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2章 那不是你
    “要记得我啊。”她轻轻的笑着,花瓣般微凉的唇在他的脸上轻轻一点,然后她的身躯竟然是飞了起,悬浮在半空之中。

    他有些迷茫的点了点头,目光中现出一丝痛苦之色,想要开口挽留,却终于有开口。

    “呵呵。”她轻轻的笑了,泪水却顺着美丽的脸颊滑落而下。

    无限留恋的看了他一眼,她的身影化作了一道光芒,消失不见了。

    他怔怔的站在原地,忽然感觉心中刀割般的痛疼,忍不住怔怔的流下泪。

    弥漫在地间的无尽淡青色气流,从四面八方向着城市的上空聚集,形成了极为深厚的云雾。

    似乎是无法承载云雾的重量,空之中陡然大雨滂沱,整个废弃的城市顿时掩藏在无边的淡青色雨幕之中。

    他站在倾盆大雨之中,感觉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丢失了一般,仰一声悲啸,泪水混合着雨水滚滚而下。

    好一场豪雨。

    ……

    淡青色的大雨,散发着无比浓郁的生机,完全笼罩了整个城市,已经持续了数日时间。

    城市的废墟之中,各种植物在雨水的滋润下疯狂的生长着,就连最为普通的野草,也能生长到丈许的高度,如今的城市废墟,已经成为了一片极为茂密的丛林。

    然而城市中心处,这无比巨大的广场,却仿若是一个禁区,有一株野草可以把自己的根系伸到这个区域。

    广场之上,两位绝色的黑发少女站在一起,娇躯都已完全被雨水湿透,在距离两人极远的广场一侧,那清俊的少年站在雨幕之中,远远地看着这边,想要走过,却又似乎是有些犹疑。

    “刘语熙姐姐,要是战八荒那个白痴在这里,你他会不会激动得疯了。”

    长腿细腰的美丽少女伸出手,看着淡青色的雨水落在掌心之中,又从柔嫩的指尖滑落地上,轻声问道。

    紫衣少女无声一笑,知道长腿少女是想安慰自己,所以才话找话。

    不过她心中的痛,又岂是那么容易平复的。

    纵然是看着奇异的元液大雨从落下,也无法让她心情稍微好一些。

    雪奴看着站在远处一脸尴尬的罗晨一眼,心中有些心痛,不过脸上却有什么表示,而是愤愤的丢了两个白眼过去。

    这个坏家伙,终于是清醒过,而且看他一脸尴尬的样子,显然还记得之前曾经做过什么坏事情。

    看着罗晨手足无措的样子,雪奴有些心疼,可是想起这半年时间发生的一切,长腿少女又感到极为的郁闷。

    什么嘛,和人家双宿双飞几个月,现在人家走了,就又想回头找我们姐妹了,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刘语熙姐姐,你那个妖精是什么等级,她的手段,也太厉害了吧。”长腿少女又问道。

    “不知道。”刘语熙轻声道,无比清寒的声音中有着一丝难掩的哀伤。

    ……

    罗晨站在元液大雨之中,遥遥看着刘语熙雕塑般的身影,心中极为不安。

    那过去的事情,宛若是一个极为不真实的梦境,他多么希望,那一切并有发生,真的只是一场梦。

    然而刘语熙无尽悲伤的眼神,雪奴凌厉如刀的目光,甚至还有这从而降的元液大雨,还有如今体内无比强大的力量……都在告诉他,这一切并不是梦,而是真真实实的发生了。

    为什么会这样。

    他终于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然而他的第一个女人,竟然不是刘语熙。

    他想要忘记这一切,忘记那个神秘的美丽少女,可是想起她绝美的容颜,想起她离开时哀伤的样子,他就会觉得灵魂颤动。

    六个月的日夜相伴,一次次的温柔缠绵……所有的这一切,仿若是已经铭刻在他的灵魂深处一般,无论如何也无法忘却。

    为什么会这样。

    他和刘语熙心灵相通,如今看着刘语熙无比哀伤的样子,他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然而栗发少女的笑脸,却也时时在他的眼前闪现。

    为什么,这一切是为什么。

    罗晨不相信,自己的心中除了刘语熙之外,别的女人还会占据同样的位置,可是……为什么每次想起她,自己的心会如此痛疼。

    ……

    罗晨的目光,落在了那巍峨的雕像之上。

    他不知道一切是怎么开始的,然而他却还清楚地记得,这六个月内发生的一切。

    他记得,她称他为“兽神”,他似乎很久之前就认识她了,而且对于这座城市,他似乎也非常的熟悉。

    进入那粉色光幕之后,似乎一股极为沧桑的记忆,从他的灵魂之中缓缓的复苏了。

    然而如今,这一无比沧桑的记忆,却又变得极为的模糊,几乎无法捉摸。

    而这六个月的记忆,却是那么的清晰。

    “我是谁。?”

    罗晨眉头紧紧皱起,脸庞上现出一丝痛苦之色。

    “我真的只是那个卧龙山脉上的寻常少年么?”

    对于自己的身份,罗晨第一次感到了怀疑。

    师父过,自己是兽神家族的后裔。

    修真界曾经辉煌的兽神家族,与这个世界里的兽神有什么关系?

    在“他”的嘴里,修真界那些狼心狗肺的家伙,又是谁。

    罗晨清楚地记得自己这六个月内过的话,现在却完全不明白自己的话的意思。

    自己的身体之内,似乎有着另外的一个灵魂存在。

    想到这种可能性,罗晨便觉得心中微微发凉。

    抬头望,元液大雨依然不停落下,给这个早已成为废墟的城市带崭新的无限生机。

    粉红色的幕早就消失,废墟之外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

    “地由心,虚空造物……这个境界的强者,果真是存在的。”

    “然而她,却并未达到这个高度,而是距离这个境界还有一线之隔。”

    “所以她创造了一个世界,却无法维持太久。”

    “而她创造的世界中所有的一切,最终却是化作了这元液大雨。”

    “创造世界的能量,竟然是元液。”

    ……

    罗晨明白,这一场元液大雨,实际上是她给自己的一份礼物。

    不然的话,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元液大雨的范围只是限定在这个城市之中。

    这还真是大手笔啊。

    在外界用“滴”作为单位的珍贵元液,就这么不要钱般的从上疯狂的倾泻而下。

    若是发生在修真界之上,恐怕会让所有的人陷入疯狂之中。

    当然她给予他的真正礼物,并非是这元液大雨,而是无比强大的力量。

    六个月的时间,无数次的亲密接触……在疯狂的探索彼此身体的同时,他已经从她的身体之内获得了太多的力量。

    相比这一次的力量提升,以前的所有际遇都可以是浮云。

    居然是在欢好的时候获得力量,罗晨回想起,不由得觉得有些啼笑皆非。

    感受着体内无比强大的力量,自然会想起那无比难忘的滋味。

    这是他初次作为男人的体验,罗晨知道,自己永远也无法忘记。

    无法忘记这一切,也无法忘记她,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

    可是……

    这一切都是不对的。

    他最爱的只是刘语熙。

    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本应该是刘语熙才是。

    为什么会这样。

    罗晨看着远处衣衫尽湿的紫衣少女,眼眸中满是痛苦之色。

    ……

    空之上,青色的云雾慢慢变薄,雨势也慢慢地了下。

    终于,空完全的放晴,阳光再次照在了废弃的城市之中。

    城市之上,元液汇作的水流四处流淌,不过片刻之后,便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罗晨依稀记得,这座城市是“他创造出送给栗发少女的礼物,他自然清楚,所有的这些元液,将会通过城市完美而复杂的给排水系统,汇集到地底深处的一个方圆万里的巨大湖泊之中。

    那个地方,存在于他的记忆之中,只有他能够到达。

    也就是,这所有的元液,其实已经是他的财富了。

    栖霞宗的发展,将会不再有任何的资源匮乏的问。

    不仅如此,如今在他的记忆之中,多了太多的东西,就算是量产强者,也是不在话下。

    如今的他,经过这无比缱绻的半年之后,早已是成为了脱胎换骨的存在。

    他已经不是他了。

    “可是,我最爱的,依然是刘语熙啊。”罗晨坚信这一点。

    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刘语熙心中的悲伤,他更加清楚的感觉到,刘语熙虽然很不开心,可是却依然是深深地喜欢着他,正是明白这一点,让罗晨更加的惭愧。

    罗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迈步向着广场的边缘走去。

    ……

    “刘语熙姐姐,他过了。”长腿少女看着罗晨大步走,心中居然是有些慌乱。

    虽然对于罗晨依然有些不满,可是雪奴却清楚地看出了,罗晨的身上已经是有了太多的变化。

    他的气质已经是迥然不同,完全是脱胎换骨一般的变化,昔日凶兽般凌厉的少年已经不在,整个人变得极为内敛,却自然而然的有着一种俯瞰下的气势。

    这样的气势,便宛若是万丈巨岩耸立在面前,令人只能仰视,这样的气质,无疑是更加的让人折服。

    这样的罗晨,跟那个帅得不像话的雕像,无疑更加的像了。

    刘语熙轻轻抬起头,看着那标枪般挺拔的青年,默然不语。

    走到了刘语熙的身前,罗晨停了下。

    “刘语熙,我……”罗晨看着刘语熙眼眸深处的一丝泪光,灵魂猛然一颤。

    他曾经发誓,要永远站在她的身前,为她遮风挡雨,他曾经发誓不让她受一丁点儿的伤害,想到最终伤害她的却是自己。

    刘语熙依旧沉默,娇躯不可抑制的颤抖起,贝齿紧咬红唇,脸上已然有了一丝血色。

    “刘语熙,对不起。”

    罗晨知道,自己无论如何解释,都无法弥补对于刘语熙造成的伤害,看到刘语熙如此哀伤,他的灵魂如同要被撕裂一般,痛疼得几乎无法呼吸。

    这件事情,终究是自己的不对,不管是因为什么,终究是自己背叛了刘语熙。

    刘语熙依然沉默,星眸直视着罗晨,她有太多的话想要问罗晨,却根本无法开口。

    她害怕自己一开口,就会无法抑制的哭出。

    她是刘语熙,是一名身经百战的栖霞铁卫,她有着自己的骄傲,在遇到了罗晨的时候,几乎所有的骄傲都已经放下。

    然而此刻,她却是无法放下自己的骄傲,无法容忍自己在他的面前哭出。

    “不管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也要保持最后的一点尊严。”刘语熙看着罗晨清俊的脸庞,紧紧咬着红唇,默默的想着。“刘语熙,对不起。”

    “这件事情,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可是……刘语熙,不要离开我,好么。”凝望着刘语熙明净的眼眸,罗晨低沉道,声音无比干涩。

    刘语熙娇躯微微一震,润泽的红唇更加用力的抿起,成了一条笔直的细线,泪水却无法抑制的从星眸中涌了出。

    “你这坏蛋。”

    “你明明知道我不会离开你,为什么要这样的话。”

    看着对面少年那日渐成熟的脸庞,刘语熙默然不语,任由泪水从脸颊之上滑落而下。

    “你明明就是故意的,你是故意想让我流泪是么。”刘语熙看着罗晨,心中无比凄楚,依然是倔强的沉默着。

    她多么想扑入他宽厚的怀抱里,痛痛快快的哭一场,可是她不能。

    她只是默然的站在他的面前,无声流泪,不肯一句话。

    ……

    无比尴尬的沉默。

    长腿少女看了看刘语熙,又看看罗晨,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看着罗晨失魂落魄的样子,长腿少女无比的心疼,可是她也明白,这件事情给刘语熙带了多大的伤害。

    所以她也只能是沉默而已。

    ……

    “我知道,那不是你,是么?”

    许久之后,刘语熙终于是勉力压抑了自己的情绪,看着罗晨轻声道。

    “是的。”罗晨点头,看着刘语熙道,“刘语熙,其实……”

    “好了,我事了,呵呵。”刘语熙抬起手,轻轻拭去眼角的泪痕,向着罗晨展颜一笑。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