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5章 家乡
    至于刚刚看到的,赵敏可以用叶笛來指挥荒兽,便是來自于其中的驭兽之道了,兽神家族的后人靠着血脉内的力量,天生可令荒兽畏惧,驭兽更加容易,不过掌握了技巧,别人也可做到。

    当然不管是丹道、道纹之路还是傀儡之术、驭兽之道,都是需要天赋的,林家祖祖辈辈传承着这一本典籍,却一直沒能出现有天赋的族人,等若是守着宝山却无可奈何。

    纵然是罗刚,在这些方面同样是成就有限,毕竟受限于条件和资质,而这些上古知识,对于罗晨而言却是大有用处。

    这些知识结合他从文鼎遗迹那位栗发少女身上得到的一些记忆碎片,对于他而言有着无尽的价值,兽神家族的后人对于血脉浓度极为依赖,罗晨自身的血脉浓度极高,资质是足够的,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这些方面都可以有所成就。

    到了那时,栖霞宗的崛起,兽神家族的复兴,也都不再是说说而已了。

    ……

    “小晨,家族的秘密,只能你一个人知晓,即便是语熙,你也不能告诉她,知道么。”

    罗刚看着罗晨,严肃的道:“这和信不信任沒什么关系,语熙是个好孩子,我也清楚,不过这件事情,她知道的越少,反而越安全,我的意思,你明白么。”

    罗晨默默点头,把金属典籍收了起來。

    “语熙是个好孩子,你不告诉她,她不会怪你的。”

    “若是你无法完成兽神家族复兴的重任,将來就把这本书传给你的孩子。”

    “这是先辈的嘱托,身为兽神家族的后裔,你必须做到。”

    “知道了,罗刚师兄。”罗晨点头。

    “你发誓。”罗刚神色极为庄重。

    罗晨愕然,旋即按照罗刚师兄的要求,以兽神的名义立下了誓言。

    见到罗晨发了誓,罗刚如释重负的一笑。

    ……

    三日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三天的时间内,赵敏已经和刘语熙成为了极好的朋友。

    赵敏样貌清秀,又极为乖巧,沒有任何的心机,连雪奴也是很喜欢她,三个美丽的女孩在小岛之上,也成为了一幕绝美的风景。

    “赵敏,那里面有什么啊,为什么罗大叔不许我们进去。”

    木屋之外,望着对面不远处那粉墙黑瓦的小院,长腿少女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赵敏摇了摇头,“我们來这里已经好几年了,罗大叔从來不让我进去,后來來了两位长得极漂亮的小姐姐,罗大叔却让她们住在那里,一年多前,那两位小姐姐又离开了。”

    “两位漂亮的小姐姐。”长腿少女疑惑道,“她们是什么人。”

    “她们从來不说,罗大叔也从來沒告诉我。”赵敏摇了摇头道,“罗大叔只是说,她们本來就是属于这个小院的,这个小院是她们的家。”

    “她们长得很漂亮么,长什么样子,有我漂亮么。”长腿少女星眸一闪问道。

    “她们……眼睛特别漂亮,就像今天的湖水一样干净。”赵敏指着冬日阳光下澄澈的湖水道,又看了长腿少女一眼,补充道,“雪奴你也很漂亮啊,不过你们的漂亮是不一样的。”

    “怎么不一样。”雪奴看着青衣少女,连声问道。

    “你们的脸都很漂亮,不过你的……真大。”赵敏看着长腿少女傲人的胸部,清秀的小脸上现出惊叹之色。

    刘语熙忍不住嗤的一声笑出声來,长腿少女小脸微红,狠狠地瞪了赵敏一眼,小脸上却有着一丝掩饰不住的得意之色。

    三位少女一阵笑闹,过了一会儿,刘语熙和雪奴对视一眼,心中都忍不住在想,那两个出现在这里的美丽少女到底是谁。

    ……

    罗晨告别了罗刚师兄,离开了兽神山谷。

    原本在找到罗刚师兄之前,罗晨是打算让罗刚师兄也去川州城的,那里更加安全,而且天地灵力更加浓郁,便于修炼,不过罗刚本人却并不愿离开这里,而是继续留在了山谷之中。

    如今罗晨已经知道了兽神家族的秘密,现在的他已经知道,天底下恐怕沒有比这个山谷更安全的地方了,所以罗刚师兄呆在这里,他也很放心。

    罗刚师兄留在这里,极有可能是等待着他的那位老友,他并不知道那位老友便是天剑门的门主,更不知道那位老友已经死了,而且是死在罗晨的手下,而这些事情,罗晨也并不准备告诉他。

    当然罗晨也不清楚,罗刚师兄出于一些原因,也沒有告诉他一些事情,比如不久之前,曾经有两位少女在此住过一段时间。

    当然罗刚也许仅仅是觉得这些事情不重要,沒必要告诉他罢了。

    罗刚如今已经是三级武师,而且是达到了三级武师的巅峰,这自然是由于洗髓丹的功劳了。

    当初罗晨在多宝道人那里得到了大量的洗髓丹,可以把一层武师直接提升为三级武师,而这次罗晨进入文鼎遗迹,同样是得到了不少的洗髓丹,罗刚这么多年厚积薄发,三日内成功冲破阻碍成为武师,再加上罗晨送上的一枚洗髓丹,成为三级武师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这次罗晨离开,赵敏也跟着罗晨离开了山谷,这是罗刚的要求,对于罗刚师兄的话,罗晨一向是极为服从。

    而且赵敏是他幼时的玩伴,是他在卧龙山脉同龄人中唯一的朋友,罗晨一向把赵敏当做是自己的亲妹妹,自然不会不管她。

    毕竟已非当年的懵懂少年,如今的罗晨也能从少女的眼波之中,捕捉到那一缕炽热的情意。

    不过在他眼中,赵敏永远都是他的妹妹,而不可能是其它的身份。

    离开了兽神山谷,罗晨一人骑在赛风背上,三位少女则都是坐到了巨鹰背上,那巨鹰受到赛风的压制,对于刘语熙和雪奴二女都是极为畏惧,反而对于赵敏感到极为亲切。

    罗晨知道,这是因为赵敏在驭兽之道上颇有造诣的缘故了,看來有赵敏在,即便是沒有了赛风的压制,这头巨鹰也会服服帖帖。

    四人分乘两头荒兽,离开了天南山脉,飞入到天南以南的广袤原野之上。

    如今的天南以南,虽然依旧无法和川州相比,却更加的多了一派勃勃生机。

    这自然是栖霞宗和罗晨的功劳了。

    栖霞铁卫大肆扩军,几乎席卷了天南以南的强者,而他们在川州,也得到了大量的各种资源。

    铁卫们都有亲人留在天南以南,自然会有大量的资源财富流入这里,有了大笔财富的注入,这里的兴旺发达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再加上这里乃是栖霞宗的根基,栖霞宗方面自然不会吝惜财富,原本遍布各处的盗匪土匪,由于头领早在天南以南三大宗门决战之时被招入了栖霞铁卫,早已是烟消云散了,对于这块根基之地,栖霞宗方面加强了控制,由松散的统治改为了严格的管理,如今的天南大地称得上是一片和平的净土,百业兴旺,黎民都可安居乐业。

    罗晨望着脚下飞掠而过的山川原野,城镇村庄,心中也是多了几分感慨。

    这样的世界,也许正是圣老想要的吧。

    这里的社会构建,乃是完全按照圣老的要求,由罗晨提出來,交由几位善于任事的核心长老來实施的,整个社会构建,几乎和圣老的描述完全一样。

    在进入文鼎遗迹之前,这里还不过是一个雏形,而如今一年过去了,一切都已经是井井有条。

    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即便是最为底层的人,也是有着吃饱穿暖的能力的,街道上已经沒有乞丐,到处都干干净净,人们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不过罗晨心里明白,仅仅是依靠天南以南人们的努力,是无法让他们过上这样的日子的,这里能够呈现出一个圣老描述的所谓“大同社会”,是靠着源源不断的外部资源供给來实现的。

    铁卫们送回來的各种资源,加上栖霞宗不惜血本的大笔投入,才造成了现在天南以南的繁荣。

    若是沒有栖霞宗的保护,切断资源的供给,这一切都将不复存在,很快便又恢复成为当初的那个弱肉强食盗匪横行的丛林世界。

    看着这一切,罗晨心里突然有了一些明悟,但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想要抓住,却又无法真切的抓到。

    他的目光看向金螺内,圣老正在闭目沉睡,罗晨犹豫了一下,轻轻咬了咬牙,暗自打开了金螺的封印。

    潜移默化里,圣老已经影响了他很多,对于圣老,罗晨其实是极为的尊重和感激,把他当做了自己的一个长辈,所以潜意识里,罗晨也是一直渴望得到圣老的认可。

    如今他实现了圣老的理想,虽然只是在这一隅之地实现了,而且他也清楚,这样的繁荣完全就是水中月镜中花,极不真实,然而这并不妨碍他想要师父看一看这一幕的心情。

    就像是一个孩子,捡到了漂亮的石子,想要拿去给大人看一般,此刻的罗晨,就是这种心情。

    不过他知道,在得到师父的夸赞之前,一顿臭骂恐怕是少不了了。

    “师父。”罗晨在心中轻声叫道。

    “臭小子,怎么了,这里是在哪里,咦,,,我干,你他娘的。”

    圣老醒來的瞬间,感觉一下外界之后,瞬间就变得怒不可遏,在金螺内大声咆哮起來。

    “臭小子,你,你,你气死我了,你又升了几级了,为毛不叫醒老夫,老夫想要混点能量容易么,……”

    “小王八蛋,你故意玩我是不是,娘咧,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徒弟,你晋级时为毛不叫醒我,为毛不叫醒我。”

    “……”

    “卑鄙,无耻,下流,孙子。”

    不出罗晨所料,这老货醒來之后,果然是开始骂个不停,在金螺内暴走不已,这也难怪,他只能在罗晨晋级时获取能量,然而罗晨如今已经连生几级,却沒有一次叫醒他,他不暴走才怪。

    罗晨听着师父的臭骂,却沒有解释。

    因为他实在是沒法解释,总不能说他进入了文鼎遗迹,然后和一个神秘女子双宿双飞,翻云覆雨间,就莫名其妙的获得了这些力量了吧,这样的事情让这个老货知道了,罗晨的脸都沒地方搁了。

    所以不关师父骂什么,他都是陪着笑脸,不管师父怎么逼问,他都是绝口不提。

    木已成舟,覆水难收,圣老骂了一会儿,大概是骂累了,终于是消停了下來,罗晨趁此机会,连忙插言道;“师父,你老人家看看下面……”

    “看尼玛啊。”圣老怒道,感受了一下外面的世界,猛然咦了一声,老脸上露出激动之色,“臭小子,你这是……你这是……”

    “师父,我都是按照你的要求做的,你看这个地方,和你要求的是否一致。”罗晨陪笑道。

    “不完全一致,不过已经是有十之七八的味道了,不错,很不错。”圣老两眼放光,喜形于色道,“臭小子,真的不错,哈哈,沒想到啊,真是沒想到啊,在这修真界之上,竟然是能够看到这幅景象。”

    “禀告师父,我力有未逮,建立此等秩序的,目前只有天南以南这一隅之地而已。”罗晨干笑一声道。

    “不小了,已经不小了。”圣老哈哈大笑,“想我泱泱华夏,从南到北不过万余里,从东到西也是万余里,面积还沒有这天南以南大。”

    “华夏。”罗晨微微错愕。

    “就是我的家乡了。”圣老喜形于色,脱口而出道。

    “这么说來,师父你的老家,和这天南以南一样,也是一个小地方了。”罗晨笑道。

    “小地方?”

    金螺内,圣老扬眉傲然道,‘冕服华章曰华,大国曰夏冕服华章曰华’,是不是一个小地方,不能只从面积來看,想我华夏文明,绵延五千余年……”

    “修真界的历史,恐怕远远不止五千年。”罗晨笑道。

    “弱肉强食,生灵涂炭,说此地为人间地狱也不为过,虽然也是历史悠久,如何能和我华夏相比。”圣老傲然道,“这等地方,岂能看做文明开化之地。”

    罗晨笑笑,也沒有反驳,这老货如此正经八百的说话,他倒是很少看到过。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