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6章 羞死人了
    “坏家伙,看什么呢。”小魔女咯咯一笑,小脸上现出一丝羞赧之意。

    罗晨伸出大手,再次把小魔女揽入怀中,找到了那两瓣微凉的唇。

    一番温柔缱绻之后,小魔女轻轻推开罗晨,星眸如晨星一般闪亮,嘟着小嘴道:“贪心的家伙,就好像再也见不到人家一样。”

    “呵呵。”罗晨笑了,棱角分明的脸上现出心满意足的神色。

    文鼎遗迹曾有的六月迷乱,却不是他的本心,身侧的这个少女,才是他的第一个女人。

    小魔女离开床榻,感受着边缘尖锐的刺痛,不由得又是白了罗晨一眼:“懒鬼,快些起床啦,师父一定在等着我们,我们现在才出去,师父一定要笑话我们了。”

    “呵呵,好。”罗晨笑道。

    ……

    待到罗晨起身,赵月儿头上又盖上了黑色的面纱,正如昨日她的装扮。

    一双晨星般的眼眸之中,却是写满了满足与幸福。

    二人目光相撞,都是轻轻一笑,眼眸中有着无限的柔情。

    “走吧,罗晨师兄。”

    “嗯。”罗晨微笑,伸出大手握紧了赵月儿的小手,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划了划少女的手心。

    “坏蛋。”面纱之下,想起小魔女娇羞无限的声音。

    罗晨呵呵一笑,分开万千粉色纱幔,带着少女大步走了出去。

    楼阁之外。

    广场之上,正站着一个清灵绝美的身影。

    孟玉灵眉头微锁,遥望着远处翻滚的云海,似已成为了一尊石像。

    “圣女。”身后响起一个温和的声音,里面蕴满了笑意。

    孟玉灵回过头,看到罗晨棱角分明的脸庞,俏脸陡然一红,旋即狠狠地白了罗晨一眼。

    罗晨淡然一笑,毫不在意,此刻的他,似乎又恢复了昨日的样子。

    “师父。”赵月儿微微低头,声音中满是娇羞。

    孟玉灵点了点头,板起脸道:“罗晨,你这是成心让别人笑话我么?”

    “圣女此言何意?”罗晨淡笑道。

    孟玉灵俏脸毫无由的再次一红,狠狠地白了罗晨一眼道:“好了,跟我走吧,白起他们早就到了,我们现在过去。”

    “好。”罗晨点头。

    孟玉灵哼了一声,一手握住了罗晨大手,另一手带着赵月儿,身躯一闪便已到了云海之上,向着中心巨峰掠去。

    罗晨感觉到孟玉灵的小手上竟然是沁出了丝丝汗珠,不由得微微诧异,深深看了孟玉灵一眼。

    孟玉灵正好也看了过,二人目光在空中相撞,孟玉灵俏脸再次绯红,狠狠地瞪了罗晨一眼,别转了头去。

    已是正午,中心巨峰之上,一片寂静。

    前观礼的强者们盘腿坐在地上,有人敢说话,此刻的他们,哪里还有一点儿一方大豪的风采。

    就在半个时辰前,又一位强者被暴怒的拾得先生杀死,而身为七贤之首的白起先生,依然是有阻止。

    这样的事情,强者们还是第一次遇到,对于自己的实力,他们也都是再次有了清醒的认识。

    萧山七贤才是真正站在大陆巅峰的强者,七贤之下皆是蝼蚁,纵然他们已经身为八级武师,也同样是如此。

    有人再敢看向中心广场,更有人敢看那个脸色血红的疯狂老者。

    都知道老者的愤怒,是因为这场婚礼,然而这场婚礼,却是他自己提出的,可以说责任全然在他身上,然而他却是迁怒于人。

    可是他是拾得先生,是萧山七贤之一,拾得秘境的主人,他可以随意诛杀他们,他们却根本无力反抗。

    每个人都在盼望着圣女大人快速出现,至少到了那个时候,拾得先生的怒气将不会再撒向自己这些人。

    广场之上,拾得先生坐在自己的椅子之上,脸色阴沉到了极点,白起先生端坐不动,无喜无怒,神色木然。

    墨破浪背负古剑,不时看向了极远处的那座青峰,俊朗的脸上也是现出一丝苦笑。

    就算是洞房,也不用这么久吧,十几岁的毛头小子,果然是自己这样的老家伙无法理解的。

    陡然青峰上数道人影一闪,落入翻滚的云海之中,墨破浪精神微微一振,缓缓坐直了身子。

    白起先生神色看上去依然平淡,却是不自觉的伸手扶了扶高冠,虽然此时他的高冠并未有丝毫歪斜。

    片刻之后,三道人影已然落到了巨峰边缘。

    观礼的强者们同时松了一口气,目光落在了三人身上。

    清灵女子绝美如昔,无暇的小脸上却是有着一层淡淡的绯色,小手紧紧地握着身边青年的大手,青年嘴角含笑,身躯挺拔如枪,棱角分明的脸上一副心满意足的神情。

    在二人身侧,那个神秘之极的黑纱少女低头而立,却有任何人注意。

    巨峰之上依然有人说话,孟玉灵亦是有开口,与罗晨携手而行,穿过观礼的众位强者,到自己的座位之前双双坐下。

    看着志得意满的罗晨,拾得先生闷哼一声,老脸似乎要滴出血。

    孟玉灵淡淡一笑,目光扫了一眼白起,白起先生神色不变,却是看向罗晨,轻轻点了点头。

    罗晨淡然一笑,点头回礼。

    孟玉灵转过臻首,看着墨破浪道:“墨子,开始吧。”

    “嗯,好。”墨破浪神色一肃,站起身,

    “这一场,比的乃是诗词歌赋,双方各自赋诗一首,上佳者为胜,玉灵师妹,白起大哥,你们那方先开始。”

    看着两人,墨破浪问道。

    “我这边是罗郎出战,罗郎文采飞扬,声名远播,向有大家之名。”清灵女子含笑看了罗晨一眼,如水的眼眸中有着无限的情意,“所以这一次,我已经是占了便宜,我们便谦退些,请白起大哥先开始吧。”

    拾得先生听到“罗郎”两个字,脸皮剧烈的抽搐了几下,再看罗晨时,那家伙正与孟玉灵眉目传情,显得颇为受用。

    “罗晨,罗晨。”拾得先生在心中嘶吼道,眼眸中的怨毒之色再也无法掩饰。

    墨破浪看了一眼拾得,苦笑一声,转向白起先生道:“白起大哥,你的意思呢?”

    “还是让罗晨小友开始吧。”白起先生淡淡的笑了一声,声音微微有些干涩,“罗晨小友文采风流,未及弱冠便有大家之名,小友的华章,老夫正想多听一听,或许对老夫有所启发也说不定。”

    “玉灵师妹,你看……”墨破浪问道。

    “既然白起大哥如此说,罗郎,你就不要谦让了。”清灵女子回眸看着罗晨,浅浅一笑道。

    “也好。”罗晨淡笑一声,站起身。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笼罩在了罗晨的身上。

    他是罗晨,是名满天下的罗大家。

    原先的和新近的两首大作,已然是奠定了罗晨在文坛的地位,敢和三十年前的庄大家比肩的骚客,唯有此人而已。

    纵然因为圣女刚刚被此人采撷,强者们心中都是不免有些嫉妒,可是每个人都想看一看,罗大家在这样的场合,将会吟诵出什么样的佳作。

    会有超越和佳作问世么。

    ……

    罗晨环顾四周,做沉吟状,心中却是在哀叹:“玛德,又要无耻一次了。”

    和师父不同,同样是抄诗,他却依然是无法像师父那般厚颜无耻,有丝毫惭愧之心,他自己又非真的方家,这般拾人牙慧,心中还真的是过意不去。

    不过如今月儿是控魂秘境的主人,而自己名义上也是控魂秘境的人,所以尽管心中歉然,却还是要找一首不错的诗作,帮控魂秘境赢了这场比赛。

    好在师父已经把自己记忆里的这些诗分门别类,分为了数个等级,靠着这些存货,赢下这一场或许不难。

    看着一脸高古端坐在那里的白起先生,罗晨目光微微一闪,顿住了脚步。

    “有了。”

    舒展开眉头,罗晨含笑道。

    众人静听,

    罗晨剑眉一扬,朗声吟诵起,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吟诵完毕,罗晨环顾众人,大笑道:“如何?”

    萧州文风最盛,观礼的强者们大多算得上文士,一个个脸上露出沉吟之色。

    萧山七贤却是个个脸色古怪,就连孟玉灵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怎么样,这一首不成么?”罗晨淡笑道,心中却也是有些忐忑。

    纵然他如今力量空前强大,可是在这诗词歌赋之道上,却委实有天赋,自罗永浩的部分记忆,也有带给他这方面的东西,这一首诗被师父标为上佳,可是究竟好在哪里罗晨却是说不出,

    几位强者皆是不言,看向了白起先生。

    而观礼的强者们也是反应过,看向了白起先生,一个个脸色极为奇特。

    这首诗作,的确是不同凡响,虽然无法和比肩,却也是上上之作,然而用在这个场合……

    白起先生脸色数变,终于是无法抑制自己的怒意,脸色陡然沉了下去,

    “罗晨小友,为人岂可如此刻薄。”怒视着对面的青年,白起先生微怒道。

    “先生此话何意?”罗晨愕然,

    “老夫大限已到,行将就木,这是人人皆知的事情,‘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小友这不是讥讽老夫是什么。”白起先生怒气冲冲的道。

    罗晨微微错愕,旋即苦笑一声:“若是我说,我有这个意思,你相信么?”

    “你说呢?”白起怒道,

    墨破浪看了一眼罗晨,脸上有着一丝不然之色,孟玉灵微微皱眉,低声道:“罗郎,你有些过分了。”

    罗晨苦笑一声,再次响起师父的那句话,文化真可怕,师父他老人家说得太对了,但凡自己能够在这上面有些造诣,又何至于出这样的状况。

    虽然对白起这老家伙什么好感,可是平白无故的出言讥讽,倒也不是他的风格。

    “我以小友为亲,小友却以我为仇。”白起先生怒道,“叶文良和叶林旭都教过你尊敬长者么?”

    见到白起又提起刘语熙的父亲和师祖,罗晨苦笑一声,毕竟是救命之恩,这是永远无法否认的。

    栖霞宗欠了白起的情,便是刘语熙欠了白起的情,而刘语熙欠了白起的情,自然也就是他罗晨欠了白起的情,

    孟玉灵看着怒不可遏的白起,微微皱起眉头,深深地看了白起一眼。

    感受到孟玉灵的目光,白起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夸张了,愤愤地哼了一声,坐了下去。

    “师兄莫怪,罗郎他也是一时口误。”孟玉灵款款站起身,浅笑着看向罗晨,“罗郎,是也不是?”

    罗晨苦笑一声道:“是,是,这是在下一首旧作,一时偷懒就拿了出,冲撞了先生,先生海涵。”

    他自然不是心里畏惧白起,而是因为叶家的缘故,毕竟为叶家父子保住性命的便是此人,这点情是必须要承的。

    “即是如此,这一首便算不得数。”孟玉灵浅浅一笑,眉眼含情,“罗郎便请重新在赋诗一首如何。”

    “好,好。”罗晨连忙道,

    看着身边清灵女子眼中的无限情意,倒是真的像极了一个新嫁娘一般,罗晨对于孟玉灵的演技极为佩服,忽然心中一动,

    “有了。”罗晨轻挽住孟玉灵柔嫩的小手,扬眉说道,

    “请。”墨破浪朗声道,

    “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妆罢低眉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罗晨大声吟诵道,转头看着身边的清灵女子,

    这一首诗,根据师父的划分,亦是属于上佳之作,用在这个时刻,在罗晨想,倒也是极为贴切。

    不过他心中依然有把握,转头探询般的看着孟玉灵。

    “羞死人了。”

    孟玉灵娇躯微微一颤,绝色的小脸上现出一丝红晕,羞不可抑的看了罗晨一眼,低垂了臻首。

    白起先生眼瞳中寒芒一闪,默然不语。

    “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妆罢低眉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墨破浪低声吟诵着,眼眸中现出奇异的神采,看着罗晨的目光已经是完全不同:“大家真神人也,如此高才,实非是我辈可以忘及项背,佩服,佩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