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5章 先放过
    “刚开始师父很生气,可是你知道我的脾气是很犟的,我忘不掉你,更不想忘掉你,我一直想着有一天,能够再见你一次。”

    “我这个师父,说起來对我真的不错,她虽然很生气,却也沒有怎么惩罚我,当然她也不好惩罚我,因为控魂秘境的小圣女是无法改变的,我已经成为了小圣女,她就不能再换个人选了。”

    “后來……师父答应我,让我见你一次,就在你和姐姐去文鼎遗迹出來之后,师父带我去了一趟川州,本來是让我见你的,可是后來又突然就回來了。”

    “为什么?”罗晨问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赵月儿摇了摇头。

    罗晨眉头微锁,目光闪动,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罗晨师兄,你不要怪我师父了,其实我的师父是个很好的人,她对月儿真的很好,因为我的事情,她一直担心你生气,罗晨师兄,你不要生她的气了,好么。”赵月儿轻声道。

    “你说你的师父是好人么?”罗晨摇了摇头,有些不以为然。

    “至少师父她对我很好啊,她对其他人如何,月儿才不会在乎。”赵月儿道。

    罗晨失笑,心道这才是小魔女的风范。

    “孟玉灵为什么要争夺这七贤之首的位置。”罗晨心中依然有些疑问。

    “七大秘境共同掌控一些资源,谁成为了七贤之首,便可掌控资源的分配,这是成为七贤之首的好处,不过我猜测这并不是最重要的原因,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师父她不会告诉我。”赵月儿道。

    罗晨点头,又道:“孟玉灵为了拉拢我花了很多心思,你知不知道她的目的。”

    赵月儿咯咯一笑道:“你是名满天下的罗大家么,萧山七贤哪个不想拉拢你,你沒看就连白起也是如此么,不过师父拉拢你可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控魂秘境。”

    “是么?”罗晨不置可否的一笑,他亲眼见到孟玉灵进入到了文鼎遗迹之内,以他赠送的一首献祭兽神获取力量,若是说孟玉灵不是为了她自己,罗晨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信的。

    “这个是真的。”赵月儿认真道,“师父的确是想从你身上获得好处,为的乃是整个控魂秘境,她连秘境主人的身份都舍弃了,其他的东西又怎么会在意。”

    “你说什么?”罗晨微微错愕。

    “如今的控魂秘境主人,已经不是师父,而是月儿了,所以白日里师父才会说,控魂秘境的主人嫁给罗大家,要嫁给罗晨师兄的是月儿,可不是师父,不过师父对那几个老家伙说的话,可不算说谎,她可自始至终沒有说过是她要嫁给你啊,这一点那几个老家伙肯定是沒有想到吧,嘻嘻。”赵月儿说完,拌了个鬼脸,有些得意的笑了起來。

    “……你是控魂秘境的主人?”罗晨看着少女清灵稚嫩的小脸,脸上现出诧异之色。

    “对哦,怎么样,是不是也被吓到了。”赵月儿皱了皱小鼻子,得意一笑道。

    “……这不可能,月儿,孟玉灵也许是骗你的也说不定。”罗晨摇了摇头道,“你小心上了她的当。”

    “师父沒有骗我。”赵月儿摇了摇头,认真道,“师父连控魂秘境的传承都给了我,如今整个秘境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我所拥有的力量已经超过了师父,已经是名副其实的秘境主人,这怎么会是骗我的呢。”

    罗晨愕然,沉默片刻,轻轻点了点头。

    “这么说,倒是真的了。”

    “当然是真的。”赵月儿道。

    罗晨点头,依然是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按照控魂秘境的规矩,圣女陨落之后,下任圣女才会得到秘境传承,正式成为新的秘境主人,而孟玉灵却突然把秘境传承给了赵月儿,这件事情未免也太过奇怪了些。

    “她为什么这样做?”罗晨问道。

    “她这样做的原因,第一个就是向你示好,想要打消你对于控魂秘境的怨恨。”赵月儿道,“她知道你來萧州是要寻找月儿,她不愿意你和控魂秘境为敌,月儿自己成为了控魂秘境的主人,你自然就不会与控魂秘境为敌了。”

    罗晨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知晓带走赵月儿的是控魂阁的时候,他已经发过誓要把控魂阁连根拔起,在融合了两种神之传承,获得了大量的关于控魂秘境的信息之后,他也曾立誓要灭掉控魂秘境。

    因为他无法忘记赵月儿离开时悲伤的样子,无法忘记自己和栖霞宗当时的无力。

    然而……若是赵月儿自己成为了控魂秘境的主人,他又怎么可能再去灭掉控魂秘境呢。

    他甚至无法再仇视控魂秘境和控魂阁。

    不得不说,孟玉灵的这一手极为有效。

    不过以她的实力,在不知道自己真实实力的情况之下,似乎沒有必要对于自己这般畏惧……

    “第二个原因,是师父发现了我在占卜之道上的天赋能力,那日师父为了这次七贤大会的事情卜了几卦,发现我在这方面天赋很强,非常开心,这才下了决心,也就是在那日,她做出了决定。”

    赵月儿看着罗晨,微羞一笑道:“就在那一日,师父把控魂秘境的传承给了我,我就成了控魂秘境的真正主人,也就是在那一天,师父告诉我要打破控魂秘境的规矩,要让月儿嫁给罗晨师兄……”

    罗晨点了点头,又道:“对了,月儿,今日你代替孟玉灵占卜,实在让我大开眼界,连号称占卜之道天下第一的白起也不如你,你是何时发现自己有这个天赋能力的。”

    小魔女俏脸突然沉了下來,噘起了嘴不说话。

    “怎么了,月儿。”罗晨问道,

    “罗晨师兄,今天是什么日子。”小魔女嘟着小嘴。

    “今天……”

    “今天是月儿嫁给罗晨师兄的日子啊。”小魔女噘嘴道,“你就打算这样问我一夜么。”

    “呃……”罗晨搓了搓手,干笑一声道,“月儿,我來这里本來是为了救你,可不是想要……”

    “控魂秘境的主人嫁给罗大家,萧山七贤都是证婚人。”赵月儿嘟着小嘴道,“罗晨师兄,其他的事情明日再说不成么,你不愿和我洞房,难道想让我们控魂秘境食言不成。”

    “可是,丫头……”

    “罗晨师兄,你真的不想要月儿么?”小魔女说着,星眸中现出一层薄薄的水雾,看上去极为可怜,

    罗晨干涩一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一个梦境精灵般美丽的紫衣少女的身影,从眼前缓缓飘过……

    忽然感觉唇边微凉,然后是清新的香甜感觉,清灵少女的双唇已然用力的印在了他的唇上,一条丁香小舌灵活的探入了他的口中,

    ……

    另一座楼阁之中,密室之内。

    一袭白衣的绝色女子坐在那里,手上一块楔形的兽骨,已然刻上了刻痕。

    然而案几上的古灯却依然沒有点燃。

    女子清灵绝美的小脸神色平静,睫毛却是微微颤动。

    “哼。”

    孟玉灵忽然痛苦的闷哼一声,秀眉几乎拧到了一起,小脸上现出痛苦之色。

    “这个该死的家伙,真的有……这么大么?”

    孟玉灵只感觉一阵尖锐的刺痛从某处袭來,似乎身体被某个东西强行撕裂了,然后是肿胀酸麻的感觉,剧烈的痛楚令她皱起了眉头,忍不住低声咒骂道。

    手上的兽骨再也无法拿住,掉在了案几之上,孟玉灵绝色的小脸上满是红晕,贝齿紧咬红唇,似乎是在适应此时的感觉。

    片刻的平静之后,肿胀酸麻的感觉越來越强烈,一股难言的舒适从某处迸发,笼罩了她的全身,

    “这个要人命的小子。”孟玉灵低声咒骂道,绯色的小脸愈发显得娇艳,小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似乎是在勉力支撑。

    愉悦的低吟却是从她檀口中传出,在密室之内回荡开來……

    不知过了多久。

    孟玉灵娇躯上早已是香汗淋漓,绝美清灵的小脸上已然满是绯色,微微皱起的眉头稍稍舒展了些,轻轻地吐了一口气。

    “这个该死的家伙……终于是要结束了么。”孟玉灵喃喃道,

    被剧烈冲撞的感觉已经消失,被充满的感觉却依然存在,孟玉灵呻吟一声,旋即脸上现出一丝苦笑,

    “我可真是自找的。”

    “月儿自再生池里重生,是下一代的控魂圣女,和我有着天然的联系,或者可以说,她就是另一个我。”

    “不过这种感觉只能单,,哼。”孟玉灵陡然闷哼一声,再次用力的握紧了拳头。

    看着窗外隐隐透出的曙光,孟玉灵苦笑一声。

    “月儿那丫头……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了他。”

    暴风骤雨般的冲撞依然在继续,欢乐的感觉如同潮水一般涌入灵魂,终于将她彻底淹沒,孟玉灵娇哼一声,娇躯软倒在地上,修长的大腿用力的绞在一起,迷醉的声音在密室之内回荡开來……

    ……

    红烛早已燃尽,房间内却并不昏暗。

    曙光透光万千纱幔,照在相拥的两人身上。

    绝美清灵的少女精疲力尽,靠在罗晨宽大的怀抱内沉沉睡去,青涩的小小娇躯之上,还残留着昨夜的痕迹,秀气的眉头微微皱起,似乎还是有些痛苦。

    然而她的呼吸绵长而匀净,显然在喜欢的人怀里,她睡得极为安心。

    罗晨轻抚着少女光滑的脊背,看着安睡如婴孩的赵月儿,心中也是有着无尽的柔情。

    融合了两种神之传承,他已经想明白很多事情。

    他想要找回月儿,不仅仅因为她是刘语熙的师妹。

    自从她离开前那个迷乱的夜晚开始,他的心中便已经有了她的位置。

    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她依然是赵月儿,那个栖霞宗内无法无天的小魔女,早已悄然走入他灵魂深处。

    以往的他,由于刘语熙的缘故,总是在心里刻意回避这个问題。

    然而现在的他却不会。

    他喜欢她,就如同她喜欢他一样。

    一样的情深意重,一样的无法忘怀。

    既然这样,那么他和她就应该在一起。

    至于刘语熙……

    罗晨心中依然有着一丝歉疚,可是他心里很清楚刘语熙一定会接受。

    她可以容下雪奴,又怎么会容不下自己的妹妹。

    她已经成为了他的女人,他要的却不是一晚,而是一生一世。

    他要她永远和他在一起,永远不会分开。

    “谁敢拦我,我就杀了他。”罗晨心中暗道。

    ……

    曙光照在少女的身上,少女细瓷般的娇躯上洒满明亮的金斑,赵月儿嘟着小嘴,轻轻转了个身,更紧的蜷缩进了罗晨的怀里。

    下一刻,她反手搂住了身上的男子,衣衫渐解。

    ……

    另一个楼阁之中,密室之内。

    孟玉灵罗衫尽湿,勉力站起身來,俏脸上依然满是绯色。

    猛然她的秀眉紧皱,忍不住痛楚的低哼一声,竟然是无法支撑身体,软倒在地上。

    “又來,这个该死的家伙。”

    感受着那难忍的肿胀酸麻的感觉,孟玉灵紧握双拳,苦笑了一声。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來,今天还要继续比斗,这个家伙完全忘记了么。”迷醉的呻吟一声,清灵女子呢喃道,

    ……

    “罗晨师兄,我要坏掉了~……”清灵少女低哼一声,有些痛苦的道。

    罗晨连忙停止动作,松开了少女。

    “月儿,我……”

    看着遍布少女青涩娇躯的於痕,罗晨歉然道。

    “罗晨师兄想要月儿,月儿很开心啊,可是今天不行了,今天就先放过月儿吧,好么。”小魔女咬着红唇,低声哀求道。

    “好,好。”罗晨连忙应道,有些不舍的离开了少女幽暗温暖的深处。

    小魔女咬牙坐了起來,缓缓穿上了衣衫。

    一夜雨露灌溉,小魔女绝色的小脸显得愈发娇艳。

    阳光穿过纱幔,照在少女绝美的小脸之上,勾勒出一个绝美的剪影,罗晨看着少女,一时间竟然是有些痴了。

    “坏家伙,看什么呢。”小魔女咯咯一笑,小脸上现出一丝羞赧之意。

    罗晨伸出大手,再次把小魔女揽入怀中,找到了那两瓣微凉的唇。

    一番温柔缱绻之后,小魔女轻轻推开罗晨,星眸如晨星一般闪亮,嘟着小嘴道:“贪心的家伙,就好像再也见不到人家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