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7章 大骚客
    虚冲先生是黄昏武士的首领,杀了虚冲先生,便是和黄昏武士彻底对立,斩草便须除根,罗晨自然不会放过黄昏武士的杀手们。

    神之传承融合后的强大力量,在柳如雪的身上已经得到了验证,既然暗影圣殿的传承宝石已经和自己彻底融合,灵魂刺客和黑色玫瑰的传承宝石已经随着柳如雪的死而不知去向,那么黄昏武士的传承宝石便是唯一可以寻找的目标了。

    接到了七贤令的邀请,需要参加半年后的七贤聚会,罗晨隐隐有一种直觉,这七贤聚会定然不会平静,少不得会升起一番波澜,萧山七贤乃是大陆上最为强大的存在,这样的邀请又不可能不去,所以在这半年时间内,提升自己的力量就尤为重要。

    因此这黄昏武士的传承宝石,罗晨也是势在必得。

    既然心中已经有了决断,罗晨也就沒了迟疑,对于黄昏武士的报复,立刻就会展开。

    罗晨提着长矛,一脚踏入虚空之中,向着西方疾驰而去。

    ……

    通商镇以西,是昆玉宗的故地。

    滨枞城当初曾是柳如雪的封地,罗晨曾经來此地刺杀柳如雪,在城内有过一番血战。

    天南以南已经一统,全部归栖霞宗所有,滨枞城自然也是物是人非,柳如雪的府邸,已经成为了栖霞铁卫的卫营,而府邸中心处那座可以俯瞰全城的高台,却是保留了下來。

    罗晨离开通商镇后不久,便出现在滨枞城中。

    他來到此地,自然不是为了怀旧,进城之后不久,直接就出现在了黄昏酒馆之中。

    四大杀手组织中,黄昏武士人员最为驳杂,接任务也最为随意,这个黄昏酒馆,就是黄昏武士的一个据点。

    当初这里的管事之人,是一个叫鲍睿的老家伙,鲍睿接受柳如雪的酬金,参与了乌林小城刺杀罗晨的行动,结果却被暗影圣殿杀手季正雅斩杀,在黑暗世界中,栖霞宗区域乃是暗影圣殿的地盘,捞过界的黄昏武士自知理亏,并沒有就这件事情和暗影圣殿纠缠,而是换了新的管事之人。

    罗晨如今已经是暗影圣殿的少主,加上栖霞宗已经彻底的控制了这一区域,所以这里面的一切细节罗晨都已知晓,黑暗世界自有黑暗世界的规矩,罗晨也沒有因为这件事情报复黄昏武士,当然,随着虚冲先生被他杀死,一切自然是有了不同。

    黄昏武士必定要流尽鲜血,而这个小小的酒馆,便是起点。

    酒馆之内,依旧是有着大量的酒客,昏暗的灯光下,衣着暴露的侍女们端着木盘來來去去,对于酒客们揩油的举动毫不在意,吧台后面是一个目光浑浊的老者,默不作声的调制着各种烈酒。

    罗晨大步走入酒馆之中,向着吧台而去,他的脸上沒有丝毫的表情,侍女们却都感到了极大的压力,纷纷向着两边退去。

    吧台后的老者放下手中的烈酒,微眯着浑浊的眼睛,声音如同腐朽的木头相互摩擦一般难听:“林少宗主居然出现在我们这里,真是稀客,难道少宗主也想在这里喝一杯。”

    周围的酒客们一听,仔细看了一下罗晨的样貌,一个个脸上露出震惊之色。

    在叶林旭父子的授意下,罗晨的画像早已遍布天南各地,这个标枪般的少年,不正是栖霞宗宗主的乘龙快婿、少宗主罗晨还能是谁。

    年轻美丽的侍女们更是一个个投射來热烈的目光,仿佛要把罗晨融化一般。

    罗晨淡淡一笑,手上寒芒一闪,一柄长矛突兀的出现,已经把老者挑了起來。

    “都出去吧。”环视了一眼众人,罗晨淡淡道。

    酒客们仿佛接到了命令一般,一个个快速的离开了酒馆,年轻的侍女们也不例外,有三位侍女还有两个酒客却停在了酒馆里面,一动也不动,看着罗晨的目光充满了警惕之色。

    罗晨知道他们都是黄昏武士的杀手,这样的人他自然不会放过,随意的一挥手,五名年轻的杀手便彻底的消失了。

    “少宗主來此地,想來已经知道我们的身份了,我们与栖霞宗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不知道少宗主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少宗主以为栖霞宗的力量已经足以抗衡我们黄昏武士了么。”

    老者被罗晨挑在长矛之上,根本无法动弹,却丝毫沒有畏惧之色,看着罗晨冷笑连连道。

    “呵呵,井水不犯河水么。”

    罗晨森然一笑,大手轻轻一挥,伴随着一声清越的鸟鸣,一道蓝金色的光芒飞出手中,陡然膨胀,把整个酒馆笼罩在内。

    “想对我下毒,就凭你么。”罗晨一挥手,蓝金色光芒瞬间消散。

    老者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他沒想到罗晨竟然如此厉害,看出了他的手段。

    “刚才那一招,是朱雀展翅。”老者干涩道。

    “你能够看出來,我也很意外。”罗晨道。

    “原來你是庄大的弟子。”老者惨笑一声,“几年前的事情不过是件小事,我们已经找苏石稳说清楚了,就算你是暗影圣殿的人,也沒有理由和我们黄昏武士开战吧,苏石稳虽然强,比虚冲先生还差得多,庄大已经消失多年,暗影圣殿群龙无首,真不知道你们凭恃的是什么,莫非暗影圣殿的杀手们,都活腻了么。”

    “知道我是谁的弟子,你就应该清楚我的师父并沒有死。”罗晨冷笑一声道,“更何况虚冲先生刚刚被我杀死,群龙无首的只怕是你们吧。”

    “现在,告诉我谁是你的上司,我可以给你个痛快。”

    “你说什么。”老者的脸上满是震惊之色,浑然忘记了痛疼,“你说庄大沒有死,虚冲先生刚被你杀死了,这……这怎么可能。”

    罗晨冷然一笑,左手掌心缓缓展开,在他的手里,一个极为奇异的钩子呈现在老者的面前。

    “这……这是虚冲先生的武器。”老者脸色一变,失声叫道。

    “本來以为这里不过是些小鱼小虾,沒想到居然有着一条大鱼,倒是出乎了我的预料,”罗晨缓缓收回左手,看着老者冷冷一笑。

    能够认出虚冲先生的武器,此人在黄昏武士中定然有着极高的地位,來此地乃是为了扫灭黄昏武士的杀手,罗晨倒沒有想到会遇到这样一个家伙。

    作为黄昏武士的高层,这家伙肯定知道很多讯息,这对于罗晨扫灭黄昏武士的计划也是大有好处,所以罗晨自然也不会让这个家伙轻易的死去。

    “虚冲先生的武器落在了你的手里,看來他的确是死了。”

    瞬息之间,老者便气势全无,看着罗晨惨笑道,“庄大三十余年生死不知,沒想到居然还在人世,有着庄大撑腰,暗影圣殿自然能压制我们黄昏武士一头,不过老夫不明白的是,以你的实力怎么可能杀死虚冲先生,再说我们黄昏武士和你们暗影圣殿素无恩怨,你又为何要对虚冲先生出手。”

    “虚冲先生自己受了伤,所以实力有所下降,因此我才能够杀死他。”罗晨淡淡道,“至于我为什么要对他出手,原因很简单,是他先对付我栖霞宗,我不过是反击而已。”

    “原來如此。”老者脸色惨白,喃喃道,“原來如此。”

    “你对我出手,是存了斩草除根的心思了吧,难道你想要彻底铲除我们黄昏武士。”

    “正有此意。”罗晨毫不隐瞒。

    “呵呵。”老者惨笑一声,“原本想选个偏僻的地方养老,沒想到竟然遇到这件事情,老夫还真是倒霉。”

    “你选择在哪里养老,都是一样,黄昏武士不久之后,就会不复存在了,这便是挑衅我栖霞宗的代价。”罗晨冷冷道,“不想死得太凄惨的话,就告诉我你所知道的,黄昏武士在川州的据点还有哪些,谁是你的上司。”

    “呵呵。”老者咳出一口鲜血,惨然笑道,“老夫身在此地,川州又有谁配做老夫的上司,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不仅是川州黄昏武士的据点,天下八州黄昏武士的据点老夫都知道,不过老夫又岂会告诉你,老夫杀了一辈子人,如今被你杀了,也是命中应有的报应,只可惜虚冲先生肆意妄为,竟至要断送了我黄昏武士数千年的传承。”说完双目紧闭,摆出了一副等死的架势。

    “虚冲先生肆意妄为,这话什么意思。”罗晨冷冷道。

    老者哼了一声,并不回答。

    “不说是么。”罗晨冷然一笑。

    他的双瞳陡然转化为暗红之色,两道血芒从眼瞳中爆射而出,轰击在了老者眉心之上。

    “啊。”老者惨叫一声,猛然睁开了眼睛,脸孔完全扭曲,身躯在长矛之上不断抽搐,显得痛苦之极。

    灵魂乃是人的根本,罗晨的天赋技能“真神光芒”专门攻击灵魂,这老者虽然也是高等武师,可是不过是刚刚跨过这道门槛而已,又怎么能够抵挡住他的攻击,这种痛苦比皮肉之苦要痛苦百倍,他又怎么能够忍受。

    数息之后,罗晨的眼眸红色消散,老者的惨嚎声也慢慢停了下來,浑身已经被汗水湿透。

    看着罗晨沉静的脸,老者痛苦道:“这是什么鬼门道。”

    罗晨冷笑一声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老者看着罗晨冷酷的眼神,心中打了一个寒颤。

    所谓慷慨就义易,从容赴死难,一刀來个痛快,他并不畏惧,可是刚才那种灵魂撕裂般的痛苦,想一下他便心生寒意,这种痛苦比之死亡的恐惧,实在要厉害一百倍,他绝对不想再來一次。

    “好吧,我说。”老者痛苦的皱着眉头,嘶声说道。

    ……

    罗晨轻轻把长矛抽离老者的身体,然后道:“说吧。”

    老者痛苦的咳了一声:“虚冲先生实力下降,原本是在我的预料之中,只是沒想到他会这么快做出决定,若非是他实力下降,又怎么会被你杀死,唉,这一切都是气运,我黄昏武士自季昌明祖师以來,传承数千年,沒想到终于是断送在了他的手上。”

    罗晨安静听着。

    “虚冲先生是上一代黄昏武士首领的嫡系弟子,继承了黄昏武士的传承,所以才会有着那般强大的实力,我们黄昏武士,每一代都是首领最强,并不是因为他们的资质最高,而是因为这黄昏武士的传承,这黄昏武士的传承是我们黄昏武士存在的基石,获得了黄昏武士传承的人,就自然的成为新的首领。”

    “按照规矩,黄昏武士的传承必须极为慎重,接受传承者会有数个人选,上一代首领临终之前,才会具体指定一人接受黄昏武士的传承,成为下一代的首领。”

    “虚冲先生担任黄昏武士的首领已经有百余年,下一任的黄昏武士首领候选人原本早已指定好了,然而一年多前,事情却是起了变化。”

    老者痛苦的摇了摇头:“色之一字,当真厉害,沒想到虚冲先生纵横一生,临了居然在这里栽了跟头。”

    “虚冲先生明里的身份是一位大骚客,这本不过是为了掩饰他的身份,哪里想到他竟然是完全沉迷在诗词歌赋之中,居然是不能自拔。”

    “他上次接收佣金出手杀人,还是在三十年前,这三十年來,他真的把自己当做是一个骚客了,整日里就是和萧州的才子才女文人墨客相互唱和,完全忘记自己是一个杀手。”

    “萧州多才女,最出名的当属萧山书院的莲花仙子,不过最近几年,天悦宗一个叫燕小小的女子才名远扬,直追莲花仙子,虚冲先生和这燕小小有过数次唱和,对于此女的才情大为赞叹,甚至说此女的诗赋自成一家,比之莲花仙子虽然少了几分温婉,却多了几分英气。”

    罗晨听着,不由得想起了那个白衣如雪的美丽女子來。

    初次见到燕小小是在青龙城的诗会上,之后与燕小小也见过几次,燕小小还专程來川州城拜访过他,若是沒有文鼎遗迹内关于雪神丹的一点不愉快,他和燕小小甚至可以算是朋友。

    燕小小來川州城时,曾经赠送过她写的诗集给罗晨。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