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7章 天地震荡
    “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妆罢低眉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墨破浪低声吟诵着,眼眸中现出奇异的神采,看着罗晨的目光已经是完全不同:“大家真神人也,如此高才,实非是我辈可以忘及项背,佩服,佩服。”

    枯瘦如竹、一直不发一言的寒山先生看着罗晨,一直冰冷的目光也变得温暖了些,声音却是依旧冰寒如刀:“小子,玉灵师妹嫁给你,倒也不算亵渎。”

    “这一场,恐怕不用比了……”苍问先生苦笑一声,微微摇了摇头。

    罗晨听得三人的话,心中微微定了些,心道还好这首诗作得到了众人认可,也有出什么岔子。

    再看周围观礼强者,不少人都是小声吟诵着,有几位竟然是抓耳挠腮,喜不自胜,显然这首诗也是搔到了他们的痒处。

    强者们之中多有方家,而七贤由于需要佳作献祭兽神获得力量,在这上面的造诣更是不凡,这么多人认可这一首诗,显然这的确是佳作了。

    不过罗晨自己依然是品不出这首诗到底好在哪里,为何让大家这么兴奋。

    再看白起先生,脸色却是微微有些沉郁,端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墨破浪看着白起先生,眼中也是现出一丝不忍之色,轻声道:“白起大哥,你看……”

    显然在他的心里,白起秘境已经输了。

    算上这一场,已经是连输三场,从今以后,控魂秘境便是第一秘境,而七贤之首的称号,也将不再属于白起了。

    这个时刻,白起先生的心中肯定不会好受,要让这一位天下第一人接受失败的事实,无疑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孟玉灵看着高冠老者,星眸中掠过一丝失落,不过却是一闪而逝。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高冠老者缓缓站起身。

    “得聆小友华章,老夫幸何如之。”看着对面标枪般挺拔的青年,白起淡笑道,“天下英雄出少年,小友高才,我这个糟老头子是比不上了,难怪玉灵师妹甘愿委身下嫁,呵呵。”

    “先生谬赞。”罗晨一笑,声音中也不免有着一丝同情的意。

    “呵呵。”白起先生轻笑一声,“小友此作,乃是颠倒阴阳,假托妇人之口,实在是精彩绝伦,老夫斗胆,便同样假托妇人之口应和小友,如何。”

    “呃……好。”罗晨微微一怔,连忙应道,

    似乎这个老家伙并有服输的打算啊,难道是自己选的这首诗不足以战胜他么?

    所有人的脸上都是露出疑惑之色,七贤更是如此。

    此刻坦诚失败,倒也显得大方,若是明知必输却勉强为之,未免失了天下第一人的气度。

    ……

    在所有人目光之中,白起缓缓站起身。

    仰首望天,他的眼角竟然是有了一丝泪光。

    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

    所有的一切,终究是要烟消云散。

    垂暮之年,追忆往昔,唯有一个身影挥之不去。

    ……

    身为天下第一人,白起秘境的主人,他的一生承担了太多的责任。

    不知罗永浩何时苏醒,兽神何日再临人间。

    身为七贤之首,永远都必须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七贤并非是一个虚名,而是一种守护。

    守护整个大陆,守护整个人间。

    每一代的白起先生,都在等待着那一天。

    那个清婉美丽的女子,他亏欠了她实在太多。

    然而伊人已逝,如花娇颜再也无法看到了。

    ……

    白起缓缓走到广场中央,仰首望天,一股悲凉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出,笼罩了整个巨峰。

    巨峰之外,飓风骤起,云浪翻涌,直欲蔽天。

    强者们忽然感到一种莫名的悲伤,一个个低下头去,竟然是怆然泪下。

    墨破浪站在那里,泪水泉涌而出,涕泪四流,哪里还有昔日的翩翩风度。

    拾得先生满脸忿怒之色尽去,哭得像个孩子一般。

    最为冷漠的寒山先生,也是咬紧牙关,无声饮泣。

    孟玉灵扑到罗晨怀里,哽咽不止,哭得肝肠寸断。

    萧山七贤,竟然是在白起的影响之下,同时流泪。

    罗晨微微皱眉,环顾四周,观礼的强者们早已是哭成一片。

    目光看向黑纱少女,黑纱少女向他眨了眨眼,星眸中也是有着一丝讶异之色。

    除了罗晨之外,唯一不受白起影响的,竟然是赵月儿。

    罗晨心中微安,若是月儿也受影响的话,他少不得要立刻出手,打断这白起先生了。

    他自己的女人,自然不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赵月儿不受影响,本身就是一件极不寻常的事情。

    不过罗晨想起之前,赵月儿在占卜之道上力压白起这件事情,知道这丫头必然有一些特殊之处。

    不管如何,月儿事就好。

    ……

    风云震荡,天地变色。

    满座宾客,尽皆泣下。

    原本是晴朗的天气,瞬间却是笼罩着一片愁云惨雾。

    风云震荡间,唯有那头盖高冠的老者衣袂飘飘,仰天而立。

    “上邪。”蓦然老者扬天悲啸,声遏云天。

    天地之间,瞬间变得无比肃杀,宛若是进入了寒冬。

    巨峰之上彤云密布,铅云低沉,竟有白雪飘摇而下。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仰望天穹,仿若是看到了那清婉美丽的女子,白起仰天长啸,声若裂帛,

    “山无棱,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上邪。”

    “……”

    漫天风雪间,白起一遍遍的吟诵着,泪水如雨滚滚而下,落在地面之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他这一生,活得太累,太累。

    兽神已死,苍天还在。

    七贤的传人,永远无法懈怠。

    那个风华绝世的女子,一生都是在哀怨之中度过。

    他亏欠了她太多太多,然而却有了弥补的机会。

    她离去时哀伤的眼神,他永远也无法忘却。

    伊人已逝,魂兮何处。

    生死永隔,相见何日。

    ……

    风雪渐渐覆盖了巨峰,峰顶之上,一片洁白。

    观礼的强者们,都已成了一个个雪人,所有的人,却都是沉浸在悲泣之中。

    见到白起先生依然是在一遍遍的吟诵着,赵月儿掀开黑纱,向着罗晨可爱的吐了吐舌头,又指了指正紧紧抱着罗晨哽咽不止的孟玉灵,可爱的刮了两下小脸,连忙又把黑纱遮在小脸之上。

    “呵呵。”看着赵月儿星辰般明亮的眼眸,罗晨也是笑了起,小魔女就是小魔女,要让她这样安静,的确是有些难为她了。

    听着白起先生一遍遍的吟诵着,他实在是觉得有些无聊。

    看着白起先生如痴如狂的样子,罗晨的嘴角不由得现出一丝鄙夷。

    同样是抄诗,大家大哥不说二哥,可是你老人家是抄别人的诗作啊,表情用的着这么夸张么,搞得就像是自己真的诗兴大发一般,真是搞笑。

    这一首诗,白起吟诵了一遍,罗晨就在自己的记忆里找到了。

    师父在他的记忆中灌注了数万诗词歌赋,其中一部分被标注为不可使用,原因么自然是老货自己已经超过了,罗晨再抄就要穿帮了。

    这一部分诗词歌赋,可要比传世的的要多得多,其中大部分都是关于男女感情的,诸如“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这类的,按照师父的话说,这都是他用泡妞把妹玩三劈,勾搭文艺女青年的,靠着这些诗词歌赋,他很是勾搭了不少妇女。

    这一首,便是属于这一部分,既然不在里面传世,自然是当年师父他老人家送给某位床伴的了,以白起的地位,得到这首诗也不算意外之事,

    这首诗作和师父的其他诗作一样,都是自师父的故乡,那个叫华夏的地方,师父拿泡妞,已经是拾人牙慧了,这个老小子现在这般故作姿态,委实令人可笑。

    不过罗晨看着老家伙这般故作姿态,心中也是有些不安,这一首诗和自己刚才那首孰优孰劣,他倒是根本不清楚。

    这次孟玉灵为了让他为控魂秘境出场,竟是把月儿嫁给了他,可以说对于这一场比拼极为重视,再加上月儿自己是控魂秘境的主人,帮助控魂秘境就是帮自己的女人,所以罗晨自然也是非常想赢了。

    无奈他实在是对于这种东东有研究,所以此刻心中实在底,要是让这老货比了下去,自己在月儿面前实在是有些不好看。

    虽然不安,可是也有办法,所有的一切,只能等到白起停止做作之后才能揭晓。

    ……

    风停,云住。

    大雪依然纷纷而下,白起依旧是仰首望天,却已不再吟诵。

    一丝隐隐的泪光,依然是在他的眼中闪动。

    广场之外,观礼的强者们依然是悲泣不止,萧山七贤却已是恢复了常态。

    墨破浪擦了擦眼角,看着白起先生,眼底现出一丝怪异之色。

    想到孟玉灵得到了罗晨的帮助,白起却能在这关键时刻扳回一局。

    这一首古风,绝非是罗晨之前的七绝可以比拟的。

    两者的高下,可谓是云泥之别,高下立判。

    墨破浪看向了孟玉灵,苦笑一声,有说话。

    以身体为代价,想要赢下这一局,然而最后胜利的,却是白起。

    不知道此刻的圣女,会是什么心情。

    ……

    清灵女子刚刚离开罗晨的怀抱,鬓发微微有些蓬乱,无暇的小脸上满是泪痕。

    她的嘴角紧绷,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罗晨看着孟玉灵的神色,心中暗道一声“完了。”,

    显然这一场比拼,胜利的乃是白起先生。

    “恭喜师兄,这一场,是师兄赢了。”孟玉灵看着白起先生,星眸中寒芒闪动。

    “呵呵。”白起苍凉一笑。

    “敢问师兄,这一首古风,是师兄所作么?”清灵女子从容理了理散乱的鬓发,声音微微有些冰寒。

    “不是。”白起怆然道。

    “那又是谁?”孟玉灵盯着白起,寒声道,

    白起惨然一笑,有说话,

    孟玉灵星眸中寒芒爆闪,还欲开口,墨破浪提醒道:“师妹,这首古风之前未曾传世,我等都是第一次听到,既是如此,不管是不是白起大哥所作,都可算作白起秘境的作品,并不违反规矩。”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我。”孟玉灵转过臻首,狠狠瞪了墨破浪一眼,目光冰寒如刀。

    墨破浪苦笑一声,微微摇了摇头。

    圣女搭上了自己身子,却依然无法赢得这一场,心情肯定不好,此刻的她已然是愤怒到了极点,自己最好不要去招惹她。

    看着清灵女子身侧一脸平静的罗晨,墨破浪心中也是不免有着一丝同情,聚会结束之后,这小子的日子恐怕也是不会好过了。

    罗晨神色依旧淡定,暗地里也是心思急转。

    既是两大秘境的比拼,这一首古风是谁做的并不重要,尚未传世,众人第一次从白起这里听到,自然算是白起的作品,就算是自己现在出指证白起抄袭,也有丝毫证据。

    所以这一场,控魂秘境的确是输了。

    这样白起秘境就扳回一城,下一场便是两大秘境主人的比拼。

    月儿现在才是控魂秘境实际上的主人,不过孟玉灵显然不愿揭开这个秘密,而孟玉灵已经把控魂秘境的传承给了月儿,所以第四场,孟玉灵基本有赢的可能,献祭为她带的力量,恐怕无法抵消失去控魂秘境传承损失的力量。

    这样双方前四场就成了平局,就必须要进行第五场比斗,才能最后决出胜负。

    而第五场,出场的就是双方的继承人,白起秘境那边,是白起先生的弟子,而控魂秘境这一边,就该是月儿出场了。

    月儿得到了控魂秘境的传承,力量自然不弱,然而她毕竟修炼时日太短,自然无法比之之前巅峰时期的孟玉灵。

    白起先生的强大,他刚才已经亲眼见识到了,举手投足之间,天地震荡,风云变色,同为萧山七贤,其余诸人皆是受到他的影响,其余六人和他的差距是极大的,也就是说,白起秘境的力量,其实是远高于其余六大秘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