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0章 安静一下
    “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柳湃悲怆一笑,扬天叫道,“想我柳湃……”

    声音戛然而止,他再也无法说出一个字了,因为一把锋利无匹的长矛,已然洞穿了他的咽喉。

    罗晨这一次可沒有看他表演的意思,柳湃想说什么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直接长矛刺穿了柳湃的脖子,断送了他的性命。

    罗晨随手抽出长矛,柳湃重重地倒在了地上,长腿少女冷着脸走上前去,短刀猛然一挥,已经把柳湃的头颅割了下來。

    然后她从空间法器之内拿出一个盒子,把柳湃的脑袋装了进去,沉着脸跃上了马背。

    罗晨随手一挥,火属性能量爆发而出,柳湃的尸体瞬间消失,地上唯有一个极为古朴的空间法器留了下來,散发着淡淡的灵力波动。

    收起了柳湃的空间法器,罗晨看也未看,也是落到了赛风的背上。

    赛风长嘶一声,振翅而起,向着雪桑树林的方向飞了过去……

    ……

    雪桑树林深处,缫丝工坊外围,小院之中。

    楚如萱的尸体已经冰冷,安静的躺在小院之中,绝美的容颜依旧,神情极为安静,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

    身上的血迹已经被大雪覆盖,创口也是掩藏在了白雪之下,仿佛所有的一切肮脏与丑恶,都沒有发生过一般。

    刘语熙和雪奴看着那绝色的女子,眼瞳中都有着深深的悲哀。

    她临死之时的心痛与不舍,唯有她们才能够真正明白。

    罗晨默然不语,长矛挥动之间,地面之上已经多了一个深深的墓穴。

    大手轻轻一挥,女子的尸体落入墓穴之中,看上去依旧安详而从容。

    “可怜。”刘语熙轻叹一声。

    雪奴小脸紧绷,走到墓穴之前,把黄土洒落在楚如萱的身上。

    很快楚如萱的身体已经掩藏在了黄土之下,黄土也渐渐与地面平齐,罗晨再次挥手,地面上沒有了任何的痕迹,仿若这个墓穴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已经死了,让她安静些吧。”罗晨道。

    雪奴轻轻点头,小手轻轻一挥,一个巨大的头颅落在了雪地之上。

    这个小院是柳湃和楚如萱单独居住的地方,平素并不会有人來,等到有人发现这里的事情,应该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毕竟他们有着叶门弟子的身份,这件事情还是应该知会烨烨一下。”罗晨轻声道。

    刘语熙轻轻点头:“我们回到川州之后,再告诉他不迟。”

    罗晨不再说话,轻轻拍了拍赛风的大脑袋。

    赛风再次冲天而起,向着远方飞去。

    ……

    几万里的距离,对于赛风而言实在是不算什么。

    不久之后,罗晨几人忽然感到天地灵力陡然变得无比的稀薄,似乎有一层无形的墙壁隔绝了两侧一般,而下方的雪野中,村落的数量也渐渐少了起來,罗晨知道,已经到达北荒了。

    这一片区域,范围不过方圆数万里,乃是大陆伸入无尽冰洋的一个岬角,面积和天南以南稍大一些,不过却无法和整个南荒相比。

    北荒和南荒,天地灵力浓度相当,不过南荒气候相对温暖,适宜农耕,所以虽然强者不多,可是人口还是不少的,而北荒气候极为寒冷,虽然也有着大量的耐寒植物生长,不过却无法种植作物,这里的百姓都是以采集和狩猎为生,人口密度自然是远远不如南荒。

    然而与南荒不同的是,北荒之中不大不小的元石矿脉还是很有一些的,因而本土的修炼势力也有不少,二级宗门也有几个,附庸的一层宗门就更多了。

    当然,这样的存在,对于现在的罗晨而言,已经沒有了任何的威胁,而这些本土的修炼者,自然也不可能发现天上飞行的赛风。

    到了一处雪原之上,赛风落了下來。

    罗晨看着不远处的一个小镇,知道这便是圣老说的隐藏财富的地方了。

    随手拍了拍赛风的脑袋,赛风嘶鸣一声,腾空而去,它的实力也是极强,寻常的六级武师都不是它的对手,对于荒兽更是天生的压制,所以它的安全罗晨也不用担心。

    ……

    青云镇是寒风门治下的一个寻常小镇,整个小镇人口不过数千,在这一带的小镇之中并不起眼。

    不过來往于小镇的人,却是络绎不绝,特别是在冬季,尤其如此。

    北荒之地的冬季极为漫长,现在大陆之上刚刚入冬,而北荒大地却已经进入冬季几个月了。

    所以如今的青云镇,也是显得极为的热闹。

    热闹的原因,便是小镇之外,有着一个大湖,大湖的水常年不冻,到了冬日甚至还冒出丝丝热气,湖内产的一种小鱼名为银鱼,长约半寸,近乎透明,肉味极为鲜美,方圆千里之内名声极响,來往小镇的,大多是北荒各地有钱的食客,而镇民们的生计,大多是依赖于这个大湖,依赖于这个大湖内的特产。

    不惟如此,小镇之中还有着数十个公共古井,一年四季都是热水不断,若是在夏季还沒有什么,在这数九寒冬之日,对于人们的吸引力可想而知,不少有钱的人都会在冬季选择在这里居住,买上一个靠近古井的宅院,从中引流出热水供暖,在风雪之中青衫飘飘來一顿银鱼脍,也是一大乐事。

    在青云镇过日子,还是颇为容易的,只要按时缴纳了寒风门的赋税,便可平平安安的度过一年,而寒风门并不苛刻,他们有着几个小小矿脉,对于征收赋税完全就是象征性的,不过是为了宣示自己的治权而已,所以镇民们的生活也还算富足。

    一座古井之畔,热气蒸腾,说是古井,其实井口足有数丈,简直可以说是一个池塘,不过水面极深,在地面之上只能看到蒸腾而出的热气。

    古井方圆百丈之内,大树的叶子依然无比鲜绿,甚至是生出了不少嫩叶。

    一个脸上满是皱纹的老者走到井边,把一个木桶用绳子放入水中,片刻之后,又把木桶拉了上來,在他的身边已经有了一个木桶,里面盛满了热水。

    老者拿起扁担,挑起了两个木桶,走向了一个偏僻的小巷,看着老者颤巍巍的样子,罗晨暗自感到庆幸,幸好自己來得及时,若是再晚來几年,这个老者说不定就死了,那么暗影圣殿的财富在哪里,恐怕谁都无法知晓了。

    圣老告诉罗晨的是,唯有这个老者知道暗影圣殿财富的位置,也唯有他能够拿出暗影圣殿的财富,即便是圣老自己,也不知道财富被藏在什么地方。

    显然圣老对于他的这个儿时伙伴,是绝对的信任,虽然两人一个是强大的杀手之王,一个不过是小镇的镇民而已。

    青云镇是一个普通的小镇,然而却又并不普通,一百多年前,圣老便是出生在这里。

    但是,圣老说,这里并不是他的家乡,不过这位寻常的老者,按圣老的话來说,乃是他的“发小”,是绝对可以信赖的兄弟。

    沒有圣老,以这个老者的力量,根本不该活这么久,显然圣老在自己的兄弟身上,也是花费了不少的资源。

    而老者显然也对得住圣老的信任,为了一句承诺,在一个地方独自生活了一百多年,这同样是一件极为不容易的事情。

    目送着老者颤巍巍的走入陋巷之内,罗晨低声道:“你们在这里等我,人太多的话,怕吓着这位老人家。”

    二女皆是点头,留在了巷口,而罗晨则是等了片刻,迈步走入陋巷之中。

    老者所居,是一个极为简陋的院落,竹篱柴门,中有数间小屋,虽然极为简朴,却打扫得极为干净。

    把井水担入房内之后片刻,老者又颤巍巍的走出小屋,依旧是担着两个大桶。

    隔着柴门的缝隙,罗晨看到老者出來,轻轻在柴门之上敲了几下,三长两短,极有节奏。

    柴门之后,老者微微愣了一下,沉默片刻之后,把木桶和扁担轻轻放下,蹒跚着走过來,把柴门打开了一个小缝。

    “后生,你找谁。”老者看着罗晨,浑浊的眼睛中现出一丝警惕之色。

    “庄翁,我是庄梦蝶的弟子,师父让我來取回一些东西。”罗晨恭敬地低声道。

    他也是刚刚才知道,原來师父的本名既不是庄梦忆,也不是庄梦回,而是庄梦蝶,当年师父出生在青云镇上一户姓庄的人家之中,这位老人和师父同宗,又是儿时的玩伴,二人一向关系极好。

    听了罗晨的话,庄翁压低了声音,轻声道:“天王盖地虎。”

    “宝塔镇河妖。”罗晨答道。

    “脸红什么。”庄翁又问,声调颇为怪异。

    “精神焕发。”罗晨同样以一种极为奇怪的声调答道。

    “怎么又黄了。”

    “防冷涂的蜡。”

    罗晨完全不明白这些切口是什么意思,不过是师父的吩咐,他只是照做而已。

    庄翁点了点头,轻叹一声,苍老的声音极为平静:“你來了,想來我那弟弟已经死了。”

    罗晨默然不语,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是。

    按照圣老和庄翁的约定,若是有人來取这些东西,他本人不來的话,则说明他已经不在了,圣老现在不过是灵魂状态,其实也可以说是已经死了,老者的话,也并沒有错。

    “兄弟,终究是你先走了一步,我一个废人,活得居然比你还长,这么多年了,我也已经活够了。”

    庄翁说着,缓缓地把头上的一根木簪拔了下來,雪白的头发顿时披散在了肩上。

    “这是你要的东西,拿着吧。”庄翁说着,把木簪递给了罗晨。

    罗晨躬身一礼,接过了木簪。

    “你走吧。”庄翁平静的道。

    “是,前辈。”罗晨点了点头,把木簪握在掌心,走出了小院。

    忽然罗晨脸色微变,猛然回过头來,却见那老者颓然的坐在地上,神色安详,竟然已经沒了呼吸。

    原來老者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若非是为了一句承诺,早就死去了,如今心事已了,又知道老友已死,心中再无挂碍,竟然是撒手归去了。

    罗晨推开柴门,看着老者安详的神情,默然片刻之后,轻轻地叹息一声。

    心神沟通金螺,罗晨叫道:“师父,师父。”

    “臭小子,怎么回事,我不是告诉过你,出了川州之后,沒有事情不要打扰我,你想害死我啊。”圣老恼火道。

    “师父,我们现在是在青云镇……”罗晨低声道。

    圣老目光一闪,感知能力释放而出,看到那坐在地上的白发老者,脸色猛然一变,现出深深的悲哀之色。

    “师父,是这样的……”罗晨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了圣老。

    圣老默然不语,良久之后,苦涩一笑。

    “我这老哥不过是内家拳第三重层次,我三十年不來这里,他能支撑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这可算是喜丧,沒什么好伤心的,呵呵,罗晨,好好把他葬了吧。”

    圣老缓缓说着,眼眸深处有着浓浓的悲哀。

    “是,师父。”罗晨点头。

    “人爱惜自己的历史,就如鸟爱惜自己的羽毛,你已归去,当年的事情,又有谁还能知晓,呵呵……”

    无比苍凉的一笑,圣老低沉道:“小子,我要安静一下,沒有必要的事情,不要再打扰我了。”

    “知道了,师父。”

    金螺内,圣老缓缓闭上了眼睛,似已陷入沉睡。

    罗晨知道师父此时的心情绝不好受,看着老友死在自己面前,任谁都会心中不舒服,所以他也是直接再次封闭了金螺,隔绝了圣老和外界的联系。

    青云镇是圣老的故乡,当年的师父在这里定然有着很多回忆,然而岁月可以磨灭一切,在这样一个连武师也沒有的小镇,近二百年的时间,一切早已物是人非,随着最后一个故人的逝去,所有的一切终于是烟消云散了。

    “什么样的强者,在岁月面前,都是这样的无能为力。”看着金螺内悲哀的师父,罗晨心道,“纵然是上古时期的神级强者,还不是一个个如流星一般陨落,纵然是那些达到了‘天地由心,虚空造物’的绝世强者,如那圣主,如白光门残阙中的意志的主人,皆是如此,‘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这句话当真不错。”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