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6章 该死的男人
    可是现在一切都已经清楚,柳如雪并不是他的师妹或者姐姐。

    所以他和柳如雪之间,有的便只有仇恨。

    柳如雪已经死了,仇恨自然烟消云散,不过告慰几位袍泽这件事情,还是要拿柳如雪的头颅來完成。

    柳如雪的面目已经模糊不清,头颅也比本來的样子小上不少。

    她的头颅极为坚硬,散发着奇异的琉璃光泽,罗晨收集到的她所有的残躯,也都是这个样子,硬如铁石,亮如琉璃,看上去根本不似人体。

    不过罗晨可以确定,那就是柳如雪的残躯,因为当日两人战于东荒大海之上,在场的并沒有别人,而且破碎的肢体之上,也有着明显的女性特征。

    柳如雪已经死了,彻底的死了。

    看着那面目模糊的精致头颅,罗晨心中也是一声叹息。

    说到底也是个既可怜的女子,骄傲、决绝到了极点,却又有着极为悲惨坎坷的命运。

    不知道柳如雪是怎么死的,可是死亡对于她而言.或许也是一种解脱。

    而把她的头颅带到这里,对于罗晨而言.未尝也不是一种解脱。

    他是一个极重诺言的人,当初的袍泽墓前发了誓言,一日沒有做到,便是他心中的一根刺。

    而现在,这一件事情终于可以彻底放下,日后再到这里祭奠几位袍泽之时,也不用再心怀愧疚。

    “接下來的事情,就是七贤聚会了。”罗晨心道.

    把最后一杯醉美人洒在云师兄的坟头,罗晨缓缓站了起來。

    “萧山七贤。”

    他的嘴角现出一丝冷笑。

    萧山七贤,七大秘境是罗永浩的仇敌,却不是他的。

    所以他对于萧山七贤和七大秘境.并沒有多少抵触情绪。

    不过却有一个例外。

    控魂秘境,控魂圣女。

    ……

    他看到了罗永浩太多的过往,自然知道萧山七贤和七大秘境的秘密。

    知道了控魂秘境这个名字,他自然就联想到一个势力。

    控魂阁。

    当初他离开南荒进入大陆,最大的目标就是寻找赵月儿的下落,而带走赵月儿的势力,就是控魂阁。

    根本不用猜测,罗晨可以断定,控魂阁一定和控魂秘境有关。

    想起赵月儿离开时的样子,罗晨的心便极为痛苦,而如今,他不必再去寻找,只需要找到控魂圣女,便可以找到赵月儿的下落。

    神之传承融合之后的瞬间,他就想明白了这些事情。

    不过他已经学会了隐忍,所以这些他并沒有告诉刘语熙,沒有彻底解决这件事情以前,他并不愿让刘语熙担心。

    他也并沒有第一时间去找控魂圣女,因为现在的他考虑事情更加的周全,要想救出月儿,必须保证万无一失.最好的时机,就在七贤聚会的时候。

    想起那个绝美清灵的女子,罗晨眼中现出一丝寒芒。

    萧山七贤只有一个女子,所以他自然知道她是谁。

    控魂圣女,孟玉灵。

    ……

    那个从他这里要走《白马篇》,然后进入献祭获取力量的女子,便是他如今面临的敌人。

    第一代萧山七贤身化秘境,然后一代代传承至今,萧山七贤始终是大陆上的最强者,同时也是大陆上最为强大的势力。

    控魂圣女作为控魂秘境的主人,定然和控魂阁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控魂阁自然也是依靠着控魂秘境和控魂圣女才成为大陆上一股极为强大和神秘的力量。

    正是因为控魂阁,月儿才会被带走,这件事情虽然未必是孟玉灵的意思,罗晨却自然要算在她的头上。

    如今的他有着足够的力量,自然有了与之对抗的底气,七贤大会之时一定要找到月儿,了却这一桩最大的心事。

    ……

    把柳如雪琉璃般坚硬的头颅埋在青石墓碑之前,罗晨大步走出了墓园。

    看着道旁安静站立的紫衣少女,罗晨脸上露出一丝温暖的笑意。

    刘语熙浅浅一笑缓步走了过來。

    “我们回家吧。”她轻声道。

    “嗯,回家。”罗晨点头,伸手握住了刘语熙温软的小手。

    “希律律~”

    一声马嘶,赛风从山林中出来,一身红色的鬃毛随风飘荡在阳光下宛若火焰在燃烧。

    二人跃上马背,赛风一声长嘶,铁翼撕裂空气,瞬间已经飞上了高空,向着川州城的方向疾飞而去。

    嗅着身前伊人淡淡的发香,罗晨迷醉的叹息一声。

    “月儿的事情暂时还不能告诉刘语熙,等到解决了这个问題之后再说吧。”罗晨心道。

    ……

    南荒白光门。

    巨大的残阙依然屹立在山门的石雕依旧是栩栩如生,周围却是极为冷清,再也沒有一个参详雕刻的萧家族人。

    萧峰背负双手站在残阙之前,看着上面一片金科玉律,眉头拧在一起良久之后无言的一声叹息。

    这一份金科玉律乃是一份盟约是白光门和栖霞宗联手攻击天剑门时他和罗晨签订的。

    而如今时过境迁栖霞宗已经成长为巨无霸一样的存在,如今的白光门甚至沒有仰望栖霞宗的资格。

    如今的白光门所处的位置极为的尴尬,对于宗门的未來萧峰也是忧心忡忡。

    白光门的领地并沒有缩小,甚至还扩大了数倍,一部分还伸展到了川州境内,每年能够获取的资源也是大大提升,这一切都是因为和栖霞宗,曾经的盟友关系是由于当初做出了正确选择的缘故扩大的领地,除了从天剑门手里夺取的之外,都是得自于栖霞宗的馈赠。

    然而尴尬的是栖霞宗占据的领地实在太大,整个川州都是栖霞宗的地盘,白光门的领地周围全部都是栖霞宗的势力范围,就像是大海里的小岛,随时都有可能被海浪吞沒。

    萧家世居南荒,作为白光门的掌门,知道大量的秘密,他甚至知道罗晨是兽神家族的后裔,所以才力排众议紧跟罗晨,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川州和南荒的各大势力尽皆覆灭之后,白光门却能生存下來。

    然而这种生存状态未免是有些太危险了。

    而萧峰原本的期望可并非是现在的这种状况,造成现在这种局面都是因为金鳞城下的那一剑。

    若非是因为那一剑,罗晨和白光门的关系断不会如此疏远,若非是因为那一剑,他的师妹萧芝瑞也不会死,极有可能成为罗晨的红颜知己,而白光门和罗晨的关系也一定会比现在密切。

    那一剑刺向了罗晨,毁掉了他的全部计划,不过芝瑞替罗晨挡下了那一剑,也总算是在罗晨心下了一丝信任,否则的话以罗晨的决绝,白光门恐怕早就不存在了。

    当初选择和罗晨合作的时候,他曾经向长老们保证,未來的白光门一定更加强大,甚至有着占据大城、成为三级宗门的机会,然而现在他甚至无法保证白光门的生存,更无法谈什么成为三级宗门了。

    人固有一死,自古皆然,概莫能外,身为白光门的门主,萧峰必须要把目光放得更长远一些。

    栖霞宗罗晨在时自然不会对付白光门,可是总有一天他会离开这个世界,罗晨也会离开这个世界,到了那时,维系白光门目前地位的关系瞬间倒塌,栖霞宗的强者们又有谁会记得当初萧芝瑞曾经替罗晨挡了一剑。

    若是到了那时,白光门的灭亡恐怕就是旦夕之间的事情了,萧家的命运也将会无比的悲惨,萧峰亲历过天剑门楚家被灭的事情,他很清楚到了那时候萧家子弟的命运,比天剑门楚家也好不了多少。

    “可惜我只有一个妹妹……”萧峰心里想着又摇了摇头。

    以罗晨如今的名气,就算是他萧峰还有个漂亮妹妹,也不敢再做那样的尝试,此一时彼一时,当初的罗晨声名未显,而如今的罗晨却是如日中天,现在的眼界又怎么可能看上白光门的一个小丫头呢。

    萧峰愁肠郁结目光扫过残阙上的雕刻无奈的叹息一声。

    玉阙是萧家的根本也是白光门立足的本钱。

    正是靠着残阙上四季图的雕刻,萧家才能够涌现出一代又一代的武师才能在这南荒之中。

    就在天剑门被他和罗晨灭掉不久,一直被囚禁着的楚玉倩竟然逃了出來,并且功力大增,把白光门闹得天翻地覆,最后不少长老们被她杀死了,更可气的是四季图大部分都被她毁掉了,唯一留下的只有一副《清明上河图》。

    好在残阙自有神异之处,被楚玉倩毁掉的雕刻居然是慢慢地自动恢复,到现在已经是恢复完毕,根本看不出任何曾经被毁伤的痕迹。

    然而雕刻的神异之处,却依然是沒能恢复,此刻就算是他看这些四季图也无法从中领悟、提升自己了。

    萧家族人靠的不是过人的天赋,而是这残阙上的四季图雕刻,沒有了四季图雕刻,对于萧家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

    根据他的判断雕刻的神异之处,未來也将会恢复,不过需要的时间恐怕将会极长,也就是说萧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将不会再诞生新的武师。

    如今的萧家虽然有了更多的资源,却沒有办法吸引到异姓强者加盟,因为身边就是栖霞宗,沒有强者会看好白光门的将來,而原本的强者又被楚玉倩杀了个七七八八,白光空有领地,真实实力反而是不如以前了。

    萧峰的目光落在了那一幅《清明上河图》之上。

    迄今为止还沒有人能够从这《清明上河图》上获取好处,纵然是当初楚玉倩毁掉大量雕刻,却也是被这神秘的《清明上河图》所反噬受到了重伤。

    雕刻依然是栩栩如生,萧峰却不由得轻轻地咦了一声。

    慢慢走近《清明上河图》他的脸上诧异之色更浓。

    这幅雕刻上的画面,他不知道看了多少遍早已记得是清清楚楚。

    燃烧的城堡冰雪覆盖的原野,身披重甲的铁卫……一切都似乎沒有什么变化。

    然而萧峰的目光却死死盯在那铁卫队长的身上。

    面罩覆盖了铁卫的脸庞,唯有眼睛露在外面雕刻上的铁卫正在向着城堡冲击只能看到一只眼睛。

    然而这一只眼睛却是让萧峰变了脸色。

    不再是那熟悉的锋锐如刀的凌厉眼神,而是变得极为清澈干净仿若能照进人的灵魂。

    这般清水般的眼眸根本不应该属于一个男子。

    干净的眼眸深处隐藏着一股极为冰冷的寒意,似乎蕴含着无尽的杀机与桀骜之意。

    有着这样眸子的人该是何等的骄傲与决绝。

    “这是怎么回事?”萧峰心中充满了疑惑。

    《清明上河图》是玉阙上最珍贵的一副雕刻,每一个萧家族人都期望能够从中获得好处,连他也不例外。

    所以对于这幅雕刻的每一个细节他都是无比的熟悉。

    那个身材高大的强壮铁卫,怎么会突然有了这样清澈的眼神。

    再仔细看玉阙之时,萧峰忽然发觉铁卫的身材似乎也要瘦了一些,顶着厚厚的铠甲给人一种虚浮的感觉。

    萧峰皱起眉头死死地盯着铁卫的眼眸。

    “该死的男人。”陡然一个清脆的声音在他的心丝冰寒之意。

    铁卫的眼眸之射而出,狠狠地轰击在了萧峰的眉心之上。

    “哼。”萧峰闷哼一声痛苦的捂住了脑袋。

    下一刻,他睁开眼睛眼然之色。

    看了一眼残阙,萧峰叹息一声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再也沒有向四季图看一眼也沒有再看那副《清明上河图》。

    刚才的事情他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

    雕像之上铁卫缓缓转过身來,看着远去的萧峰眼眸深处有着一丝无法掩饰的厌憎。

    清澈干净的眼神极为明亮仿若能照进人的灵魂。

    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这样的目光,恐怕都会融化其股怜惜之情。

    而那一丝隐藏在眼眸深处的冰寒之意,却根本无人能够感觉得到。

    “该死的男人。”

    清脆冰冷的声音在残阙之畔响起铁卫缓缓转过头去再次在雕像之上定格仿若什么都沒发生过一般……

    ……

    燥热的六月终于是到來了。

    川州城新栖霞宗山门,一座青翠的山峰之上,有着一个极为雅致的小小院落。

    “大河向东流哇,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

    亭亭如盖的高树之下,响起了某人得意洋洋的声音,一首俚曲唱得不伦不类,却自有一股喜庆的气氛。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