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4章 你又输了
    “很好,很好。”那壮汉虚影兴高采烈,哈哈大笑,“这首《圆圆曲》,终于是又填补了一个空缺,这个祭品极为上乘,丫头,接受兽神大人赐予的力量吧。”

    完他的额头之间再次散发出淡青色的光芒,落在了长腿少女的眉心之上。

    长腿少女身上的气息开始快速的提升,感觉整个身心都暖洋洋的,宛若是幼子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一般,美丽的脸上也是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开心的笑意。

    “填补一个空缺。”罗晨目光微微一闪,似乎从记忆深处触动了什么,他努力想要抓住,然而却是毫无头绪。

    ……

    雪奴获得能量的时间,比刘语熙的时间要略短一些,不过她原本的等级却是要高过刘语熙许多,等到淡青色的光芒完全消失,雪奴也是顺利的跨入了七级武师的行列。

    论起气息的强大而言,雪奴和刘语熙还差上不少,献祭完成之后,雪奴刚刚达到了七级武师的门槛,而刘语熙却是已经极为接近八级武师了。

    显然罗晨还是有所偏向的,《长恨歌》和《圆圆曲》相比还是要强上不少,毕竟对于他而言,刘语熙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雪奴却有着赋的变身能力,论起真实战力,两位美少女现在也是不相上下。

    “真的不错,哈哈,我该走了,明年这个时刻,欢迎你们再这里。”那壮汉虚影笑着,今他的话显得格外的多。

    “别急。”雪奴连忙叫道,指着罗晨,“他还有献祭呢。”

    “他么。”壮汉虚影看了一眼罗晨,声音中竟然是有着一丝恭敬之意,“有人能够承受他的献祭,文鼎殿不能,其他的地方更不能,呵呵。”

    完壮汉虚影渐渐变淡,终于是完全的消失了。

    “什么意思嘛。”长腿少女撅嘴道,“为什么罗晨不能献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语熙默然不语,看了一眼穹顶上鳞甲青年的壁画,眉梢上不由得又是现出一分哀愁。

    罗晨从祭坛之上拿出了文鼎,放入怀中。

    他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无法靠着文鼎获取力量了。

    然而他现在的力量,已经极为的强大,这份力量,完全自于栗发少女,自于那无法忘怀的难忘时刻。

    刘语熙先成为七级武师,所以更早的发现这一点。

    而到了此时,长腿少女才终于反应过。

    “坏蛋。”长腿少女瞪眼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大了,看人家还是赶不上你啊。”

    ……

    萧山,一处隐秘的洞福地之中。

    亭亭如盖的古树之下,一个高冠奇服的老者与一位绝美清灵的女子正在对弈。

    “将。”老者移动了一个棋子,大笑道,“圣女,你又输了。”

    绝美清灵的女子一看,清冷一笑道:“墨兄神算,妹自愧不如,这一两元液,是墨兄你的了。”

    完玉手一挥,一个的玉瓶飞向了对面老者。

    老者哈哈一笑,毫不客气的把玉瓶收了起,看着清灵女子淡笑道:“距离之蝶在萧州书院时创出这象棋之戏,也不过三十余年,这么多年,圣女输给老夫的元液,怕是有十斤左右了吧。”

    “连上这次,不多不好,刚刚十斤。”清灵女子淡笑道,“妹技不如人,愿赌服输,须怨不得别人。”

    “圣女向智计百出,计算之能,老夫甘拜下风,若圣女会在这的象棋之戏上输给老夫这么多次,老夫是断然不信的。”

    老者敲着棋子笑道,“十斤元液,对于我等萧山七贤而言,也不是数,圣女这般向老夫示好,究竟为何,已经输了十斤元液了,老夫凭空受了圣女这么大一笔财富,心中自然不安,圣女现在该告诉老夫原因为何了吧。”

    “墨兄是个爽快人,所谓明人面前不暗话。”清灵女子淡笑道,“不过我向墨兄示好的目的,墨兄心知肚明,意会即可,又何必让我出。”

    “呵呵。”高冠老者敲了敲棋子,微笑道,“圣女,七贤之首只不过是个虚名,真的那么重要么。”

    “墨兄,你真的认为那只是虚名么。”清灵女子淡淡一笑。

    老者呵呵一笑,继续轻轻敲着棋子:“圣女,坦白,想要挑战白起,我不认为你有多少胜算。”

    “不管有有胜算,这次我必须挑战成功,因为这七贤之首的地位,我已经不能再等了。”清灵女子眼眸中寒芒一闪道。

    高冠老者淡淡一笑,不以为意。

    “墨兄,若是以前,我自然是有挑战白起的把握,就算是加上你,同样是有把握,不过现在,呵呵,事情已经是起了变化,墨兄,你难道不想跟着我赌上一把。”

    “我想知道你的筹码。”高冠老者抬了抬眼皮道。

    “罗晨。”清灵女子道。

    “你那个生而知之的子。”

    高冠老者目光一闪,“圣女,不光是你,萧山七贤哪个不是盯着这个子,想要从他身上获得好处的,可不止你一个,不瞒你,老夫也一直在等着合适的机会。”

    “这个我自然知道,不过那又如何。”绝美清灵的女子淡淡一笑,“萧山七贤之中,唯有我是女人,这便是我的优势。”

    “圣女,你该不会是想……”高冠老者目瞪口呆,“你可是控魂阁的圣女,你不要告诉我你要那样做。”

    “墨兄,你是一个男人。”清灵女子淡淡一笑,“以你一个男人的眼光看,我成功拉拢那子的把握有几成。”

    高冠老者默然片刻,扫了一眼对面那宛若雪莲般圣洁的绝色女子,苦笑一声道:“十成。”

    “呵呵。”女子开心的笑了起,“十成把握……墨兄,你难道还不愿跟我赌一把么。”

    完女子淡笑一声,站起身。

    “墨兄,好好考虑一下吧。”

    清脆的笑声中,女子的身影已然远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高冠老者呆立片刻,苦笑了一声。

    “什么世道。”

    “连控魂阁的圣女也准备出卖色相了啊……”

    “这一把大,看老夫是不赌也得赌了。”

    的所谓献祭,基本上和之前圣老测猜测完全一致,了解到这些之后,罗晨对于自己这个师父也是多了几分佩服。

    自己根本不是什么生而知之的存在,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真正生而知之的存在,乃是这个猥琐到极点的老货。

    圣老早已把罗晨记忆中的诗作做了详细的分类,罗晨如今自然不会再闹出什么乌龙,刘语熙吟诵的那一首《长恨歌》,在圣老的分类里被标为“甲上”,意思是一等一的佳作,果然顺利的通过了献祭,让原本是三级武师的刘语熙直接连升四级,成为了强大的七级武师。

    写给雪奴的这一首,自然也不会是平庸之作。

    这也是被圣老标注为“甲上”的一首长诗,名字唤作《圆圆曲》。

    “鼎湖当日辞人间,破敌收京下玉关,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红颜流落非吾恋,逆贼亡自荒宴……”

    和之前的刘语熙一样,雪奴并不明白这首长诗里的很多话的意思,不过她的声音本就极为清脆动听,抑扬顿挫的吟诵着,如大珠珠落玉盘般的美妙。

    其实罗晨同样不明白这首诗里的意思,也不知道鼎湖在哪里,玉关是什么,师父的这些诗都是这样的莫名其妙,就连当初师父传世的《庄大家全集》里的诗篇也有不少是这样的。

    不过看着那壮汉虚影喜笑颜开的样子,罗晨就明白师父的眼光绝对不错。

    这老货虽然也是只会抄诗,可是区分优劣的本领可是比他强了太多,显然这一首《圆圆曲》,也是会给雪奴带极为强大的力量。

    “熏意气连宫掖,明眸皓齿无人惜,夺归永巷闭良家,转教新声倾座客……”

    “全家白骨成灰土,一代红妆照汗青……”

    “……”

    雪奴的吟诵,听起有着一股独特的韵味,虽然已经停顿下,却似有袅袅余音绕梁。

    罗晨倒从有发现雪奴还有这等本事,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就连刘语熙看着雪奴的目光,也是多了几分异彩。

    长腿少女倒觉得自己的吟诵有多么的出色,吟诵完毕之后便是看着那甲胄壮汉虚影,脸上满是期待之色。

    “很好,很好。”那壮汉虚影兴高采烈,哈哈大笑,“这首《圆圆曲》,终于是又填补了一个空缺,这个祭品极为上乘,丫头,接受兽神大人赐予的力量吧。”

    完他的额头之间再次散发出淡青色的光芒,落在了长腿少女的眉心之上。

    长腿少女身上的气息开始快速的提升,感觉整个身心都暖洋洋的,宛若是幼子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一般,美丽的脸上也是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开心的笑意。

    “填补一个空缺。”罗晨目光微微一闪,似乎从记忆深处触动了什么,他努力想要抓住,然而却是毫无头绪。

    ……

    雪奴获得能量的时间,比刘语熙的时间要略短一些,不过她原本的等级却是要高过刘语熙许多,等到淡青色的光芒完全消失,雪奴也是顺利的跨入了七级武师的行列。

    论起气息的强大而言,雪奴和刘语熙还差上不少,献祭完成之后,雪奴刚刚达到了七级武师的门槛,而刘语熙却是已经极为接近八级武师了。

    显然罗晨还是有所偏向的,《长恨歌》和《圆圆曲》相比还是要强上不少,毕竟对于他而言,刘语熙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雪奴却有着赋的变身能力,论起真实战力,两位美少女现在也是不相上下。

    “真的不错,哈哈,我该走了,明年这个时刻,欢迎你们再这里。”那壮汉虚影笑着,今他的话显得格外的多。

    “别急。”雪奴连忙叫道,指着罗晨,“他还有献祭呢。”

    “他么。”壮汉虚影看了一眼罗晨,声音中竟然是有着一丝恭敬之意,“有人能够承受他的献祭,文鼎殿不能,其他的地方更不能,呵呵。”

    完壮汉虚影渐渐变淡,终于是完全的消失了。

    “什么意思嘛。”长腿少女撅嘴道,“为什么罗晨不能献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语熙默然不语,看了一眼穹顶上鳞甲青年的壁画,眉梢上不由得又是现出一分哀愁。

    罗晨从祭坛之上拿出了文鼎,放入怀中。

    他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无法靠着文鼎获取力量了。

    然而他现在的力量,已经极为的强大,这份力量,完全自于栗发少女,自于那无法忘怀的难忘时刻。

    刘语熙先成为七级武师,所以更早的发现这一点。

    而到了此时,长腿少女才终于反应过。

    “坏蛋。”长腿少女瞪眼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大了,看人家还是赶不上你啊。”

    ……

    萧山,一处隐秘的洞福地之中。

    亭亭如盖的古树之下,一个高冠奇服的老者与一位绝美清灵的女子正在对弈。

    “将。”老者移动了一个棋子,大笑道,“圣女,你又输了。”

    绝美清灵的女子一看,清冷一笑道:“墨兄神算,妹自愧不如,这一两元液,是墨兄你的了。”

    完玉手一挥,一个的玉瓶飞向了对面老者。

    老者哈哈一笑,毫不客气的把玉瓶收了起,看着清灵女子淡笑道:“距离之蝶在萧州书院时创出这象棋之戏,也不过三十余年,这么多年,圣女输给老夫的元液,怕是有十斤左右了吧。”

    “连上这次,不多不好,刚刚十斤。”清灵女子淡笑道,“妹技不如人,愿赌服输,须怨不得别人。”

    “圣女向智计百出,计算之能,老夫甘拜下风,若圣女会在这的象棋之戏上输给老夫这么多次,老夫是断然不信的。”

    老者敲着棋子笑道,“十斤元液,对于我等萧山七贤而言,也不是数,圣女这般向老夫示好,究竟为何,已经输了十斤元液了,老夫凭空受了圣女这么大一笔财富,心中自然不安,圣女现在该告诉老夫原因为何了吧。”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