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1章 断臂
    刘语熙听了,也是看向了罗晨,目光中有着探询之色,她之前也沒有想过这个问題,听了雪奴的话,对于这件事情也是极有兴趣。

    罗晨同样也是一怔,他也沒有想过这个问題,这后來的时间,他一直在努力想修复和刘语熙的关系,哪里还顾得上其他的事情。

    “试试看吧。”罗晨道。

    由于时间比较仓促,所以此刻已经來不及再去寻找强大的荒兽了,好在以后还可随时进入这里,现在可以先尝试带这头荒兽出去,若能够成功,以后可以考虑再带别的荒兽出去。

    毕竟这一头荒兽,已经是有着七级武师的层次,若是能够带出去,对于如今的栖霞宗來说也是一大助力。

    加上在元液大雨之中成功进化为七级层次的赛风,栖霞宗已经有了两头荒兽达到了七级,这在修真界之上,恐怕都是绝无仅有的。

    几人不再说话,默然的等着传送时刻的到來。

    片刻之后,罗晨和战八荒的身上,都是有着明亮的灵力波动闪烁,那是他们携带的进入这个文鼎遗迹的令牌。

    下一瞬间,四个人的身影同时一闪,所有的一切都是瞬息间消失,罡风层下,空空荡荡的,仿若一切都未曾存在过……

    ……

    萧山腹地,山谷之中。

    萧山七贤身穿黑袍站在山谷中间,安静地等待着。

    陡然谷地中心处,那神秘的门户再次出现,然后几个身影从门户之中走出,出现在了几人的面前。

    “一,二,三,四,五,六……”控魂圣女美眸闪烁,看着几人的身影,轻声笑道,“白起先生超过了一手之数,你这次可是算错了。”

    七人周围自有灵力屏障,所以她的话语并不担心有别人听到,白起先生和另外几人却都沒有理她,看着出现的几个人影,神色都是变得极为古怪。

    控魂圣女微微错愕,感知能力散发而出,下一刻,美眸之中也是现出惊异之色,失声道:“这……这怎么可能。”

    ……

    出现在她面前的,一共有六个人,除了栖霞宗的三人之外,还有着另外的三人,分别是羽灵宗的战八荒,以及天悦宗的燕小小和燕地煞。

    孟玉灵很清楚,按照文鼎遗迹探险的规则,一年时间到时所有人都会同时传送出來,时间到了却沒有出现的人,将永远不能再在这个世界之上出现。

    白起老儿曾经占卜过,断言此次探险极为凶险,虽然后來增加了罗晨这个变数,不过看起來凶险程度并沒有多大的变化,所有的探险者中,活着回來的也就这六人而已。

    这样的结果,她早有预料,并未感到有什么异常。

    然而这六人之中,竟然有了三个高等武师,,。

    罗晨三人并未掩饰他们的气息,所以他们一出现,萧山七贤已经发觉了他们的不同。

    三个高等武师。

    文鼎遗迹探险,要求参与者必须來自于占据古城的三级宗门,实力都是在七级武师以下。

    虽说是进入文鼎遗迹往往会得到极大机遇,然而从來未曾听说有人可以在里面晋级的。

    而此时竟然是有三个高等武师,同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若仅仅是如此倒还罢了,除了这三个武师之外,还有两头极为强大的荒兽也出现在了山谷之中。

    那头奇异的黑色骏马本是罗晨的坐骑,如今已然晋升为七级武师层次,而羽灵宗的战八荒脚下,也竟然是踩着一头金冠铁羽的鹰形荒兽,同样是达到了七级武师的层次。

    文鼎遗迹内的荒兽,一向极为高傲,发现外來者,往往就是毫不留情的攻击,而且文鼎遗迹之内天地法则与修真界完全不同,从來沒有活物可以被带出來的先例,万年以來皆是如此。

    孟玉灵代表控魂秘境参与掌控这文鼎遗迹不知多少年了,何曾听说过文鼎遗迹内的荒兽可以被带出來的,更何况是带出來了如此强大的一头凶兽。

    萧山七贤中的其他几人也都是同样的心思,目光落在几位探险者的身上,一道道神念快速的传递着。

    ……

    ……

    罗晨只感觉眼前一阵变幻,早已不在了罡风层下,眼前出现的分明是萧山区域内的那个山谷。

    看向战八荒的方向,那金冠铁羽的荒兽依然是在他的脚下,罗晨心中一松,脸上现出一丝喜色。

    显然从文鼎遗迹之中携带荒兽出來是可行的。

    他之前只是让赛风知道了他的心意,和这巨鹰的交流则是由赛风來完成,罗晨并沒有什么把握,如今见到巨鹰被带出來,自然也是很开心。

    以后再进入文鼎遗迹的话,完全可以带更多的强悍荒兽出來,到了那时,甚至可以组成强大的荒兽军团,足以威慑一方。

    带巨鹰出來是雪奴提出來的,刘语熙对于此事也是很有兴趣,如今见到巨鹰真的被带出來了,两位少女对视一眼,俏脸上都是露出了一丝笑意。

    罗晨再看向周围,却发现除了自己这四人之外,便只有两个人在不远处,分别是天悦宗的燕小小和燕地煞。

    燕小小看上去一脸的疲惫之色,白衣之上满是斑驳的血迹,似乎刚刚经历过一场生死搏杀。

    而燕地煞身上更是凄惨,身上好多处都有狰狞的伤口,伤口处犹有鲜血滴落,他的右手断掉了三个手指,此处伤口却已愈合,显然是较早之前受的伤势。

    至于兄妹三人之中的师兄燕天罡,却并沒有出现,文鼎遗迹探险的规矩罗晨也明白,燕天罡沒有出现,显然是已经遭遇了不测。

    显然自从在墓地分开之后,燕家兄妹这一年过得并不太平。

    不过若是和其他的各方势力比起來,燕小小她们还算是幸运的了。

    其他的人居然是全部死在了里面,这样的结果,罗晨可是完全的沒有预料到。

    不过都是沒有什么交情的人,罗晨对于他们的生死自然也不放在心上,自己这一方安全回來,这就足够了。

    毕竟勉强算是朋友,罗晨见燕小小目光看过來,安慰的看着她点了点头。

    燕小小的目光与罗晨目光相撞,娇躯却是微微一颤,俏脸上现出一丝怪异的神色。

    看上去她似乎显得极为委屈,不过委屈的神色却是一闪即逝。

    然后她用力的咬紧红唇,低垂了臻首,不再看罗晨。

    燕地煞却是狠狠地瞪了罗晨一眼,眼眸之中满是怒火。

    然而下一刻,他陡然感到了罗晨身上极为恐怖的气息,也发现了刘语熙和雪奴的不同,顿时愣在了那里,神色变得极为的古怪。

    这三人,竟然都成了高等武师。

    燕地煞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确认自己的感觉无误之后,深深的看了罗晨一眼,又看了一眼紧咬着红唇的师妹,英俊的脸上现出一丝狠毒之色,嘿然冷笑,低下了头。

    ……

    罗晨看了一眼七位黑袍老者,目光落在控魂圣女身上,略一点头,沉声道:“我们可以走了么。”

    七贤之首白起先生还未开口,控魂圣女咯咯一笑,抢先开口道:“自然可以,把进入文鼎遗迹的令牌交给我,你们就可以离开了。”

    白起先生目光微微一寒,扫了控魂圣女一眼,冷冷地哼了一声,控魂圣女淡然一笑,却是毫不在意。

    罗晨一挥手,令牌便是飞向了控魂圣女,战八荒连忙把羽灵宗的令牌也抛了过去,燕小小默然不语,同样是交出了天悦宗的令牌。

    萧山乃是大陆真正的核心,对于外界之人极为排斥,按照规矩,自有执事之人过來领着六人离开。

    临走之时,控魂圣女星眸微微闪动,轻笑道:“罗大家,何必这般着急离开,不若妾身做东,请你们在萧山游玩一番如何。”

    其余的几人听了都是大皱眉头,显然对于控魂圣女不顾身份的行为极为不满。

    虽然罗晨已经成了高等武师,又有大家之名,文采出众,大伙儿都是有着拉拢的心思,可是毕竟彼此身份不同,尊卑有别,萧山七贤是什么身份,怎么能这般的屈尊降贵。

    控魂圣女却根本不理会这几人,星眸中波光如水,看着罗晨。

    罗晨却是摇头道:“不用了,尊使好意,罗晨心领了,來日若有机会,再來拜访。”

    “这样啊。”控魂圣女孟玉灵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轻笑道,“那过几日妾身去川州拜访你好了,罗大家不会不欢迎妾身吧。”

    “哪里哪里,尊使莅临,栖霞宗上下欢迎之至。”罗晨随意客套道。

    在执事弟子的引领下,唯一的六位幸存者快速地离开山谷,向着萧山区域之外而去,待得几人走远,一位黑袍人讥笑道:“圣女,如何,这个罗晨,似乎不太给你面子啊。”

    “你懂什么。”控魂圣女不屑地看了那位黑袍人一眼。

    说完也不再理会几人,控魂圣女娇躯一闪,便即远去。

    几位老家伙对于控魂圣女显然颇为不满,不过都是心机深沉之辈,控魂圣女一走,也不会再有什么口舌之争。

    当即众人也是各自散去,同时在心中猜测着罗晨等人得到了什么造化,将会给修真界的势力平衡带來什么样的影响。

    ……

    “罗大家,一路走好,在下不送了。”刚离开萧山区域,大江之畔,战八荒道。

    “战兄走好,后会有期。”罗晨点了点头,轻轻一拍马背,赛风长嘶一声冲天而起,向着远方疾飞而去,那巨鹰亦是一飞冲天,紧紧跟在了赛风的身后。

    七级飞行荒兽,速度何等快捷,只一闪便是不见了踪影,战八荒艳羡的咂了咂嘴巴,向着燕小小和燕地煞抱了抱拳,也是快速地离开了。

    看着罗晨消失的方向,燕小小用力的抿紧嘴唇,翦水双瞳中缓缓浮现出一层水雾。

    “师妹,何必如此,这个冷血的家伙,不值得你这么对他。”燕地煞有些心疼的看了师妹一眼,沉声道。

    燕小小默不作声,低头疾走。

    “师妹,等等我。”燕地煞叫着,连忙跟了上去。

    ……

    终于是离开了文鼎遗迹,回到了修真界。

    赛风穿云破雾,奔腾如电,罗晨坐在赛风背上,清俊的脸上不可抑制的现出了激动的神情。

    他看向了自己的空间法器,里面正有着一个小小的玉瓶,里面装着四枚雪神丹。

    距离川州越來越近,罗晨的脸微微涨红,心思早已飞到了极远的地方,飞到了天南山脉之中的那个山谷之中。

    天剑门门主楚亦墨临死之前,告诉了他罗刚师兄的位置,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楚亦墨说的应该不是谎言。

    罗晨曾经数次经过天南山脉,却未曾在群山中感知到罗刚师兄的气息,不过他相信,罗刚师兄就在那里。

    罗晨如今闯出了偌大的声名,栖霞宗更是威震天南,罗刚师兄肯定是知道了他的成就,然而罗刚师兄却沒有來与他相见,在罗晨看來,罗刚师兄定然是有着难言的苦衷。

    所以之前,知道了罗刚师兄平安,罗晨并未去刻意寻找罗刚师兄,而如今,得到了雪神丹,罗晨却不可能再顾忌别的了。

    自从罗刚师兄断臂之后,到现在已经十几年了。

    在卧龙山脉的时候,每次看到罗刚师兄断臂的样子,想起当年罗刚师兄身为百夫长时的英姿,罗晨便觉得心口刀割般的痛疼。

    他多么想那只是一场梦,希望噩梦醒來,罗刚师兄依然是那个山岳般的汉子。

    然而事实终究是事实,罗刚师兄的断臂,他未曾想过能够恢复。

    而现在,他得到了雪神丹,罗刚师兄的断臂终于可以恢复了。

    从此之后,罗刚师兄依然会成为那个山岳般的汉子,永远坚定地站在自己的身后,而只要能够在他的身边,罗晨便会感到无比的安心。

    总有一个名字,想起來便觉得心中暖和。

    不管他变得如何强大,罗刚师兄终究是罗刚师兄。

    赛风飞行速度极快,不到一个时辰,便已飞到了川州城上空,罗晨并未在此停留,而是催动赛风继续向南,向着天南山脉高速而去。

    天南山脉横亘南荒末端,自东到西绵延万余里,大致成一个弧形,把山脉南北隔绝开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