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 回來
    再加上柳如雪的昆玉宗乃是被罗晨所灭,柳如雪自然痛恨罗晨,她如今又知道了,罗晨乃是暗影圣殿少主这件事情,那么两件事情便成了一件事情,她针对暗影圣殿,针对少主罗晨,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当初的柳如雪不过是个小角色,赵道思和季正雅根本有把她放在眼里,现在柳如雪的实力,已经不是他赵道思能够比拟的了。

    不过人各有气运,柳如雪得到了什么奇遇,赵道思并不知道,也不想过问。

    当然他也明白,纵然他开口询问,柳如雪也不会告诉他的,她是一个合格的杀手,而杀手总是谨小慎微,从不肯把自己置于死地的,关于自己的秘密,更是绝对不肯泄露一丝一毫。

    “我恨暗影圣殿,因为你们欺骗了我,我恨罗晨,因为他逼死了我的石血。”

    柳如雪轻声道,声音无比冰寒。

    “我要毁了暗影圣殿,我要杀了罗晨,我会以今天这种方式,以暗影圣殿杀手最擅长的方式,把你们全部杀死。”

    “那就走着瞧吧,小丫头。”赵道思艰难地咳出了一口鲜血,猛然爆发出一阵大笑。

    “你不相信我能做到。”柳如雪盯着赵道思,小脸微寒。

    “呵呵,你有见过我师父,你不知道他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人,不管你如何强大,在我师父面前都不过是一粒灰尘。”

    柳如雪用力抿紧嘴唇,星眸依旧明亮干净,绝美的小脸上满是讥讽之色,显然对于赵道思的话,她根本不相信。

    “我师父是这个世界之上,唯一的一个完人,师父只要还在,暗影圣殿就永远在,等你死在他的手里,你才会明白什么叫做杀人的艺术。”

    “真是无知。”柳如雪看着奄奄一息的赵道思,冷哼一声。

    “真是无知。”赵道思重复道,哈哈大笑,笑声却瞬间断绝。

    他的脸色已然凝固,嘴角却是有着一丝嘲讽的笑意,似乎在嘲笑柳如雪自不量力。

    “该死。”

    柳如雪忽然感觉心中由的一阵烦躁,猛然一脚踢出,赵道思的尸体轰然破碎,化作了一团血雾。

    再看向赵道思消失的方向,她的心中猛然一凛。

    “嗯。”

    “临死之前,还不忘打击我的信心,想让我在面对他师父的时候,心中会有畏惧。”

    “不愧是暗影圣殿的杀手,果然不凡。”

    “不过……你又怎么知道,我接触的乃是这个世界的本原,纵然是你的师父,那位神秘的暗影圣殿的主人,对于这个世界的本源了解的也有我更多。”

    “究竟是谁无知,呵呵,走着瞧吧。”

    ……

    看着破庙之中如同雕像般呆在那里的几位乞丐,柳如雪的眼底现出一丝厌恶之色。

    然后她小手轻挥,圣洁的白色莲花从几位恶丐的身体之内长了出。

    下一刻,莲花枯萎,花瓣凋零,几位恶丐的身体随之消散,全部化作了虚无。

    “罗晨,这不过是个开始而已,呵呵。”

    “需要为你赎罪的,可不仅仅是暗影圣殿。”

    “师父……原谅我,这段仇怨,如雪无法放下。”

    褴褛的棉裙瞬间消失,露出一具美丽动人的娇躯。

    柳如雪纤足轻点,在昏暗的破庙之中转了个圈,小脸上现出一丝温柔的笑意。

    小手深处,按在饱满的胸前,柳如雪轻声道:“石血……好看么。”

    有人回答她,她的嘴角却是微微舒展,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浅笑。

    “嗯……”

    “在滨枞城的时候,你悄悄的偷看过我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怎么能感觉不到呢。”

    “我的身体,便只能你一个人看。”

    “其他想要看我身体的人……都要死。”

    灵魂刺客的传承,已经融入她的身体之内,那张熟悉的脸庞,已然是再也看不到了。

    然而那美丽的沟壑之间,却是传承宝石消失的地方,他的身躯消失在那血湖寒焰之中后,他的身影便一直出现在传承宝石之上,陪着她过了很多日子。

    而现在,他永远在她的心里。

    玉手再次轻挥,一袭白衣笼罩了她美丽的身体,她的身上瞬间散发出一种圣洁的气息,凛然不可侵犯,宛若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又仿若是高高在上的神祗。

    看着赵道思消失的地方,柳如雪的小脸上现出一丝傲然之色。

    “若是你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还会那样说呢。”

    “我想要报仇,谁也无法阻挡。”

    纤足轻轻一点,便已消失在虚空之中,破庙之内,一切宛若从前,似乎什么事情都有发生过一般。

    ……

    罗晨和圣老说话间,赛风已经飞到了卧龙山脉外。

    这里是罗晨的家乡,如今罗晨在栖霞宗内如日中天,小镇之上也早已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新的卧龙山脉,乃是一座有着城墙包围的小城,当初卧龙山脉毁于横刀帮土匪之手,镇民早已被屠戮一空,如今小镇的居民,都是最近从别的地方搬的。

    小镇早已成为了栖霞宗的圣地,罗晨大统领的名字,在栖霞宗领地之内人尽皆知,每日里不知有多少人不远千里甚至是万里慕名前,看一看林大统领生长的地方,仅仅这络绎不绝的人流,便给小小的卧龙山脉带大笔的收入,再加上栖霞宗方面不遗余力的投入,新卧龙山脉的繁荣也是自然而然的了。

    林家的铁匠铺,也已经被重新建了起,一切都恢复了往日的旧观,大门之外,有着全副武装的栖霞铁卫守卫者,参观者只能是远远地看上一看,根本无法靠近。

    赵大洪家的酒馆,在罗晨的特意关照之下,也是得到了重建,如今赵敏回了,这里自然是送给了赵敏,不过赵敏也不会在此地久居,因此小酒馆也只能是依旧闲置起。

    罗晨一行人落在小镇之外,虽然就站在道旁,却有人能够发现他们的存在,毕竟四个人之中,有三个都是高等武师,两头荒兽坐骑也同样是高等武师的层次,一旦掩饰气息,除非足够强大的高等武师,否则根本无法发觉他们的存在。

    道旁的一个巨大的土丘,上面长满了凄凄野草,已是深冬,草茎都是枯黄,在寒风中瑟瑟抖动着。

    这里埋葬着卧龙山脉的镇民们,他们都是横刀帮屠镇惨剧的死难者,赵敏的父亲也在其中。

    整个卧龙山脉,活下的就只有赵敏一个,若非罗晨及时赶到从火海之内把她救出,连这唯一的幸存者也有了。

    回卧龙山脉拜祭,本就是赵敏的主意,对于如今的罗晨而言,距离根本不是问,他对于赵大叔也极为敬重,所以赵敏提出,自然是无有不允。

    赵敏把一壶烈酒倾倒在土丘之前,跪倒在冰冷的土地上,泪水已然滑落脸颊。

    罗晨亦是跪了下,向着土丘重重的叩首。

    击杀王朗父子,剿灭横刀帮土匪,卧龙山脉镇民的血仇,他早已报过。

    然而那些熟悉的身影,却再也不会出现了。

    最为亲近的赵大叔,也已经长眠在这一黄土之下,回想起,地瓜烧酒的味道,竟是那么的醇香。

    卧龙山脉已经不是当年的卧龙山脉,他也不再是当初的那个懵懂少年。

    看着身边赵敏瘦弱的身影,罗晨心中暗暗发誓:“赵大叔,你放心,小敏是我的师妹,只要有我在,绝不容许她受到丁点儿的委屈。”

    赵敏长跪在土丘之前,想起父亲的音容笑貌,心中极为酸楚。

    忽然,她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似乎正在倾诉着什么。

    片刻之后,她站起身,轻轻擦了擦眼角。

    “罗晨师兄,谢谢了,小敏事了,我们走。”

    “嗯,好。”罗晨点头。

    ……

    从卧龙山脉到栖霞城,有三千余里的距离。

    不过对于现在的赛风而言,这点距离委实是太短了点儿。

    铁翼拍打之间,大地从脚下高速掠过,不久之后,那一座云雾笼罩的插天巨峰便出现在眼前。

    罗晨这次进入文鼎遗迹之内,一共是得到了四枚雪神丹。

    天悦宗燕家兄妹想要得到一颗,却被他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非是罗晨心肠太硬,实在是四枚雪神丹各有用处,燕小小拿雪神丹能够换取的,不过是些许元液而已,而雪神丹对于罗晨而言,意义重大。

    第一枚雪神丹,毫无疑问自然是属于断了一臂的罗刚,而另外的三枚雪神丹,则是分别属于叶林旭和叶文良父子,以及盲了一目的萧媛媛。

    刘语熙的父亲和师祖,已经很多年有离开过栖霞宗山顶大殿了,非是他们不愿离开,而是两人都是身染奇毒,根本无法再站起。

    雪神丹号称活死人肉白骨,想对于两人的病情也有好处,能够痊愈也是未可知的事情,罗晨深爱着刘语熙,对于刘语熙的家人,自然也是看做自己的家人了。

    栖霞宗近了,罗晨回头看向刘语熙,不出意外的,刘语熙的小脸上开始现出激动之色。

    父亲和师祖无法站立,师妹赵月儿的身份特殊,这些年,整个宗门的重任都压在了她的肩头之上,虽然后有着罗晨为她分担,然而她的担子从有真正的卸下。

    她多么希望父亲能够再次站起,师祖能够恢复健康,原本她已经是不报什么希望,可是雪神丹的出现,却又给了她一丝希望。

    若是只得到一枚雪神丹,那自然是属于罗大叔的,可如今有多的雪神丹,她和罗晨又是不分彼此,拿为父亲和师祖疗伤,便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罗晨向着刘语熙宽慰一笑,伸出大手握住了刘语熙的小手。

    刘语熙心中微暖,看着罗晨清俊中开始透出一丝刚毅的脸庞,一丝清浅的笑意浮现而出。

    到了这时,心中最后的一丝芥蒂,也终于是完全的放下。

    发生过的事情,已经无法改变,那么就让自己忘记这一切。

    至少他的心,依然是属于自己的,就像自己的心,一直属于他一样……

    ……

    赛风飞到了栖霞峰上,在大殿之外的广场之上落了下。

    这里乃是栖霞宗的禁地,不允许任何人不可踏足,虽然如今栖霞宗的重心已经移到了川州城,然而这里的禁令仍在,巨大的峰顶广场之上,显得极为安静。

    刘语熙掌心中握着一个小小的玉瓶,小手上已经满是汗水,站在她身边,罗晨便可听到她剧烈的心跳声。

    显然她此刻的心情又忐忑,又紧张。

    “走,应该会有效的。”罗晨握紧了刘语熙的小手,低声道。

    “嗯。”

    刘语熙轻轻咬了咬嘴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迈步走向了大殿之中。

    ……

    与外面相比,大殿之中显得略略有些阴暗,两个身影坐在大殿之中,坐在主位上身材高大的白须老者,正是现任栖霞宗宗主叶林旭,在他的下首,那个看上去有些文弱的中年男人,便是栖霞宗的少宗主、刘语熙的父亲叶文良了。

    见到罗晨和刘语熙出现,两人怔了怔,脸上都是露出喜色。

    “语熙,小晨,你们怎么了,哈哈。”叶林旭长须摆动,依旧是声若洪钟,单从气色上看,哪里有重病在身的样子。

    叶文良爱怜的看着自己的女儿,目光又移到罗晨的身上,略略点头示意,目光中有着无法掩饰的赞赏之意。

    几人向着二位宗主行礼,刘语熙道:“师祖,父亲,我们从文鼎遗迹之中回了,自然是要见一见你们了。”

    “文鼎遗迹探险,以往我们连听闻的资格都有,想到如今竟然能够参与其中。”叶林旭豪迈大笑道,“这一切都是小晨的功劳,哈哈,语熙,你以后可要跟小晨好好的,知道么。”

    “知道了,师祖。”刘语熙轻轻点头,皓腕一翻,一个玉瓶便出现在掌心之中。

    轻轻打开玉瓶,一股淡淡的药香散发而出,里面似乎蕴含着无尽的生命之力,叶林旭吸了一口,不由得精神大振,大声道:“丫头,这是什么。”

    “这叫雪神丹,是救死扶伤的圣药,纵然是肢体破碎,服用之后也能够快速痊愈,且不会影响到原的力量。”刘语熙道,声音微微有些颤抖,“这是罗晨从文鼎遗迹之中得到,特意孝顺你们的。”

    !!:!!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