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1章 最大的城市
    “你看出么,罗晨……现在已经不是罗晨了。”刘语熙落寞一笑,“我们贸然上去,恐怕最后受到伤害的,还是罗晨吧,不管如何,我们总不能让罗晨陷入危险之中……”

    长腿少女呆了呆,她毕竟也是冰雪聪明之人,也是明白了一点儿什么。

    自从罗晨抛开战八荒骤然加速开始,他的反应便有些不大对劲,而进入这诡异的粉色光幕之后,他的表现更是极为反常。

    第一次见到这个神秘的栗发少女,是在墓地之中的铜棺之内,那时少女同样是用古怪的音节对罗晨了一句话,然而那时的罗晨却听不明白。

    而如今,罗晨却能够听懂少女的语言,并且用同样古怪的发音与她交流了。

    刘语熙姐姐的错,如今的罗晨,已经不是她们的罗晨了。

    可是,原的罗晨,又到了哪里呢。

    长腿少女用力的咬紧嘴唇,默然片刻,无奈的收起了匕首。

    再看向紧紧相拥的两人时,长腿少女不由得呆了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两人依然是在忘情的长吻着,栗发少女脸色绯红,衣衫早已凌乱,雪奴看着这一幕,几乎石化。

    “雪奴,我们走吧。”刘语熙脸上早已有了一丝血色,轻声道。

    “可是,刘语熙姐姐……”长腿少女迟疑道。

    “接下的事情……你还要看下去么。”刘语熙低声道,然后默然的走向了雕像之后。

    “不,我不走。”长腿少女咬了咬牙,顿足道,“我倒要看看,这个家伙会无耻到什么地步。”

    刘语熙娇躯微微一颤,有再什么,继续走向了那雕像之后,瘦弱的双肩微微颤抖,身形无比的萧索……

    长腿少女咬紧了牙,笔直的站在那里,狠狠地瞪着紧紧相拥在一起的两人。

    “该死的。”雪奴咬牙道,脸腾地红了,她终于是也看不下去了,红着脸迈开长腿,快步走向了雕塑之后。

    男人的喘息和少女痛楚的低呼响彻了整个广场,雪奴的心中一片凌乱,转过雕塑之后,却看到刘语熙紧咬着牙关,默默的流泪。

    “刘语熙姐姐,你……”雪奴迟疑道。

    “我事,呵呵。”刘语熙淡然笑着,泪水却又从美丽的脸颊上滑落而下……

    ……

    在这冰冷的广场之上,两个身体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等待了无尽岁月之后,他们终于是完成了对于彼此的探索。

    他和她的脸上都有着迷醉的笑意,二人的眼中都是只有彼此,仿若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一般,两人抵死缠绵,一次次达到欢乐的最高峰。

    这一刻,仿佛地已经永恒……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两人终于是停了下。

    他和她对视一眼,眼眸深处都是有着一丝满足之色。

    “我……好么。”她。

    “嗯。”他答道。

    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松开对方的身体,两个人终于是站了起。

    栗发少女轻轻披上自己的衣服,看上去依然是那么娇柔弱,然而只有对面的少年知道,她那具的身体之中蕴含着多么恐怖的力量。

    那样的力量,足以令每一个健壮的男人感到畏惧。

    “这个城市,你已经好多年了啊。”她靠在他的胸口上,略有些感叹的一笑道。

    “真的是很多年了。”他点了点头,爱怜的摩挲着她栗色的秀发,轻声道。

    “你还记得它么。”她轻轻一笑道。

    “当然记得,这个城市……本就是我为你建造的啊,你在这里,我怎么会能忘记这里呢。”他看着周围那无比熟悉的一切,温柔道。

    “它不是我的,是我们两个人的。”她微笑着纠正道,“这是我们共同的家啊。”

    “是啊。”他点了点头,轻声道,“我们的家。”

    ……

    他和她牵着手,漫步在这座无比熟悉的城市之中。

    城市中的人们往往,却有人觉察到他和她的存在。

    仿佛他和她是虚幻的,根本不存在一般。

    抑或真正不存在的,反而是这些城市中的人们……

    熟悉的城市,曾经凝结着他和她无尽的回忆。

    每一个地方,都是那么熟悉,他和她徜徉其中,回忆着往昔的点点滴滴,完全忘记了时间。

    又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他和她终于又回到了广场之上。

    广场的中心,那高达千丈的雕像之上,依然是被氤氲的云雾笼罩着,根本无法看清里面的景象。

    她的手轻轻一挥,氤氲的烟雾缓缓散去。

    雕像的本面目,也终于是显现出。

    那是一个极为健壮的青年,看上去极为英俊,脸上的线条宛若是刀削一般的刚硬。

    青年的整个右臂,却并非是人类的手臂,而是覆盖着黑色的森冷鳞甲。

    “喜欢么。”她指着那巨大的雕像,有些得意的道,“这是我亲手为你做的。”

    “做得真好。”他看着那巨大的雕像,也是开心的笑了。

    “兽神,你终于回了。”她看着他,绝美的脸上满是喜悦之色。

    “兽神……”他微微一怔,眼眸深处现出一丝微微的迷茫。

    “呵呵。”她拉着他的大手,轻轻一笑,星眸深处有着一丝隐隐的痛楚,“兽神,我还是当年的我,你已经不是当年的你了。”

    “不过那又怎么样,现在你终于是回到了我的身边,而我……也终于成了你的女人。”

    ……

    雕像之下。

    刘语熙和雪奴站在一起,看着从远处缓缓走的一对少年男女,心中都是一片冰冷。

    他和她站在那里,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缱绻,仿佛就是生的一对儿。

    他和她在用奇怪的音节交谈着,自始至终他也未曾看她们一眼,仿若她们是根本不存在的一般。

    那栗发少女轻轻地挥了挥手,笼罩在雕像上的氤氲烟雾瞬间消散。

    看着雕像那刀削般的英俊脸庞,雪奴惊呼一声:“刘语熙姐姐,这是……”

    刘语熙看着那巍峨的雕像,也是呆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那雕像的样子,赫然就是罗晨。

    眼前的罗晨,自然是一副无比清俊的稚嫩脸庞,然而曾经有一段时间,罗晨便是这个样子。

    那是罗晨从萧州归,再一次见到她的时候。

    那时罗晨在神算书院耗费了百年寿元,生命力大减,整个人变成了一个二十余岁青年的模样,那几的罗晨,便是这个样子,看上去帅得不像话。

    不过在此之后,罗晨的生命力莫名其妙的又自动恢复了,又变成了这样一种稚嫩的脸庞。

    可是那时候罗晨无比英俊的样子,刘语熙又怎么会忘记。

    这个雕像散发着一股极为沧桑的气息,不知道已经在这里存在了多少万年,然而雕像的模样,竟然是罗晨。

    不是相像而已,而是的的确确就是罗晨,少女生感觉敏锐,刘语熙对于自己的判断深信不疑。

    可是罗晨的雕像,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罗晨的手臂,怎么会长成这个模样。

    刘语熙感觉自己接触到一个极为惊人的秘密,可是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将会给她的命运带什么变化,她却根本无法预知。

    ……

    雕像之下,罗晨和那栗发少女依旧亲密地偎依在一起,刘语熙看着那巨大的雕像,心中一阵颤抖。

    她唯一喜欢的男子,她最最心爱的罗晨弟弟……

    她深信任何人都无法替代她在他心中的位置,她只想躲在他的身后做个幸福的女人,由他为她遮风挡雨……

    曾经以为握在掌心的幸福,却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远去。

    命运给她看了一个巨大的玩笑,这个玩笑对于她而言,是无法承受之重。

    不在乎么。

    真的能不在乎么。

    刘语熙茫然的想着,已经是完全了方寸。

    ……

    时间流逝……

    广场边缘,两位黑发少女站在一起,宛若是变成了两座石像。

    纵然是长腿少女,如今也完全陷入了沉默,不愿开口。

    他和她似乎完全有避开别人的觉悟,又仿佛是根本看不到两位黑发少女的存在。

    刘语熙和雪奴默然看着这一切,身形日渐消瘦。

    她们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不知道熟悉的那个罗晨什么时候能够回。

    她们依然是深爱着罗晨,所以她们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等待。

    等待的日子,是最为漫长的,漫长得似乎有尽头。

    半年的时间,就这样在等待之中过去了。

    六个月后。

    空之中,渐渐地显露出一层淡淡的粉色,那覆盖这一片大地的巨大光幕,第一次显现在这个世界的人们面前。

    在这之前,这片大地上的人们是看不到这些粉色的光幕的,如今第一次看到了空上诡异的粉色,人们不由得莫名的恐惧起。

    这个世界上强大的人们,第一次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头顶的穹。

    一道道神念在各个城市之中传递,喧嚣的声音越越高,甚至在最大的城市之中,无比巨大的广场之上,刘语熙和雪奴也能听到外面传的议论之声。

    雕像之下,一座巨大的宫殿之外,台阶之上。

    他和她站在一起,轻轻相拥。

    栗发少女伸出一根春葱般的玉指,指着粉色的空道:“这么多年了,我终于是还能达到那个境界。”

    “‘地由心,虚空造物……”清俊少年揽着她纤细的腰肢轻笑道,“想要真的达到这个境界,哪有这么容易。”

    “是啊,真的很不容易,我已经努力了这么多年,还是距离这个境界有着一线之隔。”她轻声道,“不过修真界那些家伙,还真的算得上是惊才绝艳。”

    “一群狼心狗肺的东西。”他的目光微微一寒,声音微冷道。

    “差一线就是差一线,不行就是不行……”她轻轻地叹息一声,留恋的看了一眼那巨大的雕像,轻轻踮起脚尖,玫瑰般的唇瓣印向了他的双唇。

    她咯咯的一笑,在他耳边轻声道:“你要记住我哦。”

    “嗯。”

    他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伸手去解她的裙裾。

    她无声一笑,轻轻地摇了摇头,推开他的身体,然后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

    他微微皱起了眉头,这是他第一次被她拒绝。

    “记住我哦。”她有些伤感的一笑,抬头看向了头顶的空。

    粉色的空颜色越越深,上面七彩的光华极为的明亮,生活在这片地之下的人们,陡然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恐惧。

    那些气息极为强大的人们,一个个跪伏在城市的街道之上,用奇怪的音节祈祷着什么。

    “差上一线,终究还是假的。”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既然是假的,自然不能永远存在了。”

    她的话音刚落,空之上那七彩的颜色陡然崩溃。

    无数的城市之中,一座座高大的建筑无声消散,衣着华丽的人们脸上露出恐惧之色,一个个无声无息的消失在虚空之中。

    山林河泽,亭台楼阁,强悍的人类,巨大的荒兽……

    所有的一切,在粉色空破裂的一瞬间,都是瞬间化作了虚无,全部化作了一股极为精纯的淡青色能量,弥漫在地之间。

    瞬息之间,这个世界,竟然完全崩灭。

    他和她都无言的沉默,眼眸深处有着淡淡的感伤之色。

    既然是假的,自然不能永远存在了。

    ……

    在最大的城市之中,大部分的建筑同时消散,所有的强者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过与别的城市不同,这里却有着少量建筑保留下。

    然而这些建筑,再不复之前的华美高贵,而是散发着一股万古沧桑的气息。

    城市的中心处,巨大的广场之上。

    广场依旧存在,也依旧平整,然而却同样是散发着一股沧桑的气息,不知道历经了多少岁月。

    而广场中心处,那一座巨大的雕像,却又被氤氲的云雾笼罩,谁也无法再看清楚它的本面目。

    “要记得我啊。”她轻轻的笑着,花瓣般微凉的唇在他的脸上轻轻一点,然后她的身躯竟然是飞了起,悬浮在半空之中。

    他有些迷茫的点了点头,目光中现出一丝痛苦之色,想要开口挽留,却终于有开口。

    “呵呵。”她轻轻的笑了,泪水却顺着美丽的脸颊滑落而下。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