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0章 作声不得
    孟玉灵走过人群,俏脸上现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轻轻看了罗晨一眼,罗晨脸上神色极为平淡,见到孟玉灵看了过來,轻轻一笑,沒有说话。

    广场之上的座椅,自然是属于萧山七贤的,这些前來观礼的强者大多來自萧山隐秘的家族,或者是萧山外的一方大豪,不过纵然以他们的地位,也无法在这里获得一个座位。

    萧山七贤就是萧山七贤,他们的地位无人能够动摇。

    七个座椅围成一圈,大小一样,看不出什么区别,孟玉灵拉着罗晨踏上了小广场,走向了其中的一个座椅。

    座椅长约五尺,是由一种黑色的石材雕刻而成,材质极为坚硬,孟玉灵侧首看了罗晨一眼,抿嘴一笑道:“坐吧。”

    早已不是身处云海,她的小手依旧是紧握着罗晨的大手,丝毫沒有松开的意思,

    “嗯,好。”罗晨淡淡点头,也不谦让,坐在了座椅之上。

    孟玉灵浅浅一笑,挨着罗晨坐了下來,五尺的长度,两个人坐下倒也是不嫌拥挤。

    依然站在广场之外的强者们一个个脸上现出惊异之色,脸上的惊骇之色再也是无法掩饰。

    天哪,这是怎么回事,圣女大人这是在干什么。

    难道她认为这个毛头小子,有了和萧山七贤平起平坐的资格。

    这个罗晨,他凭什么敢坐在那里,他不是找死是什么。

    罗晨坐在石椅之上,身躯依然如标枪一般挺拔,一道道况味难明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却无法激起一丝波澜。

    他的神色极为的淡然,显然对于这些前來观礼的强者们毫不在意,对于那依然紧握着他大手的微凉小手,也似乎是感觉不到一般。

    孟玉灵似笑非笑的看了罗晨一眼,轻轻地松开了小手,罗晨神色依旧是沒有任何变化,目光看着远处翻滚的云海,默然不语。

    孟玉灵心中忽然升起一种极为怪异的感觉,似乎他是这里的主人,自己才是客人,看他这个样子,仿佛就在这里坐了无数年一般。

    终于是松开了罗晨的手,她绝美清灵的小脸上沒有丝毫波动,而峰顶上一直悄悄关注着两人的强者们,也终于是松了口气。

    现在这个样子,才是圣女大人本來该有的样子,至于两人依旧是坐在一起的事实,则是被众人选择性的遗忘了。

    片刻之后,远处一座青峰之上,又是一道人影现身而出,踩踏着翻滚的云海,如同奔雷一般向着这边高速掠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已然是到了中心巨峰之上。

    几乎同样的距离,孟玉灵花费的时间却是这人的数倍,罗晨心中瞬间明白了,这里对于萧山七贤等人的束缚并不严重,孟玉灵刚才赶路并沒有用全力,而是有意拖延了时间。

    罗晨转过头去,淡淡地看了孟玉灵一眼,孟玉灵目光正好看了过來,与罗晨的目光相撞,绝色的小脸腾地红了,有些羞赧的瞟了罗晨一眼,轻轻低下头去。

    这瞬间的风情,端的是明艳不可方物,令罗晨也不由得怔了一怔,下一刻,清灵女子轻轻地“嗯”了一声,双颊上的红云瞬间敛去,又恢复了冰清圣洁的模样,星眸深处的一抹羞涩,却是再也挥之不去。

    罗晨不由失笑,心中微微不然,再看那登上巨峰的汉子,已经是到了广场的边缘。

    这汉子身形挺拔,剑眉朗目,一柄古剑负在身后,看上去极为风流倜傥,脸上满是笑意,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墨子。”

    “墨大人。”

    前來观礼的强者们纷纷躬身行礼。

    “嗯。”

    微微点了点头,便不再理会前來观礼的众人,汉子径直來到中心广场,坐在了一把石椅之上。

    “罗晨兄弟,我们又见面了。”汉子看向罗晨,洒脱一笑道。

    “大人。”罗晨端坐点头,并不站起。

    他知道这人必是萧山七贤中的墨破浪,之前罗晨与此人并未单独见过,不过墨破浪说是又见面了,倒也不算错,之前罗晨曾经进入过文鼎遗迹之内,而开启遗迹之门的便是萧山七贤。

    墨破浪见罗晨神态倨傲,不由得微微皱眉,看了孟玉灵一眼,孟玉灵神色淡定之极,俏脸上沒有丝毫波澜。

    微不可查的舒展了眉头,墨破浪朗声笑道:“在下墨破浪,早就听闻罗大家不同寻常,如今看來,果然不凡,上次为了给罗大家送这七贤令,在下还特意去了一趟川州,不成想罗大家当时并不在川州,殊为可憾,今日在此地相见,等到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定要和罗大家多喝几杯,呵呵。”

    墨破浪提起了萧州送七贤令之事,罗晨倒不好再端着架子,坐在那里拱了拱手,淡笑道:“墨子客气了,萧州之事,罗晨还要谢过先生不偏不倚,沒有帮那虚冲先生。”

    “虚冲自己作死,怨不得别人。”墨破浪洒脱笑道,“不过罗大家之后单枪匹马,把整个黄昏武士连根拔起,这才是大手笔,真的是英雄出少年啊,哈哈,哈哈。”

    “小事一桩。”罗晨淡笑道。

    两人都沒有掩饰声音,峰顶上的强者们都听到了两人的对话,顿时一片哗然。

    “什么。”

    “这怎么可能?”

    “黄昏武士被灭了?”

    “是……是这罗晨干的。”

    峰顶之上依旧安静,却爆发出了更强的一道道神念波动,相熟的武师快速的无声交流着,來消化着这个爆炸性的消息。

    以他们的资格,自然知道四大杀手组织,黄昏武士的首领虚冲先生,逃命的本领独步天下,据说连白起先生也是大为夸赞。

    这样的强者,竟然是就这么死了,杀死他的,竟然是眼前这个青年。

    有着数千年传承的黄昏武士,竟然被人悄悄的连根拔起。

    黄昏武士本就存在于地下世界,所以它覆灭的事情之前并沒有人知晓,而这一次,通过墨破浪的口,强者们第一次知道了这件事情。

    一道道看向罗晨的目光,变得更加的复杂,这个看上去只是七级武师的青年,有着的绝对不是文采风流这么简单,至少以他们的实力,还无法杀死以逃跑闻名的黄昏武士首领虚冲先生。

    墨破浪笑着向着罗晨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

    过了不久,另一座青峰之上,一道人影高速掠來,却是一个发髻古怪的枯瘦老者。

    老者身如枯竹,神情冷峻之极,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來观礼的强者们对于这位老者似乎颇为畏惧,只是躬身行礼,却无一人敢开口招呼。

    老者根本沒理会众人,径直來到一座石椅之上坐下,闭目养神,默然不语,自始至终,并未看罗晨一眼,似乎罗晨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这位是寒山先生。”孟玉灵清灵一笑,柔声道。

    “嗯。”罗晨点了点头。

    寒山先生,他自然认识。

    兽神罗永浩虽然万年之前已经陨落,可是他乃是天道,纵然归于寂灭,依旧掌控一切,在罗晨融合神之传承时获得的记忆之中,包含了这万年來太多的信息,这其中关于萧山七贤的信息,便是重中之重。

    所以根本不用孟玉灵开口介绍,罗晨也认识他们中的每个人,不过这样的秘密,他自然是不会告诉孟玉灵的。

    “寒山先生,也是我这边的人。”孟玉灵低声道。

    “嗯。”罗晨微微皱眉。

    “呵呵,寒山先生,还有墨子,都是我这一边的,这一次七贤聚会,妾身想要夺得七贤之首的名号,到时候恐怕还得你出手相助呢。”孟玉灵浅浅一笑,轻声道。

    看她的样子,似乎料定罗晨一定会答应一般。

    罗晨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清灵女子柔柔一笑,亦是不再说话,过了片刻,又一座峰顶之上,再次有着人影出现。

    这一次出现的,却是四人。

    四人同时跃下山峰,踏入云海之中,向着中心巨峰疾驰而來,观礼的强者们看到四人,又是一阵骚动。

    罗晨目光扫过四人,那走在最前面的高冠老者,看上去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便是如今的天下第一强者,白起秘境主人白起先生了。

    在他身后的两位老者,一位黑发白眉,飘然出尘,乃是萧山七贤中的云鹤先生,他亦是云鹤秘境的主人,另一位面色红润,似有几分醉意的老者,罗晨知道他是拾得先生。

    这两人看上去都是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神态却显得极为倨傲,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沒有放在眼里,另有一位老者跟在两人之后,微微低头,眉头紧锁,似乎有着满腹心事,却是萧山七贤中的最后一位,苍问秘境的主人苍问先生。

    四人速度极快,片刻之后便落在巨峰边缘,观礼的强者们不约而同的同时拜倒在地,恭敬地道:“白起先生。”

    显然对于这位天下第一强者,他们都是极为的畏惧。

    白起先生微微点头,看向了中心广场,却是微微一怔。

    云鹤先生和拾得先生同时看了过去,脸上都是露出震惊之色。

    广场之上,姿容绝世的孟玉灵极为显眼,在她的身边,端坐着一个身形挺拔如枪的青年。

    拾得先生红脸猛然间变得赤红如血,脸上现出怒色,身形一闪已经落到了广场之上,看着孟玉灵厉声道:“圣女,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孟玉灵淡淡道,

    “他怎么能够坐在这里,这完全不合规矩。”拾得先生怒声道,“七贤聚会,除了我们之外,其他的宾客都不可踏足这里,这个规矩,难道你不懂么?”

    “以前沒有人踏足这里,是因为以前并沒有人能够有资格和我们平起平坐,而现在这样的人已经有了。”孟玉灵淡淡道,“我是觉得罗大家有着足够的资格坐在这里,难道拾得先生你不这么想么?”

    “宾客就是宾客,规矩就是规矩。”拾得先生板着脸,声色俱厉的道,“孟玉灵,你想要争夺这七贤之首,那是你的事,可是规矩是先人们传下來的,岂能因为你的一句话而随意改变。”

    “那你的意思是……”孟玉灵讥讽一笑。

    拾得先生怒哼一声,板着脸看向罗晨道:“罗大家,你远來是客,老夫无意唐突,不过先人规矩,绝对不可改变,烦请罗大家起身,另选一地观礼如何?”

    以他的性子,何曾对人忍气吞声,若非是知晓罗晨乃是白起想要拉拢的人,他早就翻脸了,在他看來,这样说话,显然已经是给足了罗晨面子了。

    白起先生几人显然也都是这样想,站在巨峰边缘,看着广场上的罗晨。

    孟玉灵转过臻首,看了一眼罗晨。

    罗晨淡淡一笑,声音中沒有一丝波澜:“我要是不肯呢?”

    “不肯的话,休怪老夫得罪了。”拾得先生闻言,脸色更红,咬牙喝道。

    罗晨瞥了拾得先生一眼,他虽然是坐着,拾得先生是站着,却给了拾得先生一种居高临下的奇异感觉。

    “臭小子,你找死。”拾得先生气得脸色铁青,猛然挥动拳头,便要向罗晨轰击而去,孟玉灵冷哼一声,小手无声无息的挥出,迎向了拾得先生。

    “啪。”

    一声脆响,拾得先生闷哼一声,咬牙站在了原地,作声不得。

    孟玉灵收回小手,有些厌憎的轻轻甩了甩,向着罗晨温柔一笑,罗晨神色依旧是极为淡然,安静的坐在那里。

    轻轻的一掌,便让同为萧山七贤的拾得先生手骨尽碎,孟玉灵的实力,果然是非同凡响。

    毕竟是最为巅峰的强者,恢复能力也是极为惊人,拾得先生拳头上血肉蠕动,不到一息时间便已恢复如初。

    他站在那里,显得极为尴尬,想要就此退去,却又心有不甘,再次出手,却自知不是孟玉灵的对手,一时间也是进退两难。

    “臭小子,只会躲在女人的背后,算什么本事?”憋了半天,拾得先生终于是憋出了这样一句话。

    “你再说一次。”罗晨目光微寒,低沉说道。

    “再说一次又如何?”拾得先生怒声道,“臭小子,你……”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