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5章 大小通吃
    不得不说,这个东西打造得极为精巧复杂,数百根金属丝个个锋锐如刀,组合到一起却是一个光滑的钩子,即便组合到一起,也极为纤细,以至于钩在温莹心脏之上,温莹却感受不到任何的痛疼。

    “这绝非是一件寻常之物。”罗晨心道。

    罗晨如今对于大陆上的顶级强者多多少少有了些了解,却从未听说过什么虚冲先生,这个钩子,或许能够让他找出这个虚冲先生的身份。

    虽然虚冲先生死了,可是罗晨心中的杀意却还沒有消散。

    温申师父离去了,师娘和小温莹对于罗晨而言便是一个禁忌,虚冲先生竟然敢拿温莹來要挟他,那么一个虚冲先生的血來洗刷这件事情,毫无疑问是远远不够的。

    ……

    半个时辰之后,温莹的伤势已经痊愈,慢慢地醒了过来。

    她根本不认识罗晨和小米,更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小嘴一扁,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温莹不怕,啊!温莹不怕!”罗晨有些笨拙的哄着温莹,可是却是没有任何效果。毕竟罗晨上次见她时,是在进入鼎遗迹之前,那时温莹尚且在襁褓之,如今一年过去了,她也不过是个牙牙学语的孩童而已,离开了熟悉的环境,自然是极为不安了。

    罗晨没有办法,只得抱着哭个不停的温莹,和小米快的离开了圣主神殿,来到海面之上,向着川州城的方向疾飞而去。

    距离川州城还很远,罗晨站在赛风的背上,已经可以看到刘语熙居住的山峰之上那个憔悴的女子。莜婉师娘站在峰顶之上,眉头紧紧地锁在一起,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不安的望着远方。

    “师娘!”

    赛风落在了峰顶之上,罗晨抱着温莹跳了下来,快步走了过去。

    莜婉娇躯猛然一颤,小心的接过了温莹,紧紧搂在怀里,泪水终于忍不住纷飞如雨。

    “孩子,我的孩子!”拍打着温莹的肩膀,莜婉泣不成声的连声道。

    “娘亲!”温莹稚嫩的叫着,却是哭得更厉害了。

    罗晨看着这一幕,鼻子也是有些发酸。温莹遭此劫难,说到底是因为他的缘故。若是温莹出了什么意外,他真的是百死也难赎其罪了。师父就这么一个后人,自己若是不能保护好他,怎么对得起师父?

    “师娘,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和温莹。”罗晨看着紧紧搂在一起的母女二人,轻声说道。

    “小晨,这不是你的错。莹儿能够平安回来,我还要谢谢你呢。”莜婉擦了擦眼角,勉强一笑道。

    “小晨,你刚才把莹儿带到哪里去了?语熙不是说你已经救下了莹儿么?”

    “出了一点小意外,不过已经解决了。”罗晨轻声道,“师娘你放心,莹儿她现在好得很,什么事情都没有。”

    “那就好,那就好。”莜婉连连道。此刻的她,只是一个寻常的母亲,哪里还有当年栖霞铁卫女统领的影子?

    “莜婉阿姨,你和莹儿妹妹以后就跟我们住在川州城里,好么?”刘语熙看着莜婉轻声道。

    莜婉思索了一下,终于是点了点头:“好吧!”

    她不愿离开温申,所以守在了他的墓园之。若非是因为这个孩子,她早就跟随温申去了。而如今,她竟然差点儿失去了温莹,失去了她和温申师兄的孩子!

    纵然心里再多的不舍,暂时也只有放下了。居住了川州城宗门之内,毕竟比在宿乐平原安全一些。而且莹儿也快到了修炼的年龄,在川州城内修炼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

    见到师娘同意了,罗晨心里也是暗地松了一口气。他原本害怕师娘不愿意,没想到师娘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倒让他省了一番口舌。

    ……

    罗晨居住的山峰之上。

    小小的院落里,站着数位美丽的女子。

    除了刘语熙和雪奴之外,还有萧媛媛和庄玉倩母女。最新来的小米显得极为安静,默默地站在一边。

    萧媛媛服用了一枚雪神丹,右眼已经完全的恢复了,整个人看上去自信的许多,站在罗晨的面前,也不再是一味的低头沉默了。她是庄玉倩的女儿,原本就极为美丽,恢复了自信之后,整个人看上去都焕发了新的光彩。

    庄玉倩依然是美得惊心动魄,伴随着女儿的恢复,她的脸上笑容也是多了起来。

    此时她柔弱无骨的玉手之上,正拿着那一个小小的钩子。看着那无比精巧的结构,庄玉倩摇了摇头道:“这个恶贼,真是狠毒!竟然在小丫头体内留下这种东西,幸亏小丫头没事,不然可就……能够打造出这种东西来,这个家伙绝对不简单!”

    “幸好莹儿没事。”刘语熙看着安静的小米,由衷地道,“幸好有这位小米姑娘。”

    关于和柳如雪的一战,罗晨也是向她们讲了个大概。刘语熙也知道这次罗晨能够活着回来,全靠了这位小米姑娘。所以她对于小米,是真的极为感激。

    小米依然沉默,对于刘语熙的话却没有丝毫反应。

    雪奴看着小米无暇的小脸,对于她突然成了高等武师极为疑惑,想要说什么,却终归是没有开口。

    “罗晨,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庄玉倩捏着那个钩子,沉声道,“那个恶贼虽然死了,可是斩草终须除根!他背后若是有什么势力的话,便和我们成了生死大敌。我们必须要先查明这个恶贼的身份,然后将他背后的势力一打尽!”

    “师姐,我明白。”罗晨点了点头,声音也是有着无法掩饰的杀意。

    这件事情自然是不能就这么算了,师娘和温莹的安危对于罗晨而言极为重要,竟然敢拿温莹来威胁自己,一条人命怎么够?

    “那个墨破浪,想必知道这个虚冲先生的来历。我们找到他,应该就能搞清楚虚冲先生的身份。”萧媛媛插言道。

    “如果我猜测没错的话,墨破浪应该是萧山七贤之一,而我们进入鼎遗迹时,负责开启鼎遗迹的,应该就是萧山七贤了。”罗晨轻声道,“七贤令说得明明白白,邀请我半年之后去萧山书院,参与萧山七贤的集会。想要再见到墨破浪,应该是半年之后了。我们总不能等上这半年时间,这件事情我想在这半年以内解决。”

    “你有什么法子查出他的身份?”庄玉倩问道。

    “我不知道他的身份,可是有一个人或许知道他的身份。”罗晨目光猛然一闪,心闪过一道亮光。

    伸手从庄玉倩手拿过那个奇异的钩子,罗晨道:“你们先等着,我去去就来。”

    “又要走么?”刘语熙心道。然而她终究是忍住没有开口。

    “这次你休想把我丢下!”长腿少女哼了一声,闪电般的抓住了罗晨的胳膊。

    萧媛媛看着长腿少女,星眸闪过一丝艳羡之色。虽然名义上她也算是罗晨的女人,可是像雪奴这般热烈直接,她却是无法做到。

    小米依然是安静地站在一旁,没有任何的反应。

    罗晨看了一眼长腿少女,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不行,这次你不能去。”

    “我说过,你休想再丢下我。”长腿少女皱了皱小鼻子。

    “乖,听话。我去去就来。”罗晨看她娇憨可爱的样子,不由得伸出手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

    长腿少女“啊”了一声,小脸腾地红了,吃吃地道:“你……你刚才叫我什么?”

    罗晨也是一愣,旋即心虚的看了一眼刘语熙。刘语熙的嘴角却是浮现出一丝浅浅的笑意,隐约有着一丝揶揄之色。

    见到伊人没有生气,罗晨心松了一口气。看着娇羞无限的长腿少女,罗晨心暗叹一声,握着钩子便是窜入了虚空之。

    师父应该已经到了通商镇了,他老人家见多识广,应该能够认出这个钩子的主人吧。罗晨心道。

    ……

    通商镇。

    “翻过了一座山哪,又拐过了一道弯,妹呀妹呀,我来到了你门前,只要你院的狗呀它不汪汪啊,我就算过了头道关。头呀么头道关!哩咯楞哏哩咯楞哏头呀么头道关哪……”

    “过了头道关哪,我的心里好喜欢,妹呀妹呀,我来到了你屋前……”

    三鲜馅的饺子已经被吃得精光,碟子里只剩下一些嫩绿的野葱碎末。那个帅到不像话的年男子手指轻轻敲打着桌子,温柔的看着对面翠袖如云的清丽女子,嘴里唱着古怪的曲子。

    清丽女子眼波如水,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意,忽然霞飞双颊,轻轻地啐了一口道:“下流!”

    “男欢女爱,怎么能说是下流呢?”帅的不像话的年男子嘿嘿一笑道,“欣蓉,所谓雨露滋润禾苗壮,爱爱让你更健康。丫头,这么多年没见,难道你一点儿都不想我?”

    清丽女子脸色更红,狠狠地白了年男子一眼,美丽的脸上却是洋溢出幸福的光彩。

    “这么多年没见,你在床上还是像野兽一样,都快把人家折腾散架了!”

    “哈哈!”

    年男子脸上露出得意之色,敲打着桌子又是唱了起来。

    “一怨二爹娘呀,爹娘没主张呀。十七八岁的大姑娘,咋不给我做嫁妆呀……”

    多年的等待,终于又见到了这个男人。雪欣蓉坐在那里,看着他唱着各种奇怪的曲子,心充满了温馨的感觉。

    他回来了,这么多年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庄梦忆,庒之蝶,庄梦蝶……不管他究竟是谁,然而她只在乎一点,他是她所爱的男人。

    对面的男子忽然停止了敲打桌子,微笑着坐了起来。

    她的心顿时一阵紧张,低声道:“你……要走了么?”

    “去见一个人,马上就回来。”年男子嗯了一声,微笑道。

    “哦!”雪欣蓉低下头去。当年他离开时,也是这么多的,一晃就是三十多年了……

    “你这丫头!”年男子笑着走过来,伸手揉乱了她的发髻,又拍了拍她的臀部。

    “这次是真的,我徒弟来了,估计有什么事情。最多半个时辰,我马上就回来。丫头,先到床上等着我啊!”

    说完再次在她的臀上揉了一把,这才大笑着离去。

    “原来这次不是骗我。”雪欣蓉想着,忽然感觉臀部一阵酸麻。

    一丝红晕飞上脸颊,清丽的脸上现出一丝扭捏之色,小手一挥,一个巨大的木桶出现在房间之中。

    ……

    “怎么了,臭小子?”

    通商镇外的山林中,那名帅得不像话的中年男子看着罗晨,呵呵笑道,“怎么这么快就来找我了,有什么事情么?”

    通商镇是雪欣蓉的地盘,而雪欣蓉是柳如雪的师父。罗晨虽然没有杀柳如雪,柳如雪却是因他而死,所以罗晨也不好再去见雪欣蓉,而是在这里等着师父。

    以师父的实力,自然可以轻松地发现他的气息。

    看着师父春风满面的样子,罗晨忍不住道:“师父,看样子你过得很不错啊。”

    “那是当然了。”圣老嘿嘿一笑道,“有这两个千娇百媚的美女陪着老夫,左拥右抱,齐人之福,老夫自然是过得爽歪歪了!”

    “两个美女?”罗晨微微错愕,“你不是去找欣蓉阿姨么,怎么还有别人?”

    “柳依萱那小丫头也在欣蓉丫头那里,老夫顺便拿下了。”圣老得意道,“那真是个要人命的小尤物,嫩得能掐出水来。怎么样,小子?你师父厉害吧!”

    “柳依萱?”

    罗晨愕然,又看了看师父得意洋洋的样子,嘴角一阵抽搐。

    这老货居然还来个大小通吃!

    此时距离师父离开圣主神殿还不到一天时间,他与雪欣蓉鸳梦重温不算,竟然又把柳依萱搞上了床,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

    当初栖霞宗与昆玉宗大战之后,罗晨见到过柳依萱一次。罗晨清晰地记得,柳依萱是失去了记忆的。师父居然连这个可怜的丫头也不放过,其无耻程度令罗晨也难于接受。

    想起雪欣蓉苦苦等待师父的样子,罗晨不由得有些可怜这个痴情的女人。一个女人要是喜欢上师父这种人,也真是够悲催的。看着老货一脸得瑟的样子,罗晨不由得摇了摇头道:“禽兽!”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