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0章 带出去
    如今爆花宗山门之内,地火不再喷涌,却有着大半地方已成焦土,而山门之内人心惶惶,有人传言是唐家和魏家之人劣迹斑斑,恶盈满贯,才招致了上天的惩罚,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而爆花宗的损失,乃是因人致祸。

    爆花宗此次大伤灵力,作为义州霸主的地位即将动摇,义州城的武师们议论纷纷,都在猜测着之后义州城的动向,会不会有别的势力趁势而起,取代爆花宗的位置。

    而对于那些真正的强者而言,知道了爆花宗山门之内发生的剧变之后,他们自然而然的把这件事情和之前发生的几件事情联系起來。

    十五日前,萧州逐日城的逐日门发生山崩,死伤弟子无数。

    而在一个多月前,萧州万花门的山门之内,十万弟子一夜横死,据说是因为瘟疫。

    同样是占据古城的三级宗门,同样是一夜之间发生变故。

    所有这些联系在一起,强者们都隐隐地感觉到,修真界似乎就要迎來一次剧烈的大动荡,甚至可能是沧桑巨变也未可知。

    ……

    而在距离义州城不远处,隶属修真界八州的盖州境内,有着一个叫做都夜城的上古城市。

    同样是这个夜晚,几乎就在爆花宗发生变故的同时,都夜城内也发生了一些变故。

    不过与爆花宗不同,都正宗内发生的乃是好事。

    都正宗第一亲传弟子宣之林居住的飞燕峰下,忽然地底有着隐隐低吼之声,持续了数个时辰,之后飞燕峰周围方圆十里之内,天地灵力陡然变得极为的浓郁,几乎达到了之前的十倍。

    这样飞燕峰便取代了原來宗主居住的山峰,成为都正宗内天地灵力最浓的区域,而事后都正宗的宗主们前來了解情况,更是意外的发现以飞燕峰为中心,地底出现了一条巨大的元石矿脉。

    这元石矿脉盘踞数里,品级极高,显然之前的响动,便是这元石矿脉形成的声音了。

    更让都正宗各位强者惊喜的是,在这元石矿脉的中心处,他们居然是得到了将近一斤的元液。

    一斤元液,对于都正宗而言,乃是天文数字的财富,更何况有这新生成的元石矿脉在,未來自然会有着更多的元液产生,这对于都正宗而言,可是福泽万代的好事。

    不过这样的好事,都正宗的宗主自然是不会让外人知晓,所谓的闷声发大财么,所以都正宗宗主下了严令,禁止这个消息泄露出去。

    至于会发生这样事情的原因,沒有人清楚,想來应该和居住此地的宣之林有着某种关系,不过宣之林人还在文鼎遗迹之内,至于具体是何原因还需要等她归來才能知晓。

    ……

    光阴如梭,很快两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

    修真界之上,又是入了腊月,距离文鼎遗迹开启,也已经快一年了。

    当初开启文鼎遗迹的山谷之中,七位全身黑袍的神秘人再次站在了一起。

    “白起先生,你号称庙算无双,河洛之学天下第一,这次会不会有超过只手之数的人回來,再过两天就要见分晓了。”神秘人中,一位眼波明亮的人影清脆笑道。

    为首的黑袍人哼了一声:“圣女何出此言,当初某便说过,由于罗晨这个变数的存在,卦象已乱,所谓大凶的说法,已然当不得真。”

    “也就是说,白起先生的占卜,也有不准的时候了。”控魂圣女轻笑道。

    “圣女,我知道你这次独自去了一趟里面,力量提升不少,不过想要得到七贤之首的位置,还要看你的实力。”

    白起先生看了控魂圣女一眼,冷冷道,“我的占卜准与不准,圣女你沒资格评说,等到下次七贤大会之时,我和你再來比拼河洛之道,反正你想挑战我的位置,当这七贤之首,这河洛之学是必须要比的一项内容,到时候我倒要看看,圣女你有什么长进。”

    “呵呵。”控魂圣女柔媚一笑,不再说话。

    ……

    东荒亦是苦寒之地,初到腊月,已经是飞雪连天。

    柳如雪站在城堞之上,伸出小手來,任由微凉的雪花落在自己的掌心。

    把小手按在胸前,感觉极为冰凉,然而她的心中却是极为暖和。

    因为这里,是他居住的地方。

    “石血,你看……下雪了呢。”

    “下雪了,我们也该离开这里了。”

    纤足轻轻一点城堞,柳如雪娇小的身影落在碧海之上,在漫天彤云之下踏浪而去,很快便是不见了踪影……

    文鼎遗迹之内。

    恐怖的罡风层下,一头金冠铁羽的鹰形巨兽轻轻拍打双翼,悬停在空中,巨鹰背上,一个身材高大的英俊青年站在上面,神色看上去却是颇为憔悴。

    “希律律~”

    极远的方向,产來了一声清越的马嘶,显得极有威势,巨鹰身躯一颤,不安的快速拍打几下翅膀,险些把青年颠了下來。

    “我靠。”英俊青年吓了一跳,不由得骂了一句,那巨鹰转过脑袋,暗金色的眸子冷冷地看了青年一样,青年连忙闭嘴,脸上满是一副悻悻之色。

    一道黑芒从极远处闪过,顷刻之间便已到了巨鹰的跟前,那是一头极为神骏的黑色战马,身长数丈,黑色的鬃毛宛若火焰在燃烧,马背之上,坐着一个样貌清俊的青年,身躯如同标枪一般的挺拔,在他的身后,坐着两位美丽的少女。

    马上青年看着鹰背上的青年,微微一笑道:“战兄,别來无恙,看这样子,你似乎是清减不少啊。”

    鹰背上的高大青年看着三人,呆立在那里,嘴巴张得极大,却是沉默不言。

    “战兄,你怎么了。”罗晨笑道。

    战八荒看着赛风背上的三人,完全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三个高等武师。

    天哪,这还有天理么。

    罗晨和两位少女,身上都是散发着无比庞大的气息,这种气息,让他感到极为的压抑,他本身已经是六级巅峰的层次,能够让他有这种感觉的,只可能是跨越了七级天堑的高等武师。

    在修真界之上,任何一个高等武师,都是真正的风云人物,能够达到六级武师的不知凡几,可是能够跨出这一步,成为高等武师的,一百人也未必能有一个。

    而如今,却一下有着三位高等武师,站在了他的面前。

    娘咧,高等武师啊,什么时候成为路边的大白菜了。

    也难怪战八荒感到震惊,在修真界之上,三级宗门的最强者便是六级巅峰的层次,沒有哪一个三级宗门会有高等武师坐镇,这种文鼎遗迹探险每五十年一次,进入其中的都是三级宗门的精英弟子,这种探险不知道举行过多少年了,从來沒有听说过谁在里面成为高等武师的先例,而如今,不仅有人在探险中成为高等武师,而且居然一下子出现三个。

    这样的事情,让战八荒感到极为震撼,一时间心中掀起了极大的波澜。

    下一刻,他的目光扫向了三人座下的黑色战马,脸色不由得又是猛烈地抽搐了一下。

    不是三个,是四个。

    罗大家的这头能够慑服万兽的坐骑,竟然也已经达到七级武师的层次。

    罗晨见战八荒依旧不说话,如同见了鬼一样的看着自己,也是淡淡一笑,他知道战八荒肯定很难接受这个事情,索性给他点时间让他适应一下。

    今日便是离开文鼎遗迹的日子,所以他才会來到此地找到战八荒,准备和他一起离开。

    “这真是……真是……”

    好半天,战八荒终于是回过神來,脸上依旧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喃喃的道。

    罗晨淡然一笑,随手把一个空间法器扔给了战八荒:“战兄收好,按照咱们之前的约定,这是你应该得的。”

    战八荒下意识的接了过去,检视了一下,里面全部元液,整整十万斤,他的脸色再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用力的攥紧了空间法器,英俊的脸上神色极为为复杂,似乎想要发笑,又似乎要嚎啕大哭。

    长腿少女见不得他这个样子,俏脸微微一沉,重重的哼了一声,一股极为强大的气势,笼罩在了战八荒的身上。

    雪奴如今已经是七级武师,威压极强,战八荒身体一颤,双脚一软,几乎从鹰背上滑落下去,他一惊之下,终于是稍稍清醒了些,看着罗晨脸皮抽搐,干笑一声道:“这如何使得,罗大家,这太多了,在下受之有愧。”

    “这本就是你应得的,战兄不用客气。”罗晨淡笑道,“准备一下,一会儿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

    战八荒连连点头,把空间法器收了起來。

    此刻他也明白了,罗晨三人定然是有了大机遇,才会同时成为了高等武师。

    “若是他们沒有把我留在这里,而是带上我……”战八荒心中想着,不由得微微心热。

    不过他明白,想象只能是想象而已,事实上是罗晨并沒有带他,而四人之中,也只有他沒有成为高等武师。

    “娘的,老子居然连头畜生的运气都比不上。”战八荒抽了抽嘴角,心中想道。

    想到这里,战八荒的心中不免有些不满。

    罗晨这次去不知发生了什么,可是却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连坐骑也成为了高等武师层次,他被留下,白白的错过了这个机会。

    虽然心里不满,可是他哪里敢在面上表露出來,只敢是把这份不满藏在心里。

    毕竟这次他活到了这一天,而且先后得到了十二万斤以上的元液,这样一笔巨大的财富,已经远远超出了他最大胆的想象,而这一切可以说都是罗晨所赐予,他自己并沒有出什么力。

    如果这样还表示自己的不满,万一惹恼了罗晨,恐怕死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心里想明白这一点之后,战八荒把一丝不满深深地藏在了心底,看着罗晨感叹道:“罗大家和两位姑娘真的是气运冲天,竟然同时成了高等武师,以后必然成为大陆上一等一的巅峰强者,这一次离开之后,栖霞宗恐怕就不仅仅是一个三级宗门了,在下在这里提前恭喜三位了。”

    罗晨微笑着点了点头,看着战八荒一脸憔悴的样子,脸上不由得也是现出一丝古怪的笑意。

    战八荒明白罗晨在笑什么,虽然他身为六级武师,不饮不食亦可靠着天地灵力存活,可是大半年的时间一直生活在鹰背之上,整日里提心吊胆,连觉也不敢睡,持续这么长的时间,消瘦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在下在这里日日盼望三位,如久旱之盼甘霖。”战八荒自嘲笑道,“这个扁毛畜生对我怀有怨恨,我怕它一怒之下把我扔下去,是一刻也不敢休息,整日里提心吊胆,让几位见笑了。”

    罗晨淡然一笑,沒有继续这个话題。

    他和战八荒并不算熟,虽然有着拉拢之心,不过也只是一时兴起而已,当感应到文鼎的召唤之后,他自然是不会带上战八荒了,因为以他和战八荒的关系,他自然不会让战八荒知道太多秘密。

    至于给予战八荒十万元液,这个数目对于现在的罗晨而言根本不值一提,当然了,他并非是按照之前的协议,若是按照之前的协议,他本应该给战八荒收获的一成。

    罗晨并非是拘泥不化之人,他自然不会把那无比巨大的元液湖泊分一成给战八荒,再说那些并非是探索所得,而是那位神秘的栗发少女送给他的礼物,所以仅仅给战八荒十万斤元液,他也是心安理得。

    “罗晨,这个家伙,能够带出去么。”长腿少女指了指战八荒脚下的巨鹰,轻声问道。

    赛风有着掌控荒兽的能力,而文鼎遗迹之内又是荒兽的世界,若是能够把这些原本生活在文鼎遗迹之内的荒兽带出去,对于栖霞宗的实力增长自然极有好处,若是带出去足够多的荒兽,甚至可以靠着荒兽大军横扫整个修真界了。

    刘语熙听了,也是看向了罗晨,目光中有着探询之色,她之前也沒有想过这个问題,听了雪奴的话,对于这件事情也是极有兴趣。

    罗晨同样也是一怔,他也沒有想过这个问題,这后來的时间,他一直在努力想修复和刘语熙的关系,哪里还顾得上其他的事情。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