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1章 虚空
    “高人,绝对是高人。”叶林旭点头,又喝了一大杯烈酒,感叹道。”此等高人,如闲云野鹤,不知何时我们才能再见上他一面。”

    “呵呵,林旭老弟,高人在下实不敢当,不过想要见我,可不是什么难事。”一个爽朗的笑声在邻座响起,一个身材高大的老者站了起,含笑看着两人。

    坚固的灵力屏障,显然无法隔绝对方的探查,对方的实力,可想而知。

    老者青衫飘飘,面容清癯,一脸的出尘之色,正是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叶林旭和叶文良见到这青衫老者,慌忙站起身,躬身行礼道:“白起先生。”

    当年栖霞宗遭到仇家的暗算,叶林旭和叶文良同时身重奇毒,几乎丧命,便在此时,一位青衫老者突然出现在栖霞宗,出手暂时压制了两人的伤势,这位老者,便是这位白起先生。

    白起先生自称自萧州,云游至此,因与二人有些缘分,这才出手相助,不过这奇毒毒性霸道,纵然是他亦是无法根除。

    这种奇毒虽然被暂时压制,然而痛苦却几乎让人无法忍受,就仿若是每时每刻都有千万只蚂蚁一起啃噬五脏六腑一般,那种痛疼根本难以言说。

    父子二人几乎崩溃绝望,这时白起先生又卜了一卦,称卦象上说二人命不该绝,将必有毒性解除的时刻,且明确指出了解毒的日期。

    当日父子二人将信将疑,只不过是当做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罢了,现在回头看,此人的卜卦真的是灵的可怕。

    河洛术数之学,本就是大陆上玄奥的学问,能够精擅此道的,无不是世间的大能者,当年的卦象应验,叶师兄子对于这位白起先生自然是无比的敬畏了,所以见到此人出现,都连忙起身行礼。

    “林旭兄不必如此,自家兄弟,何必见外。”白起先生笑吟吟的走了过,清癯的脸上满是笑意,令人有如沐春风之感,“文良贤侄,你本是洒脱之人,当年在我面前可有如此拘谨,难不成这许多年不见,便不认我这个师兄了不成,还是说吝啬碧清泉的十年陈,不愿请师兄我喝上一杯。”

    他这一番话说,叶家父子都是大感意外。

    当年二人受此人救命之恩,感激自然是有的,不过当年的白起先生高高在上,向不假人辞色,何曾有过这般和蔼可亲的态度,至于与叶林旭称兄道弟,在叶文良面前自居师兄,更是从未曾有过的。

    二人皆是机变极快之人,对视一眼,都知道白起先生乃是刻意拉近与自己的关系,对方乃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加上本身的身份地位极高,能够这般放下架子结交自己,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自己都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

    叶林旭豪爽一笑道:“既然师兄如此说,小弟就不客气了,无涯,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请你白起大哥坐下喝上一杯。”

    “白起大哥,快请上座。”叶文良微笑道,“这么多年不见,侄儿也是想你得紧呢,救命之恩,至死不忘,今日一定要多敬师兄几杯。”

    “哈哈,好,好孩子。”白起先生点了点头,与叶林旭相视大笑,直接坐了下。

    ……

    “这一杯,兄弟敬你。”叶林旭笑着拿起酒壶,满满斟了一杯烈酒,“白起大哥,大恩不言谢,若非是你当年相助,我父子二人早就化作地底寒灰了,又哪里能活到今日。”

    白起先生微微一笑,举杯一饮而尽。

    “白起大哥,当年的卦象,今日真的应验了,师兄在术数之学上的神通,小侄真心佩服,师兄乃真的世外高人,人中龙凤,今日能够再次一睹尊颜,小侄幸何如之,且请饮了此杯,为师兄寿。”叶文良站起身,端起一杯烈酒恭敬道。

    “好孩子。”白起先生赞赏的一笑,端起酒杯再次干了……

    ……

    他放下架子刻意结交,叶师兄子又心存感激,气氛自然是越越融洽,很快便有了一番多年故知喜相逢的氛围。

    “《易》者,易也,易者,变化也,术数之学,乃是对于未之事的一种预测,本就是难说必然灵验的,未之事每时每刻都在变化,任何一个关键的因素改变,都会改变最终的结果,所以这卜卦之事,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

    白起先生说着,慢慢放下酒杯,目光落在了叶林旭的身上。

    “现在看,关于二位中毒一事,关键因素并未改变,所以当年这一卦,终于于今日灵验,这其中固然有冥冥之中的天意,也和二位乃至栖霞宗气运未绝有关。”

    “尽人事而听天命,此乃堂堂之道,若是二位这些年什么也不做,安坐在栖霞峰上,等待这机缘到,毒性自动解开,恐怕等的不会是这般结果,而只能是毒发身亡了。”

    “林旭老弟,这些年,想你定然是花费了不少的心思吧。”

    叶林旭摇了摇头道:“师兄,林旭不过是个寻常之人,关于这件事情,其实并未做什么努力,一切皆是顺其自然而已,当然我二人并未因为此事而变得消沉,这许多年,唯一可称道的,也就是一直不改本心,活得足够努力而已。”

    “不改本心,努力活着,这亦可称之为尽人事听天命了。”白起先生点了点头,笑道,“林旭,你和无涯贤侄都非常人,偏生是生在这蛮荒之域,若是能够生在萧州,定然不会是现在的这般成就。”

    “当然了,若非是二位生在这蛮荒之中,也不会有今日之栖霞宗,栖霞宗今日之气象,在整个大陆之上都是极为受人瞩目的,林旭,贤侄,恭喜啊。”

    叶林旭和叶文良对视一眼,脸上都是现出一丝骄傲之色。

    若是当年的栖霞宗,白起先生怎么会和他们说这样的话,今日的栖霞宗,的确已经是今非昔比,他们也是有着骄傲的资格。

    “林旭老弟,这次奇毒祛除,是何原因,如果方便的话,可否告知为兄。”白起先生抿了一口酒,微笑道。

    “师兄何等人物,这等小事自然是一猜便知,又何必问我们。”叶林旭笑道。

    “为兄虽然自信猜中,不过还是想从林旭老弟这里得到验证。”白起先生笑道。

    叶林旭点了点头。

    “不瞒师兄,我们这次毒性化解,是因为我那孙婿罗晨。”

    “孙婿。”白起先生微微一怔。

    “小女刘语熙,和罗晨已经有了白首之约。”叶文良微笑道。

    “白首之约。”

    “这么说,婚事已经定下了。”白起先生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是的。”叶文良点头。

    白起先生嘴角现出一丝奇异的笑意,笑意在脸上快速蔓延,渐渐无法抑制。

    “白起大哥。”叶林旭皱眉。

    白起先生嗯了一声,发觉自己失态,连忙端起一杯酒倒入口中。

    然而下一刻,他终于是忍受不住,“扑”的一声把满口烈酒喷得到处都是,然后放声大笑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起先生捶胸顿足,笑得眼泪都流了出。

    叶林旭和叶文良对视一眼,都是一头雾水。

    “哈哈,哈哈哈哈,白首之约,定下了,定得好啊,定得好啊,哈哈哈,……”

    ……

    白起先生知道自己情绪失控,可是此时此刻,他实在是忍不住。

    几天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他怎么能不笑,怎么能不笑。

    “哈哈,孟玉灵啊孟玉灵,若你知道了这个消息,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萧山七贤之中,唯有你是女人,不过那又如何,哈哈,你若愿意跟人家做小,老夫甘拜下风,七贤之首说不得让给你做,现在么,嘿嘿。”白起先生想着,心中笑得更加的疯狂。

    ……

    “咳咳,林旭老弟,为兄失态了,哈哈,见谅,见谅。”白起先生大笑着,用力的揉了揉清癯的脸庞,让自己的肌肉松弛下。

    “师兄,刚才何故发笑。”叶林旭问道。

    “什么,哈哈。”

    白起先生笑道,“罗晨这小子,确实不错,两位此次毒性得解,我想也是这小子的功劳,如果我猜测的不错,灵药是这小子从文鼎遗迹之中得到的吧。”

    叶林旭点了点头,他知道在这位“师兄”跟前,隐瞒是有任何意义的。

    不过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这位大能刚才发什么神经。

    “罗晨这小子气运冲天,兼又文采飞扬,实力超群。”白起先生看着叶文良笑道,“贤侄,你能够有此佳婿,师兄在此恭贺你了。”

    “谢师兄。”叶文良连忙道。

    “哈哈,令爱有此佳婿,夫复何求,依我之见,当早些为他们操办了婚事为是,将大喜之时,我定有一份大礼奉上。”

    说完一挥手,一个玉瓶飞向了叶文良:“这点东西,贤侄拿着,算是我这个做师祖的给刘语熙凑的一点嫁妆,罗晨这小子在大陆之上如日中天,咱们娘家人出手,不能寒碜了不是。”

    叶文良连忙接过,不由得咧了咧嘴,这么会儿功夫,都成了娘家人了。

    “老弟,贤侄,实不相瞒,老夫此次,除了恭喜二位得脱苦厄之外,本还存了另一个心思,想要见一见你们栖霞宗这位少年才俊的,不过呢,现在看,似乎有这个必要了。”白起先生转动着酒杯,微笑道。

    “白起大哥想要见小晨,这也容易,他便在这栖霞城,我把他叫就是。”叶林旭道,他知道一切都瞒不过此人,索性表现的光棍一些,。

    “不必了。”白起先生笑了笑,又恢复了潇洒从容的模样,站起道,“昨日我想见他,所以万里此,可是现在我又不想见他了,既然不想见了,那就不必见了,古人所谓乘兴而,尽兴而归,不外如是,哈哈。”

    “白起大哥是真潇洒。”叶林旭赞道。

    “哈哈。”白起先生长笑一声,“林旭,无涯贤侄,你们一定要尽快把这婚约公布天下,让大家都知道,罗晨已经成为了你们叶家的乘龙快婿,让那些心思不纯的人,彻底断了念想,我走了。”

    说完身躯一闪,便即消失在虚空之中。

    叶林旭和叶文良对视一眼,都是一头雾水。

    “父亲,这白起先生……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谁是心思不纯之人。”叶文良问道

    “这个么……我也不清楚。”叶林旭虎目中光芒一闪,沉声道,“文良,不管白起先生是什么意思,我也觉得他说的有些道理,名不正则言不顺,小晨如今在宗门中的身份,依然只是云岚大队的统领,与他肩上担当的重任太不相称,我们和这两个孩子商量一下,把小晨与语熙的关系正式公布天下。”

    “好。”叶文良点头,“就依父亲所言。”

    ……

    栖霞城外,虚空之中。

    白起先生回过头,看着那高耸入云的栖霞峰,唇角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当年他救下叶师兄子,不过是无心之举,当年的事情,他几乎早已忘怀,毕竟他的身份,在萧州也有多少强者有资格知晓,他的地位比之叶师兄子,不啻于云泥之别。

    纵然是罗晨如今在大陆上如日中天,在他眼中也不过是个后起之秀罢了,他是想要和罗晨搞好关系,不过这应该是罗晨主动,而非是他堂堂七贤之首折节下交。

    所以他本并有这天南以南的打算,无奈控魂圣女如今咄咄逼人,欲要争抢这七贤之首的位置,而孟玉灵的底牌,却就是她和罗晨的关系。

    从某个渠道,他知道了孟玉灵的惊人计划,这让他再也坐不住了,这才想起自己原和栖霞宗还有着这等渊源,这才离开萧州,亲自了一趟栖霞宗。

    原本还在头疼见到罗晨该摆出什么姿态,怎样才能让他主动靠近自己这一方,这对于一向骄傲的他说,无疑是一件极为痛苦的事情,然而现在,一切却都已经不重要了。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