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9章 卑鄙
    “湃哥,你能这么想,我就开心了。”绝色女子轻咬红唇,神情的看了青年一眼,“等到我们报了此仇,我去了心结,我便真正的做你的女人。”

    “这个不急,我可以等。”青年咧了咧嘴,苦笑一声。

    蓦然一声冷笑响起,二人都是变了脸色。却看到虚空之中光芒一闪,一匹巨大的铁背马落在了小院之内。

    马背上坐着一个高大彪悍的青年,清俊的脸庞与山岳般的身躯颇不相称,浑身散发着一股野性的气息,宛若是从远古走出的洪荒巨兽。

    “小贼,是你!”绝色女子身侧,那青年脸色骤变,低沉喝道。

    “楚如萱,柳湃,久违了!”马背之上,那凶兽般的青年冷笑道。

    这小院中的,正是柳湃和楚如萱这对情侣,自从雪坡之战以后,兵败重伤的柳湃便和楚如萱二人离开了天南以南,來到了大陆之上游历,所以之前的灭宗之战中,罗晨并沒有见到这二人的身影,沒想到竟然是在这里碰到这两个人。

    当初雪坡之战的时候,楚如萱已然成了武师,而柳湃却依然是寻常强者,沒想到今日再见之时,柳湃也已经成为了武师,而楚如萱居然已经成为了四级武师,显然二人离开天南以南之后,也是有着不错的际遇,特别是这楚如萱,可以说是有着大气运之人了。

    而罗晨的名字早已是传遍大陆,二人一见罗晨,自然便是认出來了。

    这两个人的实力,对于罗晨來说,原本是不足为虑,罗晨也不至于产生什么斩草除根的想法,不过楚如萱现在在做的事情,目的是凝聚怨恨,破坏罗晨的气运,从而阻止他变强,这却是罗晨不能允许的了。

    “小贼,你居然追到了这里。”柳湃脸色发白,冷喝道,“我们二人已经躲到了这里,你还不放过我们么。”

    “你们两个去哪里,根本不关我的事,我也懒得追你们,以你们的实力,有什么资格让我來追。”罗晨冷笑一声道,“不过既然今日碰到了,那就只能说你们的运气实在不好。”

    “罗晨,你如今威名赫赫,已经是大陆上的风云人物,何必和我们两个为难。”柳湃铁青着脸道,“我们两个不过是想过一些平安日子而已,我们又沒有报仇的能力,你何必跟我们两个过不去。”

    “不愧是柳下惠的儿子,口才真好。”罗晨冷笑,“若是真的只是想过些平静日子,那么这些又是什么。”说着手指指向楚如萱的身旁。

    那些弓箭人偶箭靶之上,都是有着“罗晨”的字样,柳湃脸色铁青,作声不得。

    “湃哥,你何必怕他。”楚如萱放下柴刀,缓缓站了起來,绝美的容颜之上满是傲然之色,“大不了一死而已,你又并不怕死。”

    “我是不怕死,可是……如萱,我真的不愿让你受到伤害啊。”柳湃涩然道。

    “我们在一起,不为世人所容,担了那么多的骂名,这样的日子,我早已厌烦了。”

    楚如萱看着柳湃英俊的脸,温柔笑道:“我们是柳家和楚家的人,所以我们应该努力报仇,若是上天不让我们报仇,那也是天意如此,谁都沒有办法,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安心地离开吧,一起离开吧,好么。”

    “嗯,我听你的。”柳湃点了点头,也是笑了。

    两人紧紧相拥,眼瞳之中满是笑意。

    罗晨脸上沒有任何表情,淡然的看着两人。

    刘语熙和雪奴二女,也都是默然不语。

    柳湃和楚如萱的关系,对于昆玉宗和天剑门而言都是一桩丑闻,然而现在看來,这两人却是真心喜欢。

    柳湃是楚洛灵的儿子,楚如萱是楚洛灵的胞妹,更是柳下惠的续弦,纵然是有些族内通婚的古老家族,也不会容许如此违逆伦常之事,所以两人之间的关系,一直是受到众人的指责。

    然而两人却是不管不顾,执意的走到了一起,纵然是千夫所指,也是毫不理会。

    看着深情相拥的二人,刘语熙心中也是有些唏嘘。

    不过她知道,罗晨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两人的,当初雪坡的那次伏击,断送了太多栖霞铁卫的性命,而猎鹰小队的队长云中天,还有他的爱人马小莜,便是在此战之后陨落。

    战场之上交手,并非是因为私仇,所以罗晨自然不会因为此事特意追杀这两人,不过若是遇到了还会放过,那就未免太对不起自己的袍泽了。

    ……

    良久之后,二人分开。

    楚如萱看着面前青年俊美的脸庞,梦呓般的轻叹一声:“湃哥,可惜我沒能真正成为你的女人……”

    “如萱,不用说了,只要我们心中有彼此,其他的事情,又何必在乎。”柳湃温柔道。

    “呵呵。”楚如萱浅浅一笑,那绝世的容光,瞬间照亮了整个小院。

    玉手虚空一握,一把长剑便是握在了手中。

    看着马背上那凶兽般的青年,楚如萱秀眉轻扬,清冷喝道:“小贼,楚家的女儿,绝不会束手待毙,你要杀我们,就请过來。”

    说完长剑斜斜前指,指向了罗晨,翦水双瞳之中,也是满是决然的战意。

    柳湃温柔一笑,轻轻握住了楚如萱的小手,一柄长剑同样是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罗晨轻轻一按赛风的马背,落在了地上,海神之矛已经出现在了手上。

    两人同时剑指罗晨,昂然挺立,眼瞳之中毫无惧色。

    “罗晨,你真的要杀他们么。”长腿少女轻声道。

    “当然,云师兄和小莜姐姐,在地下等他们很久了。”罗晨道,声音冷寒如冰。

    “那好吧。”雪奴低声道,看着那绝美的女子,星眸中有着一丝怜悯。

    云中天和马小莜的故事,她也曾听刘语熙讲过,既然罗晨提起了两人,雪奴知道罗晨的决定已经无法更改了。

    ……

    楚如萱傲立在风雪之中,静静地等待着罗晨出手。

    背负骂名的日子,她已经厌倦了,千夫所指,毕竟不是一件容易承受的事情。

    能够和心爱的男子一起离开,这样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如果有來世,我一定做你的女人。”回头看了一眼柳湃英俊的脸,楚如萱心道。

    男子的目光,微微有着一丝亮光闪烁。

    然后楚如萱忽然感觉背心一凉,一截锋利的剑刃突兀的出现在了她的胸前。

    视野之中,男子的身上散发出一阵淡淡的灵力波动,身形快速的模糊。

    他的眼中,有着歉意,有着羞惭,然而却是瞬间消失了。

    楚如萱微微失神,看着胸口那一截带血的利刃,翦水双瞳之中满是茫然之色。

    她的心脏已经被刺穿,意识渐渐模糊,绝美的脸庞之上,满是不解之色。

    长剑驻在雪地之上,楚如萱艰难的吞咽着空气,不肯倒下。

    ……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纵然是罗晨也沒有料到,刘语熙二人也完全反应不过來。

    原本是准备生死相随的爱侣,柳湃居然突然向楚如萱出手。

    楚如萱乃是四级武师,实力远强于柳湃,却根本沒有防备,被柳湃一剑轰碎了心脏。

    那淡淡的灵力波动,罗晨极为熟悉,那是万里符发动时候的特征,显然这二人机缘巧合之下,也是得到了一张万里符。

    在生死关头,柳湃直接发动万里符逃脱,却亲手断送了楚如萱的性命。

    楚如萱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深爱的男人会背叛自己。

    她沒有想到,罗晨几人自然也沒有想到。

    这瞬间的失神,给了柳湃逃脱的机会,若非如此,以罗晨的反应速度,他根本不可能逃脱。

    “该死。”长腿少女小脸一沉,短刀已经出现在了手上。

    刘语熙短剑同时出手,眼瞳之中满是愤怒的火焰。

    罗晨咬紧了牙,双瞳之中血芒闪动。

    柳湃竟然狠辣如斯,为了活命居然杀死自己的女人。

    这样的家伙,杀一万次也不为过。

    ……

    楚如萱雪白的长裙已经满是热血,绝美的身姿微微蜷曲,脸庞上满是痛苦之色,长剑驻在地上,却依然沒有倒下。

    “为什么。”艰难的吞咽了一口空气,楚如萱脸色苍白如雪,喃喃的道。

    “湃哥,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你会背叛我。”

    “这不是真的,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翦水双瞳光芒渐渐消散,两滴清泪滴落脸颊,楚如萱终于是无法支撑身体,重重地倒了下去。

    看着那躺在血泊之中的绝美女子,罗晨三人都是默然不语。

    罗晨咬紧了牙,身躯一闪落到了赛风背上,轻轻拍了拍赛风的马背。

    赛风长嘶一声,陡然冲天而起,向着漫天铅云冲了上去。

    穿过厚厚的云层,居然又是一番景象。

    艳阳当空,秋阳洒落在彤云之上,看上去分外美丽。

    同样是这个秦州,同样是这个区域,景象便是全然不同。

    你所看到的,未必就是真实的,即便是真实,也未必就只有你看到的一种。

    就如这彤云上下的秦州。

    就如楚如萱眼中的柳湃。

    罗晨心中自然沒有这些感慨,到了这个位置,他的视野可以尽情的扩展,浓重的铅云无法阻挡他的视线,罗晨目光看向四周,搜索着那个卑劣的男人。

    万里符可以随机传送到万里之外,而罗晨的视野何止万里,罗晨已经发誓,一定要杀死这个卑鄙小人。

    不仅仅是为了云中天和马小莜,也是为了那个倒在雪地中的可怜女子。

    无论如何,他必须要死。

    ……

    “在那里。”十几息之后,罗晨目光一亮,锁定了一个方向。

    以柳湃一层武师的实力,根本无法跑远,而他做梦也想不到,罗晨居然可以这么容易发现自己。

    看着那个在雪地里嚎啕大哭的男人,罗晨眼中寒芒暴闪。

    “希律律。”

    赛风一声长嘶,向着彤云之下疾飞而去。

    ……

    冰河之畔,雪原之上,朔风劲吹,雪花狂舞。

    柳湃跪在河畔,嚎啕大哭,泪水肆意流淌。

    “如萱,对不起……”

    “若是有來世,让我们不要这么苦……”

    漫天风雪中,柳湃英俊的脸上满是悲哀之色,声音剧烈的颤抖。

    “就这么死在罗姓小贼之手,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

    “等我将來杀死了罗姓小贼,我定然追随你于九泉之下,如萱,今天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你不要怪我……”

    柳湃仰天一声悲啸,回首望了一眼远方的雪桑树林,猛然咬了咬牙,在风雪中踯躅而行,向着极北的方向而去。

    他的眼中满是悲哀之色,眼瞳深处有着丝丝火焰燃烧。

    柳湃在漫天风雪中渐行渐远,终至不见……

    ……

    赛风再次穿过了彤云,又回到了风雪交加的世界之中,铁翼撕裂虚空,贴着彤云急剧扇动,向着远方疾飞而去,宛若是一道黑色的闪电一般。

    马背之上,罗晨脸色冰寒,遥望着前方,漫天风雪无法阻挡他的视线,他的目光牢牢的锁定着那个身影。

    刘语熙和雪奴二女也是脸色冰寒,小手紧紧握着兵刃,沉默不语。

    赛风全力向前飞掠,恐怖的速度完全爆发出來,几乎赶上了罗晨如今的速度,柳湃虽然也是武师,不过却只是一层武师而已,很快双方的距离越拉越近,不久之后,柳湃便进入到了罗晨的感知能力范围之内。

    对于即将到來的危险,柳湃浑然不觉,低头咬牙疾奔而行,向着远方高速飞掠。

    陡然一阵大风从背后刮來,直接把柳湃刮倒在雪地之上,然后一声暴躁之极的马嘶,一个巨大的黑影从他的头上掠过,落在了雪地之上。

    柳湃挣扎着爬了起來,看着面前神色冰冷的三人,用力的咬紧了牙,沉默不语。

    “卑鄙。”长腿少女怒视着柳湃,从牙缝中迸出两个字來。

    “畜生。”刘语熙寒声道,显然她也是动了真怒。

    “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柳湃悲怆一笑,扬天叫道,“想我柳湃……”

    声音戛然而止,他再也无法说出一个字了,因为一把锋利无匹的长矛,已然洞穿了他的咽喉。

    罗晨这一次可沒有看他表演的意思,柳湃想说什么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直接长矛刺穿了柳湃的脖子,断送了他的性命。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