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5章 冰清玉洁
    “圣女向智计百出,计算之能,老夫甘拜下风,若圣女会在这的象棋之戏上输给老夫这么多次,老夫是断然不信的。”

    老者敲着棋子笑道,“十斤元液,对于我等萧山七贤而言,也不是数,圣女这般向老夫示好,究竟为何,已经输了十斤元液了,老夫凭空受了圣女这么大一笔财富,心中自然不安,圣女现在该告诉老夫原因为何了吧。”

    “墨兄是个爽快人,所谓明人面前不暗话。”清灵女子淡笑道,“不过我向墨兄示好的目的,墨兄心知肚明,意会即可,又何必让我出。”

    “呵呵。”高冠老者敲了敲棋子,微笑道,“圣女,七贤之首只不过是个虚名,真的那么重要么。”

    “墨兄,你真的认为那只是虚名么。”清灵女子淡淡一笑。

    老者呵呵一笑,继续轻轻敲着棋子:“圣女,坦白,想要挑战白起,我不认为你有多少胜算。”

    “不管有有胜算,这次我必须挑战成功,因为这七贤之首的地位,我已经不能再等了。”清灵女子眼眸中寒芒一闪道。

    高冠老者淡淡一笑,不以为意。

    “墨兄,若是以前,我自然是有挑战白起的把握,就算是加上你,同样是有把握,不过现在,呵呵,事情已经是起了变化,墨兄,你难道不想跟着我赌上一把。”

    “我想知道你的筹码。”高冠老者抬了抬眼皮道。

    “罗晨。”清灵女子道。

    “你那个生而知之的子。”

    高冠老者目光一闪,“圣女,不光是你,萧山七贤哪个不是盯着这个子,想要从他身上获得好处的,可不止你一个,不瞒你,老夫也一直在等着合适的机会。”

    “这个我自然知道,不过那又如何。”绝美清灵的女子淡淡一笑,“萧山七贤之中,唯有我是女人,这便是我的优势。”

    “圣女,你该不会是想……”高冠老者目瞪口呆,“你可是控魂阁的圣女,你不要告诉我你要那样做。”

    “墨兄,你是一个男人。”清灵女子淡淡一笑,“以你一个男人的眼光看,我成功拉拢那子的把握有几成。”

    高冠老者默然片刻,扫了一眼对面那宛若雪莲般圣洁的绝色女子,苦笑一声道:“十成。”

    “呵呵。”女子开心的笑了起,“十成把握……墨兄,你难道还不愿跟我赌一把么。”

    完女子淡笑一声,站起身。

    “墨兄,好好考虑一下吧。”

    清脆的笑声中,女子的身影已然远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高冠老者呆立片刻,苦笑了一声。

    “什么世道。”

    “连控魂阁的圣女也准备出卖色相了啊……”

    “这一把大,看老夫是不赌也得赌了。”

    文鼎殿。

    “可惜这种献祭,每年才能一次,想要再次获得力量,就要等要一年之后了。”长腿少女着,脸上现出一丝遗憾之色,转头看向罗晨道,“喂,坏蛋,这《长恨歌》和《圆圆曲》都是你写的么。”

    罗晨摇了摇头笑道:“抄的。”

    “在哪里抄的。”长腿少女问道。

    “不告诉你。”罗晨笑笑。

    “不算了。”长腿少女娇哼一声,白了罗晨一眼。

    罗晨微微一笑,这么多以,刘语熙终于是第一次露出笑容,他的心情也终于是畅快起。

    轻轻晃着手中的文鼎,罗晨笑道:“下次献祭,和这次可是完全不同了,我们这次进入文鼎遗迹,是以三级宗门探险队的身份,而下次进入文鼎遗迹,却是要以文鼎信物拥有者的身份。”

    “有什么不同么。”刘语熙低声问道。

    这也是她这么多以,第一次主动和罗晨话。

    “当然是有的。”罗晨意外的看了刘语熙一眼,连忙道,“文鼎信物的拥有者,虽然是可以随时进入文鼎遗迹之内,不过每次进入其中,却都是要消耗极大的代价,和去神算书院类似,消耗的乃是力量和寿元,等级越高的人,花费的代价也就更大。”

    “也就是,下次献祭获得的力量和寿元,还要去掉进入这文鼎遗迹所花费的寿元,是这样的么。”刘语熙道。

    “正是。”罗晨连连点头。

    “那么这种提升力量的途径,也不是无止境的了。”雪奴也是极为聪敏的女子,一下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自身力量越强,进入其中耗费的力量和寿元就越大,若是献祭获得的力量和寿元不够,献祭很有可能得不偿失。”

    “对。”罗晨笑道,“而且终有一日,献祭获得的力量和寿元再多,也无法抵消进入其中耗费的力量和寿元,那时纵然是有着字字珠玑的佳作,也不会用换取力量了。”

    刘语熙点了点头道:“怪不得这个世界里面,还有着这么多的资源留存,对于那些其他的文鼎信物的拥有者,虽然他们有着随时出入文鼎遗迹的能力,可是除非确信有着真正的嘉文用献祭,否则他们是绝对不会这个地方的。”

    罗晨点头道:“不错,对于萧山那些超级强者而言,寿元甚至比力量还要重要,要是让他们冒损耗寿元的风险,那可是比登还难,所以呢,他们也不会随便进入其中。”

    雪奴皱了皱眉头,疑惑道:“如果得到了合适的祭品,那些家伙终究是会进的,难道他们不会在献祭之后探索这个世界么,刘语熙姐姐的理由似乎并不成立。”

    “这个世界……”罗晨笑了笑,“大陆上的强者,就算是真正站在大陆巅峰的存在,恐怕也不能在这个世界里随意纵横吧,这个地方虽然有了人类,可是却是荒兽的下,修真界之上,达到九级武师的所谓神级强者已经有上万年有出现了,神级强者以下的,谁能走出这个盆地。”

    雪奴点了点头,是,若是有赛风,他们也同样不能在这个世界之内去自由,盆地内强大荒兽实在太多,达到八级的也有很多,那些献祭的强者们,谁也不会是这些荒兽的对手。

    罗晨继续道:“而且每一次依靠信物文鼎这里,也是有着时间限制的,踏入其中之后,至多可以呆上十二个时辰的时间,十二个时辰的时间,在这里实力又受到压制,他们又能干什么。”

    雪奴点头,又道:“坏蛋,你不是有了这文鼎信物之后,可以随时离开这里么,那我们何不直接离开这里,还要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么。”

    刘语熙看了雪奴一眼,苦笑道:“你这丫头,难道你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有文鼎么。”

    “哦。”雪奴点了点头。

    “也不全是这样,若是能够出去,我自然早就出去了,我们有信物文鼎的事情,别人知道了也是无妨。”罗晨道,“我们现在进入这里,还是探险队的身份,这是另外的一种机制,凌驾于信物文鼎之上,,,毕竟文鼎到底不过是文鼎殿的信物而已,文鼎殿也不过是这里的九鼎大殿之一,我们必须要在这里呆上一年,一年过后才可离开,到那之后,我们才可以自由出入这文鼎遗迹。”

    “好在已经不剩多少时间了,再过几个月,我们就可以离开了。”

    罗晨刚完,立刻发觉自己错了话,再看二女时,刘语熙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随即便是转过头去,看着远方苍黄的树林,雪奴却是冷哼一声道:“你自然是觉得时间过得快了,这半年时间,我和刘语熙姐姐……”到这里,想起半年的煎熬,眼圈一红,竟然是不下去了。

    罗晨心中苦笑,心道这一页终究是无法轻易揭过。

    不再在这个话之上纠缠,罗晨连忙转移话,提及了那个深藏于地下的元液湖泊,雪奴毕竟年幼,还是女孩儿心性,罗晨一,立马是了兴趣。

    这些降元液大雨,雪奴随身带的几个空间法器早就装得极满,看着无数元液流入地下,一直觉得是极为可惜,如今听罗晨这些元液都通过城市复杂的给排水系统流入深藏地底的大湖之中,自然是雀跃不已,立马便要罗晨带她前去观看。

    罗晨目光看向刘语熙,刘语熙倒是无可无不可,罗晨旋即带着二女走向了城市废墟之中的一座荒废已久的建筑。

    通过记忆中的那个覆盖着层层道纹的隐秘通道,根本不费吹灰之力,许久之后,在距离地面不知道多少里的地底深处,三人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湖泊。

    是湖泊,方圆足有数万里,上面散发着无比浓郁的灵力波动,淡青色的波浪翻涌,散发着无尽的生机,这样的大湖,几乎就是一个海洋了。

    湖泊之中,并有任何的水分,完全就是一个元液的海洋,罗晨清楚,这个城市废弃不知道多少年,原本湖泊早已干涸,这个元液的海洋,完全就是她送给自己的一份礼物。

    元液是修真界之上最为宝贵的财富,而且这次见到那栗发女子用元液创世,他更是明白了元液可以作为万物之本,而有了这么多的元液,栖霞宗的霸业指日可待。

    不管那栗发女子叫他什么,罗晨自己心里,永远是那个栖霞宗的栖霞铁卫,他永远是把自己当做栖霞宗的一员,这种时刻想到的依然是栖霞宗的利益。

    这次进入文鼎遗迹,不惟成功得到了雪神丹,而且自己和刘语熙雪奴都是获得了极大的力量,更是为栖霞宗的未发展铺平了道路,前路看起是一片光明,这让罗晨对于未,更加的有信心。

    唯一遗憾的是,他和刘语熙之间,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痕,这一切,正是那神秘的栗发女子造成的。

    站在这里,罗晨的眼前,不由自主的又出现了那个栗发女子的身影。

    依旧是忘不掉啊,罗晨苦涩一笑,偷眼看了一眼刘语熙,刘语熙的目光也正好扫了过。

    “都过去了,不是么。”

    虽然有话,刘语熙柔和的眼眸已经让罗晨明白了她的意思,所谓心有灵犀,不外如是。

    罗晨牵动嘴角,向着刘语熙笑笑,真的过去了么,只有时间才能给出最后的答案吧。

    ……

    群峰之间,流云缭绕,高达数千丈的巨峰,也不过在云雾之中露出一角。

    云雾之中,一个绝美清灵的女子脚踏流云,凌空而立。

    有风吹过,流云微微散去,这才发现她并非是站在虚空之中,而是立在危崖的边缘,女子的目光,落在了身前不远处。

    那里是一个巨大的白色石池,石池之内云雾翻滚,偶尔露出一片雪白柔嫩的肌肤,或者是一块白森森的骨头,看上去极为的诡异。

    几位神色雍容的妇人站在石池的边缘,看着石池之内,脸上都满是紧张之色。

    绝美清灵的女子清淡的容颜之上,看上去也并不平静,显然此刻也是到了关键时刻,这件事情对于她而言也是极为重要。

    几个时辰过后。

    石池内的流云全部散去,一个绝美的身影从石池之内站了起。

    那是一个绝美清灵的少女,与危崖边的女子气质极为相似,然而却是胜在年轻,看上去更有一种脱俗之意。

    少女身上无有寸缕,看上去冰清玉洁,宛若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危崖边的女子看着少女,目光之中罕见的现出一丝妒意,旋即又是恢复了平静。

    少女缓缓睁开眼睛,眼神澄澈干净,看向了那几位妇人。

    几位妇人的目光之中,都是现出一丝期待之色,有人更是紧张得身躯微微颤抖。

    少女目光最后落在最左侧的妇人身上,微微躬身,向着妇人行礼道:“师父。”

    “哎,哎。”那妇人身躯一颤,握住了少女手,眼中竟然是流下泪。

    另外的几位妇人顿时脸色惨白,僵在了那里。

    危崖边上的绝色女子冷哼一声,清冷的目光扫过几位妇人。

    “罢了。”一位妇人惨笑一声,手上寒光一闪,一把匕首已经刺在了自己的心窝。

    妇人有声息的倒了下去,落在了石池之中,池水瞬间被鲜血染红。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