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3章 霸道
    “什么。”罗晨一怔。

    “这个地方,名字叫做兽神山谷,而我们的家族,便是在上古时期赫赫有名的兽神家族。”

    罗刚说着,目光微微闪亮:“我们兽神家族,是一个极为古老的家族,家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极远的上古时期,根据家族秘密流传下來的典籍,在上古时期,我们的家族,是大陆上的霸主之一。”

    “上古时期,是修真界最为繁荣的时代,那个时候天地灵力密集,强者众多,像川州城这样的修炼之城到处都是,神级强者也是不乏其人,道纹之路、丹道极为兴盛,还有神秘的灵魂之术、傀儡之学等等……那真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

    “后來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发生了一场大战,那场大战打得是天地崩裂,日月无光,诸多神级强者陨落其中,一座座修炼之城瞬间崩坏……”罗刚想起家族典籍之上的描述,也不由得连连摇头。

    “大战之后,神级强者几乎陨落殆尽,曾经星罗棋布的修炼之城,也只剩下了现在的二十八座,沒有人知道这场大战的起因为何,因为这场大战几乎涉及到了所有的巅峰强者,而这一场大战之后,所有的人都沒有再出现。”

    “大战之后,大陆之上一片混乱,经历了数千年的时间,才渐渐地重建了新的秩序,形成了现在的格局,不过从那一场大战之后,修真界的天地灵力越來越少,人才也是越來越凋零了。”

    “我们的家族,便是在那一场大战之中衰落下來,竟然是就此一蹶不振,距离那场大战这么多年过去了,昔日庞大的家族,竟然只剩下我们这一家数人,避居南荒一隅,随时都可能彻底断绝传承。”

    罗晨早就知道了自己來自于什么兽神家族,可是从罗刚师兄口中知道这些,仍旧不由得为之动容。

    “兽神家族的传人,在这大陆之上是禁忌般的存在,当年的兽神家族太过强大,所以也是招致了很多的怨恨,有些怨恨已经融入了血液之中,历经无数岁月也无法化解,若是让这些势力知道了我们的存在,我们家很快就会迎來灭顶之灾,所以为了家族继嗣无绝,家族的秘密历來只有一人保管。”

    “所以我原本也并不知道这些事情,原來知道这个秘密的是你的师祖,按照家族的规矩,你师祖只有在临终之时,才能把这个秘密让我知晓。”

    “说起來很是可笑,兽神家族的后裔,在修炼上一直沒有表现出什么天赋,直到我这一代。”

    “我在修炼上天赋出众,成功的成为了一名栖霞铁卫的铁卫,这在我们家,还是几百年來的第一次,你的师祖看到了恢复家族荣光的一线希望,所以提前把家族的秘密告诉了我。”

    “第一年从栖霞铁卫回卧龙山脉省亲的时候,我知道了家族昔日的辉煌,我当时的心情,和你现在完全一样。”

    罗刚微笑着看了一眼罗晨,又拿出一壶酒放在桌上,显然他也是有着自己的空间法器的。

    然后他再次挥手,一本古朴的小册子飞向了罗晨。

    “关于我们家族的历史,一切都是写在这上面了。”

    小册子封面上完全空白,罗晨小心翼翼的打开书页,却发现每一页都是用一种特殊的金属制作,上面密密麻麻的雕着古朴的篆书小字。

    罗晨慢慢地看着那些小字,罗刚喝了一口酒,继续的讲着。

    “我当时不过十多岁,正是年少气盛的日子,知道了那个秘密之后,我自然就认为自己有着重振家族的重任,根本沒有想到要做到这一点是何等的艰难。”

    “家族典籍上记载,当年兽神家族的住地便是天南山脉中的一个山谷,当时的天南山脉,据说便是叫做兽神山脉,知道了这一点,我便每每利用军中休假的时间,一个人冒险进入天南山脉之中,寻找家族的根源,不过耗费了很多年的时间,也沒有找到。”

    “后來我在栖霞宗的典籍中看到了《弄浪三重》的这门骑术,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竟然是成功的练成了,当时并不太明白,不过现在我也清楚了,这弄浪三重的骑术乃是道纹之路的应用法门,我也算是个天生灵魂强大之人,学了弄浪三重的骑术,便是正式踏入了道纹之路一途,虽然沒有师父引路,却也算是初窥门径。”

    “就在这一年,我再次來到这天南山脉之中时,在那瀑布后面发现了那条道纹,这才找到了这个山谷。”

    想起许多年前的往事,罗刚放下酒壶,叹息一声。

    “我找到了这里,心中自然开心,然而却发现山谷之中,竟然是已经有人居住了。”

    “那是一对很好的人,男的风流倜傥,女子温柔美丽,他们见到了我,非常开心,拿出了各种东西來招待我,很快我和他们就成了朋友。”

    “他们把自己当成是这里的主人,我却知道我才是这里的主人,不过既然他们把我当朋友,我也不好说这些事情。”

    “那一对男女,自然就是楚亦墨和楚洛灵了。”罗晨心道。

    不过他并沒有准备说出來,因为楚亦墨告诉过他,他的罗刚师兄并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罗刚师兄显然对于这一对老友极为看重,罗晨并不愿意让罗刚师兄知道这个真相。

    罗刚看向了不远处粉墙黑瓦的小院,脸上现出怅然之色,一时间也是沉默下來。

    那真是一对璧人。

    往日的情景历历在目,小岛之上似乎还响着他和她琴瑟和鸣的清音,小院内的桃花开了又谢,两人的身影却已不见。

    那个有着绝世风华的女子,最终死在了他的战枪之下,而那位丰神俊朗如同谪仙的英俊男子,又有多少年沒有再见到了。

    洛灵夫人当年号称天南第一美人,她的脸上永远都是戴着面纱,据说是因为她的容貌,只给她的丈夫、昆玉宗的宗主柳下惠看。

    所以那一战中,当他以“弄浪三重”的骑术越级挑战,向着洛灵夫人冲过去的时候,并沒有料到面纱之下是那样的一张熟悉的脸庞。

    天南以南的第一美人,竟然是山谷之中的那位女子。

    然而山谷中的英俊男子,却绝对不是柳下惠。

    那一刻的心情,实在是难于用言语來形容,他感到极为惊讶,而对面的女子脸色更是震惊不已。

    罗刚直到今日也不明白,为何她会做出那样的选择,毕竟她和那位男子,都是他极好的朋友,纵然是被自己发现了她身份的秘密,她也用不着反应这么激烈吧。

    他清楚的记得,她的脸上先是震惊,然后是羞愧,又似乎悲愤而绝望。

    然后,下一刻,她便发送了那致命的噬骨蚀心。

    她似乎是要用自己的死,來掩盖一个秘密,至于那个秘密是什么,罗刚不得而知。

    她显然是抱着拉着他一起死的打算,然而她却沒有料到,噬骨蚀心竟然是对于他沒有任何作用。

    她是楚洛灵,天剑门楚家的嫡系血脉,所以会有着发动噬骨蚀心的能力,噬骨蚀心至阴至寒,根本无药可救,然而她怎么也不会料到,他的血脉來自于古老的兽神家族,兽神家族的血脉至刚至本不会受噬骨蚀心的侵袭。

    至于他的断臂,乃是他自己动手斩断的。

    并非是因为中了噬骨蚀心的奇毒,而是为了掩饰他并沒有中毒。

    ……

    想起往日重重,罗刚在心里无声叹了口气。

    那真的是一对璧人。

    那个绝色的女子死在了他的战枪之前,对于自己的那位神秘老友,罗刚心中也是充满了愧疚,之后他自栖霞铁卫之中退役,返回了卧龙山脉,也曾多次來到这里,想要找到自己的那位老友,然而那位丰神俊朗的男子,却是始终沒有出现。

    那位有着绝世风华的女子已经死了。

    她选择赴死,甚至要拉着他一起死,定然是有她的理由。

    罗刚不明白那个理由是什么,不过他心里很清楚,死人能够带走的,只有秘密。

    她和他避居山谷之中,为的恐怕就是不让别人知晓,所以罗刚此时也并不打算把这个秘密说出來。

    “就让这一切永远埋在我的心里吧。”他在心中说道。

    毕竟这算是上一代人之间的事情,罗刚并不愿意让罗晨知道这一切,在他看來罗晨知道的越多,反而会更加困扰,因为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复杂了,连他也是未能弄明白。

    ……

    罗刚说到这里,神色微微黯然,他不再继续说下去,端起酒壶慢慢地喝着闷酒,神色看上去有些哀伤。

    罗晨并不知道罗刚师兄对于当年之事了解多少,楚亦墨说的加上罗刚师兄讲的,如今他反而是知道了更多的事情真相。

    看來楚亦墨说得不错,他和楚洛灵真的是把自己的罗刚师兄当做是他们隐秘感情的见证者了,不过也仅仅是见证者而已,自始至终,罗刚师兄都不可能知道那一对男女的真实关系。

    看罗刚师兄的神情,罗晨明白罗刚师兄是真心把楚亦墨父女当做是好友,他不知道若是罗刚师兄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当年罗刚师兄的最后一战,罗晨心中原本还有不少的疑问,可是他突然感觉到,不应该再问下去了。

    “楚亦墨已经死了,就让这个秘密永远的埋在我的心中吧。”罗晨想道。

    ……

    手上的奇异金属小书一共有几十页,每一页上都雕刻着大量的小字,看上去密密麻麻,记载着兽神家族在上古时代的辉煌,以及上古时代大战之后他们这一脉的坎坷经历。

    罗晨慢慢的看着,渐渐地沉浸其中,眼前也是浮现出一个个血与火的故事。

    “玄武历十万又七千五百四十二年,秦州温氏不服,上怒,发道兵十万征之,月余乃平,斩首百万,擒温氏家主献于阙下,上命枭其首级,遍传诸夷,诸夷莫不震服……”

    “玄武历十一万又五百一十三年,上东巡大野,得星光麒麟兽两头,甚悦,东夷土人求之,上不许,夷主大怒,尽起族中之兵來攻,战于大野,斩首十万,东夷大败,乃入东夷,幸夷主妻女,选婉而媚者百余人自用,余皆赐予军士,军士德之,其男子高于车轴者尽诛之,十日乃还,城郭已成丘墟矣……”

    “……”

    “玄武历十八万年,上大召诸夷,约期不至者征之,未几……”

    前面的这些页,文辞古朴,记载着兽神家族昔日的辉煌,罗晨看了,不免也是有些疑惑。

    罗刚师兄说兽神家族在上古时代,乃是大陆上的霸主之一,从这文字上的记载來看,似乎并非是霸主家族这么简单,简直就是嚣张跋扈,唯我独尊了。

    至于什么玄武历,更是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断绝了,现在的大陆之上沒有统一的纪年,人们能够记住的,也就是最近几百年的事情,再早一些的事情,提起來就是一片混乱。

    当年的兽神家族果真霸道,简直可以用飞扬跋扈來形容了,仿若他们就是这个大陆之上真正的统治者,可以为所欲为,随意做任何的事情。

    看着这些记载,罗晨对于当年自己的这些老祖宗,心中突然多了几分不喜,这样的行事方式,完全是建立在强大力量的基础之上的,动辄灭族,不招致仇恨才怪。

    若是强大之时也就罢了,一旦倾覆,积累下來的仇怨就会瞬间爆发,当年强盛之极的家族,衰落道现在这个地步,几乎可以说是必然的了。

    知子莫若父,罗刚见罗晨神情古怪,知道他心中所想,放下酒壶笑了起來。

    “你这孩子,毕竟心肠是太软了啊。”罗刚温和道,“看起來杀伐果断,颇有我的风格,其实你心里还是太善良,说重一点,就是优柔寡断。”

    罗晨嗯了一声,自己事自己知,虽然也曾一怒之下千万人头落地,可是他终究无法每时每刻都硬起心肠,罗刚师兄对他的评价,也是极为中肯。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