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9章 若是出手
    “这个世界,是神祗创造的世界,而我便是最为接近神祗的人。”柳如雪的声音继续响着,无法辨别方位。

    罗晨也沒有花心思辨别方位,只是安静地听着。

    “其实你也可以说是接近神祗的人,只不过和我相比,还差了一些。”柳如雪继续道。

    “因为我融合了灵魂刺客和黑色玫瑰的传承,而你只有暗影圣殿的传承。”

    罗晨默然,心道我只是学了金螺吞海诀而已,应该不算是接受了什么传承。

    “你的金螺吞海诀,和我融合的两种传承,还有黄昏武士的传承,都是來自于同一个存在,那就是创造这个世界的神祗。”

    “若是你知道暗影圣殿的这部气功得自何处,就会相信我的话了。”

    “你得到了一步來自神祗的气功,而我得到了两倍,所以我们是这个世界之上,最为接近神祗的人。”

    “这个世界是神祗创造的世界,我们就相当于是神祗在这个世界上的代言人,所以我们会知道别人无法知道的事情,会有许多别人无法遇到的机会。”

    “这个世界,对于我们是亲近的,在这个世界里,我们如鱼得水。”

    罗晨依旧沉默,心中却是不由得泛起一些波澜。

    四大sha shou组织并非是大陆上绝对的顶级势力,师父的暗影圣殿更是不过创建才百余年,自己的金螺吞海诀,难道真的和其它的三大势力的传承一样,來自什么神祗么?

    神祗真的是存在的么,这个世界真的是神祗开创的么?

    罗晨知道上古时期有所谓神级强者的称呼,其实指的是达到了九级武师层次的巅峰强者,他也明白柳如雪话里的神祗,绝非指的这些人。

    如果神祗真的曾经存在,那么他又到了何处?

    柳如雪说的话是真的么,她说这些话來,似乎对她脱困并无好处,那么她为什么要说这些话?

    她想干什么,或者说,她想让自己干什么?

    罗晨感觉眼前似乎弥漫着一层迷雾,不由得又看向了金螺里的师父。

    这件事情,也许师父能够解答,他想。

    等到除去了柳如雪,一定要好好问问师父,柳如雪的话是否可信,金螺吞海诀是否真的有这般显赫的來历……

    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一转念的事,罗晨心中悚然一惊,更加用力的握紧了海神之矛。

    柳如雪竟然成功的转移了他的注意力,令他有了片刻的分心。

    好在他及时反应过來,加上之前并未完全沉浸在她的话中,柳如雪绝对沒有逃脱。

    “这是神祗创造的世界,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便是我们的世界。”

    “神祗行走在这个世界上,沒有人能够发觉他,他可以化作一棵小草,一滴雨露……我虽然无法做到这一点,可是我却可以轻松的隐藏在人群之中。”

    “只要有人的地方,你便找不到我,要想找到我,除非你杀光所有的人。”

    “若是我能得到你身上暗影圣殿的传承,再去取得黄昏武士的传承将会非常容易,那时的我,便能做到神祗那样,隐藏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任何的人,都无法发现我的存在。”

    “可惜的是,我对于这些事情沒什么兴趣,我杀了你之后,就会去找我的石血。”

    “如果我不能杀了你,反而被你杀死,那么你或许可以尝试一下,得到这四种传承,融合为一体。”

    “灵魂刺客和黑色玫瑰的传承,都在我的身上,黄昏武士在四大sha shou组织之中人数最多,找到他们的老巢应该很容易。”

    “如果我的气运不如你,那是命中注定,谁也沒有办法,如果真是那样的话……罗晨,你可以想一下我今天说过的话。”

    罗晨心中冷笑一声,柳如雪岂是会认输之人,事出反常必有妖,这里面一定有古怪。

    她的话多半是真真假假,不过罗晨已经抱定了不予理会的想法,至少在成功击杀柳如雪之前,他是不会考虑这些话的。

    至于去找黄昏武士的晦气……这样简单的计谋,罗晨又怎能看不出來。

    如果自己今天杀死了柳如雪,心中产生贪念的话,黄昏武士就会成为自己的敌人。

    也可能黄昏武士并不可怕,柳如雪的阴谋在于让自己去取她身上的两大传承。

    她不会认输,所以即便是被罗晨杀死,也要努力驱使罗晨涉险。

    而从某种意义上说,她已经是成功了。

    至少她的话在罗晨的心中,已经是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罗晨,让我离开,将來我们再堂堂一战,今日我们都不要这样浪费时间了,我还沒有达到我的巅峰状态,等到我真正融合两种传承,达到巅峰状态之后,我绝对不比你差。”

    “罗晨,你不愿让路,难道是心中在害怕。”

    罗晨眉峰猛然一挑,握紧手上的长矛,踏着深雪慢慢地向前走去。

    他自然不是害怕,也不是被柳如雪的话激怒。

    他终于动了,因为他已经知道,谁是柳如雪。

    既然已经找到了,又何必再听她说什么废话。

    ……

    门外风雪交加,小屋内却是温暖如春。

    一个穿着碎花棉袄的小姑娘坐在火炉旁,手里拿着一根竹竿,竹竿的一半伸在火中,已经燃烧起來。

    看着缓缓走过來的罗晨,小姑娘并沒有任何惊讶,乌溜溜的大眼睛看了罗晨一眼,道:“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原因很多。”罗晨道。

    “说说看。”柳如雪道。

    “你的身上太干净了,一个小村里的女孩,这么爱干净可不多见。”罗晨道,“沾染一点灰尘,你就会立刻掸去,我自然会怀疑你。”

    “女孩子哪有不爱干净的,这个并不能说明什么。”小姑娘用竹竿扒着炉火,脆声道。

    “你很排斥接触别人。”罗晨道,“特别是男人,即便那个男人是你的父亲,或者是你的弟弟,只要他们靠近你,你就会皱眉头,现在他们出去买酒了,你才完全放松下來。”

    小姑娘轻轻咬住嘴唇,小脸微微有些发白。

    柳如雪自然是排斥男人的,这一点无法改变。

    “你并不是真的神祗,你只是柳如雪,所以你无法真的做到,像一滴水融入大海。”

    罗晨看着小姑娘,轻声道:“你在乌林小城扮过阿茜,昨日又扮过公孙白起,我见过你真正的样子,发现无论是阿茜还是公孙白起,都和你的真实个头基本一致,而这个小村里面,像你这么高的小姑娘可并不多见。”

    “这的确是个问題。”小姑娘长出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这三个理由,已经足以让你认出我了,是么。”轻轻抬起头來看着罗晨,小姑娘脆声道。

    “还有第四个。”罗晨道。

    指着她手上拿着的竹竿,罗晨道:“你是昆玉宗宗主的女儿,虽然小时候也吃了一切苦,可毕竟沒有见过寻常人的生活,所以你不知道,这并不是一根竹竿,它叫竹马,是男孩子每人都有的东西。”

    小姑娘呆了一呆,慌忙把竹竿从火炉里拿出來,随手一挥,上面的火焰便熄灭了。

    “郎骑竹马來,绕床弄青梅……这是庄大家的名句,原來这就叫竹马。”颦着好看的眉头,小姑娘轻声道。

    “对,这就是竹马。”罗晨点头。

    “它是你弟弟最心爱的玩具,你这个当姐姐的怎么会不知道,一个当姐姐的闲着无聊,也不会把弟弟的竹马拿來烧掉。”

    “其他三个理由,并不能让我完全确定,不过最后这一个,就已经足够了。”

    “那么现在,你要杀了我么。”小姑娘小心地把半截竹马放在火炉旁,看着罗晨轻声道。

    “当然。”罗晨点头。

    “你杀了我,她也会死。”小姑娘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轻声道。

    罗晨冷笑:“公孙白起已经死了,这个丫头难道还活着。”

    “公孙家族向來霸道跋扈,这个丫头却是无辜之人,他们是不同的。”小姑娘摇头道,“而且我相信你已经看出來了其中的差别,你并不确定她已经死了,所以你才会和我说这么多话,而不是马上出手。”

    “别以为你了解我。”罗晨嗤笑一声,“你以为我是什么人,乾远郡外我曾经坑杀过昆玉宗十万战俘,金鳞城内族灭的楚家族人又何止百万,你以为我会在意这个小丫头,真是可笑。”

    “被说穿了心思的人,总会很恼怒的。”小姑娘忽然笑了起來,笑得极为得意。

    “看來我比你更了解你自己,就像你比我自己更了解我一样,罗晨,说起來我们两个人还真是奇怪。”

    “你若是真的不在乎她的生死,又为何不出手。”

    看着一脸冷笑的罗晨,小姑娘笑得更开心了。

    “我知道,你杀过很多人,可是你似乎并沒有过滥杀无辜的时候,你sha ren必定有你的理由,这个丫头很无辜,所以你无法杀她。”

    “一个手上染满了鲜血的家伙,竟然是一个滥好人,说起來,这还真是奇怪。”小姑娘看着罗晨,声音娇嫩清脆。

    “你的这种可怜的道德感,不知道是來自于你罗刚师兄,还是你师父,不过这种东西完全是铭刻在骨子里的,根本无法改变。”

    “所以呢,我很庆幸,沒有和一个有过恶行的家伙融为一体。”

    “你看得很细,所以你找到我了,不过,那又怎么样呢。”

    “杀了她,我就只好再次逃亡,多么简单的事情,你却做不到。”

    “所以你只能是看着我离开,不是么。”

    罗晨默然片刻,沉声道:“我不相信你能在她身上呆一辈子,我有足够的耐心,你要记住这一点,我会跟着你的。”

    “也就是说,你认输了。”小姑娘笑了起來,小脸上现出一丝快意的冷笑。

    “你已经相信了我的话,你已经相信她沒有死,所以我现在也沒有什么可怕的了,呵呵。”

    门外远处传來了脚步声,小姑娘看了一眼门外,微笑道:“是我的弟弟和父亲回來了,我这弟弟看到我烧坏了他的竹马,一定会气坏不可,为了不被这小家伙骂,我还是先走不可。”

    说完身躯一晃,已经是掠出了门外。

    罗晨提着长矛跟了出去,下一瞬间,两人已经到了村外的雪原之上。

    “罗晨,最后的胜利一定是我的,你不要得意。”小姑娘把碎花棉袄掖紧了些,微微缩了一下脖子,微笑道。

    “因为你有底线,而我沒有。”

    “或者说,我也曾经有过底线,可是在石血离开之后,就沒有了。”

    “不要跟着我了,因为我很讨厌你。”

    罗晨冷笑一声:“我也不喜欢你。”

    小姑娘咯咯一笑,回头望向了小村的方向。

    罗晨回头望去,脸色瞬间沉了下來。

    漫天风雪之中,陡然生出无数圣洁的白色莲花,散发着神圣温馨的光芒,微甜的花香随风吹來,沁人心脾。

    鲜花在虚空之中绽放,然后片片坠落,生机勃勃的小村,陡然间陷入了沉寂。

    “该死。”罗晨咬牙。

    他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实在沒有想到柳如雪会突然对这些村民出手。

    “看到了么,罗晨。”小姑娘轻轻挥手,掌心处一朵白莲缓缓绽放,回望着笼罩在白莲之中的小村,她拈花微笑,神态神圣庄严。

    “你刚才若是出手,死的就不过这丫头一人,可是现在,却是死了这么多人。”

    “这些人的死,都是你造成的。”

    “一个人和这么多人,孰轻孰重,毋庸多言,你的灵魂这般强大,早就应该猜测到有这种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死了心爱的人的女子,是根本沒有任何道理可讲的。”

    轻轻转动着手上的白莲,小姑娘露齿而笑,极为快意。

    “若是再來一次,你明知道这样会害死很多人,可你依然不会向我出手,就因为这个丫头是无辜的,你不会去杀死一个无辜之人。”

    罗晨绷紧了脸,用力的握紧了手上的长矛。

    虽然知道柳如雪是在试图激怒他,可是他心中的怒火已经是无法抑制。

    然而他终究是沒有出手。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