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3章 吟诵
    许久之后,刘语熙终于是勉力压抑了自己的情绪,看着罗晨轻声道。

    “是的。”罗晨点头,看着刘语熙道,“刘语熙,其实……”

    “好了,我事了,呵呵。”刘语熙抬起手,轻轻拭去眼角的泪痕,向着罗晨展颜一笑。

    依旧是美得让人心颤,如同卧龙山脉外初次心动时一般,深潭般明净的眼眸深处,却是有着一丝难言的痛楚。

    罗晨心如刀割,无限怜惜的看着刘语熙,却根本不敢靠近她。

    “你这坏蛋。”长腿少女狠狠地瞪了罗晨一眼,“刘语熙姐姐真不该这么快就原谅你。”

    罗晨苦涩一笑,默然不语。

    他知道,虽然刘语熙已经原谅了自己,可是两人之间,已经是有了芥蒂,再想像过去那样亲密无间,恐怕暂时已经是不可能了。

    罗晨心中暗自发誓,一定要更好的对待刘语熙,弥补这件事情对于她的伤害。

    然而就在此刻,栗发少女哀伤的面容,却又在他的眼前闪现……

    ……

    又是几日时间过去了。

    城市的废墟之上,已经有了元液的气息,那些在短短几日时间内长到百丈的树木还有数丈高的奇异野草,有了元液的滋**后,以极快的速度衰败下,如今的城市废墟之中,放眼过去全是苍黄之色,宛若是到了深秋一般。

    这几日的时间,三人依旧是呆在广场之上,刘语熙变得异常的安静,几乎不怎么话,偶尔和雪奴交流,也只是淡淡的笑一笑而已。

    这样安静沉默的刘语熙,让罗晨极为不习惯。

    如今刘语熙的样子,就和萧媛媛一模一样。

    萧媛媛为救母亲而盲了一只眼睛之后,便是变得极为沉默,她名义上也算是罗晨的女人,却和刘语熙二女不同,在罗晨面前根本放不开,显得极为的谨慎微。

    然而罗晨的心中并有萧媛媛的位置,所以对于她的沉默一向是毫不在意。

    如今刘语熙变得如此沉默,却让罗晨感到极为的心痛,他明白这件事情对于刘语熙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才让刘语熙变成这个样子。

    这样的伤害,也许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地变淡,而它的痕迹,却是会永远存在的。

    长腿少女看着沉默的两人,心中感到极为的难受。

    这件事情虽然也让她很生气,可是她却轻而易举的原谅了罗晨,而现在,她更多的是看着罗晨茫然无措而无比心疼。

    “喂,坏蛋。”长腿少女看着罗晨道,“那你是怎么发现这个地方的。”

    罗晨伸出大手,一个的青铜方鼎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上。

    “这个东西,名字叫做文鼎,是这个文鼎遗迹的信物之一,当日我发现这里,乃是受到了这文鼎的召唤……”

    这种状况下,罗晨哪里还有什么隐瞒的心情,当下便从头到尾,把得到这文鼎以及之后的事情讲了一遍。

    当然了,涉及到圣老的事情,他还是有意识的略去了,毕竟这是他对于圣老的承诺,永远不会暴露他的存在。

    通过那个栗发少女,如今的罗晨也是知道了所谓“文鼎遗迹”许多的秘密。

    关于这个信物文鼎的使用,以及如何把文采风流转化为力量,都已经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这些不过是罗晨知晓秘密的一部分而已。

    “坏蛋,你是,仅仅依靠着诗词歌赋,就可以快速提升力量。”

    听完了罗晨的话,长腿少女瞪眼道,“那我们还等什么,还不赶快去把力量提升一下。”

    罗晨看向了刘语熙,刘语熙无声一笑,默然点了点头。

    “跟我吧。”罗晨迈步走向了雕像背后的一座宫殿,两女也是跟了上去。

    宫殿极为破败,内部空空荡荡的,高达百丈的穹顶之上,雕刻着古老的壁画,大都是一个右臂有着黑色鳞甲的青年战斗的模样。

    那正是罗晨的模样,这样的图案在这几个宫殿之中遍地都是,不过三人极有默契的都不提这件事情。

    罗晨看着这座大殿,心中不由自主又浮现出栗发少女的身影。

    这座大殿,正是他和栗发少女双宿双飞时间最长的所在,至今站在这里,似乎依然有着她的气息存在。

    终究是无法忘却啊,罗晨心中一声苦笑,走向了大殿后方的一个破败的祭坛。

    祭坛之上,有着一个的凹陷,罗晨把信物文鼎放入凹陷之中,祭坛陡然发出一阵剧烈的能量波动,虚空之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身影。

    虚影是一个身材高大浑身甲胄的壮汉,面目看上去模糊不清,散发着一股极为强烈的威压。

    这股威压极为强大,宛若是山岳一般,刘语熙和雪奴不由自主的低下头去,不敢再看那壮汉虚影,不过罗晨却丝毫有这种感觉,依旧是傲然挺立。

    这个世界之内,有任何存在可以让他低头。

    壮汉目光落在罗晨的身上,轻轻地“咦”了一声,默然良久之后,身上散发的威压瞬间消失了。

    刘语熙和雪奴衣衫早已被汗水湿透,此时终于是能够再次站直身子。

    “此地乃九鼎大殿之文鼎殿,入觐者,可有佳文奉上。”虚影之中,壮汉的声音再次传,声音却是温和了许多。

    “有。”罗晨点了点头。

    “呈上。”

    罗晨点了点头,拿出一张宣纸,道纹仙笔同时出现在了手中,笔走龙蛇,快速的在宣纸上写着什么。

    片刻之后,他把这宣纸递给了刘语熙。

    刘语熙默然接过宣纸,看着上面的字迹,清寒的声音在大殿之中响起。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

    “姊妹兄弟皆列土,可怜光彩生门户,遂教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缓歌缦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渔阳鼙鼓动地,惊破霓裳羽衣曲。”

    “…………”

    这一首《长恨歌》实在太长,诵读完毕也花费了一些时间。

    刘语熙终于诵读完毕了,再看那壮汉虚影,却是手舞足蹈,抓耳挠腮,一副喜不自胜的样子。

    “不错,不错。”那壮汉连声道,“这一首《长恨歌》,正是某之所求,这个祭品,实属上乘,献祭成功,接受万能的兽神赐予你的力量吧。”

    完一股淡青色的光芒从壮汉的额头上发出,落在了刘语熙的眉心之间。

    刘语熙精致的脸之上,不由自主的现出一丝欢愉之色,嘴角甚至出现了一丝浅浅的笑意。

    这是这么多以,刘语熙第一次露出笑容,罗晨看着那清浅的笑靥,不由得有些痴了……

    片刻之后,青色光芒完全消失,刘语熙的身上,发生了难以言的变化。

    她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极为强大的气息,柔和坚定,却有着极为恐怖的力量蕴藏其中。

    “刘语熙姐姐,感觉怎么样。”长腿少女连声问道,“你现在的气息,可是连我也有些看不透了。”

    “感觉……非常的好。”刘语熙温婉一笑,看了罗晨一眼,深潭般纯净的眼眸中现出一丝欢喜的光彩,“如果我的感觉错的话,我应该已经是一位七级武师了。”

    “七级武师。”雪奴娇躯一颤。

    “这不算什么,宋江过,当年庄大家雪夜赋诗,百余佳作为人做了嫁衣,足足让修真界多了十几个高级武师,这一首《长恨歌》,比庄大家最顶尖的诗作也不遑多让,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也是正常。”罗晨微笑道。

    见到刘语熙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他的眉心终于是舒展开。

    “每个人每年只有一次献祭的机会,这个丫头的机会已经用完,无法再献祭了。”

    那壮汉虚影转过头,看着雪奴微笑道,“丫头,你若是也有好的佳作,也可以拿出献祭,只要文采够好,达到七级武师也是极为容易。”

    “不过呢,若是诗作无法达到我的要求,可就会受到剥夺力量和寿元的惩罚啊。”

    壮汉此时看上去极为和蔼,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这幅模样若是让萧山七贤看了,肯定会眼珠子掉一地不可。

    他们也是文鼎信物的拥有者,也有着在此地进行献祭的权利,可是这个文鼎的守护者,从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而且似乎完全有自己的感情,他们何曾见过这位神祗般恐怖的存在有着这样人性化的一面。

    “罗晨,我也要。”长腿少女看着罗晨,急不可耐的道。

    罗晨点了点头,又是拿出一张宣纸,在上面龙飞凤舞的写了起。

    ……

    围绕着兽神雕像的宫殿,一共有九座,称为九鼎大殿,而他们如今所在的这一座,便是文鼎殿,乃是用诗词歌赋换取力量的地方。

    用诗词歌赋在这里换取力量,即是所谓的“献祭”,而诗词歌赋,自然便是祭品了。

    想要进入这个大殿,拥有信物“文鼎”是首要条件,当然了,并非是随意一首歪诗就可以在这里换取力量,若是“祭品”达不到要求的水平,献祭者不仅不能获得力量,反而会付出极大的代价,甚至可能危及到生命。

    这些事情,都是罗晨到了这个城市之后自然而然的了解到的,因为他是信物文鼎的主人,所以才会知晓这些事情。

    当然了,其实他从那神秘的栗发少女那里,了解的更多,不过有些事情起未免有些惊世骇俗,连他自己都不愿相信,自然不会和两位美少女提及。

    关于这文鼎遗迹的所谓献祭,基本上和之前圣老测猜测完全一致,了解到这些之后,罗晨对于自己这个师父也是多了几分佩服。

    自己根本不是什么生而知之的存在,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真正生而知之的存在,乃是这个猥琐到极点的老货。

    圣老早已把罗晨记忆中的诗作做了详细的分类,罗晨如今自然不会再闹出什么乌龙,刘语熙吟诵的那一首《长恨歌》,在圣老的分类里被标为“甲上”,意思是一等一的佳作,果然顺利的通过了献祭,让原本是三级武师的刘语熙直接连升四级,成为了强大的七级武师。

    写给雪奴的这一首,自然也不会是平庸之作。

    这也是被圣老标注为“甲上”的一首长诗,名字唤作《圆圆曲》。

    “鼎湖当日辞人间,破敌收京下玉关,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红颜流落非吾恋,逆贼亡自荒宴……”

    和之前的刘语熙一样,雪奴并不明白这首长诗里的很多话的意思,不过她的声音本就极为清脆动听,抑扬顿挫的吟诵着,如大珠珠落玉盘般的美妙。

    其实罗晨同样不明白这首诗里的意思,也不知道鼎湖在哪里,玉关是什么,师父的这些诗都是这样的莫名其妙,就连当初师父传世的《庄大家全集》里的诗篇也有不少是这样的。

    不过看着那壮汉虚影喜笑颜开的样子,罗晨就明白师父的眼光绝对不错。

    这老货虽然也是只会抄诗,可是区分优劣的本领可是比他强了太多,显然这一首《圆圆曲》,也是会给雪奴带极为强大的力量。

    “熏意气连宫掖,明眸皓齿无人惜,夺归永巷闭良家,转教新声倾座客……”

    “全家白骨成灰土,一代红妆照汗青……”

    “……”

    雪奴的吟诵,听起有着一股独特的韵味,虽然已经停顿下,却似有袅袅余音绕梁。

    罗晨倒从有发现雪奴还有这等本事,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就连刘语熙看着雪奴的目光,也是多了几分异彩。

    长腿少女倒觉得自己的吟诵有多么的出色,吟诵完毕之后便是看着那甲胄壮汉虚影,脸上满是期待之色。

    “很好,很好。”那壮汉虚影兴高采烈,哈哈大笑,“这首《圆圆曲》,终于是又填补了一个空缺,这个祭品极为上乘,丫头,接受兽神大人赐予的力量吧。”

    完他的额头之间再次散发出淡青色的光芒,落在了长腿少女的眉心之上。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