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7章 來历
    清脆冰冷的声音在残阙之畔响起铁卫缓缓转过头去再次在雕像之上定格仿若什么都沒发生过一般……

    ……

    燥热的六月终于是到來了。

    川州城新栖霞宗山门,一座青翠的山峰之上,有着一个极为雅致的小小院落。

    “大河向东流哇,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

    亭亭如盖的高树之下,响起了某人得意洋洋的声音,一首俚曲唱得不伦不类,却自有一股喜庆的气氛。

    罗晨挺拔的身影出现在小院之外,听着师父难听之极的歌声,心道这老货又在嘚瑟了,嘴角也是现出一丝笑意。

    “师父,我來了。”

    自从有一次沒打招呼进入小院,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后,罗晨便学乖了,再次來圣老这里一定是要让师父先知道,免得彼此尴尬。

    “进來吧,臭小子。”

    歌声戛然而止,圣老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來。

    “是。”

    罗晨应了一声,却沒有进去,等了片刻之后这才推开了院门。

    华树之下摇椅上,躺着一个帅得不像话的男子,含笑看着罗晨,正是罗晨的师父圣老。

    在圣老的左侧坐着一个姿容绝世的蓝衣女子,美得令人无法直视,女子见到罗晨进來浅笑着点了点头,雍容典雅之极。

    这才是雪欣蓉的本來样子,与她在通商镇时的形象完全不同,她的美丽只会为身边的这个男人绽放。

    圣老的右侧是一个同样美到了极点的少女,少女眼眸干净清澈到了极点,向着罗晨羞涩的笑了笑俏脸上现出一丝红晕,乖巧的把一枚剥过了皮的水晶葡萄放进圣老的口中。

    罗晨看着单纯之极的柳依萱,也是微微有些尴尬,看这丫头的样子,显然她也还记得那次的事情。

    那次罗晨來找师父,恰好便撞见师父幕天席地的把这丫头压在身下,罗晨虽然知道师父作风豪放,可也未曾想到师父会豪放到这个地步,他本就有些脸嫩自然是沒趣到了极点。

    而柳依萱也是看到了罗晨,所以之后每次见到罗晨都会脸红。

    师父他老人家脸皮极厚,自然是毫不在意还说这是什么及时行乐其云,在这一点上罗晨自然是和这老货无法沟通,从此之后再來这里都要给师父留够足够的反应时间,以免大家彼此尴尬。

    “师父。”罗晨向着圣老微微躬身。

    “嗯。”圣老在摇椅上轻轻晃荡着,眯着眼微笑道:“怎么还不快问候你两位师娘。”

    罗晨嘴角微微抽了抽向着雪欣蓉躬身行礼:“师娘好。”又向着柳依萱弯了下腰:“小师娘好。”

    來到栖霞宗和庄玉倩萧媛媛团聚之后,圣老也是舐犊情深,再也不舍得离开,可是他风流半生身边自然无法少了女人,所以后來他索性把雪欣蓉和柳依萱二人从通商镇接了过來,安顿在这栖霞宗山门之内和他一起居住。

    庄玉倩对此极为不满,好在萧媛媛通情达理,从旁劝解,庄玉倩最终也只好接受了这个事实,默许了两人在栖霞宗的存在,只不过此后再见圣老便沒有了好脸色。

    这对于圣老而言便是最好的结果了,美人在侧,宝贝女儿和孙女儿又都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这样的日子自然是惬意无比。

    雪欣蓉淡笑着点了点头,柳依萱却是站起身來红着小脸向罗晨躬身回礼,然后又坐了回去继续剥着手上的葡萄。

    “傻妮子,你是长辈跟这小子客气什么。”圣老笑道。

    柳依萱小脸更红,默然不语飞快的把葡萄剥好放入圣老的嘴里。

    罗晨看着一脸单纯的柳依萱不由得在心中感叹。

    如今他已经知道柳依萱是柳如雪托付给雪欣蓉照顾的,柳如雪已经死了,柳依萱便完全沒了亲人。

    雪欣蓉是柳如雪的师父,并且知道柳如雪要去报复罗晨的事情,不过她并不知道柳如雪已经死了,因为圣老并沒有告诉她。

    柳依萱失去了全部记忆,迷情露的毒性并不是无药可救,至少对于身怀《金螺吞海诀》的圣老來说是如此,然而圣老只是把柳依萱顺便拉上了床,却从來沒有为她解毒的意思。

    虽然圣老让罗晨喊她们为师娘,可是罗晨很清楚对于圣老而言她们都不过是床伴而已,她们并未真的走进他的心里。

    师父才是真正冷酷的人,无论是雪欣蓉三鲜馅的饺子,还是柳依萱的单纯可爱,都无法真正的打动他,他需要的只不过是她们美丽的身体而已。

    “小子你在想什么?”圣老哼了一声,显然他再次轻易的猜出了罗晨的心思,所以也显得有些不太高兴。

    罗晨回过神來轻声道:“师父我要去萧州了,这里的安全就交给你了。”

    “放心有我和你师娘在,栖霞宗绝对不会出任何问題。”圣老摆了摆手自信道“除了那几个老家伙,天下还沒有几个我们杀不了的,外围有你大师兄他们警戒,绝对不会出任何问題。”

    “那就好。”罗晨宽慰一笑。

    师父是暗影圣殿的主人,雪欣蓉是黑色玫瑰的主人,这两大杀手之王坐镇,的确可以确保栖霞宗的安全。

    暗影圣殿的师兄们也有几位是高等武师级别的存在,大师兄苏石稳实力尤为强悍,师父已经把所有的师兄们全部召了回來,这可都是能够越级杀人的强者,有他们在外围警戒,栖霞宗可以说是固若金汤了。

    刘语熙和雪奴都是高等武师,实力颇为不俗,还有神秘的小米也是如此,再加上原本就有的原属于暗影圣殿的两个高等武师级别的百变人傀,还有赛风、巨鹰两头高等武师级别的强悍荒兽……如今的栖霞宗可以说是强者云集,实力超强了。

    所以家里是沒有什么好担心的了,自己去参加七贤聚会专心对付控魂圣女孟玉灵救出月儿就好。

    “师父,我这次去的是萧山书院你有什么要交待的么?”罗晨问道。

    “沒什么要交待的,无非四个字,胆大心细。”圣老缓缓坐直了身子沉声道:“只要记住了这一点,谨慎应对应该就沒有什么问題了。”

    “是。”罗晨点头。

    “别的呢?”罗晨又问道。

    “别的么……”圣老深深看了罗晨一眼神色忽然微黯甚至现出一丝痛苦之色轻声道“到了清水的墓前,替我拜上一拜烧两柱香给她……”

    “知道了。”罗晨点头。

    “去吧。”圣老挥了挥手。

    罗晨再次躬身转身踏入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柳依萱依旧乖巧的剥着葡萄雪欣蓉深深看了圣老一眼轻轻转过头去望着天边舒卷的云朵沉默不语……

    ……

    萧州的骚人墨客多如过江之鲫,书院更是遍地都是。

    这其乃是萧山书院。

    萧山书院又叫做萧州书院,在修真界的地位乃是真正的圣地。

    这里隐居着最多的博学鸿儒,前辈骚人,里面的人物闻起來或许都是数十年前名动大陆的才子。

    最近百余年,萧山书院最出名的却是它的山琅。

    作为大陆上声名最响的书院,它的山琅却不是男人,而是一位绝代佳人。

    清水。

    莲花仙子。

    莲花仙子声明极响,不过更为出名的却是她绝世的容颜。

    这位有着空谷幽兰般清冷容颜的绝色佳人,从來不假人以辞色,如同空谷幽兰般孤傲,多少男人疯狂追逐却无一人能一亲芳泽。

    正是因为她的存在,萧山书院才聚集了更多的文人骚客,这其可以说都是莲花仙子的仰慕者。

    数年之前莲花仙子离开了人世,不知多少人为这绝色佳人的凋零而扼腕叹息,为之殉情的人更不知道有多少。

    然而她离世不久之后,万宝楼里却突然有了一套特别的画作拍卖。

    那是一套春宫图。

    关于莲花仙子的春宫。

    春宫的主角一个是莲花仙子另一个人也是赫赫有名。

    那个男人便是曾经在萧山书院默默无闻十年,忽然一夜之间名传天下的大才子天下第一骚客庄大家。

    这一套庄大家亲笔所作,赠予莲花仙子的画作,揭示了这一对才子佳人之间极为隐秘的关系。

    无数人慨叹之余,皆言唯有庄大家这样的才子才能够配上莲花仙子。

    而罗晨在初入萧州之时,在太乙城万宝楼拍卖会上亲眼见到过其中一幅。

    那一幅春宫被多宝道人拍下,最后赠给了燕小小,罗晨却记得画作上的題跋也清楚的记得,上面的笔迹和笔法。

    黑白两色的画作,唯有一人可以画出,所以罗晨很清楚那些画就是师父的作品。

    也就是说莲花仙子是师父的女人。

    而且罗晨有着一种直觉,那个带走了师父灵魂的女人,那个令这个浪子无法忘怀的女人正是这个莲花仙子。

    师父三十年前被人毁掉肉身,再也未曾在人世间出现,莲花仙子的离世恐怕也是与此有关。

    这个可怜的女子定然是在无尽的思念之中,郁郁而终。

    作为萧山书院的山琅,莲花仙子离世之后,便葬在书院之中,这次七贤聚会地点正设在萧山书院,罗晨作为圣老的弟子,到了那里自之后然是要去祭奠一番的。

    “是她么?”

    雪欣蓉看着神色黯然的圣老轻声问道。

    圣老默然不语良久,之后轻轻叹了一口气。

    “你想去看看她就去,有些事情只有自己亲自去问,才能问得明白。”雪欣蓉轻声道。

    “人都不在了还问什么呢?”圣老嘴角现出一丝苦涩的笑意轻轻摇了摇头。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卦象如此,你不亲自去萧州一趟,怎么能放心得下?”雪欣蓉伸出手來理了理圣老有些散乱的鬓发,柔声道:“去,不用担心这里,媛媛她们母女由我來照顾,你大可以放心。”

    圣老伸手拉住了雪欣蓉的玉手,叹息一声:“丫头,谢谢你了。”

    雪欣蓉温婉一笑低声道:“师兄,应该是欣蓉谢谢你才是啊,你能陪着欣蓉这么多天,欣蓉不知道有多开心呢。”

    圣老眼眸动之色刚要说话,两根柔嫩的手指伸了过來,把一枚剥了皮的葡萄放进了他的嘴里。

    ……

    萧州书院又名萧山书院,却并不在萧山之内,而是在萧山之外的大江之畔。

    大江源自萧山绵延澎湃百万里,至兵常荒漠注入大海,这萧山书院距离萧山并不算远,背靠青山俯视大江自有一股独特的气势。

    作为大陆上最负盛名的书院,萧山书院最多的便是这里推崇的并非是力量而是在诗词歌赋上的造诣。

    沒有人知道萧山书院从何时便已存在,有人说书院的历史和萧山深处那些古老的隐秘势力一样悠久,传闻虽然未必可信,不过书院传承久远是毋庸置疑的。

    在书院的历史上有过众多的惊才绝艳的大骚客,留下过众多的佳作和传说,为后世之人所津津乐道,而最近这三十余年,最多被人们提起的名字便是庄大家。

    三十余年前就在书院之外的大江之上,庄大家雪夜赋诗醉酒,泼墨楼船之上斗酒诗百篇,篇篇皆是惊世之作,一夜之间名震天下,而后却是不知所踪,唯有百余佳作流传后世。

    对于庄大家的來历,就连书院资历最老的先生们也说不清楚,只知道他之前在书院住了十年默默无闻的学了十年的诗词歌赋,沒有人料想到他竟然有着如此才情,竟然是不世出的绝代骚人。

    至于他和书院山琅莲花仙子之间的隐秘情事,则是最近几年才为众人所知的事情了,这时人们才知道原來书院最美丽的花朵,已经被这位大才子所采撷。

    有人说这件事情的难度比楼船上斗酒诗百篇还要大,能够赢得莲花仙子的芳心,对于任何男人而言都是足以自豪的事情,这两件事情放在一起让庄大家的名声更加响亮,庒之蝶这个名字,早已镌刻在了萧山书院的历史之上。

    不过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若干年,最近在萧山书院多的名字不再是庄大家,而是罗晨罗大家。

    一首《观沧海》让罗大家声名鹊起,纵然把这首诗和庄大家最好的几首作品相比也是难分伯仲,这一首诗便奠定了罗晨罗大家在萧州的地位,然而不久之前却又有一首罗大家的大作横空出世。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