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4章 恶魔
    少年脸上现出温和的笑意,踏着青碧的草地向她走,向着她张开了宽厚的怀抱。

    钟蕊有些羞涩,却有任何的迟疑,迈步走了过去,依偎在他的臂弯之中。

    “罗师兄,这是真的么,你不是和刘语熙有了婚约么。”听着少年沉重有力的心跳声,钟蕊喃喃的道。

    “傻丫头,哪里有什么婚约。”少年温和的笑道,“我的心中,从就只有你一个啊。”

    钟蕊微微一笑,更加用力的揽紧少年的腰。

    少年低头看着她的脸庞,无比温柔的捧起她的小脸,如同捧着最为宝贵的珍宝,低头印向了她的红唇。

    钟蕊的脸上现出羞涩的笑意,感受着少年灼热的气息,心中有着一丝隐隐的期待。

    猛然间少年的脸庞变得模糊起,少年身体的温度也在快速的消褪。

    钟蕊微微错愕,想要用力抱紧他,手臂却从他的身体之中穿过。

    “罗师兄。”钟蕊惊惶的叫了一声,忽然感觉无比的困倦,无尽的黑暗粘稠的化不开,向着她压了过。

    她的意识渐渐的模糊,却瞬间想起了现在的处境,心中不甘的叹息一声。

    “原,我真的是忘不了他啊。”

    “真的是舍不得离开他……”

    无比粘稠的黑暗终于把她的意识完全吞,下一刻,她便完全陷入了亘古的黑暗之中……

    ……

    钟蕊身子一晃,从马背之上跌落下,十夫长们慌忙跳下战马,扶起了钟蕊,却发现她已经有了气息,脖颈上的伤口处,也不再有鲜血流出。

    十夫长们同时红了双眼,一个个脸上现出暴怒之色。

    擎旗的少年铁卫泪流满面,猛然间挥动战旗,嘶吼道:“杀光他们,为大人报仇。”

    “报仇,报仇。”

    马背上的铁卫们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一个个双眸血红,疯狂嘶吼。

    “希律律。”

    受到主人情绪的感染,铁背马接二连三的嘶鸣起,一个个十人小队怒而不乱,在十夫长的带领之下,向着最后残余的叛军步兵发起了冲击。

    他们的眼中有一丝的怜悯,每个人都化作最为恐怖的杀神。

    宛如是狼入羊群一般,十个十人队化作了十柄锋锐的长矛,在重甲步兵的方阵之中一次次的凿穿着,所过之处皆是血肉横飞,一个个重装步兵肢体抛洒,鲜血飞溅。

    片刻之后,重装步兵们都已经变得稀稀拉拉,大部分人都成为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

    绝望的叛军们终于是丧失了斗志,一部分人跪在地上,高高的举起武器表示投降,另外一部分则是嘶吼着向着战场之外逃去。

    铁背马的速度岂是步兵的两条腿可比的,逃亡者一个个被追上,冰冷的战枪无情地刺入他们的身体。

    剪除了逃跑的叛军之后,栖霞铁卫的铁卫们在战场之上回纵横,把一个个投降的叛军直接轰成了肉泥。

    百夫长大人阵亡,早已让他们陷入了疯狂之中,又怎么可能容许敌人的投降。

    叛军很快被斩杀殆尽,铁卫们一个个下了战马,围拢在钟蕊的身边。

    钟蕊以自己的努力,赢得了每一个袍泽的尊重,新的云岚大队组建以,还未曾有过百夫长级别的军官阵亡,看着安静地躺在那里的百夫长大人,铁卫们的心中都是有着难言的愤怒。

    虽然叛军已经被悉数杀光,然而他们心中的怒火却根本无法熄灭。

    ……

    数日之后。

    战死之地便是埋骨之所,这是栖霞铁卫的规矩。

    城市的废墟旁,战场之外,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墓园。

    这次平叛之战中,钟蕊是唯一阵亡的铁卫,所以她并有袍泽陪伴,一个人孤独的长眠在墓穴之中。

    百余名栖霞铁卫的铁卫默然肃立,看着那脸色阴沉的光头壮汉挥动战枪,在墓碑上刻下那个美丽的名字。

    “云岚大队百夫长钟蕊之墓”

    那个如莲花般美丽的女铁卫,从此之后只留在人们的记忆里了。

    云岚大队副统领方世玉收起战枪,看着眼前小小的坟墓,不由得又想起当年热血酒馆那个小姑娘。

    这么多年,她一直叫他方世玉师兄。

    在别人面前她或许曾经有过骄横,然而在他的面前,钟蕊却是从都是极为的乖巧。

    方世玉一直都认为,钟蕊和小晨是一对恋人,他早已把这个乖巧的丫头,和小晨一样,看作是自己的亲人。

    然而这个乖巧的丫头,正是花蕾一般的年龄,却陨落在了战场之上,陨落在一次无关紧要的小小叛乱之中。

    方世玉的心中很痛,他很后悔,不该让钟蕊执行这次的平叛任务,他身为云岚大队的副统领,完全可以阻止她。

    一时的大意,竟然是酿成了这般大错,这样的结果,方世玉根本无法承受。

    他更不知道这件事情该如何和小晨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小晨愤怒的目光。

    当初小晨曾经拜托他照顾钟蕊,他也是满口答应,然而如今钟蕊却是死在了这一场微不足道的小小叛乱之中。

    阴沉的铅云,笼罩在天空之上,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掩盖了那一方坟墓,寒风袭,吹起了罗晨单薄的衣衫,他站在坟前,看着那被积雪覆盖大半的青石墓碑,心中无比冰寒。

    这是钟蕊阵亡之后的第七天,也是罗晨从天南以南回到川州城的日子。

    “小晨,都怪我,是我有照顾好这丫头……”方世玉眼眶通红,声音微微有些嘶哑。

    “我想自己安静一会儿。”罗晨沉默良久,低沉道。

    方世玉点了点头,把一包东西交给了罗晨。

    “都怪我,都怪我,唉。”

    方世玉痛苦的摇头,转身缓缓而去,原本高壮的身躯也似乎伛偻下,短短几日的时间,他竟似老了十几岁一般。

    罗晨默默的立在雪中,宛若是一座石像一般。

    捧在他手上的,是一套栖霞铁卫百夫长的制式铠甲,和别的百夫长制式铠甲一样,同样是出自他的手笔。

    铠甲已经变得冰凉,却依然有着钟蕊淡淡的体息。

    然而她已经长眠在这一方面黄土之下,那如花的娇颜,再也看不到了。

    “罗师兄,罗师兄……”

    耳畔似乎还有着少女甜脆的呼唤声,罗晨看着小小的墓碑,心如刀割。

    她是钟蕊。

    她和她的师兄钟麟,是罗晨离开卧龙山脉后,最早认识的两个朋友。

    钟麟已经消失在了那血湖寒焰之中,他每次想起这件事情,心中都极不好受,他曾经发誓,要替钟麟好好照顾钟蕊。

    这个骄傲而美丽的少女,一直叫他罗师兄。

    她对于他的心意,他岂能不清楚。

    然而一切都如同云烟般消散了,她再也不会叫他罗师兄了,她莲花般美丽的容颜,他再也看不到了。

    原本以为她在川州城里,会非常的安全,他怎么会想到她会以这样的一种方式离去,离开的这么突然。

    还记得当初在乌林小城,云岚小队的队长还是云中天师兄,第一次出战之时,他和马小莜陷入重围,第一个要拼命救他的便是钟蕊。

    钟蕊有时有些刁蛮,有些小脾气,可她从都是一个最优秀的铁卫。

    她从不曾走进他的心中,但她却是他要努力保护的人。

    她是他当年一同浴血奋战时的袍泽,她更是他极为喜欢的一位小师妹。

    他对于她的感情,就如同对赵敏一般,他欣赏她们的美丽可爱,希望她们过得幸福快乐。

    作为一位师兄,怎么能够容许自己的师妹受到任何的伤害。

    然而如今钟蕊却已经离开了,就因为他的疏忽。

    这一切原本是可以避免的,钟蕊还那么年轻,正是最美丽的年龄,他怎么能让她就这么离去。

    罗晨脸色铁青,嘴唇用力的抿成了一条直线。

    他的手上,早已握紧了一杆青铜长矛。

    胸中的怒火再也无法压制,罗晨猛然转身,踏着深雪走出了墓园。

    漫天风雪之中,罗晨执矛而行,眼瞳中燃烧着汹汹的怒火。

    ……

    “杀死丫头的叛军,自于原的城主家族公孙家族。”

    “这次参与叛乱的,都是他们族中的精壮,其他的老弱,都已经分散逃往各处,不过这几天,兄弟们已经找到了这些公孙家族的余孽。”

    “我有让他们动手,只是让他们记下方位,把他们给你留下了。”

    罗晨踏雪而行,心中又响起了方世玉师兄的话。

    他的心中有着无限的躁意,唯有寇仇的血,才能浇熄他心中的熊熊怒火。

    ……

    这是一个被深雪覆盖的山谷,山谷深处,零散有着几栋木屋。

    木屋之中,淡淡的炊烟袅袅升天,给寂静的山谷带了一丝生气。

    一个十四五岁的半大少年身穿厚厚的皮袍,正蹲在屋外的雪溪之畔,他的手上拿着一把尖刀,身边一只小兽已经是血肉模糊。

    显然少年对于这种活计并不熟悉,看着被弄得一团糟的小兽一脸的苦恼之色。

    少年身后的雪地上,陡然现出一个标枪般挺拔的身影。

    那是一个身材极高的少年,脸色阴沉冷厉,手上握着一杆青铜长矛。

    “公孙奕迅。”看着雪溪畔宰杀小兽的半大少年,执矛少年冷冷道。

    雪溪畔的少年被吓了一跳,连忙转过身,握紧了手里的尖刀,警惕道:“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栖霞宗。”执矛少年冷冷道。

    半大少年呆了一呆,脸色渐渐变得难看起。

    “看我并有找错人。”执矛少年冷然一笑,手上的长矛缓缓擎起。

    “不要。”一声凄凉的惨呼从木屋之中传了出,一个年近三旬的妇人奔了出,惶急的挡在了少年身前。

    然后又是一个身影掠出,却是一个明眸皓齿的清丽少女,少女的手上握着一把短剑,站在了妇人的身侧,冷冷地看着罗晨。

    “娘,姐姐,他要杀我。”半大少年有些害怕的叫道。

    “奕迅,不要怕,你是公孙家的男人,永远不要害怕。”

    妇人把少年揽在怀里,看着罗晨绝望的道:“你是栖霞宗的人。”

    “是。”罗晨的回答极为简短。

    “为什么。”妇人激愤道,“为什么你们要赶尽杀绝,我们公孙家已经流了足够的血,难道还不够么。”

    “不够。”罗晨脸上依旧有任何表情。

    “我们公孙家族几百年的基业,凭什么你们说夺去就夺去,你们这些强盗。”妇人脸若寒霜,切齿骂道,“要杀就杀吧,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了么。”罗晨淡淡道。

    妇人哼了一声,不再说话,用力的搂紧了怀里的少年,那清丽少女咬紧红唇,更加用力的握紧了手上的短剑。

    罗晨残酷一笑,长矛猛然挥出,妇人的喉头之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洞,猛然间倒了下去。

    “娘,娘。”半大少年哭叫着跪在地上,用力的晃着妇人的胳膊,罗晨冷哼一声,长矛再次挥出,已经是把少年的半个脑袋砸得粉碎。

    清丽少女用力的咬紧嘴唇,依然是笔直地站在那里,她的神色更加的冰冷,小脸上却是有丝毫的畏惧之色。

    “公孙秧。”罗晨问道。

    “是我。”少女点头,脸色出奇的冷静,“我不是你的对手,你杀了我吧。”

    “你的弟弟和母亲都死在你的面前,为什么你不伤心。”罗晨问道。

    “公孙家的女儿,有那么多的泪水。”少女冷漠道,“要杀就杀,何必多言。”

    “呵呵。”

    罗晨冷酷的一笑,缓缓地道,“你不是有那么多的泪水,你是还有别的牵挂,是么。”

    少女脸色猛然变得惨白,娇躯微微的颤抖起。

    “公孙烈膝下有二子一女,公孙奕迅,公孙白起,还有你公孙秧。”罗晨目光看向了远处的雪林,淡淡道,“公孙奕迅已经死了,公孙秧却不伤心,因为她想让我赶快杀了她,然后离开这里,这样至少公孙白起可以活下,公孙家不至于血脉断绝,是这样的么。”

    清丽少女脸色再变,声音变得尖锐起:“你这个恶魔。”

    说完猛然一踏地面,疯狂地冲了过,短剑带出一道寒芒,狠狠地斩向了罗晨。

    罗晨脸上带着一丝嘲讽的笑意,站在那里丝毫未动。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