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9章 控制权
    “也就是说,不久之后,会有一场争夺七贤之首的争斗,不过这样的事情,恐怕是萧山强者之间的内部事务,与我们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关系。35xs”

    “天下熙熙,皆为利來。”刘语熙点了点头道,“恐怕这七贤之首,并非是一个虚名,而是牵扯到极大的利益,所以才会令这些强者彼此争夺,不过你说的也不错,萧山势力极为排外,这样的争斗不会和我们扯上关系。”

    “我们栖霞宗,现在不过是个三级宗门而已,自然是无法入这些强者的法眼了。”长腿少女指尖上短刀飞旋,冷哼一声道,“不过终归有一天,我们会让他们大吃一惊的。”

    “这丫头已经完全的把自己当做栖霞宗的一员了。”罗晨和刘语熙都是这样想着,不由自主的对视一眼,视线相撞,相视一笑。

    罗晨心中微暖,微笑道:“肯定的,而且这一天,已经不会太远,很快我们就会让整个修真界大吃一惊的。”

    “坏蛋,你有什么主意。”长腿少女问道,自从有了栗发少女的事情之后,她便一直这样称呼罗晨,现在似乎已经习惯了。

    “秘密,等到我们回到川州,你就知道了。”罗晨笑着卖了个关子。

    “不说算了。”长腿少女哼了一声,小鼻子一皱。

    ……

    文鼎遗迹边缘区域。

    一个废弃的洞府之外,剑气纵横,寒芒漫天。

    两位服饰相同的青袍男子手上长剑如毒蛇吐信,逼得对面一位白衣女子毫无招架之力,女子手上一柄秀剑拼了命的反击着,脸色却是越來越苍白,美眸中满是绝望之色。

    “不要打了。”白衣女子秀剑上光芒大放,爆发出最后的力量陡然攻出几剑,稍稍的压制了一下对手的攻势,后撤几步哀求道。

    两位青袍男子对视一眼,暂时停止了攻势。

    “宣之林,你有什么话说。”一位身材略高的青袍男子戏谑的看着白衣女子道。

    “魏忠贤,唐磊,我愿意把这次的收获全部给你们,只求你们念在我修炼至今日不易的份上,饶我一命。”那叫宣之林的女子脸色苍白,苦苦哀求道。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那身高略矮、唤作唐磊的青袍男子笑道。

    宣之林咬牙不语,玉手轻挥,一个空间法器便是飞向了唐磊。

    唐磊检视空间法器,脸上现出一丝笑意,轻轻咳了一声,却又化作一副微怒之色:“怎么只有这么点儿,宣之林,你当我们师兄弟是傻子么。35xs”

    宣之林强忍心头的怒气,低声道:“不敢欺瞒二位,我只搜寻到这一处洞府,所得极为有限,真的就只有这些东西了。”

    “不要告诉我们你就只有这一个空间法器。”那叫魏忠贤的男子也是冷了脸,阴沉道,“你若是藏匿有别的空间法器,我们又怎么知道。”

    “我可以对天发誓,真的只有这些东西了,若有半句欺瞒,叫我形神俱灭。”宣之林抬起头來看了二人一眼,低声道。

    “到了我们这个等级,怎么会被区区的誓言所骗,你当我们兄弟是傻子么。”唐磊目光扫过白衣女子的娇躯,有意无意的在某些特殊部位多看了两眼,嘿然道。

    白衣女子感受到那灼热的目光,身体微微一颤,咬牙道:“你们要如何才能相信。”

    “想要我们相信,你必须证明给我们看。”魏忠贤与唐磊对视一眼,哈哈笑道,“你不脱光衣服,我们师兄弟怎么知道你有沒有藏匿别的空间法器。”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生死关头,白衣女子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终归是求生的本能占据了上风,宣之林收起眼底的一丝怨毒,默不作声的宽衣解带,把自己娇嫩的娇躯暴露在两个青衣男子的面前。

    到了这个时刻,两位青衣男子也就不再掩饰,唐磊看着魏忠贤哈哈一笑道:“大师兄,你先來。”

    宣之林疼得身子都蜷缩起來,忍不住惨叫一声,唐磊哈哈大笑,狠命的冲击起來。

    魏忠贤手中紧握长剑,站在一侧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切。

    “魏忠贤,唐磊,爆花宗。”宣之林强忍屈辱,拼了命的咬住嘴唇,在心中嘶吼,“总有一天,我要把你们给我的一切,加倍的还回來,我要爆花宗的人为此付出血的代价。”

    “总有一日,我要灭了爆花宗。”

    ……

    魏忠贤看了一会儿,也是禁受不住,索性走到了宣之林的身前,亮出自己腰间凶器,顶入女子檀口之中。

    在利剑的威逼之下,宣之林不得不同时取悦二人,心中却是更加的愤怒,到了最后甚至眼底的愤怒再也无法掩饰。

    魏忠贤和唐磊作为爆花宗的两位亲传弟子,一向关系极好,类似的事情不知做过多少,不过这般玩弄像宣之林这般亦是威名赫赫的三级宗门亲传女弟子,这样的经历却是第一次,更何况宣之林乃是都正宗的第一亲传弟子,未來很可能就是都正宗的宗主。

    宣之林他二人以前也曾见过,此女自恃容貌与力量,对二人也是不假辞色,沒想到居然会在文鼎遗迹之内狭路相逢,既然落到他们的手里,怎么会轻易放过。

    玩弄这样一个大名鼎鼎的,一个未來的三级宗门宗主,无疑是极有成就感的,这种感觉,和那种庸脂俗粉的感觉全然不同,看着这个昔日高高在上的大美人为了活命如同母狗一般匍匐在自己的身前,师兄弟二人都是特别的开心。

    当然了,他们心里都明白,既然遇到了他们,宣之林这个都正宗的第一亲传弟子,是不可能成为未來的都正宗宗主了,因为这样的仇怨乃是不共戴天之仇,若是放宣之林离开了文鼎遗迹,将來的她定然不会放过他们,所以玩弄之后,宣之林依然是难逃一死。

    身前这个女人未必不明白这些,可是人在绝望之时,再微小的希望也要抓住,虽然明白即将发生什么,可是她依然是在用自己辛勤的努力和生涩的迎合來做最后的挣扎,想要换取那无比渺茫的活命的机会。

    这在二人的眼里看來,无疑是可悲而又可笑的。

    这里是文鼎遗迹,唯一的法则就是弱肉强食,未曾遇到还好,遇到了,自然就是生死大敌,古來皆然,概莫能外。

    有风吹过,洞府之外的古树之上,木叶簌簌而下。

    数片木叶在清风中快速的旋转着,掠过了唐磊的喉头。

    热血飞溅,唐磊艰难的扭动了一下脖子,脑袋却已经从脖子上掉了下來。

    唐磊惊骇的睁大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有着一头栗色长发的绝美少女。

    少女白莲般的双足站在草地之上,浑身上下沒有丝毫烟火气息,宛若是传说中的精灵一般。

    这样的女子,才是真正的绝色,以往得到的那些女人,包括这个宣之林在内,都不过是庸脂俗粉罢了。

    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这是唐磊最后的一个念头。

    宣之林忽然感觉身后一松,接着站在身前的魏忠贤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她艰难的抿了抿有些麻木的双唇,看到魏忠贤已经身首异处,斗大的头颅滚落在地上,脸上依旧满是兴奋之色,显然他还在极度的兴奋之中,便已经被人杀死了。

    宣之林站起身子,看到身后的唐磊也已经是一具无头的尸体,而在不远处,站着一个赤着双足的栗发少女。

    进入文鼎遗迹的探险者极为有限,其中的女子更是极少,宣之林不记得有这样一个少女的存在,俏脸上现出一丝惊异之色。

    “是你救了我么?你是谁?”宣之林轻声道,神色极为恭敬。

    能够秒杀唐磊和魏忠贤的强者,虽然看起來不过是个柔弱之极的少女,却也不是她能够抗衡的,宣之林很快便明白了这一点,所以她的姿态也是放得极低。

    栗发少女脸上沒有任何表情,淡淡的看了宣之林一眼,宣之林娇躯一颤,感觉自己便如同面对着高高在上的神祗,几乎就要跪倒在地。

    “对不起,前辈,我不该问你的身份的……”宣之林心中极为恐惧,连声道。

    栗发少女樱唇微启,发出了几个奇怪的音节,宣之林听得一头雾水,苦笑道:“前辈,我听不懂。”

    栗发少女淡漠一笑,又说了一句什么,音节依旧古怪,然后伸出春葱般白嫩的小手,小手之上,轻轻捻着一片黄叶。

    然后她缓缓松手,木叶开始在清风中飘荡,來到了宣之林的身前。

    微黄的树叶微微蜷曲,在风中还可看到清晰的脉络,飘到了宣之林修长白皙的脖颈之前。

    宣之林忽然感觉喉头微微一凉,然后便有血如喷泉一般涌了出來,泼洒在清风之中。

    这时她忽然想起,魏忠贤和唐磊的喉头之上,似乎也是有着几枚染血的黄叶。

    她的心中极为惊骇,瞬间变得无比绝望。

    能够忍受魏忠贤和唐磊的摧残也要活下來,宣之林对于自己的生命看得极重,她怎么也想不到刚刚拜托了死亡的威胁,却发觉自己又要死了。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宣之林在心中嘶吼,拼命地捏住脖子,想要阻挡鲜血的涌出,然而却根本做不到。

    她的意识渐渐的模糊,清丽的脸上带着几分不甘,几分怨毒,终于是倒了下去。

    栗发少女淡漠的说了句什么,小手轻轻一挥,魏忠贤和唐磊的尸体瞬间变得无影无踪了。

    而后她的身躯飘然飞了起來,在虚空之中缓缓而去。

    洞府之前,唯有一具身无寸缕的美丽躯体,却沾染了斑斑血迹,正在慢慢的变得僵硬……

    ……

    是夜。

    修真界,义州,义州城。

    义州乃是修真界八州之一,义州城也是一座上古城市,盘踞在这里的亦是一个三级宗门,名字叫做爆花宗

    。

    夜半时分,爆花宗山门之内陡然烟炎张天,红光映红了整个义州城,义州城里居住的武师们人心惶惶,都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而诡异的是爆花宗山门的大阵同时开启,隔绝了内外,人们只知道爆花宗内定然是发生了变故,却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翌日清晨,爆花宗的山门终于再次开启,从里面走出來的爆花宗弟子一个个脸色惊恐,不管熟人问什么都是摇头,缄口不言,不少人身上更是烟熏火燎,看上去极为狼狈。

    然而爆花宗毕竟弟子众多,这个秘密终究是沒能保持多久,不到两个时辰时间,义州城的人们都已经知道了,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來爆花宗内最为强大的两大家族唐家和魏家所居住的区域,忽然之间有地火喷涌,竟然是化作了一片烈焰焦土,居住在这个区域内的爆花宗弟子,全部葬身在大火之中,无一逃脱,赶往去救援的爆花宗弟子也是死了不少,伤者更是不计其数。

    唐家和魏家在爆花宗的历史上都出过数代宗主,如今也各有几位族人力量强横,担任宗门的太上长老一职,这些人悉数葬身于地火之中,对于爆花宗來说乃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更让爆花宗宗主无法接受的是,地火喷涌而出,竟然是毁掉了爆花宗山门之下半数灵脉,宗门山门之中灵力锐减,不到原來的一半,这样的损失,对于一个三级宗门而言,带來的打击可想而知。

    诡异的是,地火虽然猛烈,却限制在唐家河魏家居住的区域,除此之外的区域,均为受到波及,而更加诡异的是,爆花宗山门的护山道纹自动关闭,纵然是爆花宗宗主也无法开启。

    地火喷涌之时,山门各大道纹完全不受控制,而在地火不再喷涌之后,山门的控制权又自动回到了爆花宗的手中。

    如今爆花宗山门之内,地火不再喷涌,却有着大半地方已成焦土,而山门之内人心惶惶,有人传言是唐家和魏家之人劣迹斑斑,恶盈满贯,才招致了上天的惩罚,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而爆花宗的损失,乃是因人致祸。

    爆花宗此次大伤灵力,作为义州霸主的地位即将动摇,义州城的武师们议论纷纷,都在猜测着之后义州城的动向,会不会有别的势力趁势而起,取代爆花宗的位置。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