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9章 不要负我
    真神光芒的威力,已经让这位黄昏武士的高层彻底放弃了抵抗的心思。在讲述了虚冲先生断送黄昏武士的原委之后,他又详细的讲述了黄昏武士在八州四荒的各个据点的情况,遗迹黄昏武士杀手们之间的联络方式。

    罗晨安静地听着,沉默不发一言。偶尔有疑问,便开口打断。而老者亦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很快罗晨已经掌握了黄昏武士的大量情报。

    讲完了所有事情的老者,对于罗晨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价值。这样的老家伙,便是一条阴险的毒蛇,一旦放走,势必会对栖霞宗造成巨大的破坏,所以罗晨也并没有留手。

    长矛挥动,洞穿了老者的头颅,罗晨大步走出了酒馆。

    这里是栖霞宗的地盘,善后的事情自然有人处理,而他则是还有着自己的事情要做。

    黄昏武士的据点在天南以南只有滨枞城这一处,在川州境内另外还有几处,如今整个川州都是栖霞宗的地盘,罗晨首先要做的自然是清理川州剩余的黄昏武士杀手了。

    黄昏武士组织极为严密,除了真正的高层之外,每个人都只知道自己的直系上司,对于上司被谁管辖并不清楚,而作为上司,却可以知道自己所有的属下,像之前被罗晨击杀的那位老者,乃是川州地区地位最高的杀手,川州的黄昏武士杀手中只有有限的几人知道他的身份,其余的杀手根本不知道他是谁。

    这种组织手段,对于黄昏武士杀手们身份的隐藏无疑是极有好处的,可是凡事有一利就有一弊,比如现在,罗晨击杀了这位老者,川州的黄昏武士分部就完全陷入了瘫痪,他属下的杀手们根本不知道他已经死了,更不知道危险正在來临,而这位老者的直系上司只有虚冲先生,虚冲先生自己却更早的已经死了。

    这样对于罗晨的攻击,黄昏武士的杀手们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再加上罗晨已经掌握了所有黄昏武士据点的情报,他们已经处于明处,而罗晨则是隐藏在暗处,以罗晨如今的实力,黄昏武士杀手们的命运可想而知。

    而事实也的确是如此,罗晨回到川州城,捣毁了黄昏武士的一个据点,杀死了以各种身份隐藏在川州城内的黄昏武士杀手,一切都进行得异乎寻常的顺利,之后他又快速出击,把川州境内另外的几处黄昏武士的据点清扫了一遍,同样是沒有遇到任何的阻碍。

    以罗晨如今的速度,做完这一切也不过花了半日功夫而已,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川州乃是栖霞宗的直属领地,这里的黄昏武士杀手自然是要最早清除的。

    然后他再次返回川州城,见到了刘语熙几人,毕竟温莹的事情刚刚化解,他也不想让刘语熙再次为自己担心。

    ……

    “虚冲先生是黄昏武士的首领,燕小小居然是黄昏武士的杀手。”刘语熙听了罗晨的叙述,脸上也是露出震惊之色。

    长腿少女冷哼道:“那个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那个虚冲知道我们得到了雪神丹,肯定是她说的了,当初在文鼎遗迹之内装出那副模样,我还真的以为他喜欢罗晨了,真不愧是杀手,演戏演得太好了。”

    “罗晨,这件事情,你准备如何处理。”刘语熙问道。

    “虚冲先生伤害了温莹,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算了,黄昏武士从此之后,沒有再存在的可能性了。”罗晨沉声道。

    “那另一种神之传承呢,还有燕小小你准备如何处理。”刘语熙道。

    “另外一种神之传承,我必须要得到,至于燕小小……现在我还沒有对付她的理由。”罗晨实话实说。

    由于圣老已经拥有了身体,所以罗晨也不用再隐瞒圣老存在的事情,所以这一次他向刘语熙和雪奴二女分享了大量的秘密,不过圣老死而复生的事情毕竟太过离奇,所以罗晨暂时选择了保密,只是含糊地说师父又突然出现了,说要來看他的女儿和孙女。

    虽然依旧是有所保留,可是罗晨已经把自己能告诉她们的事情和盘托出了,刘语熙是他最爱的女子,雪奴他也已经无法割舍,她们都是自己人,罗晨自然不愿一直在她们面前隐瞒自己的事情。

    刘语熙点了点头,沒有再多说什么。

    雪奴皱了皱眉头,看了刘语熙一眼,却终于也沒有开口。

    “这件事情,我会尽快解决,你们就不要跟我去了,留在这里陪着温莹和莜婉师娘,师娘这次受到不少惊吓,你们陪在她身边,我也能安心一些。”罗晨道。

    “好。”刘语熙点头。

    ……

    两日后,新栖霞宗山门迎來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罗晨所居住的山峰之上,除了罗晨之外,只有萧媛媛和庄玉倩两人,就连刘语熙和雪奴二女,都沒有留在此地。

    庄玉倩玉手握成了拳头,美丽的脸庞上有着一丝隐隐的激动与紧张之色,萧媛媛同样如此,似乎在期盼着什么。

    陡然虚空微微一颤,一个身材高大、帅到不像话的中年男子踏出虚空,落到了二人面前。

    “师父。”罗晨向着中年男子躬身行礼。

    圣老点点头,看着眼前两位女子,伸出手來想要抚摸庄玉倩的头顶,迟疑了一下,又缓缓地缩了回去。

    纵然是他这样的无形浪子,见到自己嫡亲的女儿和孙女,一种源自血脉深处的情感也是油然而生,看着庄玉倩和萧媛媛,圣老想起罗晨讲述的二人的遭遇,心中忽然感觉刀割一般的痛疼。

    看着眼眶微微泛红的母女二人,圣老声音不由自主的颤抖起來:“孩子,你受苦了。”

    “啪。”庄玉倩猛然挥手,狠狠地给了圣老一个耳光。

    圣老怔了一下,苦笑道:“打得好,该打。”

    庄玉倩泪水夺眶而出,猛然扑到圣老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來。

    圣老轻轻地拍打着庄玉倩的肩膀,一遍一遍地说:“孩子,你受苦了,都是我的错,我的错……”

    萧媛媛在旁边也是流泪不止,心中却是感觉无限的温暖。

    这是她的师祖,是她的亲人。

    在这个世界上,她和母亲终于不再孤单。

    ……

    罗晨看着哭成一团的祖孙三人,不由得眼角也有些发酸。

    沒有父亲的庇护,师姐的命运可谓悲惨,而萧媛媛的遭遇,同样可以说是极为坎坷。

    好在如今三人终于团聚,这也是一件大喜之事了。

    正在心中感慨着,忽然圣老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呜呜……臭小子,你若是敢不要我的孙女,老夫立刻就切了你,呜呜……”

    听着师父带着哭腔的传音,罗晨忽然感觉两腿之间一阵凉飕飕的,他知道,这老货绝对不是开玩笑。

    可是萧媛媛……罗晨心中苦笑一声。

    一个雪奴,已经让他感觉对不住刘语熙了,雪奴在兵常荒漠中曾经为他而死,他自然无法无视她的情意,可是萧媛媛……

    罗晨不是看不明白这个少女的眼神,可是他对于萧媛媛委实沒有什么情意,他的心中只有刘语熙,最多在加上一个雪奴,他实在不愿自己再去招惹其他的女子了。

    不过这老货既然发出话來,就绝对不是开玩笑的,而且现在的自己,根本不是这老货的对手,老货要是想对自己做点什么,自己还真的拿他沒有办法。

    “看來当务之急,还是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呀。”罗晨心道。

    若是自己有了足够的实力,自然不用理会师父的威胁。

    目前而言能够想到的最快的提升实力的方法,还是得到黄昏武士的传承宝石,看來这无双城,必须要尽快的去一趟了……

    ……

    无双城,小小园。

    虽然已经成为了天悦宗的宗主,可是燕小小大部分的时间,依然是住在这座位于山门之外的庄园之中。

    一座极为轩敞的楼阁之内,万千纱幔之后,燕小小轻握一支狼毫,在宣纸上轻轻地挥洒着。

    两行娟秀却不失风骨的大字跃然纸上,燕小小收了笔,呆呆地望着宣纸上的大字,默然不语。

    “姐姐。”纱幔飘起,一个身穿淡绿衣衫的少女走了起來。

    “小小,你來了。”燕小小回过头來,勉强一笑道。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姐姐又在想罗大家了么。”燕岑舸看着宣纸上的大字,轻声道。

    燕小小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他的心思,捉摸不定,我又怎么能想得明白……”

    “他既然赠了这样的诗给你,心中自然是有你的了,到时候他一定会來找你的,姐姐你不用担心。”燕岑舸轻声道。

    燕小小默然不语,看向了砚台旁边,那里一颗奇异的锥形宝石,正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虚冲先生这厮,当真无耻,他那么大年纪了,居然好意思追求姐姐你。”燕岑舸看着宝石,撅嘴道,“姐姐既然不喜欢他,把这宝石送还他便是,何必还要留在这里。”

    “你这丫头。”燕小小苦笑着摇了摇头,“他的礼物,是这样好还的么。”

    “这块宝石有什么特别之处么,为什么姐姐要放在这里。”燕小小眨眼道。

    燕小小苦涩一笑,沒有回答,看着燕岑舸道:“岑舸,你也喜欢罗大家,是么。”

    “是啊。”燕岑舸毫不迟疑的道,“不仅仅是我,我的小姐妹们,喜欢罗大家的还有很多呢,不过我可比不上姐姐,他又不可能喜欢我,喜欢又有什么用。”

    “他不喜欢我,喜欢又有什么用……”燕小小喃喃道,竟似有些痴了。

    “姐姐你不要乱想,罗师兄一定是喜欢你的。”燕岑舸连声道,“在青龙城他送你的诗,我还记得呢,‘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例,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他说的已经够明白了,只是沒有揭破而已,他是才子,这样不是很正常的么。”

    “可是……”

    “姐姐,沒有什么可是。”燕岑舸脆声道,“文鼎遗迹里发生的事情,二哥都告诉我了,可是我知道,罗师兄绝对不是小气的人,他不给你丹药,一定有他的难言之隐,你不要生他的气了,好么。”

    “……我有什么资格生他的气。”燕小小看着一脸郑重的燕岑舸,无奈苦笑。

    “姐姐,我若是你,就直接去川州城找他,当面问个清楚了,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你在这里想着他,他在川州城肯定也在想着你呢,有什么事情当面说清楚,不好过你在这里牵肠挂肚。”

    燕小小看了一眼那一块锥形宝石,眉宇间现出一丝犹疑之色,轻声道:“这件棘手的事情,也许真的应该让他帮我拿个主意……”

    “姐姐,什么棘手的事情?”燕岑舸问道。

    “没有什么。”燕小小摇了摇头,再次看了看那奇异的锥形宝石,星眸深处现出一丝亮光……

    ……

    无双城和川州城之间的古传送阵早已连通,燕小小也是果决之人,说走就走,不久之后就已经出现在了川州城外。

    看着川州城那巍峨的城墙,燕小小的脸上有着一丝挣扎之色。

    这次踏入其中,便是彻底的放下了自己的骄傲,彻底的向那个人敞开心扉,可是若是得不到他的回应,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自处。

    她知道那人已经有了婚约,他的未婚妻是个美丽的女孩。她听到这个消息时,也曾经伤心不已,决心放下这份情缘,然而却发现自己无法做到。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那个写出了这首《观沧海》的少年,那个胸怀天下的少年,如同一颗光芒炽烈的星辰,已然深深地吸引了她。她想要忘记他,却根本无法做到。

    以前的燕小小,何曾想过和别的女子分享一个男子?然而在她无法忘记他的时候,她已经放下了太多的骄傲。而如今,不过是放下最后一丝骄傲而已。

    “希望你不要负我,否则……”

    燕小小用力抿了抿红唇,终于是迈入了川州城的城门之内。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