口气,“小子,好好看看这一切,好好琢磨吧!究竟什么样的事情是该做的,什么样的事情是不该做的,自己心里不要稀里糊涂,一定要清楚。”

    “若是不知道自己所做事情的对错,便会像今日这般,一件小事便会令自己心生怀疑,影响自己的心境。而这对于修炼而言,是最为可怕的事情。这便是人们所谓的心障了!”

    “而若能秉持本心而行,我心如刀,可破万物,看透一切是非真伪,自然不会像今日这样,心神波动,这样才能走得更远……”

    见罗晨显得越来越迷茫,圣老叹了口气,摇头道:“言尽于此,自己领悟吧!”

    他也明白罗晨心神其实极为强大,想要影响他对于这个世界的看法谈何容易。想要这小子开创一个自己心目中的完美世界,只怕还是要大费周折。

    罗晨听了师父的话,略有所感,看着下方缓缓掠过的雪桑树林,默然不语。

    刘语熙和雪奴并不知道罗晨在想什么,不过她们也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见到罗晨的神情微微有些凝重,一时之间也都是有些沉默。

    雪桑树林似乎蔓延无边,里面有着大量的妇人在劳作。秦州本地女子和楚家女子虽然在一起干活,不过却是分开居住的。像刚才那种楚家女子居住的大院还有不少,都是有着百余位楚家妇孺居住。

    而这种写着“罗晨”名字的箭靶、人偶之类的东西,居然是随处可见。似乎楚家的妇孺们把所有的仇恨都倾注到了罗晨一个人的身上。

    罗晨看着箭靶上锐器的刻痕,心中也是微微一动。

    刻痕上“罗晨”两个字极有气势,似乎并非是出自稚童之手。

    若是单单是这样倒还正常,毕竟楚家女子之中很多人都有着不弱的力量。

    不过这些所有的箭靶人偶,似乎都是出自一个人之手!

    这片雪桑树林宛若大海一般,绵延极广,楚家百万女奴也是分散在各处居住。这些孩童玩物居然是出自一人之手,这就有点儿太不寻常了。

    显然这些针对于自己的仇恨,并非是自然形成,而是有人在刻意教导。

    大陆上的传说,万千人的崇拜与虔诚可以增加人的气运,万千人的仇恨与憎恶也可以削弱一个人的气运。

    对于这一点,罗晨已经相信了,因为东荒之中圣主正是靠着东荒诸部的虔诚来增加自己的力量的。

    所以罗晨也在疑惑,这件事情是谁在做。那些女奴之中似乎并无此等出类拔萃之人。

    究竟是谁在凝聚这些楚家女奴的仇恨,想要削弱自己的气运?

    罗晨的脸色微微有些凝重,现在他获取力量,并非仅仅是为了自己,更多的乃是为了保护在意的人。若是猜测的事情是真的话,那么这件事情他绝对不会允许发生!

    同时罗晨心中也是在疑惑:这里巡视的叶家守卫,难道对于这一切都毫不知情?他们是隶属于叶烨烨的家族的,以叶烨烨和自己的关系,这样的事情本该是受到阻止的。

    雪桑树林的深处,出现了一个极大的城镇。说是城镇,更确切地说,是一个超大的工坊。

    从雪桑树林各处收集而来的蚕茧,都是被运到了这里。一栋栋房屋之内热气蒸腾,这是妇人们在缫丝,把冰蚕丝从蚕茧之中剥离出来。而另外一些特别高大轩敞的建筑,里面传来的是脚踏织机的声音,是妇人们把冰蚕丝制成衣料。名闻大陆的冰蚕丝织物,就是从这些建筑之内生产出来的。

    这里是叶家的一处重地,有着大量的强者守卫。罗晨知道,这些人都是来自于龙城的叶门,这片雪桑树林,本就是隶属于叶门的一处重要产业。

    冰蚕丝织物极为宝贵,为大陆上各大势力所追捧,而能够生产冰蚕丝织物的,唯有这一处而已。这是独门生意,所以冰蚕丝织物价格畸高,给叶门带来了滚滚的财源。这样的地方,自然是需要大量的人来保护的。

    不过叶门毕竟只是一个三级宗门,派出来的强者自然是实力有限,根本没有人能够发现罗晨等人的到来。

    罗晨感知能力释放而出。笼罩整个工坊。蓦然间他的嘴角,也是现出一丝冷笑。

    “怎么了,罗晨?”刘语熙问道。

    “没什么,只是见到了一个故人。”罗晨冷然道,“既然看到了,自然该去打一下招呼的。”

    ……

    缫丝工坊外围,深林之中一个小小的院落。

    院落极为幽静,院中有着几棵雪桑树,后面是一座雅致的木楼。

    整座院落看上去似乎是不久之前刚盖好的一般,木材上的痕迹都是崭新的。

    雪桑树下,坐着一个白衣如雪的美丽女子,在她面前,有着大量的雪桑树枝。

    女子姿容绝世,手中拿着一把柴刀,正在雪桑树枝上忙碌着什么。在她的脚下,已经有了一些弓箭、人偶、箭靶之类的存在。

    女子身边,站着一个极为俊美的青年。女子和青年的身上,都穿着叶门内门弟子的服饰,这也表明了他们的身份。

    显然他们是叶门的人,如今在这里守卫这一座巨大的工坊。

    “如萱,累了吧,累了就休息一下。”青年看着那绝美的女子,略有些心疼的道。

    “没事,我不累。”女子抬起头来,明媚一笑,“别忘了我是武师,这点事儿算什么。”

    “你做的这些事情,真的有用么?”青年叹息一声道,“气运之说,虚无缥缈。靠着这些东西,真的能够影响到那个小贼么?”

    “气运并非是虚无缥缈的东西,而是真实不虚的存在。湃哥,你尚未达到这个高度,所以看不明白。”女子淡淡的道,“再说了,那小贼如今风头正劲,我们无法与之对抗,只能是尝试一下这些方法了。破家灭族之恨,你我总是要做些什么的。”

    “可惜我实力太弱,无法帮到你什么。”青年苦涩一笑道。

    “湃哥,你肯陪在我身边,我已经很开心了啊!”女子温柔一笑,眼波之中满是柔情,“挑战那个小贼,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你肯陪着我一起做,如萱很开心。再说你也已经很努力了,你现在也是武师了啊!”

    “不过是一层武师而已。”青年苦笑。

    “那也不错了。”绝色女子微微一笑道,“当初在天南以南的时候,我可没有想到你这么快就能成为武师。”

    “昆玉宗和天剑门都丧于栖霞宗之手,都是因为这罗姓小贼的崛起,可恨我有心杀贼,却是无力回天。罗姓小贼如今在大陆之上如日中天,你我二人想要复仇,何其艰难!”青年摇了摇头,苦笑连连。

    “当初雪坡伏击之时,若是我出手击杀此贼,便不会有现在的事情了!”绝色女子叹息道,“当初我没有出手,是因为不愿给你们昆玉宗带来麻烦,不想引起昆玉宗和栖霞宗的全面战争。哪里想到当初那个毫不起眼的小子,居然令昆玉宗和天剑门都遭受了灭顶之灾!说起来还真是可惜,可惜!”

    “如萱,你不用责怪自己。今日这个状况,谁也无法料到。”青年温柔道,“你当时也是为了我们昆玉宗着想,为了我着想。毕竟天南以南三大宗门之间,有着武师不可参与边界冲突的默契。这件事情,你不用自责。除非是上知天机之人,才能预料到此贼崛起如此之快吧!”

    “湃哥,你能这么想,我就开心了。”绝色女子轻咬红唇,神情的看了青年一眼,“等到我们报了此仇,我去了心结,我便真正的做你的女人。”

    “这个不急,我可以等。”青年咧了咧嘴,苦笑一声。

    蓦然一声冷笑响起,二人都是变了脸色。却看到虚空之中光芒一闪,一匹巨大的铁背马落在了小院之内。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