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8章 五场全赢?
    不过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若干年,最近在萧山书院多的名字不再是庄大家,而是罗晨罗大家。

    一首《观沧海》让罗大家声名鹊起,纵然把这首诗和庄大家最好的几首作品相比也是难分伯仲,这一首诗便奠定了罗晨罗大家在萧州的地位,然而不久之前却又有一首罗大家的大作横空出世。

    这一首《白马篇》刚刚由萧山传出來,据说是罗大家赠予萧山一位佳人的新作,这一首诗赋把罗晨罗大家的声名又一次推上了新的高度。

    ……

    萧山书院大门之外,有着百余块巨大的青石巨碑,有一些石碑上已经有了文字,不过大部分的石碑却依然是空着。

    罗晨背负双手站在一块石碑之前,挺拔的身影在人群之眼并不显眼,周围峨冠博带的赏着石碑之上的诗篇,根本沒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石碑上的字却透着一股风骨刻痕,看上去极为新鲜,显然是刚刚刻上去不久。

    石碑最上方赫然便是“白马篇”三个大字。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妙哉,妙哉。”一位长者脸上现出迷醉之色,连连赞叹。

    “弱冠之年,作此华章,罗大家真神人也。”另一位老年儒生击节赞道:“酣畅淋漓之热血沸腾,老夫垂暮之年,得见此作,便如同回到百余年前意气飞扬的年纪,为有此作当浮一大白。”

    “非真英雄做不出此等佳作。”又一位青年才子目光闪亮,连连叫道“先是一首《观沧海》,凸显吞吐日月之志,如今又一首《白马篇》自有铁血凌厉之意,罗大家之才思比之庄大家也绝对不遑多让,只是不知这首大作赠的是萧山哪位佳人?”

    “才子配佳人,能够入得罗大家法眼的佳人,自然是风华绝代的了”一位微胖的儒生笑道。

    “可是罗大家不是有过婚约了么?”一位青年搔头道。

    “白痴。”微胖手敲了一下青年的脑袋显然他和这青年足够熟稔。

    青年大叫一声,周围也是笑声一片。

    “有婚约算什么,罗大家何等人物,那是人中龙凤,有个几个红颜知己还不是应有之义。”

    “是啊,人不风流枉少年。”

    “……”

    罗晨站在这诗碑之前,听着骚人们热闹之极的议论,脸上沒有半点波澜,眼眸深处却是现出一丝隐隐的寒芒。

    孟玉灵倒是沒有食言,她说过等到罗晨从之后,便以这一首《白马篇》为罗晨再次扬名,如今她倒是的的确确做到了,而且是直接把《白马篇》刻在了萧山书院大门外的诗碑之上。

    而且人们的传言并不算错,《白马篇》的确是罗晨赠给她的,而以她的容貌也绝对当得上“佳人”二字。

    只不过“罗大家将这首诗赠予萧山的一位佳人”这句话怎么听怎么感到暧昧,而这句话的流传定然也是因为孟玉灵的缘故。

    以她的身份地位,若沒有她的准许,谁敢说这样的话。

    罗晨甚至可以断定这句话根本就是出自孟玉灵之口。

    一首《观沧海》令罗晨声名鹊起,而传出这首诗的燕小小的名字也和《观沧海》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孟玉灵说过她要让《白马篇》和她的名字联系在一起,就像《观沧海》之与燕小小一样而现在看來她也的确是这么做了。

    由于她的名字本身就是一个秘密,所以石碑上并沒有刻下她的名字,而只有这一句充满暧昧引人遐想的话语流传了出來。

    从表面上看完全挑不出她的任何毛病。

    所有的一切,并沒有违反她当初和罗晨的约定。

    然而这一句话中之意却是任何人都可以清晰的感觉得到的。

    孟玉灵是想要表达什么,她这是什么意思罗晨心中十分清楚。

    控魂圣女向來都是冰清玉洁的,孟玉灵自然也该是如此,然而此次她故意放出这样的一句话,目的自然是不同寻常的。

    对于不知道孟玉灵身份的人而言,那不过是一句神秘而引人遐想的暧昧话语而已,而对于知道孟玉灵身份的人而言,这句话的意思不问可知。

    “罗晨是站在我这一边的。”

    这就是孟玉灵想要表达的意思。

    罗晨自然不会相信控魂阁的圣女会有什么兴趣和自己搞暧昧,更不会天真到一位孟玉灵真的喜欢自己。

    毫无疑问孟玉灵是想利用他。

    利用他來达到她自己的目的。

    也就是说七贤大会并不平静,一定会有一番争斗,而自己这个局外人却已经被孟玉灵当做了一个筹码。

    她甚至沒有征求自己的意见,便已经这样做了。

    所以罗晨心的中观感自然是变得更差了。

    沒有人会心甘情愿被人利用,沒有人愿意受人摆布。

    那些自以为是的人往往会适得其反。

    孟玉灵做得很巧妙,她所做的并不违反之前和罗晨的约定,却隐含了一种明显的暗示。

    显然孟玉灵对于她的容貌有着足够的自信。

    罗晨想着嘴角现出一丝冷笑。

    “在她看來她给了我一个暗示,我一定会迫不及待的贴上去。”

    “呵呵”

    罗晨不知道若是沒有融合神之传承沒有知道孟玉灵的真正身份,沒有了解到孟玉灵和控魂阁的关系,自己会做什么选择。

    自己自然不会狗一样的扑上去,不过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孟玉灵之前一直在努力表达着善意,所以自己恐怕不至于因为这件事情和她翻脸。

    然而沒有如果,现在的状况是自己已经知道了她就是控魂阁背后的真正后台,所以一切都已经完全不同。

    在知道这件事情的瞬间,孟玉灵便已成了自己的敌人,现在她所做的这一切,在罗晨看來便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

    可笑。

    十分的可笑。

    自己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那么往日的一切都不过是她拙劣的表演罢了。

    月儿被控魂阁带走这已经是无法调和的仇怨,孟玉灵并不知道自己已经知道了,所以才会有这样愚蠢的举动。

    她这样明目张胆的利用自己,支撑她信心的就是她堪称绝色的容貌。

    “这件事情还真是有趣。”罗晨心里想着嘴角的冷笑更加浓郁。

    旋即嘴角的笑意敛起,他的神色再次恢复平静。

    “暂时隐忍,总有一天孟玉灵会大吃一惊的。”

    “那时她的脸色一定会非常有趣,呵呵。”

    ……

    在这片大陆之上,萧山七贤和七大秘境的存在乃是最高层级的秘密,纵然是高等武师也未必知道这些事情。

    所以七贤大会的举行也同样是一个秘密,至少这些围在诗碑周围的文士们沒有资格知道这件事情。

    因而罗晨手持七贤令來到这萧山书院,参与七贤聚会并沒有人來迎接,整个书院看上去一片平静丝毫沒有风雨将至的气息。

    不过以罗晨如今的实力,方圆数百里的书院完全是一目了然,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有着不少高等武师的气息散布在书院各处。

    显然这才参与七贤聚会的人,并非是少数像他这样得到七贤令的强者也是大有人在。

    融合了两种神之传承,实力大大增加的罗晨已经有资格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了,当然以他现在的能力想要掩饰自己的力量,那是轻而易举的,此刻他展露的力量便仅仅是融合神之传承之前的力量,就和他刚从文鼎遗迹之中离开时的力量一般无二。

    毕竟七贤聚会萧山七贤才是主角,虽然知道必然会有一番风波,不过罗晨却是暂时不准备喧宾夺主,他要先看看孟玉灵这般明目张胆的利用自己,她想要争夺的到底是什么。

    整个萧山书院占地数百里,就像是一个小小的城市,书院虽有大门却沒有围墙,只要你能走到这里尽可自由出入。

    罗晨离开诗碑,沿着古朴的青石小路缓缓而行,一路上多是茂林修竹,其中楼阁处处皆是极为精巧典雅,自有一股书卷之气。

    虽然是第一次來到这里,可是靠着“天眼”和强大的感知能力,罗晨行走在书院之内根本沒有丝毫的停顿,不久之后他便來到了书院的深处一个小小的院落之中。

    半亩方塘清澈明净,几株烟柳在暖风中招摇,看到这熟悉的景致,罗晨知道自己已经到了。

    这里的景致与在太乙城见到的那副圣老亲笔的春宫毫无二致,显然这个小院就是莲花仙子生前的居处,也是当年师父和莲花仙子双宿双飞的所在。

    烟柳下一个小小的土丘,上面已是碧草如茵,罗晨知道这便是莲花仙子长眠之地了。

    师父这样的男人,天生对于女子有着致命的诱惑,女子一旦对其倾心,往往便是生死不渝,纵然莲花仙子冰清玉洁,也终于是被师父成功采撷。

    之后师父被人毁去肉身,三十年不见音讯,而莲花仙子也终于是郁郁而终,绝代红颜化作了一抔黄土。

    师父有着无数床伴,倾心的却唯有一人,如果猜测不错,这个莲花仙子便是带走师父灵魂的那个女人了。

    那个楼船夜雪的晚上究竟生了什么变故,师父从來不愿提起,莲花仙子或许知道,可是她已经逝去一切自然都成了秘密。

    为人弟子,罗晨自然有着为师父报仇的想法,而且如今的他也自信有着那样的实力,然而罗晨数次问及师父却是从來不说。

    师父说过让他來到书院之后,祭奠一下莲花仙子,所以罗晨第一时间就來到了这里。

    罗晨走到小丘之旁,向着小丘微微躬身,然后轻轻蹲下身子,把几根细香点燃插在了小丘之前。

    毕竟是师父倾心的女人,对于这位前辈罗晨也是有着足够的尊重。

    细香散着清幽的兰草香气在小院之内缓缓的飘荡着。

    罗晨伫立在小丘之前沉默不语。

    感知能力释放而出,轻松笼罩了整个书院,转头看向某个方向罗晨嘴角现出一丝冷笑。

    ……

    书院某处一座高耸的楼阁之上。

    一个绝美清灵的女子倚在栏杆之上,遥望着小院所在的方向,那绝世的姿容令周围的一切都为之失色。

    孟玉灵并沒有“天眼”的能力,所以她并不能看到罗晨的神情,不过隔着仅仅百余里她自然可以清晰的察觉到罗晨的气息。

    “他已经來了。”

    孟玉灵心中想着,嘴角微微翘起完美无瑕的小脸上现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墨子事情如何了?”轻轻转了转臻清冷的声音响了起來。

    “圣女一切顺利。”

    在楼阁之中,那背负长剑的俊朗中年男子,洒脱一笑朗声道:“苍问那老小子在你把那《白马篇》镌刻到诗碑之上后,立马便下了决心决定支持你成为七贤之首。”

    “云鹤先生呢?他怎么说?”

    “云鹤还在犹豫不过,我们已经不需要他了。”墨破浪笑道“苍问反戈一击,我们这边就有了四人,就算是云鹤还支持白起,那也已经无关紧要了,圣女你这一招真是高明,恐怕白起完全沒有预料得到吧。”

    “云鹤那边你还是要费点心思,就算不能让他到时候支持,我至少也要让他弃权,不支持白起。”孟玉灵想了一下缓缓地道。

    “这个沒有问題。”墨破浪微笑道。

    “这样说來就是四票对两票了。”孟玉灵微微一笑清灵的小脸上现出一丝得意之色“不知道到时候白起的脸色会变得多难看。”

    墨破浪点头笑道:“我已经吩咐过苍问,暂时与白起虚与委蛇,等到正式聚会之时,再亮明态度,打白起一个措手不及,不过投票只不过是五场中的第一场而已,圣女我们此次要获胜,别的场次也需要早作准备才行。”

    “放心,我会让你知道选择和我合作是正确的。”孟玉灵微微一笑轻轻握紧了拳头“五场比拼,我一场也不会让白起赢,我要让白起输得心服口服,我要让他知道究竟谁才是真正的七贤之首,哪里才是真正的第一秘境。”

    墨破浪微微错愕,剑眉锁起沉声道:“五场全赢,圣女这恐怕有些难吧?”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孟玉灵浅浅一笑,目光再次看向了远方,仿若已经看到那标枪般的少年星辰般明亮的眸子,渐渐变得迷离起來……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