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1章 彻底无语
    回到川州城后,再次见到了刘语熙二女,罗晨心中有些发虚,并沒有讲自己去了天悦宗山门、见到燕小小的事情,刘语熙则是告诉他燕小小來到了天悦宗,正在那座山峰上等他,别的却是沒有多说什么。

    “我去见见她。”罗晨道。

    “好。”刘语熙浅笑点头,长腿少女冷哼一声道:“你可不要上了她的当。”

    “怎么会。”罗晨笑着摇头,身躯一闪,便即向着不远处的山峰落下。

    “姐姐,你觉得这家伙会不会……”长腿少女问道。

    “喜欢了他,有些事情,除了接受,还能怎么办呢。”刘语熙沉默良久,望着头顶阴沉的铅云,轻叹一声道。

    ……

    山峰之巅,燕小小白衣如雪,凝望着头顶浓密的铅云,喃喃道:“又要下雪了啊。”

    “是啊,川州城的冬天,一向都是如此。”一个浑厚的声音,忽然在她的身后响起。

    燕小小娇躯猛然一颤,缓缓转过身來。

    数丈之外,站着一个标枪般挺拔的英俊青年,青年脸上的生涩已经完全消退,脸部的线条更加的硬朗,看着青年星辰般明亮的眼睛,燕小小忽然感觉一阵难过,眼眶微微有些湿润。

    想要完全放下自己的骄傲,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下一刻她眼角的泪光已经完全敛去,俏脸上浮现出一丝自然的微笑。

    “小小仙子,我们又见面了。”对面的青年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竟然是让她心中一阵恍惚。

    “是啊,又见面了……”燕小小轻声道。

    看着对面的这个男子,燕小小忽然感觉他距离自己很远,他脸上的笑容,看上去也并非是出自内心。

    想起那些华丽深情的金玉华章,燕小小心中一阵纷乱。

    等了几天的时间,每一日都是度日如年,曾经以为见到他时自己会有很多话对他说,然而此刻斯人就在面前,她却根本不知道怎么开口。

    若是他并沒有那个意思,自己该何去何从。

    若是他拒绝了自己,自己该何去何从。

    若是放下了所有的尊严和骄傲,却无法得到丝毫的回应,自己该何去何从。

    “仙子來找我,可是有什么事情么。”对面的青年微笑着说道,笑容依然是那么虚假,看上去有些刺眼。

    燕小小心中一阵酸楚,轻轻地咬了咬红唇。

    “沒有什么,只是來看看故人。”她浅浅一笑,恍若百花绽放,明**人。

    “哦。”

    他只说了一个字,便即不肯再说。

    他或者他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燕小小心道。

    她的心中更加酸楚,她的笑容却更加的灿烂。

    轻轻展开掌心,一个美丽的锥形宝石显现而出。

    宝石赤红如血,散发着美丽的光芒,燕小小的目光落在宝石之上,微微的一笑。

    “这是什么。”

    “这个,送你。”她浅浅一笑。

    “送我。”他的脸上有着一丝震惊之色。

    “嗯。”她轻轻点头。

    她说这句话时,根本沒有任何的犹豫。

    因为这个决定,早在几天前便已经做出。

    看着一脸震惊的青年,她浅笑着道:“不喜欢么。”

    “不是,只是……”

    “一个小玩物而已,沒什么大不了的。”她轻声道,“收下它,好么。”

    玉手轻轻一挥,那血色的宝石便是飞了出去,落在了青年的手里。

    “终于是解脱了。”她心道。

    最后的一丝幻想已然破灭,她终于明白了,这个男子真的不喜欢自己。

    可是她喜欢他。

    喜欢就是喜欢。

    所以她决定不把宝石还回去,而是送给她喜欢的人。

    至少他可以得到更强大的力量,有着更长的寿元。

    这样他便更有可能在某一个冬日,想起曾经有着自己这样一个女子吧,她心道。

    而自己,既然接受了虚冲的传承宝石,也该付出应有的代价了。

    “我要走了。”她脸色苍白如雪,却是笑靥如花,看着青年轻声道。

    “……你要去哪里。”

    “去找一个人,呵呵。”她浅笑道。

    然后她一步踏入虚空,快速离去。

    ……

    沉重的铅云之下,一片雪花飘落而下。

    更多的雪花落了下來,川州城变得有些模糊不清,边界不再明晰。

    燕小小在漫天雪花之中飞掠,倔强的咬紧了红唇,心中一阵冰凉。

    明白了他的心思,她沒有说出那些可笑的话,终于是保住了自己的骄傲,留住了自己的尊严。

    自己并沒有成为一个笑话,可是为什么心中如此之痛。

    那个心怀天下吞吐日月的青年男子,心中既然沒有自己的位置,为何当初要那般的撩拨自己。

    她想不明白,索性不再去想。

    可是喜欢就是喜欢。

    喜欢就是喜欢。

    喜欢,就是喜欢。

    她知道自己这样很傻,可是她本就是这样的人。

    人生在世,各种痴。

    情之一字,有几人能够看透。

    ……

    不知不觉,离开川州城已经很远了。

    回头望去,苍茫一片,风雪中巨大的城市,已经有些模糊不清。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呵呵。”

    燕小小浅浅一笑,凄然绝美。

    “这一别,再也无法见到了,罗晨,你会不会有一天,想起我的样子。”

    “大概不会吧……”

    “呵呵……”

    更加用力的抿紧红唇,燕小小踏雪而去,娇弱的身影在风雪中愈行愈远,终至不见。

    栖霞宗山门之内,罗晨收回目光,环视周围重重山峦,轻轻地叹息一声。

    空山中一片清冷……

    ……

    伊人已去.芳踪难觅。

    漫长的冬季终于过去,转眼已经到了三月。

    栖霞宗山门之内,罗晨居住的山峰之上,也已经是一片姹紫嫣红,弥漫着无限生机。

    “这也是个痴情的丫头,最难消受美人恩,这件事情如何处理,臭小子,你可要考虑好了。”

    那个帅得不像话的中年男子手里把玩着那枚锥形宝石,看着不远处如云霞般灿烂的桃花,有些感慨的道。

    圣老來到栖霞宗的山门,已经有一些日子了。

    本來他是准备看一看庄玉倩母女之后就会通商镇的,可是毕竟是血浓于水,见到自己嫡亲的女儿和孙女之后,他竟然是再也舍不得离去,从腊月一直住到了现在。

    “燕家丫头对你,让我想起了欣蓉丫头对我。”圣老微微感慨.“当初我接近欣蓉丫头,为的便是黑色玫瑰的神之传承,欣蓉丫头知道了我的目的,不仅沒有生气.反而主动要把传承送给我,燕家这丫头对你也是这般,她明知道这样做,等若是放弃了强大的力量和悠长的寿元,可是却依然把这宝石送给了你,这份情意,不可谓不深厚,小子,你可不要辜负人家。”

    罗晨涩然一笑,沉默不语。

    师父当年不也是辜负了雪欣蓉的么?不够喜欢终归是不够喜欢。

    纵然是今日,师父对于雪欣蓉依然是不够喜欢,雪欣蓉依旧只是他的一个床伴,所以他才会和雪欣蓉鸳梦重温的同时,又顺手把柳依萱拉上了床。

    若是他真心喜欢雪欣蓉,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自己和燕小小之间,终究还是一场误会,对于这个女子,自己顶多有着一丝欣赏,仅此而已,说到不辜负她.怎么能够做到。

    “很简单,把她拉上床就可以了,你是男人,这个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一眼便看穿了罗晨在想什么,圣老直截了当的道。

    “……”罗晨无语,心道我又不是你,岂会那么无耻。

    “这不是无耻,这是补偿。”再次看穿了罗晨的心思.圣老正色道.“像燕小小这样的女子,一旦认定一个人,是会至死不渝的,你若是不让她成为你的女人,她终生都不会知道男欢女爱的滋味,这是多大的遗憾,你要这样做,才是真的残忍知道么?”

    罗晨苦笑摇头,时至今日,他依然是无法适应师父的思维方式,不喜欢对方,却让对方成为自己的女人,这明明是很无耻的行径,到了师父的嘴里,反而成了对于对方的一种补偿。

    “师父……那种事情,就那么有意思么?”罗晨轻声道.

    “当然。”圣老严肃道.“男欢女爱,阴阳交泰,此乃至乐之事,怎么能沒意思呢,对于男人是这样,对于女人也是一样,小子,你还是个处男,不知道这其中的妙处,等你有了自己的女人,尝过其中百般滋味,就知道老夫所言不虚了,虽然你有着众多的人选,不过老夫更喜欢你的第一个女人是我家媛媛,嘿嘿。”

    罗晨冷汗连连,师父的思维太过跳脱,他想要跟上太过困难,你老人家毕竟是萧媛媛的师祖,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來。

    下一刻,罗晨不由自主的想起文鼎遗迹之内那个神秘的栗发少女,想起她在自己身下婉转娇啼的模样,小腹间陡然升起一股热流。

    萧媛媛无论如何不会是他的第一个女人,因为他早已不是什么处男了。

    有些事情,还真的是无法忘掉,罗晨苦笑一声,祛除了心头的杂念。

    “不要以为老夫多么大方,老夫是看燕家这丫头足够痴情,才同意你把她也拉上床,不然的话,你以为我会愿意我家媛媛再多一个姐妹來。”圣老道,“燕小小离开这里已经三个多月了,即便是万宝楼也收集不到她的任何消息,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小子,若是她出了什么意外,那可都是你的责任。”

    罗晨沉默不语,这件事情倒是一件麻烦之事。

    燕小小离开川州城后,并沒有回天悦宗,她离开时说过去找一个人,罗晨明白她是去找虚冲先生,她接受了虚冲先生的传承宝石,把它送给了自己,然后去承受她要付出的代价,可是因为虚冲先生已经被自己所杀,她自然不必要再付出相应的代价,所以罗晨原本并不担心。

    然而燕小小这一去,却是毫无音信,燕岑舸來过栖霞宗数次找自己的姐姐,罗晨也命令大师兄苏石稳等人暗中留意燕小小的行踪,并多次去万宝楼购买燕小小的情报,可是以暗影圣殿的寻人能力加上万宝楼的情报,居然都找不到燕小小的踪影。

    似乎她就这样从人间彻底消失了一般,再也无法见到。

    罗晨有着天眼的能力,当日他是看着燕小小离开的,所以他知道燕小小离开时何等的伤心,何等的决绝。

    不过以燕小小的能力,只要不惹上高等武师,应该是有着足够的自保之力吧,罗晨心道。

    “燕家小丫头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说。”圣老一挥手,把锥形宝石抛还给罗晨,“你现在要做的,是得到这宝石里面的力量,把两种神之传承彻底融合,这样你去见白起那些家伙时,才更有自保的把握。”

    “师父你不是也沒有接受雪欣蓉的传承宝石么?”罗晨低声道。

    “是啊,所以老夫才被人毁掉肉身,差点就死翘翘了,同样的错误,你可不要再犯。”圣老哼道。

    罗晨摇了摇头。

    “她这样的女子,既然送给你了,就绝对不会再拿回去,你若是觉得过意不去,就去找到她,然后狠狠地干她,那才是她真正想要的,你明白了?”圣老严肃地道。

    罗晨抽了抽嘴角:“师父,你太邪恶了。”

    “干这个字,才是最有气势的,既然你不喜欢,老夫可以换一种说法,交配如何?”圣老嘿嘿一笑。

    “……”罗晨彻底无语。

    “小子,男人女人要的不同,你将來就会明白了。”圣老道,“对于燕小小这样的女子來说,喜欢的人便是她们的全部,她们的幸福,不在于力量和寿元,被心爱的男人压在身下的时刻,便是她们最幸福的时刻,为了是否融合这颗宝石,你已经纠结了三个月了,距离七贤聚会也只有两个多月了,再继续纠结下去,燕小小的情意就会变得毫无意义。”

    罗晨又是摇了摇头,沒有说话。

    “你的身后,还有着很多人需要保护,你的女人,你罗刚师兄,还有栖霞宗这來之不易的兴旺局面,若是你在七贤聚会上出了什么意外,还有谁能够保护这些?”

    罗晨苦笑一声.心道这正是我纠结的原因。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