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8章 蝼蚁之民
    白起先生的强大,他刚才已经亲眼见识到了,举手投足之间,天地震荡,风云变色,同为萧山七贤,其余诸人皆是受到他的影响,其余六人和他的差距是极大的,也就是说,白起秘境的力量,其实是远高于其余六大秘境的。

    那么白起秘境的传人,虽然尚未获得传承,可是对上获得秘境传承的月儿,胜负依然是未知之数。

    “若是月儿能胜也就罢了,倘若不能,少不得我要出手,一定不能让月儿受到伤害。”罗晨心中暗道。

    其实赵月儿的胜率,还是极大的,毕竟她继承了控魂秘境的神秘力量,然而罗晨关心则乱,毕竟是他的女人,他绝对不能看着她受到伤害而坐视不管。

    ……

    天穹之上,铅云暗沉,巨峰之外,云海凝结。

    环视四方,一片寂寥。

    整个峰顶已是一片冰天雪地,宛若到了数九严冬。

    孟玉灵脸色冰冷,紧握双拳,默然不语。

    “你不说,我也知道是她。”

    看着那脸色惨淡的高冠老者,孟玉灵心道。

    然而她并沒有说话,唯有沉默。

    白起亦是沉默,惨然的笑意在他的脸上似已凝固。

    怪异的气氛笼罩在峰顶之上,这一瞬间,似乎空气也已然凝结。

    广场之外,观礼的强者们已经恢复了正常,而白起慷慨悲歌的声音,却依然在每个人的心中回荡。

    大家都是方家,略一回味便知道这一场是白起先生赢了。

    这实在是出乎每个人的预料,沒想到罗晨罗大家在这一场文斗之上竟然是会输。

    而看白起先生的样子,这一首古风似乎对他极为重要,既然不是白起先生亲自所作,不知是出自哪位佳人之手。

    心中疑惑,然而沒有人敢说话。

    因为白起先生赢了,圣女大人自然是输了。

    为了赢下这一场,圣女大人竟然是不惜委身罗晨,才换來了罗晨的帮助,然而昨夜洞房已毕,清白之身已被人采撷,这一场,居然是输了。

    这样的事情,谁能忍受,看圣女大人的样子,显然已经是暴怒到了极点。

    这样的圣女大人,谁敢招惹。

    ……

    “咳咳。”

    墨破浪轻咳两声,打破了广场之上的宁静。

    “玉灵师妹,白起大哥,虽然胜负已分,可是按照规矩,两首诗作的优劣,并不应由我们自行确认,而是需要到……”墨破浪看着雕像般的两人,探询问道,“两位准备好了么?”

    孟玉灵听了,冷冷扫了白起先生一眼,白起先生惨笑一声,无言点头。

    “那好,两位请,我等在此等候,等到你们二人回來,胜负便可最终判定。”墨破浪道。

    孟玉灵冷冷一笑,一脚踏入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白起先生亦是身形一闪,消失在虚空之中。

    墨破浪环顾众人,朗声道:“诸位,稍等片刻,他们去去就來。”

    众人应了一声,安静等候。

    随着白起的离开,漫天铅云缓缓散去,晴朗的阳光再次照在了巨峰之上。

    观礼的强者们脸色慢慢缓了过來,感觉今日的阳光格外的温暖。

    到了他们这个层次,早已是寒暑不侵,然而刚才的气氛实在是太过压抑,此刻竟然是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罗晨看着二人消失的方向,心道真正鉴定两首诗作优劣的地方,毫无疑问就是文鼎遗迹里的文鼎殿了。

    对于萧山七贤这样的强者而言,由于他们并非是神级强者,所以依然是需要不断增加自己的力量,文鼎遗迹献祭对于他们极为重要,说多重要都不为过。

    看來这种文斗的规矩,是要进入文鼎殿内进行献祭,自己的两首诗作,还有那首不错的古风,都要化作这两个人的力量了。

    萧山七贤应该每个人都有着信物文鼎的猜测,应该也是可以确定的了。

    “那个把这首古风赠给白起的女子,究竟是谁。”罗晨心中微微有些疑惑。

    白起坦承古风并非是他的作品,罗晨自然明白了白起适才那般,并非刻意做作,而是思念某人所致,显然这个将古风赠予白起的女子,对于白起先生极为重要。

    然而这首诗作,却是从师父那里流出去的,显然是这个女子从师父那里得到了这首诗作,又转赠了白起先生。

    以师父的性格,那个女子必然早已被他拉上了床,成为了他的床伴,而白起先生却对于这位女子,也是念念不忘,那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女子,竟然是让这位天下第一人如此痴狂。

    “难道师父他老人家和这天下第一人,居然是做了一对表兄弟……”罗晨心中忽然升起一个怪异的念头,

    ……

    文鼎遗迹中心。

    城市之外,荒草处处。

    巨大的广场之上,兽神罗永浩的雕像依然是被笼罩在云雾之中。

    广场之上,突兀的出现了两个人影。

    高冠奇服的老者面色苍白,望着那云雾笼罩的巨大雕像,沉默不语。

    清灵女子脸色冰冷,猛然转过臻首,冰雪般的目光落在老者身上:“白起,这首古风,是谁写给你的。”

    “你心里清楚,又何必多问。”白起怆然一笑,神色淡漠。

    “果然是她。”清灵女子微微咬牙。

    白起沉默。

    “清水,是清水这个贱人。”清灵女子冷喝道,眼眸中似有野火在燃烧。

    白起脸色微冷,低喝道:“师妹,逝者为大,你不可出言侮辱。”

    “呵呵。”孟玉灵俏脸紧绷,冷笑一声,“一直以为你心中唯有清水,清水却向來不肯对你假以辞色,沒想到你和这个贱人,早就勾搭到了一起,这么多年了,我只是一个笑话,对么?”

    白起惨笑一声,沒有回答。

    “说什么白起还是当初的白起,玉灵却不是当初的玉灵了。”孟玉灵冷冷道,“你从來沒有喜欢过我,当年又何必那样对我,白起,你这混蛋。”

    “丫头,不是我不喜欢你,实在是我的身份……”白起默然片刻,怆然一笑道,“有些事情,等你自己成了七贤之首,你就会明白了。”

    “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孟玉灵目光如刀,寒声道,“白起,我已成了人妇,再也不会喜欢你这个糟老头子,我想知道,你心中可曾有半点不舍。”

    白起默然良久,低沉道:“清水走了,我的灵魂沒了一半,你嫁给了罗晨,我的灵魂完全沒了。”

    “呵呵,我不相信。”

    孟玉灵再次冷笑,泪水却是唰的一下涌了上來,“白起,你活该,你这个混蛋,现在还要骗我么,。”

    “丫头,放弃吧。”白起怆然一笑,“有些事情,只有自己经历过才会明白,七贤之首的位置,并不是这么好坐的,我真的不愿看到你像我一样,活得那样辛苦……”

    “你活该,你真是活该。”

    孟玉灵根本沒有理会白起的话,星眸中泪光闪动,俏脸上却有着一丝隐隐的快意,“现在全天下都知道,清水最后成了庒之蝶的女人,庒之蝶画的那一套春宫,不知被天下人临摹了多少遍,白起,你一定也看过了,你看到那套春宫,看到清水和庒之蝶那样,你一定很开心吧,呵呵。”

    白起再次沉默,眼底现出一丝痛苦之色,良久之后,低沉道:“喜欢一个人,未必就要得到她,心中想着她、念着她就行了,不对么?”

    “呵呵,你就是这样一个沒有担当的男人,一直都是。”孟玉灵凄绝一笑,用力咬紧了润泽的红唇,

    白起沉默。

    用力拭去眼角的泪水,孟玉灵小脸紧绷,不再理会白起,迈步走向了那云雾笼罩的巨大雕像,

    白起看着孟玉灵绝美的身影,眼底现出一抹痛苦之色,

    石像高逾千丈,被氤氲的云雾覆盖着,散发着无尽的威严,

    清灵女子在雕像之下跪倒,低头膜拜,古朴的祝词在广场之上回荡开來,

    “兽神真灵,护佑我民,蝼蚁之民,敢不戴德,斯人已沒,浩烈长存……”

    祝词极为冗长,孟玉灵轻声吟诵着,显得极为虔诚,白起默默走了过去,站在了孟玉灵的身后,

    看着那完全被云雾笼罩的石像,白起的目光之中现出一丝恨意,

    若非是担心兽神再临,他又何必活得这般辛苦,

    然而这是他的宿命,每一代的白起先生都是这样的命运,为了八州四荒亿兆生民,只能如此,

    祝词吟诵完毕,孟玉灵站起身來,

    “我们心中最是痛恨罗永浩,却要从他身上获取力量,向他顶礼膜拜,何等可笑,何等无耻。”抬头看着那巨大的雕像,孟玉灵冷冷道,

    白起涩然一笑,低沉道:“丫头,放弃吧,我不会让你成为七贤之首的。”

    “要想阻止我,就拿出你的实力來。”孟玉灵冷冷地道,

    “够了,你为什么想要成为七贤之首,就是因为想要我不舒服么。”

    白起微微提高了声音,痛苦的道,“丫头,你已经知道了,我就要死了,你嫁给了罗晨,想让我不舒服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还要怎么样,七贤之首的位置,真的就那么重要么。”

    “不重要的话,就请白起大哥让出來吧。”孟玉灵冷笑一声,“还有,不要叫我丫头,白起,我再重复一次,不要自以为是,不要以为我现在还喜欢你,我已经嫁人了,我的夫君是罗晨,我喜欢他已经很长时间了,能够成为他的女人,我很开心,至于你,不过是我生命里的一个过客而已,如果你认为我做这一切,不过是为了让你不高兴,呵呵,你未免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我不信,我不信你真的会喜欢一个毛头小子。”白起摇摇头,“你若是喜欢罗晨,又如何会为我流泪。”

    “白起,人心是会变的,你太不了解女人了。”孟玉灵冷冷道,“我流泪是因为我生气,我生气,只是因为我觉得被人欺骗了,如此而已,你跟我的罗郎根本就沒有无法相提并论,一个就要迈入棺材中的老家伙,居然还以为我会喜欢你,真是可笑。”

    “……原來……是这样啊……”

    默然良久,白起喃喃道,神情微微有些落寞,

    孟玉灵冷笑一声,迈步走向了文鼎大殿,

    “七贤之首真的不是什么好差事,我不愿让你受苦……玉灵,你究竟为什么非要争夺这七贤之首的位置。”见到孟玉灵快要进入大殿,白起眉头拧成一团,高声叫道,

    “成为七贤之首,是我控魂秘境历代圣女的夙愿,其他几大秘境的主人,哪个不想争夺七贤之首的位置,若非如此,又何必搞什么七贤聚会,只不过大家都一直沒有足够的实力而已。”清灵女子并未回头,继续向前走去,

    “这不是真正的理由。”白起道,

    “的确不是。”清灵女子娇躯微微一顿,依旧是沒有回头,“我想要夺取这七贤之首,说起來和你也有些关系,不过关系并不大,所以这七贤之首的位置,我必须得到。”

    “究竟是什么原因。”白起大声道,

    孟玉灵冷哼一声,不再理会,已然走入文鼎大殿之内,

    ……

    白起苦笑一声,默默在兽神神像之下跪倒,

    “兽神真灵,护佑我民,蝼蚁之民,敢不戴德,……”

    纵然他是天下第一人,到了这里也依然只能跪伏,

    文鼎遗迹之大,时至今日也沒人能够探查万一,在这个属于兽神罗永浩的地方,他只能低头,

    只有祭拜过罗永浩神像,才能够进入文鼎殿内进行献祭,才能够最终评判出两首诗的优劣,

    莲花仙子是他的挚爱,而眼前的这个女子,他也亏欠她良多,所以他无法看着她成为七贤之首,承受那种痛苦的煎熬,

    所以他只能祭拜罗永浩,因为这一场比斗,他必须要赢,

    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文鼎殿内那个倔强决绝的女子,

    ……

    等到白起走入文鼎大殿,孟玉灵已经完成了献祭,默然站在那里,

    听到白起的脚步,她沒有转身,脸上也沒有丝毫表情,

    她绝色的容颜,多了几分光采,显然之前的献祭,她获得了不少的好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