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5章 强大的信心
    清丽少女脸色再变,声音变得尖锐起:“你这个恶魔。”

    说完猛然一踏地面,疯狂地冲了过,短剑带出一道寒芒,狠狠地斩向了罗晨。

    罗晨脸上带着一丝嘲讽的笑意,站在那里丝毫未动。

    少女的短剑狠狠地斩在罗晨的肩头,单薄的青衫瞬间裂开,罗晨的肩头之上,出现了一个新鲜的伤口,热血飞溅而出。

    少女呆了一呆,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下一刻,她的脸上现出狂喜之色。

    看着肩头上溅出的黑血,感受着那麻痒的感觉,罗晨喃喃道:“钟蕊她中的毒箭,应该就是这种毒液了吧,公孙家族的麻沸散,原是这种感觉……”

    少女根本无暇理会罗晨在说什么,猛然用力拔出短剑,再次狠狠地斩向了罗晨的肩头。

    然而这一次,她的短剑却瞬间化作了一堆铁粉洒落而下,在她的手上,只有一个颇为华美的剑柄。

    公孙秧呆立在那里,看着罗晨的肩头长出新鲜的血肉,不到一息时间,罗晨的肩头便又平滑如初,根本看不到一点受伤的痕迹。

    她这才明白,自己面对的敌人是多么的强大,公孙家族秘传的毒药麻沸散,竟然对于对方有丝毫的作用。

    “魔鬼,强盗,你们这些混蛋。”

    猛然间,她站在原地挥动着剑柄,尖锐的叫了起,清丽的小脸微微扭曲,明亮的眼眸中满是不甘之色。

    罗晨淡淡的看着她,心中微微有些快意。

    钟蕊死了,就让公孙家族的每个人,都去陪伴她吧。

    那位擎旗的少年铁卫说,钟蕊最后的一句话,喊的是“罗师兄”,她离开的时候,一定非常的不开心。

    所以他也不会让公孙家族的人离开的那么痛快,他要看着他们绝望的死去。

    少女在雪溪畔跳着脚大骂,她的神色美丽而绝望,罗晨安静地看着她,默然不语。

    终于她骂累了,停下喘了一口气。

    罗晨稳稳的出手,矛锋狠狠地刺入了少女的胸膛。

    然后他轻轻挥手,把少女的身体挑在了长矛之上。

    少女尚未断气,在矛锋之上缩着身子,宛若是一个虾米一般,看上去极为的凄惨。

    她美丽的眸子里满是怨毒的怒火,瞪着眼睛死死地盯着罗晨,仿佛要把这张面孔铭记到灵魂深处。

    “我叫罗晨。”

    罗晨随意的转动了一下长矛,把少女的伤口扩大一些,淡淡的道。

    “公孙家族从都不是什么好人,你也有骂人的资格。”

    目光看向木屋之内,罗晨淡淡道:“这里原本居住了三家猎户,一共十一口人,其中有四位孩子,一位老人。”

    “他们的尸体,我都可以看到,看样子,应该都是你出的手。”

    “公孙家的大小姐,果然不同。”

    公孙秧嘴里发出呵呵的声响,想要说什么,却根本说不出话。

    “你们,都该死。”

    罗晨残忍一笑,长矛微微一甩,少女的躯体便落入雪溪之中。

    轻轻地吐了一口气,罗晨提着长矛,走向了那一片雪林。

    雪林深处,一个被大雪覆盖的简易窝棚,渐渐地露出了一角……

    ……

    窝棚隐藏在几棵雪树之下,被厚厚的深雪覆盖着,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发现。

    公孙白起长得肥肥胖胖,一看就是养尊处优惯了的,他正在窝棚之内逗弄一只兔子,见到提着长矛走进的罗晨,缓缓站起身,似乎并不如何惊讶。

    他的身高只到罗晨的胸口,看上去就是个半大孩子。

    情报上显示,他今年就只有十岁。

    因为钟蕊的死,公孙家族的人必须付出代价,所以罗晨并不准备放过他。

    因为他只是个孩子,所以罗晨提不起折磨他的兴趣。

    所以罗晨简单的说道:“我叫罗晨,记住我的名字。”

    公孙白起点了点头,看上去出奇的冷静。

    他看着罗晨,说道:“我叫公孙白起,你也记住我的名字。”

    罗晨讶异的看了他一眼,旋即举起了手上的长矛。

    这是一个颇为骄傲的小男孩,不过这和罗晨有任何关系,无论他是否有骄傲的资格,罗晨所要做的,只是收割他的性命而已。

    所以他稳稳地擎着长矛,随手刺了出去。

    公孙白起骄傲的站在那里,冷淡的看着罗晨,眼眸深处有着一丝不屑。

    “噗嗤。”

    锋锐的长矛轻易划破公孙白起沉重的狐裘,入他的身体之内。

    他依然是骄傲的站在那里,昂着肥胖的大脑袋,冷冷的笑着,胖脸上却有丝毫的痛楚之色。

    “嗯。”

    罗晨脸色微微一变,心中猛然升起一丝警兆。

    长矛本应该刺中他的心脏,然而却仿佛刺入了空气之中,而伤口处,也有丝毫鲜血流出。

    他的身体之内,竟然似乎是空空荡荡的。

    男孩的目光有丝毫的变化,狭小的窝棚之内,陡然传了清新的花香。

    无数美丽的巨大莲花,带着圣洁的气息,陡然从窝棚之内各处生长出,向着罗晨的身体缠绕而去。

    漫天莲花影中,一只肥肥白白的小手握着一把黯淡无光的匕首,闪电般的刺向了罗晨的咽喉。

    要用一个字形容这一切,那就是“快。”

    莲花的缠绕,匕首的袭,几乎都是在瞬间完成,罗晨感觉自己如同坠入泥沼之中,莲花轻易的粉碎他的衣物,竟然是想要钻入他的身体,而那匕首一闪之下,竟然是到了他的面前。

    “被暗算了。”这是罗晨心中升起的第一个念头。

    罗晨低吼一声,强悍的力量灌注入长矛之内,奋力想要拔出长矛,然而公孙白起的身体却陡然变得如同铁石一般,似乎有无数的触须从身体内部生出,缠绕住了长矛一般,以罗晨强悍的力量,竟然能第一时间拔出长矛。

    罗晨猛然一踩地面,果断的弃了海神之矛,身躯暴掠而回,同时运转《金螺吞海诀》,澎湃的炽热灵力爆发而出,他的周身爆发出炽烈的金色火焰,那一朵朵白色的莲花瞬间被烧成了虚无,于此同时罗晨的手上已经握紧了一把古剑。

    这是得自多宝道人的一把古剑,自从得到海神之矛后,罗晨便有再用过了。

    罗晨虽然躲过了这一击,肩部却被公孙白起的匕首扎了一个深深的血洞,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的骨骼,公孙白起肥胖的身躯快如闪电,身形一闪又到了罗晨的身前,黯淡无光的匕首再次向着罗晨刺。

    罗晨怒喝一声,手中古剑光华大放,狠狠地斩向了公孙白起的匕首,同时厉声喝道:“柳如雪,是你。”

    ……

    他的长矛依然插在男孩的身上,若是一个常人,被轰碎了心脏,绝不能再活下,而如今男孩还好端端的站着,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根本有心脏

    有心脏的人,罗晨只见过一个,那就是他的兄弟钟麟,或者说,石血

    钟麟已经死了,他的身体在那血湖寒焰之中化作了一块小小的宝石,罗晨知道,那就是灵魂刺客的传承。

    而如今,公孙白起被洞穿心脏,依旧好端端的站在这里,罗晨自然明白,他不是公孙白起,而是柳如雪。

    因为钟麟死的那天,正是柳如雪带走了那颗宝石。

    ……

    “自然是我。”

    “公孙白起!”冰冷一笑,声音宛若空谷莺啼,却带着一股森森的寒意。

    “想到这样都能杀死你,罗晨,我还是小看你了。”

    说话间,她的动作并有任何停顿,匕首撕裂虚空,与罗晨的古剑狠狠地轰击在一起。

    “你接受了钟麟的传承,想到现在竟然有了这等实力。”罗晨面沉如冰,冷喝道,“柳如雪,这次的事情,都是你一手策划好的了,是你策划了这次叛乱,是你杀死了钟蕊是不是。”

    一个城主府军队轻骑兵射出的长箭,恰好射出钟蕊铠甲的缝隙,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见到柳如雪出现,罗晨瞬间明白了一切。

    钟蕊的死,并非是一次意外。

    他想要杀死柳如雪,柳如雪何尝不想杀了他,这是柳如雪的报复,并非是针对钟蕊,而是针对他罗晨。

    想到这里,罗晨眼中血芒爆闪,心中燃起了滔天怒火。

    新仇旧怨加到一起,柳如雪必须要死。

    只有柳如雪的鲜血,才能告慰钟蕊的灵魂,她才能够得到安息。

    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放过她。

    “呵呵,你猜的不错。”

    柳如雪清冷的声音从一个肥肥胖胖的少年嘴里发出,无疑显得极为的怪异。

    “钟蕊是我杀死的,那一箭是我射出去的,而把你引到这里,也是我的计划,公孙家的人真的不错,一切都执行的天衣无缝,本想在你面前表演一下杀人的艺术的,想到你的反应速度这么快,倒是出乎了我的预料。”

    “怎么样,罗晨,看着自己在意的人死去,感觉很难受,现在你能体会我当时的心情了,呵呵。”

    “你这个疯子。”罗晨切齿怒骂,“她是钟蕊,是钟麟的妹妹,你喜欢钟麟,怎么能杀他的妹妹。”

    “呵呵,我只知道,她是你在意的人,她死了,你会伤心,对于我说,这就足够了,其它的事情,我才不会理会。”

    两人曾经在慈利城有过交手,彼此都是极为了解,知道对方和自己乃是同一类人,战斗起极为决绝,不死不休,所以罗晨和柳如雪的出手的速度可一直不慢。

    圣洁的莲花不断地从虚空中生出,向着罗晨的身上缠绕,又被罗晨用灵力焚毁,匕首和古剑一瞬间不知交击多少次,一时间竟然是难分伯仲。

    柳如雪偷袭失败,两人开始了堂堂正正的争斗,他们有着同样的战斗方式,一旦开始战斗便不顾其它。

    狂猛的能量狂潮从两人身边爆发而出,小小的窝棚早已是化作了齑粉,雪林中的高树也无法承受这恐怖的能量冲击,一个个被连根拔起,化作了粉末。

    罗晨肩头之上的伤口快速的缩小,然而柳如雪这一击留下的能量却未能完全祛除,一时之间竟然是占据了下风。

    那散发着神圣气息的洁白莲花极为怪异,压制得罗晨极为难受,在柳如雪发起攻击的瞬间,罗晨身上的衣服便已被锋锐无匹的莲花绞得粉碎,如今他的身体完露在外,在柳如雪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下,竟然是有时间换一身衣服。

    不过到了他这个层次,自然可以寒暑不侵,穿不穿衣服,倒有什么区别,强健如山岳般的身体袒露在寒风之中,罗晨却是毫不在意。

    因为他和柳如雪交过手,对于柳如雪印象非常深刻,知道这个对手战斗起是何等的决绝,而他也是一样,其他的一切都可以不管,只要最终的胜利者是自己就行了。

    柳如雪此时已经恢复了本容貌,碎裂的狐裘下春光外泄,随着她的动作不停地颤动,然而她同样是毫不在意,似乎根本有看到这一切一般,手上匕首带出漫天寒芒,疯狂地向着罗晨发起攻击。

    两个人在山谷中毫无形象的搏杀着,每一瞬间都是险象环生,稍一疏忽都有可能被对手击杀,因此谁也不敢大意。

    在修真界之上,高等武师乃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在常人的眼里,他们高高在上,宛若是天上的神祗。

    高等武师们也都自重身份,对于脸面看得极重,谁能想到居然会有两位强大的高等武师,打架打得这么难看。

    ……

    小小的山谷,大地剧烈的颤动,两个人影在山谷中倏忽去,狂猛的能量狂潮四处肆虐。

    深雪早已完全不见,地面上翻起黑褐色的厚土,一个个巨大的坑洞出现在山谷之中,深度可达数十丈,显示了这一场战斗的激烈程度。

    柳如雪娇躯宛若蝴蝶一般上下翻飞,匕首把罗晨完全的笼罩在内。

    虽然能一击必杀,但她对于自己仍然有强大的信心。

    她原本想一个个杀死罗晨在意的人,然后再杀死罗晨的,然而她终究是等不下去了。

    她原本要以暗影圣殿最熟悉的方式,杀死这位暗影圣殿的少主,所以她处心积虑的策划了这一事件。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