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7章 更渴
    血色双瞳渐渐敛去,柳如雪目光恢复了清澈,看着罗晨微笑道:“你骑着那匹破马追了我一路,以为我看不见么,天眼的能力,可不是你一个人有。”

    “天眼。”罗晨握紧了矛柄,脸色一变。

    “很奇怪么,呵呵。”柳如雪笑了,“兽神的血脉,可不只你一个人有。”

    “兽神的血脉。”罗晨眉峰拧在了一起,声音微微有些干涩。

    真神光芒,是灵魂攻击的能力,天眼,则是一种远超常人的特殊视野。

    这两种能力,都是他源自于家族血脉的天赋之能,得到了家族的传承典籍,罗晨很清楚,这两种能力只会出现在兽神家族的直系后裔身上。

    可是为什么柳如雪会有这两种能力。

    兽神家族活着的后裔,分明只有他们这一支,柳如雪的身上,怎么会出现这些能力。

    难道她的身上真的也流着兽神的血脉么。

    如果是这样,她身上的兽神血脉,又是來自哪里。

    罗晨看着对面那美丽的黑发少女,后背瞬间已经被冷汗打湿。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柳如雪和自己之间,又是什么关系。

    罗晨眼前,忽然一个山岳般伟岸的身影闪过,想到了某一种可能性。

    天南山脉之中,那个美丽宁静的山谷,湖心小岛上,那个粉墙黑瓦的院落……

    仅仅是想一下,罗晨便感觉手脚发凉。

    柳如雪不应该叫柳如雪,因为她并不是柳下惠的女儿,而是楚亦墨的女儿,这是罗晨早就知道的。

    可是如果她并不是如他之前以为的那样应该姓楚,而是应该姓罗呢?

    ……

    雪纳瑞城的废墟之上,陡然变得极为的安静,一对黑发的少女男女遥遥对峙,谁都沒有说话。

    良久。

    柳如雪浅笑着看着罗晨,轻声道:“你的反应,比我预想的要大一些。”

    罗晨沉默不语,看着柳如雪干净清澈的眼眸,目光极为的复杂。

    “你不出手,在想什么。”柳如雪转动了一下匕首,微笑道。

    “我在想,你是不是在骗我。”罗晨道,声音微微有些艰涩。

    “有必要骗你么。”柳如雪淡笑道,“我也有了这两种能力,只不过是让我们之间的争斗更公平一些而已,罗晨,你不出手,莫非是在害怕。”

    “我的确是有些害怕。”

    罗晨看着对面美丽的少女,点头承认道,“我害怕自己会做出错误的判断,那样的代价,我无法承受。”

    “哦。”柳如雪目光一闪,讶异道,“这又是什么意思。”

    “我在想,为什么你的身上会有兽神的血脉。”

    罗晨看着柳如雪,缓缓道:“这件事情本是不该发生的,根本就沒有一丝的可能性,为什么会发生。”

    “这个么,呵呵。”

    “罗晨,你真是个自以为是的家伙。”柳如雪嘴角现出一丝嘲弄的笑意,轻轻地转动着匕首,“不要忘了,我才是最为接近神祗的人,对于兽神的血脉,我了解的比你要更多一些。”

    “这件事情,本是不该发生的。”罗晨重复道,看着对面那目光清澈干净的少女,声音更加干涩,“你是洛灵夫人的女儿,你的父亲是楚亦墨,你的身上,怎么可能出现兽神的血脉。”

    “什么。”柳如雪眼瞳猛然一缩,“罗晨,你说什么,你说我的父亲是谁。”

    “我原本以为是楚亦墨的,可是现在……”罗晨摇了摇头,一时间也是心乱如麻。

    “你胡说。”

    柳如雪的脸色陡然沉了下來,“该死的,罗晨,你这个混蛋,你竟然侮辱我的母亲,我要杀了你。”

    “这是楚亦墨亲口告诉我的,我原本以为是真的。”罗晨摇了摇头,涩然道,“可是现在你的身上,竟然有罗家的血脉……”

    “你说是他亲口告诉你的。”柳如雪脸色骤变,小脸瞬间变得雪白,盯着罗晨咬牙道“罗晨,你说的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

    她的母亲,在她心目中是最为完美的女人,她怎么能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沒有骗你,天剑门门主楚亦墨是死在我的手上,临死之前他说出了这些事情,他告诉我你和你的姐姐柳依萱,其实都是他的女儿。”罗晨看着小脸苍白的柳如雪,苦笑一声道,“原本我以为这件事情是真的,可是既然你的身上有着兽神的血脉,那么这件事情……”

    柳如雪寒着小脸,用力的咬着嘴唇,猛然间小脸一阵潮红,哇的一声喷出一口血來。

    ……

    她并非是沒有鲜血的怪物,只是一般人无法令她流血而已,然而听了罗晨的话,她的心潮澎湃,竟然是无法自已。

    她终于明白了,自己悲惨命运的根源。

    那个令柳下惠敢怒不敢言的强者,原來是楚亦墨。

    天剑门门主楚亦墨。

    她的母亲,竟然有着这样的一段过往,她的出身,竟然是如此的不堪。

    自从杀死了柳下惠之后,柳如雪一直都想知道自己的父亲究竟是谁,然而此时,她宁愿自己不知道这个消息。

    原來柳下惠如此恨她和姐姐,如此痛恨她们的母亲,竟然是这个缘故。

    看着对面那身材挺拔的少年,柳如雪心中一片冰冷。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说这些,为什么他要告诉自己这个消息。

    楚亦墨死就死了,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情说出來。

    母亲已经不在了,她绝对不能容许她的令名受辱。

    “死吧。”

    陡然她身躯一颤,闪电般的窜到了罗晨面前,匕首狠狠地向着罗晨刺了过去。

    虚空一阵震颤,匕首已经到了罗晨身前。

    这一击,蕴含了柳如雪的全部力量,乃是如今的她能够发出的最强一击。

    “杀了他。”

    “一定要杀了他。”

    “杀了他之后,这件事情就沒有人知道了。”

    罗晨身躯暴退,一闪已经到了城市废墟之外。

    此刻他心乱如麻,哪里还有和柳如雪动手的心思。

    他不清楚柳如雪在想些什么,正如柳如雪不清楚他在想些什么一样。

    不过罗晨已经沒法向柳如雪出手。

    如果柳如雪和他的身上流着同样的血,他又怎么能够杀她。

    ……

    罗晨踩踏虚空,迅捷如电。

    柳如雪小脸冰寒,紧紧地追在罗晨身后。

    两人的速度都是极快,不久之后,便已经到了大海之上。

    朝阳照射在大海之上,却并不如何温暖,冬日的大海无比暗沉,平静中蕴含着巨大的力量。

    罗晨一边向前飞掠,同时心思急转,想要把这件事情捋出个头绪來。

    可是整件事情宛如乱麻一般,想要理清哪里又那么容易。

    他不愿意去想那一种可能性,可是偏偏那几乎是唯一的一种可能性。

    既然柳如雪的身上,也流着兽神的血脉,那么他和她之间便有着一种天然的关系。

    那么她是自己的什么人呢,自己又该如何对待她。

    钟蕊和慈利城袍泽的血仇,又该如何处置。

    ……

    看着已经近乎疯狂的柳如雪,罗晨皱了皱眉头,猛然顿住脚步,长矛稳稳地向前直刺,迎向了柳如雪的匕首。

    同一时刻万象之力已经笼罩了柳如雪的身体,令她的速度瞬间降了下來。

    长矛与匕首撞在了一起,柳如雪闷哼一声,向后退了数步,而罗晨却是丝毫未退。

    罗晨看得出來,这次柳如雪的力量有了不小的提升,然而他依然可以牢牢的压制她。

    《金螺吞海诀》加上海神之矛,本就有水火相济的功效,在海域之中战斗,更是有着极强的增幅作用。

    知道这里是柳如雪的主场,但是罗晨依然敢于孤身來此,便是这个缘故。

    有了海神之矛之后,海域便是他天然的主场,在这里作战,至少在地利之上他和柳如雪是共享的。

    这是之前为了对付柳如雪而做的准备,不过此刻罗晨心乱如麻,哪里还有和柳如雪分个生死的心思,然而终究不能一直让柳如雪这样追下去,所以他只好出手。

    “嗯。”

    和罗晨硬拼了一记,柳如雪发现罗晨的力量竟然也有了巨大的增长,不由得微微错愕,站立在冬日阴沉的浪尖之上,柳如雪紧握匕首,红唇用力的抿成了一条直线,清澈干净的眼眸中寒光闪烁。

    罗晨看着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如果她真的是兽神家族的后人……微微摇了摇头,罗晨苦涩一笑。

    对面的少女紧咬红唇,同样是在沉默着。

    一片死寂之中,时间又在缓缓的流逝。

    两人站在浪尖之上,默然的对峙着。

    ……

    东荒诸岛。

    遍布各个城镇和乡村的圣主神殿之中,同时响起了钟声,祭司们快步走进神殿,在崭新的神像之前跪伏下來,默默地祈祷着什么。

    钟声从每一个神殿传出,瞬间传遍东荒的每一个角落,所有的东荒异族听到钟声之后,全部跪在了地上。

    陡然一声钟声响起,高亢之极,穿云裂帛。

    “蓬。”“蓬。”“蓬。”“……”

    瞬息之间,一具具异族的身体陡然爆裂,化作一蓬蓬血雾。

    血雾却沒有落在地上,而是高高的飞了起來,所有的异族城市村镇,瞬间被血色的烟云笼罩,烟云之下,已经沒有了一个活人。

    为祸兵常荒漠无数年的东荒异族,竟然是在这个清晨瞬间消亡,数十城邦亿兆生灵,竟然是全部爆体而亡,这一瞬间过后,东荒异族的历史,便已成为过往。

    血色的烟云在空中快速凝聚,竟然是化作一道道血的长龙。

    血色长龙在阳光下呼啸盘旋,然后向着海域的方向高速的飞去。

    一道道血色长龙从各个岛屿之上飞起,瞬间撕裂虚空,下一刻便已到了柳如雪的面前。

    罗晨沉默,是因为踌躇,柳如雪沉默,却是在等待。

    为了母亲的名誉,她必须要杀死罗晨。

    她所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真渴啊。”抬头看着那破空而來的道道血龙,柳如雪眼底现出一丝红芒,喃喃地道。

    然后她樱唇微启,轻轻一吸。

    道道血龙呼啸着飞入她的嘴里,消失不见,万千血龙几乎在一瞬之间,便是进入了她的身体。

    这是东荒异族亿兆生灵的全部鲜血,足以形成一片血的海洋,然而却被她这么轻而易举的吸入了口中。

    她的身体依然沒有什么变化,依然是挺拔秀美的样子。

    罗晨看到这诡异的一幕,脸色微微一沉。

    “血祭。”

    灵魂刺客的传承者,对于鲜血有着特殊的需要,鲜血之中蕴含着人的生机,唯有灵魂刺客的传承者能够把这种生机激发出來为自己所用。

    然而这道道血龙之中,究竟蕴含了多少生灵的血,罗晨根本无法估算。

    他见过东荒异族攻击兵常荒漠时的残暴,所以他对于东荒异族的性命并不在乎,在之前的时候,他甚至出手毁灭了小半个雪纳瑞城。

    然而让他一次性的残杀这么多生灵,即便是他们是东荒异族,罗晨也做不到。

    然而柳如雪却可以。

    她为了复仇,已经是毫不在乎,罗晨相信如果毁了这个世界能够杀死他,柳如雪也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为了复仇,她已经疯了。

    吞噬了无尽的鲜血,柳如雪的体内,似乎正有着一股强大的力量在苏醒。

    她的双瞳变成了暗沉的红色,看着罗晨轻轻地舔了舔嘴角。

    “怎么更渴了……”

    罗晨看着对面的少女,用力的握紧了手中的长矛,他的眼中,现出了凝重之色。

    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杀死她,可是他也绝对不愿被她杀死。

    所以他也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呵……”柳如雪血眸微微闪动,忽然怪异的一笑。

    “我想起來了,你刚才告诉了我我父亲是谁。”

    “那件事情,可能不是真的。”罗晨低沉道。

    “谢谢你告诉我这一切。”柳如雪根本沒有听罗晨说什么,舔了舔嘴角道,“不过为了母亲的名誉,你还是去死吧。”

    说着她轻轻举起小手,向着罗晨一拳遥遥轰來。

    一道血色的拳影脱手而出,周围的空气一阵剧烈的震荡,发出尖锐的爆鸣之声,拳影瞬间撕裂虚空,已经到了罗晨的面前。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