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2章 算打平了
    “古地龙骨。”白起先生眼中精芒一闪,“沒想到师妹竟然有着此等殊遇,想來这就是你和我抗衡的本钱了?”

    孟玉灵淡淡一笑沒有说话。

    白起先生大手一挥。数块淡绿色的龟甲落在了面前案几之上。

    “羲皇龟甲。”孟玉灵轻笑道。

    白起点头。

    罗晨微微坐直身子。对于这一场比拼也是來了兴趣。

    占卜之道本就是极为神秘,他虽然实力强大,可是对于占卜却是毫无造诣。

    天道渺渺,本就无法把握,更何况在这修真界之上,天道本就是真实不虚的存在,是兽神罗永浩的意志,而占卜之术想要以人力窥测天机,本就是一种逆天之举了。

    对于孟玉灵在占卜之道上的造诣,他并不清楚,可是白起先生号称占卜之术第一,他的能力,罗晨却是有着直接的认识。

    白起先生与栖霞宗叶家父子的往事,罗晨如今早已知道得清清楚楚,当年叶文良和叶林旭身中奇毒,是被白起先生所救,白起先生不仅帮助叶家父子压制住了毒性,更重要的是预测到了将來毒性解开的日期,给了叶家父子一线希望,二人才能够熬得下去。

    而到了白起先生预测的日期,叶家父子体内的毒性果然得到解开,重新站了起來,而为他们解除毒性的便是罗晨,从文鼎遗迹之内带出來的圣药雪神丹。

    这种对于未來预测的能力,端的是极为可怕,显然白起先生在占卜之道上,已经是达到了一个极高的水准。

    ……

    “师妹,可以开始了么?”白起先生捏着一片龟甲声音平淡如水。

    他的脸上有着足够的自信,显然认为这一场自己绝不会输。

    “可以。”孟玉灵轻轻点头,小手轻轻抓起一块兽骨。

    “那好,师妹请出題吧。”白起先生淡然道。

    在來这里的路上,孟玉灵已经向罗晨详细的介绍了五场比赛的规矩,这易数之学的比拼双方各自向对方出一題,对方要通过占卜给出正确的答案,若是答错,便算是输,若是都对,或都错,则要继续比拼,所以不仅自己的占卜之术非常重,要向对方提出的问題同样也是极为重要。

    一个问題牵涉的因素越多,便越难于预测,而牵涉因素过少,预测起來便极为容易,所以问題必须足够的难,才有着更大的机会胜出,白起先生让孟玉灵先发问,也是对于自己足够自信的表现。

    “好。”孟玉灵淡淡点头,“那我就不客气了,白起大哥,可知我的嫡传弟子來自何方?”

    白起先生默默点了点头,大手再次挥动,一个古朴的灯台落在面前。

    灯台之上灯火如豆,散发着微弱的光芒,白起先生右手稳稳地拿着龟甲,凝神放在灯火之上。

    一段晦涩难明的祝词从白起先生嘴里飘了出來,罗晨凝神静听,嘴角现出一丝微不可查的冷笑。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一片小小的羲皇神龟的龟甲之上,孟玉灵亦是看着那一片小小的龟甲,绝色的小脸上神色极为从容。

    龟甲之上渐渐出现了一道道新鲜的纹路,在灯火的灼烧下纹路慢慢蔓延。

    罗晨遥遥看着龟甲上的纹理,却是完全不明所以,围观的强者们却多有擅长占卜之道,脸上的神情却是各不相同,有人欣喜,有人叹息。

    “这个问題应该不难。”从周围众人的神色上,罗晨也是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孟玉灵彻底展露了自己的绝世容颜,如今围观的强者大部分已然不自觉的站在了她的立场之上,叹息的强者远远多过欣喜的强者,显然局面对于孟玉灵不利。

    也就是说她的这个问題,并沒能难住白起先生。

    不过看她好整以暇的神情,似乎一切都是在她的掌握之中。

    白起先生已经先输了一阵,这一次显得尤为谨慎,他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那一片小小的龟甲之上,似乎已经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时间无声流逝一个时辰之后,灯台上的火焰微微一闪悄无声息的熄灭了。

    白起先生凝神看着龟甲上纹路的最后走向,默然数息之后把龟甲轻轻地放在了案几之上。

    “师妹之嫡传弟子,來自南方。”

    众人目光同时看向了孟玉灵,想知道这个答案是否正确。

    罗晨看着身侧神色欢愉的清灵女子,忽然偷发奇想,这个答案显然只有孟玉灵自己知晓,不管白起给出的答案是什么,若是孟玉灵直接否认,岂不是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不过下一刻,他便知道自己错了。

    到了萧山七贤这个层次的强者,显然不会在这样的问題之上耍赖。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孟玉灵浅浅一笑,轻声道:“师兄果然高明,这个问題你答对了。”

    白起先生脸色不变,却是暗地里舒了一口气。

    “那么现在,是该我提出问題了吧?”

    “师兄,请。”清灵女子手捻兽骨柔柔一笑。

    白起先生沉吟片刻,目光一闪,沉声道:“老夫也不难为你,问一个简单的问題吧,老夫亦有一亲传弟子,将來要继承老夫衣钵,师妹可否推算出,此子拜入老夫门下有多少年了?”

    都是关于弟子的问題,看起來孟玉灵也不算吃亏,罗晨心道。

    “嗯,好。”孟玉灵微笑点头。

    不过,她依旧轻捻兽骨,却沒有开始占卜的意思。

    “玉灵师妹。”白起先生提醒道。

    “师兄这一场和你比拼的,却不是我,而是别人。”孟玉灵柔柔一笑,星眸看了一眼罗晨,轻声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落到了罗晨身上,观礼的强者们一片哗然,难道这罗大家在易数之学上也是天才?

    要知道易数之道,术数之学,精进极难,大路上有名号的术数大家,都是和这白起先生一样活了至少几百年的老怪物,这罗晨不过是弱冠之年,难道在这易数之学上能和白起先生一较短长?

    “你是说罗晨?”白起先生微微皱眉,“老夫倒是未曾听说罗晨小友在占卜之道上也有涉猎,看來老夫还是孤陋寡闻了,不过你确定要让罗晨代你占卜么?”

    “师兄想错了,这代我占卜的并非罗晨,而是另有其人。”孟玉灵含笑道。

    罗晨神色不变心,中却是暗自松了口气,心道,既然不是我,你看我干毛。

    “另有其人。”白起先生脸色骤然一沉,冷冷地道:“玉灵师妹,你这样做岂非太儿戏了,若是罗晨小友代你占卜,虽然不太合规矩,可是他和老夫颇有渊源,老夫自然会卖他一个面子,可是若是别人,呵呵,这大陆之上,除了罗晨小友,老夫实在想不出,还有谁有资格让老夫给他几分脸面。”

    “白起大哥,我让人代我占卜,却不会坏了规矩,也不用师兄你给什么脸面。”孟玉灵秀眉轻扬,冷冷地道。

    “愿闻其详。”白起先生冷哼一声。

    “玉灵敢问师兄,你我比拼争的是什么?”孟玉灵冷然道。

    “自然是七贤之首,还有第一秘境的称号。”白起道。

    “所以,其实并非是你我二人的比拼,而是两大秘境的比拼了。”

    “不错。”白起先生怫然道:“那又如何?”

    “既然是两大秘境的比拼,那么参与比拼的并不一定是秘境的主人,只要是属于两个秘境即可,对么?”孟玉灵道。

    白起先生微微一怔:“这话倒也不错。”

    孟玉灵道:“既然这样,那么我秘境的其他人代我占卜,自然也不算是坏了规矩了。”

    “不错。”白起先生皱眉道:“可是,我等既然身为秘境主人,自然在各个方面皆是最强,玉灵师妹想要他人代为出场,难道你秘境之中还有人能强过你么?”

    “既然不算破坏规矩,那就行了。”孟玉灵淡淡一笑“至于其他的,师兄待会儿就知道了。”

    说完小手在身前轻轻一划,虚空之中突兀的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门户。

    一个极为美丽的身影从门户中走了出來,站在孟玉灵的面前,微微躬身道:“师父。”

    声音清脆稚嫩,显然是一位少女,少女站在那里宛若是一株亭亭玉立的白杨,浑身充满了无尽的生机。

    不过她的脸却是被一层黑纱覆盖着,只露出一双清澈干净的双眸,仅仅从这一双眼眸便可想象黑纱下的小脸上如何的美丽。

    罗晨看着那一双美丽的眼眸,心底忽然变得十分的柔软,一股怜惜之意涌上心头,脸上的线条也不知不觉的变得柔和了些。

    这样的手段,罗晨乃是第一次见,显然孟玉灵对于这个秘境也是有着一定的掌控能力,罗晨此刻完全被少女所吸引,对于这一点却沒有多想,而其他的强者们多次來到此地观礼,见多了这样的手段倒也沒有显得如何诧异。

    孟玉灵向少女轻轻点头,然后看向白起先生道:“我这弟子继承了我的衣钵,将來便是秘境的主人,这一场的比试便由她來代我进行。”

    “……好吧。”白起先生道神色变得微微有些凝重。

    一股极为怪异的感觉笼罩在他的心上,他忽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不安,不由得想起了之前对于此次聚会的占卜。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不知道是会应在我身上,还是孟玉灵身上。”白起先生暗暗道。

    “月儿,白起师伯有一爱徒,将來会继承他的衣钵,你就代为师來算一算你这位师兄,拜在师伯门下有多少年了?”孟玉灵把一块古地龙骨交给了少女。

    “是,师父。”少女低声道。

    少女自怀里拿出一把小刀,在兽骨上刻下几道新鲜的刻痕,然后小手一挥,也是一个古灯出现在案几之上。

    少女小心的点燃古灯,把楔形兽骨放在灯火之上慢慢地炙烤着,白起先生看着少女缓慢而稳定无比的动作,神色变得更加冷峻。

    显然少女的动作也是让他感受到了压力。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笼罩在那一块小小的兽骨之上,唯有一人例外。

    这唯一的例外便是罗晨。

    他的目光落在少女星辰般明亮的眼眸之上,似已沉醉其中再也无法移开……

    ……

    兽骨上的刻痕刚刚开始蔓延,少女忽然收回小手,轻轻吹熄了古灯。

    围观的强者们都是行家,一见之下顿时哗然,白起先生也是皱起了眉头。

    此时兽骨上显现的卦象完全是一团乱麻,距离卦象浮现还差得远呢。

    若是让他來推衍,虽然不是毫无机会,可也要花费极大的功夫。

    他在易数之道上一向自负,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这个少,女能够从这里面看出任何有用的信息。

    “月儿如何?”孟玉灵神色依旧从容,淡然道。

    “禀告师父,这位师兄拜在白起师伯门下,已有一百九十九年。”少女微微低头清脆柔糯的声音从面纱之下传了出來。

    孟玉灵轻轻一笑,看向了白起先生:“师兄,这个答案可对?”

    白起先生咬了咬牙,沉声道:“不错。”

    以他的身份地位,自然不会耍赖。

    “什么?”

    “真的猜中了?”

    “不会吧,这怎么可能?”

    观礼的强者们再次哗然,一道道震惊的目光落在少女的身上。

    这位少女年龄绝对不大,却能够轻松的窥探天机,这绝对是天才。

    少女对于卦象的把握,完全越了他们的认知,甚至之前白起先生卜卦的手段也似乎沒有这位神秘的少女高明。

    “那么,暂时就算打平了。”

    孟玉灵微笑道“师兄,这一轮该你先出題了。”

    白起先生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再次恢复了平静。

    这次打平就必须再继续比试一次,所以他必须尽快的进入状态。

    若是这一次再让孟玉灵赢了,说不定七贤之首的位置就无法保住,所以这一次他也不再谦让。

    沉吟片刻之后,白起先生缓缓道:“这一次就请师妹猜一猜老夫的年纪如何?”

    “好。”孟玉灵淡淡一笑,转过头臻道:“月儿。”

    “是,师父。”黑纱少女躬身点头,拿起一块古地龙骨,开始在上面刻画起刻痕來。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