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4章 金属丝球
    被柳如雪一拳轰碎心脏时,他是多么的不甘心,只是因为无法再见伊人一面,绝处逢生,安然归來,再次见到伊人的身影,罗晨一时之间也是心潮澎湃。

    他大步走了过去,刚想把刘语熙拥入怀中,却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

    “温莹出事了。”

    ……

    “混账。”罗晨低吼道,宛若一只受伤的野兽,抓着长矛的大手急剧颤抖,额头之上青筋乱颤。

    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竟然有人抢走了温莹。

    温莹是师父的遗腹子,是温申师父唯一的血脉,他怎么能够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罗晨,我们该怎么办,总要想个法子才成。”长腿少女道,情急之下,她也忘记了叫罗晨“坏蛋”了,“雪神丹的确只有四枚,现在完全用光了,而是那家伙说,甚至愿意用他自己的性命來换取一枚雪神丹,这雪神丹对他也很重要,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救出温莹。”

    罗晨脸色阴沉,咬牙道:“不要着急,我先去见一见这个虚冲先生,竟然抢走温莹,我绝对不会让他活着离开川州城。”

    说完踩踏虚空,竟然是凌空而上,向着那座山峰疾驰而去。

    刘语熙和雪奴同样是踏空而起,跟在了罗晨的身边。

    ……

    “嗯。”

    山峰之巅,虚冲先生脸色微变,一把抓住了温莹的胳膊。

    小温莹被吓了一跳,大声的哭了起來。

    “虚冲,我是罗晨。”一个暴怒的声音在虚空中响起,然后三道人影落在了峰顶之上。

    罗晨看着灰发老者,眼瞳中闪烁着幽幽的光茫,杀意根本无法掩饰。

    “很好,你终于是回來了,老夫的耐心已经耗尽,你若再不回來,就要准备为这个小丫头收尸了。”

    虚冲先生冷冷一笑,随手一挥,蓬蓬两声轻响,两个仆妇的身体瞬间爆开,化作了一团血雾,鲜血溅在了温莹的脸上,温莹更大声的哭了起來。

    “温莹不怕,温莹不怕。”罗晨连声道,然后盯着虚冲先生阴森道,“你不是要见我么,我已经來了,杀这两个下人是什么意思。”

    “呵呵,沒什么,不过是想让你们清楚一些,老夫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而已。”虚冲先生狞笑一声,握紧了温莹的手臂,“我來可不是为了见你,而是要回我的雪神丹,废话不多说了,一枚雪神丹,这个丫头还你,否则,哼哼。”

    “雪神丹在这里,把孩子还我。”罗晨低沉道,然后一挥手,一枚散发着白玉光泽的丹丸飞了出去。

    虚冲先生面露喜色,一把抄过丹丸,却依旧是牢牢地抓着温莹。

    丹丸纹理细腻,一看就是上古之物,虚冲先生紧紧地攥着丹丸,嗅着那淡淡的药香,不由得精神一振。

    “这就是雪神丹么,你可不要骗我。”看着罗晨阴沉的脸,虚冲先生道。

    “不要废话,把孩子还我,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罗晨冰冷道,“带着你的丹药,马上滚。

    “哼,现在我要带着丫头离开,任何人不能跟着我,等我确认了这丹药有效,一定会把这丫头给你。”虚冲先生冷笑一声道,“否则你拿一枚假的雪神丹骗我,我又怎么知道。”

    “不行。”罗晨脸色阴沉得可怕,“我绝对不会让你带温莹离开,那绝不可能。”

    “除非你不想要这丫头的性命了,否则最好按我说的做。”虚冲先生狞笑一声,“你和这丫头的关系,我比谁都清楚,你若是愿意你的师父绝后的话,尽管阻拦我好了。”

    说完单手挟着温莹,身形踏入虚空之中,便即消失不见了。

    他常年行走在黑暗之中,对于自己逃匿的本领极为自信,连白起先生也对他的逃命本领赞叹不已,想从这里脱身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更何况他的手里还有着温莹这个人质,虽然知道罗晨的实力比这两位少女要强,可是他依然沒有把罗晨的话放在心上。

    罗晨脸色变得铁青,额头上青筋乱跳,猛然怒喝一声:“死。”

    说话间,他的双眸瞬间变得暗红如血,两道血光陡然自双瞳中射出,轰击向了虚空中某处。

    同时手中的长矛寒芒一闪,竟然也已同时刺出。

    虚空之中,响起一声惊怒的吼声,虚冲先生的身形显现出來,两道血光同时落在他的额头之上,令得他的目光微微有些涣散。

    真神光芒。

    源自兽神血脉的天赋技能,终于是展露了它的锋芒,这种攻击直指灵魂,极为霸道。

    虚冲先生只感觉灵魂几乎要被撕裂了,惊怒之中猛然咬牙用力一拉,然而却是拉了个空。

    微微一怔之下,虚冲先生发现罗晨长矛刺出的位置并非是他的要害,薄如蝉翼的矛锋刺在了他和温莹之间小小的缝隙,连接在他的右手和温莹胸口的细线竟然是已经被矛锋切断。

    显然罗晨眼力过人,已经是发现了他在温莹身上做的手脚。

    那一道细线,连的乃是一道深入温莹体内的细线,只要他一拉,温莹的心脏就会被绞碎,这原本是他为了以防万一而做的准备,沒想到居然是被罗晨识破了。

    不待他反应过來,罗晨的矛锋顺势上挑,虚冲先生挟着温莹的左臂顿时脱离了他的身体,然后罗晨已经到了他的身边,一把抢过温莹搂在怀中。

    失去了一条手臂,损伤经脉的运转,虚冲先生的力量急剧下降,一切都是在瞬息之间发生,变化之快令虚冲先生根本沒有预料到。

    他知道大势已去,长叹一声,落在了峰顶之上。

    罗晨三人同时落了下來,把虚冲先生围在中间。

    “你怎么敢就这样出手,你真的不顾惜这个丫头的性命了么。”虚冲先生看着罗晨,一脸的迷惑之色,“我本以为,即便让你用自己的性命來换这个丫头的性命,你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的。”

    “不是我不顾惜自己的性命,而是你实在太弱。”罗晨森冷的看着灰发老者,冰寒道,“你这样的实力,怎么可能在我的面前伤害到温莹,你说的沒错,我是愿意以自己的性命來换温莹的性命,可是你却沒有把我逼到这一步的实力。”

    虚冲先生呆了呆,忽然自嘲的笑了起來:“呵呵,真的是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啊,你不过是一个小辈,老夫竟然连在你面前杀人也做不到了,真是……真是……”

    “死吧。”罗晨眼中血芒涌动,哪里再肯听他说话,长矛猛然一挥,狠狠地砸在了老者的身体之上。

    “蓬”的一声闷响,虚冲先生的身躯猛然爆裂,化作了一团血雾,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他的实力比不上雪奴和刘语熙,又怎么能和罗晨相比,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令罗晨有着足够的自信秒杀对手。

    至于那枚“雪神丹”,自然也不是真的,而是罗晨为了麻痹对手拿出來的一枚上古丹药,在文鼎遗迹之中罗晨得到了大量的上古丹药,不过真正的雪神丹依然只有那四枚,可是拿一枚相似的骗骗这个家伙还是沒有问題的。

    一矛轰杀了虚冲先生,罗晨低头看向了怀里的温莹。

    温莹脸上沾满了鲜血,大声的哭着,一根近乎透明的细线细若发丝,从她的胸口飘荡出來。

    这是虚冲先生在温莹身上动的手脚,罗晨感知能力探入温莹体内,可以感应到一枚小小的钩子嵌在温莹的心脏之上,若是刚才让虚冲先生拉动了细线,后果不堪设想。

    刘语熙走到罗晨的身边,也是看到了温莹胸口的异常,小脸也是微变道:“罗晨,要不要紧。”

    “一个钩子而已,沒什么大事。”罗晨勉强一笑,看着不远处的山峰道,“你先去告诉我师娘,就说温莹现在我们已经夺回來了,只是受了点伤,我需要处理一下,让她不要担心,我去去就來。”

    说完小心地擦干温莹脸上的鲜血,轻声道:“温莹不怕,温莹不怕。”然后身影一闪,便即向着山门之外飞掠而去。

    刘语熙看他如此神情,知道温莹的状况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不过终归是平安的夺回來了,剩下的问題既然罗晨说能解决,就一定能解决。

    两女身形一闪,向着刘语熙居住的山峰如飞而去。

    罗晨來到了川州城中,在见到刘语熙时的位置,小米依然安静地等在那里,罗晨拉着小米跃上赛风背上,赛风再次腾空而起,向着东荒的方向疾飞而去。

    温莹的状况其实并不好,虚冲先生的手段极为高明,嵌在温莹心脏上的细钩结构极为精巧复杂,是由一条条刚硬的细丝组合而成的,一旦爆裂开來,完全能够把温莹的心脏扎成筛子,除了虚冲先生本人,任何人想要不伤及温莹的前提下取出这个钩子都并不容易。

    这样一个钩子在温莹的体内,是一个极大的隐患,不去掉这个钩子,温莹永远不可能修炼,而且随时都面临着死亡的威胁。

    若是在以前,罗晨也只能是束手无策,可是幸好现在他身边有小米,而小米又实际掌控着那个神秘的圣主神殿。

    ……

    赛风紧贴凶险的罡风层,把速度发挥到了极限。

    罗晨小心的抱着温莹,眉头紧紧锁起。

    由于怕温莹活动太剧烈出现意外,所以罗晨也是令她暂时的安睡了。

    到了圣主神殿所在的位置,赛风快速下降,罗晨大手一挥,海水向着两边分开,赛风快速钻入海中,消失不见了。

    不久之后,罗晨便再次进入圣主神殿的区域,抱着温莹迈入大殿之内。

    “嗯。”罗晨看着大殿之内,微微有些疑惑。

    大殿之中,那个盛着元液的神奇池子仍在,可是罗晨记得清清楚楚,原本他们离开之时,他是特意把池子里的元液充满了的,然而现在池子里的元液,却是少了三分之一。

    这显然很沒道理,罗晨看了一眼小米,小米沉默着摇了摇头,无暇的小脸上现出一丝疑惑之色,显然她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温莹心脏上还镶嵌着一只钩子,罗晨自然沒有时间纠结这个问題,看着恬静安睡中的温莹,罗晨咬了咬牙,捏住了透明丝线的尽头。

    轻轻一拉,啪的一声轻响,一个网状的金属小球窜出了温莹的胸口,上面挂满了丝丝血肉。

    鲜血从温莹小小的身体中涌了出來,她只是微微一颤,便沒有了任何的生息。

    那只钩子已经爆开,绞碎了她的心脏,按照常理,她马上就会死去。

    罗晨沒有任何迟疑,抱着温莹跃入了池子之中,双手托着温莹小小的身躯,把她放入池水之中。

    澎湃的能量涌入温莹的身体,伤口瞬间不再流血,停顿的呼吸也慢慢地恢复了,罗晨可以清晰地看见一颗小小的心脏正在她的体内成形,心中也是舒了一口气。

    还好一切顺利,沒有出现问題,万一有什么意外,他可真的沒脸见莜婉师娘了。

    温莹是师父的后人,罗晨自然要不遗余力的保护她,为了她罗晨甚至可以舍弃自己的性命,忍受一时之气更不算什么,可是今日他冒险出手,不仅仅是由于有足够把握,更是因为他完全沒有选择。

    虚冲先生若是提出别的条件,罗晨绝对不会冒险出手,可是雪神丹,他的确沒有,而虚冲先生又是势在必得,为了雪神丹甚至不顾自己性命。

    显然他应该也有一个极为在意的人迫切需要这雪神丹,罗晨原本也是如此,所以明白虚冲先生的心理,因此他只能出售,别无选择。

    温莹的呼吸慢慢变得有力,伤势也是在快速的痊愈,她身体小,加上尚未开始修炼,所以修补身体并不需要花费太多时间。

    罗晨放下心來,看向了手中的那一团纠结在一起的金属丝球。

    不得不说,这个东西打造得极为精巧复杂,数百根金属丝个个锋锐如刀,组合到一起却是一个光滑的钩子,即便组合到一起,也极为纤细,以至于钩在温莹心脏之上,温莹却感受不到任何的痛疼。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