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4章 备选者
    拾得脸色涨红,不时看向了楼阁深处,万千纱幔之后,依稀有着一个绝美清灵的身影坐在那里。

    那便是洞房之所在,今晚那个美丽圣洁的佳人,便将被身边这个毛头小子所采撷。

    拾得心中越想越怒,啪的一声捏碎了手中的酒杯。

    不过是瓷器而已,他的掌心却已经是鲜血淋漓,琥珀色的酒浆混着鲜血流在地上,勾勒出一幅怪异的图案。

    背负古剑的俊朗中年男子转动着手中的酒杯,苦笑着看了拾得先生一眼,站起身來道:“各位,时间差不多了,就请新人安歇吧,我们就不在多逗留了。”

    毕竟他是婚礼主事之人,又是孟玉灵的心腹,所以这个时候他必须要说句话。

    另外几人都看向了白起先生,沒有说话,直到现在为止,白起先生还是七贤之首。

    白起先生站起身來,缓缓扶了扶头上的高冠,看向窗边独坐的标枪般的青年,温和一笑道:“罗晨小友,我等告辞了,明日比试,再來领教大家华章。”

    “先生慢走。”罗晨端着酒杯站起身來,淡淡一笑。

    白起略略点头,迈步走出楼阁,身形一闪已经到了云海之上,瞬间不见了踪影。

    几人鱼贯而出,各自散去,拾得先生最后一个站起,出门前狠狠地瞪了罗晨一眼,眼瞳中满是怨毒之色。

    罗晨云淡风轻的一笑,举起酒杯向着拾得先生示意,然后一口喝干。

    “哼。”拾得先生脸色赤红如血,忿怒的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呵呵。”

    罗晨淡淡一笑,见拾得先生也已消失在云海深处,慢慢放下了酒杯。

    他的目光,看向了身后纱幔深处。

    万千纱幔随风拂动,暗香悄然沁入鼻端,空气之中,似乎也弥漫着春的气息。

    纱幔之后,坐着那一个绝美清灵的身影。

    罗晨深深吸了一口气,掀开层层纱幔,向着伊人走了过去。

    ……

    纱幔之后,是一个极为典雅的房间。

    一张巨大的软床,几乎占据了房间的一半,那绝美清灵的身影,正坐在床沿之上。

    她的头上盖着一块红布,这是修真界的风俗,新娘的盖头,只有新郎才可以掀开。

    红烛的灯焰跳动着,照得女子身上明暗不定,听到了罗晨的脚步声,女子娇躯微微一颤,似乎是有些紧张。

    罗晨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怜惜,缓步走到床边,站在了女子的身前。

    女子默然不语,小手微微地攥了起來,悄然低下头去。

    罗晨挨着床沿坐下,轻嗅一下女子清新的体息,拉起了女子一只微凉的小手。

    女子娇躯再次颤抖了一下,臻首垂的更低,

    “你很害怕么?”罗晨轻声道。

    “……嗯。”盖头之下,响起一个含混不清的声音。

    罗晨心中涌现万千柔情,看着身边绝美清灵的女子,轻轻地叹息一声。

    “月儿,我终于找到你了……”

    伸手揭去女子的盖头,露出一张梦幻般美丽的小脸,少女的眼眸亮若天边的晨星,此刻却已经是蕴满了泪水,

    “罗晨师兄。”

    少女呜咽一声,扑到了罗晨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脖子,再也不愿松开。

    “罗晨师兄,月儿好想你,月儿只怕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

    绝美清灵的少女泪光婆娑,紧靠在罗晨宽大温暖的怀抱里,泪水泉涌而出,根本无法抑制。

    “傻丫头,我也很想你啊,别哭了,我不是來了么?”罗晨轻轻拍打着少女的肩膀,冷峻的眼眸深处也是有着一丝泪光。

    ……

    这等待在洞房里的清灵女子,并不是孟玉灵,而是赵月儿。

    罗晨看着面前这张同样清灵绝美,却多了一丝稚气的美丽小脸,心中有着无限的怜惜。

    终于是找到了。

    他永远无法忘记月儿离开时,泪眼含笑的伤心模样,每次想起月儿,他的心中便如同刀割般的痛疼。

    离开南荒,进入大陆腹地,为的就是寻找她的身影,而现在,她终于是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终于可以给刘语熙一个交代,自己心中的这根刺,也终于可以拔出了。

    月儿已非是昔日的模样,当初那个粉妆玉琢般的小丫头,栖霞宗内霸道顽劣的小魔女,早已是不见了踪影,然而罗晨第一次见到她,便一眼认出了她。

    有些事情,是无法改变的,永远也无法改变。

    ……

    罗晨不知道赵月儿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至少最不愿看到的并沒有发生。

    她并沒有被控魂阁转化为死士,被某个大能买去成为玩物。

    不过此刻她是这个样子,一定是吃了很多的苦。

    罗晨心中有着太多的疑惑,然而看着泪如雨下的赵月儿,知道此刻不是问的时候。

    把怀里的娇躯揽得更紧一些,轻轻低头在少女光洁的额头吻了一下,罗晨怜惜的拍着少女的肩头,低声的安慰着,

    “好了,沒事了,不用害怕……”

    “我找到你了,从今以后,我们再不分开……”

    “……”

    ……

    良久之后,赵月儿终于是收了悲声。

    细瓷般的脸颊上挂满了晶莹的泪水,宛若是带雨梨花一般娇艳,罗晨心中一阵恍惚,不由自主的低下头去,再次在少女无暇的小脸上吻了一记。

    “嘻嘻。”赵月儿小脸上依然挂满泪水,却是忽然笑了起來。

    “罗晨师兄,你好坏哦。”

    “嗯?”罗晨微微一怔,“怎么了?”

    “算上这一次,你已经亲了人家二十次了。”赵月儿星眸中现出一丝狡黠之色,咯咯一笑道。

    “……有那么多么。”罗晨咧了咧嘴,干笑一声。

    连忙坐直了身子,想要松开怀里的少女,少女撅了撅嘴,更紧的搂住了罗晨。

    “想亲就亲吧,人家又沒说不乐意。”少女娇哼道,“不过将來见到了姐姐,我可要把这些全告诉她,嘻嘻。”

    罗晨心中一凛,再看怀里的少女,赵月儿的脸上挂着古怪的笑意,显得极为可爱。

    “你这丫头。”罗晨心中松了口气,这才是小魔女本來的样子,现在看起來倒是恢复了几分风采。

    会和自己开玩笑,看來小丫头的心情已经是差不多平静下來了。

    “罗晨师兄,你是怎么猜到是我的。”赵月儿微微坐直了身子,玫瑰般娇艳的唇瓣闪电般的在罗晨唇上一点,无暇的小脸上现出一丝羞赧之意,轻声问道。

    微凉的唇瓣,带着一丝香甜的气息,罗晨心中一阵恍惚,看着少女羞涩的模样,心中不由得微微一荡。

    勉力收敛心神,罗晨轻抚着少女如墨的秀发,轻声道:“月儿,你刚到这里的时候,我就认出你了。”

    “是么?”赵月儿眨了眨眼,“是我掩饰的不好么?”

    罗晨摇了摇头,柔声道:“丫头,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认不出你啊。”

    赵月儿娇躯一颤,星眸凝视着罗晨,泪光再次浮现:“罗晨师兄,你这是要月儿永远忘不掉你么?”

    罗晨微微一怔,失笑道:“什么忘得掉忘不掉,我既然找到了你,就要带你走,谁敢拦我我就杀谁,从今以后你和我们永远不会分开了啊,为什么要忘掉我。”

    赵月儿摇了摇头道:“师父不会让我走的。”

    “孟玉灵么?”罗晨眼底现出一丝凛冽的光芒,“我要带你走,谁也拦不住。”

    赵月儿看着罗晨自信的样子,星眸中现出迷醉之色,良久之后,轻轻地叹息一声。

    “你不相信么?”罗晨问道。

    “相信,呵呵。”赵月儿靠在了罗晨的怀里,呢喃道,“我自然相信,我的罗晨师兄,是最厉害的,月儿不会和你分开了,永远不会……”

    罗晨揽着少女的娇躯,轻轻一笑。

    显然月儿还不知道自己的实力,才会说这样的话,不过自己说的话,必然会实现。

    既然已经找回了月儿,又怎么能再和她分开呢。

    不管谁想阻拦,都不行。

    ……

    “月儿,你是如何成为现在这个样子的。”

    待到赵月儿再次平静下來之后,罗晨终于是抛出了心中的疑问。

    “这个样子,不好看么?”小魔女坐在床边,轻轻荡着小脚丫,白莲般的纤足晃得罗晨心中一阵迷乱。

    “是好看。”罗晨点头,“不过我还是喜欢你原來的样子。”

    “可是我再也变不回去了,怎么办呢?”小魔女噘嘴道。

    “变不回去,就变不回去吧,不管你是什么样子,你都是我的月儿师妹。”罗晨道。

    “骗人。”小魔女白了罗晨一眼,眼底却有着无法掩饰的喜悦之意。

    “我是认真的。”罗晨道。

    “呵呵,人家知道啦。”

    小魔女可爱的向着罗晨眨了眨眼,“这些事情,本來师父就要让我告诉你的。”

    罗晨安静听着。

    “我现在的师父孟玉灵,是控魂秘境的主人,也就是控魂圣女了,控魂秘境的圣女,是在修真界之上选择的,而我刚好就成为了候选者之一,所以才有我原來的师父在栖霞宗内教导我好几年……”

    “后來我就被我师父带到了控魂秘境,和其他的几位候选人一起,参与成为下一任圣女的选拨,那种选拔,真的是……”赵月儿说着,娇躯猛然一颤。

    “这丫头,真不知道受了多少的苦。”罗晨心道,不由自主的伸出手來,再次把清灵少女揽入怀中。

    赵月儿乖巧的“嗯”了一声,继续道:“控魂秘境之中,有一圣地名曰再生池,我和其他几位备选者被投入这再生池中,浑身血肉全部消失,只留下一副骨骼,那个时候,我真的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罗晨默然点头,忽然想起了东荒海下的圣主大殿,那个池子,倒是和这什么再生池有异曲同工的作用。

    “圣女大人说过,如果我们想要放弃,一个念头就可以,只要一个念头,就可以彻底死去,再也不用承受痛苦。”

    “谁能忍到最后,谁就能重塑身体,成为下一任的圣女,如果失败,自己要死,负责教导的师父同样要死。”

    “罗晨师兄,再生池里……真的很痛。”赵月儿看着罗晨,轻声道,“虽然我已经沒了血肉之躯,可是我真的很痛,有好多次,月儿都想放弃了,想要不再忍受这种痛苦了。”

    “可是月儿不甘心,月儿很不甘心。”

    “月儿若是真的死了,就再也不能见到罗晨师兄了,所以月儿必须要坚持到底,必须要活下來。”

    似乎又感觉到了那种灵魂撕裂的痛苦,赵月儿小脸微微苍白,用力的握住罗晨的大手,指甲甚至嵌入到了罗晨的肉里。

    罗晨默然不语,唯有更紧的把伊人搂在怀里。

    “月儿在心里一直念着罗晨师兄的名字,一直告诉自己不要死,要坚持下去,每次当我痛得想要放弃的时候,想起死了就不能再见到罗晨师兄了,我就很不甘心。”

    “后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再生池,已经有了一副新的躯体,也就是现在的这个样子了,我终于成功了,我战胜了其他的备选者,活了下來。”

    “那些备选者,都再也沒有从再生池里走出來,而她们的师父,按照规矩都自尽而死,我的师父侥幸活了下來,不过她不再是我的师父了。”

    “我成为了控魂秘境的小圣女,而圣女大人就成了我现在的师父,按照控魂秘境的规矩,等到她死后,我就成为控魂秘境的主人。”

    罗晨紧握着少女的小手,棱角分明的脸上现出无限怜惜之意,轻声道:“丫头,你受苦了。”

    “能够再次见到罗晨师兄,月儿受多少苦都是值得的。”清灵少女星眸闪亮,轻声道。

    罗晨点点头,道:“后來呢?”

    “成为控魂秘境的圣女,按照规定是不可以和男子有牵扯的,不过你知道,人家忘不掉你嘛。”

    “刚开始师父很生气,可是你知道我的脾气是很犟的,我忘不掉你,更不想忘掉你,我一直想着有一天,能够再见你一次。”

    “我这个师父,说起來对我真的不错,她虽然很生气,却也沒有怎么惩罚我,当然她也不好惩罚我,因为控魂秘境的小圣女是无法改变的,我已经成为了小圣女,她就不能再换个人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