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0章 鬼把戏
    “你们觉得很不公平,很愤怒,这很正常。可是这种愤怒,不要轻易的表现出来。若是我是你,我就会在心里把这件事情记下来,暂时忍让,等待时机。若是有一天我的力量足够的强大,那么自然就有了复仇的机会。若是我没有获得足够的力量的话,那么这份仇恨就继续忍下去。”

    “就像是你们栖霞宗的崛起,荡平了大大小小的那么多势力。暗地里对你们恨之入骨的势力又会少了?可是又有几个会选择和你们鱼死网破?他们都是在隐忍,等待着时机,等待着你们犯错。这才是作为领袖正确的态度,这样虽然希望渺茫,可是至少能够为自己的势力留下一些种子。”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栖霞宗如今快速崛起,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你们需要面的的不仅仅是川州的势力,而是全大陆强者的挑战。若是你们还是这般不知变通,不懂妥协,我对于你们未来的发展,真的是无法看好。”说完又是摇了摇头。

    刘语熙听了,和雪奴对视一眼,眼中都是现出一丝诧异之色。

    墨破浪这话,听起来颇有道理,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虽然都是些老生常谈,可是却似乎是蕴藏着足够的善意,与那灰发老者的态度是完全不同。

    冤有头债有主,终归不是他出手伤人,栖霞宗的确没有必要和他对立。

    刘语熙轻轻点了点头,轻声道:“晚辈受教了。”

    “既然明白了,还不叫罗晨快点出来见我们?”虚冲先生冷哼道。他这次终归是心中有了一些忌惮,没有再敢提“跪拜”二字。

    刘语熙没有理会他,看着墨破浪轻声道:“不过前辈有所不知,我们栖霞宗能够绵延千年,直至今日,自然不是不懂妥协和变通。我们可以妥协,可以变通,但是却有我们的底线。”

    “哦?”墨破浪剑眉一挑,“说说看,你们的底线是什么?”

    虚冲先生冷哼一声,一脸的不屑之色。

    “人命!”刘语熙目光掠过虚冲先生,清晰地道。

    “栖霞铁卫是我们栖霞宗的基石,我们栖霞宗的强者都是从这里走出。所以我们只信奉一句话,那就是血债须用血来偿!”

    “资源、地盘这些东西,我们都可以妥协,可是涉及人命,我们却无法妥协!”

    “所以我们和这虚冲先生的仇怨既然已经结下,就再也没有了解的可能。此仇,不共戴天!”刘语熙声音淡然,每一个字却如同惊雷一般,震动着人的灵魂。

    墨破浪直视着刘语熙,沉声道:“我承认,你说的是有些道理,不过这些话,藏在心里就好,何必要说出去。虚冲先生毕竟是我的副使,你这样说出来,我也未免没有面子。若是我因此对你们出手,你们又该如何应对?”

    刘语熙淡然道:“我知道你不会的。”

    “何以见得?”墨破浪道,一副感兴趣的样子。虚冲先生冷哼一声,显得极为不满。

    “你们既然是作为使者来找罗晨,定然是负有使命。没有见到罗晨之前,目的就没有达到。”刘语熙淡淡道,“若是现在对我们出手,恐怕你的使命永远也无法完成了。我知道你绝对不是虚冲先生这样的蠢货,这样的事情,我相信你不会去做。”

    墨破浪微微怔了一下,蓦然爆发出一阵大笑:“好厉害的丫头!我现在终于明白了罗晨为什么会选择你了。之前我还真是小看你了,呵呵!”

    墨破浪一挥手,一块令牌飞向了刘语熙,朗朗一笑道:“左右不过是个令牌,既然罗晨不方便见我们,就由你交给他好了。顺便帮我传一句话,选择你做他的妻子是他的福气。半年之后,咱们在萧山书院再见。”

    说完长袖一拂,竟然是飘然而去。

    虚冲先生怔了怔,连忙传音道:“墨子,那我呢?你这一走,我怎么办?”

    “你逃命的功夫,连白起也是极为赞叹,想要从这里逃出去,想来也是不难。”墨破浪头也未回,声音却是飘入虚冲先生的耳中。

    “墨子,你太过分了!”虚冲先生脸色连变,怒声传音道,“你不要忘了,是白起先生任命我当副使的。向罗晨索要一枚雪神丹,也是白起先生答应我的。你这样离去,难道不怕白起先生发怒么?”

    “呵呵!纵然是白起亲自来此,也不敢像你这般行事。白起自己还想交好罗晨,所以才会送出这七贤令。若是他知道你今日在此地的所作所为,恐怕肠子都要悔青了。多说无益,虚冲,你好自为之吧!”话音依旧在虚冲先生耳边飘荡,墨破浪的身影却已消失不见。

    “该死的!不过是孟玉灵的一条狗而已,嚣张什么嚣张!”虚冲先生暗自咬牙,在心里骂道。忽然感到身后有意,猛然回过头去,却看到一条浑圆笔挺的长腿正居高临下的从头顶狠狠劈了下来。

    他没料到雪奴竟然是如此果决,说出手就出手,怪叫一声猛然向后急退,速度端的是极为的快捷,身后却是一道寒芒爆刺而来,却是刘语熙同时动手,封死了他的退路。

    虚冲先生对敌经验极为老辣,见这一剑来的凶猛,心知不能硬接,心中惊怒异常。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紫衣少女居然也有碾压他的实力,亏他之前还在二人面前口吐狂言,心中也是感到了一丝后悔。

    心念急速转动,他的动作却是一点儿不慢,干瘦的身躯一阵扭曲,便是从雪奴长腿和刘语熙古剑的缝隙之中逃了出去。不愧是以逃生之术闻名大陆的强者,若是换了别人,这一次合击只怕躲不过去。

    然而刚刚躲过二女的一次合击,陡然一阵硫磺的气息飘入鼻端,那一只金冠铁羽的巨鹰不知何时已经飞上了天空,在他的头顶盘旋着,一张口便是一团烈焰喷出,猝不及防之下,居然是被喷了个正着,胡子头发被烧得焦黑。

    “他娘的,一个扁毛畜生也敢欺负我!”虚冲先生顿时怒了,虚空猛然一按,一个巨大的光掌凭空行程,向着那巨鹰狠狠地拍了过去。

    陡然一个魁梧的身影冲上天空,一拳狠狠地轰在了那光掌之上。光掌轰然破碎,虚冲先生闷哼一声,嘴角沁出一丝鲜血。

    “他娘的,想当年老子想打哪个打哪个,现如今哪个想打老子打老子!”虚冲先生郁闷异常,娘的今天这是怎么了?小小的栖霞宗怎么会有这么多高等武师?算上那只扁毛畜生,这已经是第四个高等武师级别的强者了。这还不算那个据说最强的罗晨!栖霞宗到底交了什么好运,居然是有这么多的高等武师坐镇?

    长腿少女和紫衣少女已经追了过来,一条长腿又是毫不留情的当空劈下,一把古剑迅捷如电直刺后心。虚冲先生再也不敢恋战,身躯蛇一般的扭曲,居然又躲开了这次合击,如同一道轻烟般向着城外掠去。

    他的身法端的是极为高明,全力逃跑之下,萧山七贤中也没几个人能够追上他。刘语熙和雪奴追了不远,便已经失去了目标,只好停了下来。

    “该死的家伙!”长腿少女紧握匕首,不甘的道,“若是那个坏蛋在家的话,一定不会让他逃掉!”

    “放心吧,这个仇,我们早晚要报,他逃不掉的。”刘语熙看着眼前的一片废墟,星眸中现出一丝冰冷之色。

    “刘语熙姐姐,那个坏蛋去哪里了?怎么还不回来?”长腿少女问道。

    刘语熙娇躯微微一颤,小脸变得有些苍白,勉强一笑道:“他出去办事情去了,不久之后就会回来。怎么,想他了么?”

    “谁稀罕想他!”长腿少女撇了撇嘴,娇哼道。”这个坏蛋,这次出去竟敢不带我,等到他回来了,我一定要他好看!”

    “口是心非的丫头。”刘语熙轻声一笑,眼眸中一丝茫然之色一闪而过,“我们回去吧,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该找几位长老出来善后一下了。”

    “嗯,好。”长腿少女丝毫没有发觉刘语熙的异样,点了点头道。

    刘语熙默然收起古剑,想起罗晨清俊的面容,心中一股撕裂般的痛疼。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为什么还不回来?

    ……

    兵常荒漠,采思城,罗晨居住的庄园。

    小米坐在回廊之下,看着不远处如火的红梅,好看的细眉紧紧地颦起,神色看起来有些痛苦。

    欢喜与哀伤、关切与快意……种种截然相反的神情,交织在她完美无瑕的小脸之上。她的小手时而攥起时而松开,仿佛是在做一个什么重大的决定。

    陡然她站起身来,向前迈出了一步,便是隐入了虚空之中。

    采思城中有着诸多强者,然而即便是实力强横如张铁林等,也没有发现她的离去。

    因为她所呈现的速度,绝对已经超越了六级武师的层次,达到了高等武师的水准!

    不久之后,她的身影便出现在大海之上。

    绝美的小脸上已经没有了纠结的神情,有的只是关切与不安。她踏着浪尖在冬日的大海上疾驰,向着某个方向如飞而去。

    不久之后,她来到了东荒诸岛海域的某处,看到了两具尸骸。

    确切的说,只有一具尸骸。那具高大健壮的少年尸体,虽然看上去千疮百孔,但至少还连在一起。而在少年尸体的周围,飘着一块块破碎的尸块,已经看不出主人原本的样子,不过从某些部分的特征上,还是能够看出是个女子。

    小米的目光落在罗晨的残骸之上,轻轻地蹲了下去,伸手把他抱了起来,紧紧地抱在怀里。

    “主人……”她喃喃地道,眼角现出一丝泪光。

    然后在她的脚下,海水骤然分开,紧紧地抱着罗晨的尸骸,毫不犹豫地窜入海水之中,消失不见了。

    对于柳如雪的尸块,自始至终她没有多看一眼,仿佛已经忘记了正是这个女子命令她来这里的。

    不过柳如雪命令她来这里,却是要她彻底杀死罗晨的……

    ……

    深邃无光的海水,光辉灿烂的神殿。

    无形的力量隔绝了海水,隔绝了一切。圣主的神殿自建成起,便极少有人可以踏足。

    小米轻而易举地穿透厚厚的水壁,落到了神殿外的广场之上。然后她抱着罗晨的尸体,大步向着神殿之内走去。

    她留存着关于这里的记忆,因为她本就是在这里被创造出来的。

    大步走入神殿之内,看到神殿之中那个氤氲的水池,小米呆了呆。

    这个水池极为熟悉,不过按照她的记忆,没有人启动的话,本不应该出现。

    然而水池内空空荡荡的,仿佛什么也没有。

    水池内是元液。

    元液看上去还足够,所以她没有再想太多,小心翼翼的把罗晨的尸体放了进去。

    然后她盘膝坐在池边,默默的等待。

    ……

    川州城。

    城内的善后工作,已经到了尾声。

    被虚冲先生毁掉的区域,基本上没有什么活人,所谓的善后,不过是清理废墟,安葬死者而已。

    这些事情自然有低级长老们负责,刘语熙和雪奴站在城内某处,远远地看着。

    忽然两人对视一眼,俏脸都是一寒。

    那个该死的身影,居然又出现了!

    这次虚冲先生并没有隐藏身影,而是沿着川州城的城门堂堂皇皇地大步而来。

    见到迎了上来的刘语熙二女,虚冲先生冷冷一笑道:“切莫动手,给两位看一样东西。”

    “你又要搞什么鬼把戏?”雪奴冷笑一声。

    虚冲先生阴阴一笑,从背后拿过一个包袱,缓缓打开。

    包袱之内,是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女孩,双目微闭,睡得极为安详。

    刘语熙见到小女孩,脸色猛然一变。

    雪奴却不认识小女孩,冷冷道:“这个丫头是谁,你想干什么?”

    “她叫温莹!”虚冲先生狞笑一声,“怎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坐下来谈谈了?”

    “温莹。.”雪奴的小脸也是猛然一变。

    她沒有见过这个孩子,可是怎么可能沒听过这个名字。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