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8章 七人
    从身姿來看,似乎是一个极为美丽的年轻女子,一张俏脸绝美清灵,有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

    然而她的眼角,却是有着淡淡的细纹,鬓角万千青丝之间,也是有着些许华发,看上去颇为刺眼,一张俏脸冰冷沉静,神情与现在的模样极不相称。

    女子的烟眉紧紧地颦在一起,略有些痛苦的哼了一声,玉手轻轻一挥,一面铜镜便是出现在了自己的手上。

    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女子脸色微微一沉,啪的一声把镜子摔在地上,镜子四分五裂,而她的脸色也是变得极为难看。

    控魂圣女一向对于自己的容貌极有自信,看到镜中露出了一丝老态的自己,眼中忽然现出圣池中走出來的那个少女,眼底又是现出些许的妒意。

    “此次进入文鼎遗迹,我消耗的,岂止是百年寿元……”

    默然良久,控魂圣女喃喃道,“希望罗晨这一首《白马篇》,不会让我失望。”

    “必须要在实力上压制白起一头,七贤之首的位置,我必须要得到。”

    九彩的门户缓缓消失,控魂圣女收起手上的文鼎,美眸看向周围的一片苍黄,俏脸上现出讶异之色,轻轻地“咦”了一声。

    广场和雕像依旧是以前的样子,城市的废墟之中,却是多了大量的奇异高树。

    这些大树高达百丈,冠盖森森,然而却是早已沒了生机,所有的木叶皆为苍黄之色。

    而更有一些奇异的野草,高度竟然也是达到了数丈,同样是失去了生机。

    所有的这一切,看上去无比的怪异。

    控魂圣女细看了一下,便发觉这些高树野草根基并不深,似乎是在短时间之内得到了极为丰沛的能量,所以疯狂生长,之后能量消失,无以为继,旋即枯死。

    “真是奇怪。”

    控魂圣女眉头微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喃喃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变故么,莫非那些老家伙又有人曾经來过这里,不应该啊,除了罗晨的那首《观沧海》,沒听说过有足以让他们冒险进入的佳作问世,而《观沧海》却早已被那个老怪物捷足先登……”

    “再说即便是那个老怪物來此,也未必能够搅起什么风浪來,这里可是文鼎遗迹的中心处,谁敢造次。”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控魂圣女凝思片刻,也是不明所以,索性摇了摇头,不再思考这件事情。

    转过身來看着那笼罩在氤氲云雾中的巨大神像,她的俏脸上现出虔诚之色,盈盈拜了下去。

    “兽神真灵,护佑我民,蝼蚁之民,敢不戴德,斯人已沒,浩烈长存,朝夕五功,继嗣无绝……”

    控魂圣女以一种奇怪的语调,喃喃的倾诉着。

    这一篇奇异的祷文,极为冗长,良久之后,控魂圣女终于是结束了述说,又连续的拜了三拜,这才站了起來。

    然后她绕过了雕像,向着文鼎殿缓缓走去。

    空旷的大殿之内。

    控魂圣女把信物文鼎放入祭坛之上,安放在那个小小的凹陷之中,祭坛之上光芒大放,那个甲胄壮汉的虚影又显现出來。

    壮汉看了一眼控魂圣女,低沉喝道:“跪。”

    控魂圣女连忙跪拜下去,不敢稍动。

    “姓名。”甲胄壮汉喝道。

    “啊。”控魂圣女微微一怔。

    这个地方她來过很多次了,却从來沒有被问过名字。

    “姓名。”甲胄壮汉厉声重复道,声音显得极为的不耐,,,不耐这种多余的情绪,控魂圣女也未曾见他显现过。

    心中无比讶异,控魂圣女却不敢怠慢,恭声道:“孟玉灵。”

    “孟玉灵……好名字。”甲胄壮汉下面的话更是让控魂圣女目瞪口呆。

    “孟玉灵,抬起头來。”

    “是。”

    控魂圣女虽然心中疑惑之极,却哪里敢多说什么,连忙恭恭敬敬的抬起了头。

    甲胄壮汉端详片刻,点头道:“嗯,原來是你,你已经有三十余年未曾到本座这里來了,三十余年过去了,你看起來似乎老了很多啊。”

    控魂圣女更觉迷惑,天哪,这个神祗般的存在什么意思,居然是要跟她叙旧么。

    不过她毕竟是女人,对于容貌又是极为自负,听甲胄壮汉提及自己的容貌,忍不住开口道:“禀告大人,我这三十余年,样貌并无多大变化,只是此次前來觐见大人,颇是消耗了一些寿元,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原來是这样啊,啊哈哈哈。”甲胄壮汉长声大笑,控魂圣女听得毛骨悚然,更是感觉不明所以。

    “孟玉灵,本座问你,可有嘉文奉上。”好在甲胄壮汉沒有让她等待太久,终于是转入了主題。

    “有。”控魂圣女心中松了口气,连忙点头。

    “念。”甲胄壮汉沉声道。

    “是。”

    控魂圣女拿出一张写满了秀丽小楷的宣纸,清冷而又柔媚的声音在大殿之中响了起來。

    控魂圣女不敢抬头,一首《白马篇》吟诵下來,心中未免极为忐忑,吟诵完毕,壮着胆子偷眼看那甲胄壮汉,却看他抓耳挠腮,一副喜不自胜的样子。

    见她的目光看过來,甲胄壮汉脸色一板,恢复了威严的模样,沉声喝道:“祭品等级,上乘,玉灵,接受兽神大人赐予你的力量吧。”

    说完眉心处,一股极为明亮的清光射出,落在了控魂圣女的眉心处。

    温暖的能量入体,控魂圣女俏脸上现出迷醉的笑意,甚至沒时间考虑壮汉对她称呼的古怪。

    顷刻之间,鬓角的几丝华发消失殆尽,满头青丝又变得黑亮如昔,而俏脸之上的细纹,也是瞬间消失不见。

    片刻之后,清光消失,控魂圣女又恢复了昔日的绝世之容,甚至看上去更加的明艳,而与此同时,她的气息也是变得更加的强大。

    显然她的力量和寿元,都得到了不少的提升,这次进入文鼎遗迹的目的,也终于是达到了。

    “嗯,不错,不错。”甲胄壮汉的虚影看着明人的控魂圣女,威严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孟玉灵,好名字,呵呵,我记住你了,本座走了,不久的将來,也许我们还有再见的机会,呵呵。”

    说话间,壮汉的虚影慢慢消失,大殿之内,再次恢复了平静。

    “……将來再见……,什么意思。”孟玉灵微微错愕。

    她來这里献祭前后也有十几次了,每次都是毕恭毕敬,那巨汉就如同是木偶一般,何曾有过这么多的话。

    这样诡异的遭遇,也是让她大感古怪。

    感受着体内极为强大的力量,孟玉灵绝美清灵的容颜之上,也是现出一丝开心的笑靥。

    更为强大的力量,更为悠长的寿元,更为美丽的容颜。

    得到这么多,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她的眼前,不由得现出那个清俊无比的少年來。

    若非他的那首《白马篇》,她又岂能冒着风险,來到这文鼎殿。

    “若是能够成为七贤之首……嗯,就算是真的让他尝些甜头,也是无妨的吧。”

    孟玉灵心中想着,心中忽然浮现出无数旖旎的画面。

    “哦。”

    她绝美清灵的容颜之上,陡然现出一丝红晕,忽然之间低吟一声,双腿之间已然湿热一片。

    “……”孟玉灵沒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顿时俏脸红云密布,慌忙看向四周,大殿中空空荡荡,哪里会有半个人影。

    “我这是怎么了。”孟玉灵不由得啼笑皆非,眼前那个清俊的身影,却是一直挥之不去。

    苦笑一声,孟玉灵收敛心神,迈步走出了文鼎大殿。

    一声若有若无的窃笑之声,在文鼎大殿之内响起,然而她却沒有听到。

    ……

    孟玉灵走到广场中心,俏脸上的红晕依旧沒有完全褪去。

    敬畏的看了一眼那云雾氤氲中的雕像,孟玉灵忽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心中连忙告罪,再次在雕像之前盈盈拜倒,虔诚的祈祷起來。

    “兽神真灵,护佑我身,蝼蚁之民,敢不戴德,斯人已沒,浩烈长存,朝夕五功,继嗣无绝……”

    祈祷完毕,孟玉灵站起身來,玉手上再次出现文鼎,在那虚空之中轻轻一划。

    九彩门户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散发着夺目的光彩。

    孟玉灵看了一眼满目苍黄的城市废墟,虽然感觉怪异,却沒有去探查的心思,十二个时辰的时间限制,外围尽是强悍荒兽,她的实力在此又受到压制,自然不敢以身涉险。

    轻盈的踏入九彩门户之中,孟玉灵的身影缓缓的消失了,而那九彩的门户,也随即是消弭于无形。

    远处的密林之中,长腿少女看着孟玉灵消失的方向,轻声道:“坏蛋,将來我们要进出这文鼎遗迹,也是这般的么。”

    “大概是吧。”罗晨道。

    罗晨三人从元液湖泊之处回到地表,正好看到了孟玉灵踏入这文鼎遗迹,孟玉灵容颜大损的样子,也同时被三人看了个清清楚楚。

    与其他所有的强者一样,孟玉灵的实力在文鼎遗迹之中受到了极大的压制,而如今罗晨的实力极为强大,所以他隐藏了三人的气息,孟玉灵自然是无法看出。

    孟玉灵并沒有发现罗晨三人,她的喃喃自语以及奇怪的祈祷,都是被罗晨三人听得清清楚楚的,而孟玉灵从文鼎大殿出來之后,容貌更加的年轻,实力愈加强悍,这些同样是被罗晨看在眼里。

    “这个女人,还真是漂亮,赶得上媛媛姐姐的母亲了。”长腿少女这是第一次见到孟玉灵,不由得感叹道,忽然又瞪了罗晨一眼,“坏蛋,你可不能对她有什么想法,否则的话,哼哼。”

    罗晨苦笑一声:“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么。”

    长腿少女撇了撇嘴,声音忽然变得清冷而又柔媚:“此次进入文鼎遗迹,我消耗的,岂止是百年寿元……希望罗晨这一首《白马篇》,不会让我失望。”

    不得不说,雪奴的模仿能力极好,她学孟玉灵之前在广场上的自语,端的是惟妙惟肖,罗晨更觉尴尬,偷眼看向刘语熙,刘语熙却是淡淡一笑,似乎是毫不在意。

    罗晨求饶的看了长腿少女一眼,长腿少女恍若未见,洋洋得意的道:“这一首《白马篇》,居然能让这位高人有着如此提升,恐怕比给我的《圆圆曲》还要好吧,恐怕连给刘语熙姐姐的《长恨歌》也不如这一首,说吧,坏蛋,你安的什么心思。”

    罗晨愈加尴尬,心道这《白马篇》的确要强过《长恨歌》和《圆圆曲》,不过当时自己却并不知道,因为那个时候,师父并未将自己记忆之中的那些诗词歌赋按照文采做过归类。

    之后虽然知道了这些,可是毕竟《白马篇》已经送给了这位神秘女子,罗晨的性子,送出去的东西,自然不会反悔。

    当然这些事情由于牵涉到圣老的存在,所以他无法跟刘语熙多解释,保守圣老存在的秘密是罗晨的承诺,他自然不会言而无信。

    “好了,雪奴。”刘语熙见罗晨神色尴尬,心头不由得一软,责怪的看了长腿少女一眼,转移了话題,“刚才那位强者,提及了什么七贤,还有什么白起,对于这句话,罗晨,你是怎么想的。”

    “当日开启这文鼎遗迹的强者,一共便有七人,这个女子也在其中。”

    罗晨看着刘语熙温柔如水的眼波,一颗心略略安定了些,分析道:“所谓七贤,如果猜测不错,应该便是这七人了。”

    “至于白起,也就是现在的什么七贤之首,应该就是开启文鼎遗迹时做主的那位神秘强者,而这个女子觊觎七贤之首的位置,所以才会拼命增加实力。”

    “也就是说,不久之后,会有一场争夺七贤之首的争斗,不过这样的事情,恐怕是萧山强者之间的内部事务,与我们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天下熙熙,皆为利來。”刘语熙点了点头道,“恐怕这七贤之首,并非是一个虚名,而是牵扯到极大的利益,所以才会令这些强者彼此争夺,不过你说的也不错,萧山势力极为排外,这样的争斗不会和我们扯上关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