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9章 心愿已偿
    所以他只能祭拜罗永浩,因为这一场比斗,他必须要赢,

    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文鼎殿内那个倔强决绝的女子,

    ……

    等到白起走入文鼎大殿,孟玉灵已经完成了献祭,默然站在那里,

    听到白起的脚步,她沒有转身,脸上也沒有丝毫表情,

    她绝色的容颜,多了几分光采,显然之前的献祭,她获得了不少的好处,

    在心里叹了口气,白起不再迟疑,自怀里拿出信物文鼎,放在祭坛上的凹槽之内,

    由于和莲花仙子的关系,他得到了更多的上佳之作,所以这个地方,他來的次数远远超过了七贤之中其他的人,

    所有的一切,和以往的献祭并沒有任何的不同,甲胄壮汉的虚影,再次出现在大殿之中,

    在壮汉无比威严的命令下,白起吟诵出了那首古风,

    这一次,他沒有再慷慨悲歌,声音极为平静,

    孟玉灵默默听着,眼瞳之中寒芒隐现,

    “山无棱,江水为竭。”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白起吟诵完毕,安静的看着甲胄壮汉,

    他已行将就木,其实并不需要新的力量了,

    再多的力量,也无法延长他的寿元,

    然而他必须阻止孟玉灵成为七贤之首,所以这一场比斗,他必须要赢,

    ……

    这一场文斗,判断诗作优劣的唯一标准,便是获取力量的多少,

    能够从文鼎殿中获取更多的力量,则诗作便是上佳之作,

    白起和孟玉灵心里都很清楚,两首诗差别实在太大,到这里不过是走个过场,争夺七贤之首的位置,还要看下一场的比斗,

    “嗯。”

    听完了这一首古风,那甲胄壮汉眼中陡然现出暴怒之色,一股冲天煞气从虚幻的体内爆发而出,

    “大人,怎么了。”白起心中一凛,恭敬问道,

    “竖子敢尔。”甲胄壮汉双目圆睁,厉声大喝,眉心处一道黄光射出,落在了白起身上,

    白起惨哼一声,萎顿的倒在了地上,

    原本威严的脸庞,瞬间变得枯槁无比,沒有一丝血色,密集的皱纹和斑点,瞬间笼罩了他的身躯,

    仅仅一瞬间,这位天下第一强者,竟然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力量,此刻的他哪里还有一点儿强者的样子,似乎随时就要死去,

    原本精光闪烁的眼睛,变得浑浊不堪,微微张了张口,孟玉灵娇躯一颤,白起的嘴中早已沒有了一颗牙齿,

    “大人,你这是……”孟玉灵颤声道,脸色苍白无比,

    甲胄壮汉沒有理她,看着萎顿在地的白起怒声道:“竖子,你竟敢亵渎兽神大人的威严。”

    “大人,何出……此言……”白起张了张口,声音已是含糊不清,

    “此诗早已有人献祭,你如今竟然又來献祭。”甲胄壮汉厉喝道,“若非是念在你这些年來多次献祭的份上,吾早就将你当场格杀,死罪虽免,活罪难逃,剥夺一切力量,留你半日寿元,速速离去去吧。”

    “什么。”孟玉灵微微一震,难以置信的看着白起,

    这一首古风,竟然是有人多年前献祭过的,

    白起浑浊的眼睛陡然有了一丝光芒,张了张沒牙的嘴,猛然吐出了一口污血,

    “庄大,你竟敢暗算老夫。”白起眼中现出怨毒之色,凄厉大叫,

    “聒噪什么,还不离去。”那甲胄壮汉嗔目道,

    “大人勿怪,我这就带他走。”清灵女子连忙躬身,一把提起白起,快步走出了文鼎殿,

    “白起,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你说庄大暗算你。”看着一脸怨毒的白起,孟玉灵皱眉问道,

    “庄大,庄大,我誓杀汝,我誓杀汝。”白起凄厉大叫,猛然又是喷出了一口污血,

    ……

    大江之畔,萧山书院,

    烟柳之下,是那一方小小的土丘,一个青衫磊落的中年文士坐在土丘之前,手中一枝柳枝,帅得不像话的脸上有着一丝温暖的笑意,

    “该死的小贱人。”

    柳枝在土丘之上轻轻拂动着,文士脸上满是欢喜的笑意,声音无比的温柔,

    匕首绞碎心脏的冰凉感觉,这么多年了,依然是无法忘怀,

    艳阳高照,芳草萋萋,

    三十余年过去了,一切都似乎沒有什么变化,

    只是书院之外的大江之上,已经沒了那艘楼船……

    蓦然文士转过头去,看向了书院深处,

    一丝开心之极的笑意,自嘴角浮现而出,瞬间在他的脸上蔓延开來,

    “白起老乌龟,哈哈,哈哈。”

    文士开怀大笑,笑得眼泪都流了下來,

    “白起,哈哈。”

    ……

    拿出一壶美酒,美美的喝了一口,中年文士惬意的躺在土丘之上,挥动着手上的柳枝,望着头顶拂动的柳丝,古怪的俚曲在小院中飘荡开來,

    “一怨爹娘啊,爹娘沒主张啊……”

    “十岁的大姑娘啊,咋不给我做嫁妆啊……”

    “……”

    ……

    “虚冲老鬼,欣蓉丫头,你们都弱爆了,你们谁能阴死白起?做掉天下第一强者?而今天我就做到了,哈哈。”

    “若是这事发生在华夏,基友们一定会说,庒之蝶你这么牛弊,家里人知道么?”

    轻拍着帅得不像话的脸庞,中年文士大笑着一脸快意之色。

    ……

    中心巨峰之上一片安静。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等待着白起先生和圣女大人再次出现,然后继续进行下面的比斗。

    “祭祀兽神……花的时间似乎也长了点吧。”罗晨微微皱眉。

    虚空之中人影一闪,罗晨目光看了过去脸色微微一变。

    清灵女子身形绝美看上去生机勃勃,显然是获得了不少的好处,而在她的身边白起先生却是奄奄一息,皱纹满脸,目光浑浊,似乎随时都要死去一般。

    “这……这是……”

    广场之上几位强者同时站了起來,一个个脸上露出惊异之色。

    刚才慷慨悲歌,举手投足之间四方云动的绝世强者,当世第一人白起,怎么会成了这个样子?

    广场之外观礼的强者们,更是一个个大惊失色,在他们眼中白起便如同时天上的神祗,高不可攀的存在,然而此刻这个天下最强大的人物,竟似立刻就要寂灭一般。

    “师妹,这是怎么回事?”墨破浪看着容颜枯槁的白起先生,低声问道。

    孟玉灵黛眉紧锁轻轻摇了摇头,沒有说话。

    墨破浪看向了白起先生,白起惨然一笑,张开沒牙的嘴含混不清的声音发了出來:“这一场老夫……输了……”

    “啊。”墨破浪一怔。

    “输了……老夫输了……”白起浑浊的老眼看向孟玉灵,惨笑一声“师妹,七贤之首……是你的了,可怜……可怜……”

    孟玉灵轻轻抿了抿红唇,默默点了点头,走向了自己的座位。

    她的神色极为黯然,丝毫沒有高兴的样子。

    “赢了?”罗晨神色平静,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

    赢了便好,这样月儿便不用出场了。

    看白起的样子,显然是在文鼎遗迹内承受了巨大的伤害,罗晨瞬间便明白了是谁让他变成这样的。

    毫无疑问就是文鼎殿内的那个家伙,那个负责献祭的甲胄壮汉。

    也就是说白起拿去献祭的这一首古风,并未得到甲胄壮汉的认可,反而是受到了严厉的惩罚。

    “公认的这一首古风要强过我的那首,然而白起却是受到了惩罚,那么便只有一种可能性。”罗晨心道。

    “那就是有人抢在白起之前,已经把这首诗作献祭过了。”

    如今的罗晨自然知道文鼎遗迹献祭的规矩,能够让白起受这么重的惩罚的无疑只有这一种可能性。

    祭品是别人用过的,白起当然会受到惩罚,而且此刻白起身上已经满是死亡的气息,显然这种惩罚极为严重。

    “这首诗是师父送出给了一位女子,这位女子又送给了白起。”

    “那么抢先献祭了这一首古风的,便只有两种可能性了。”

    “师父……似乎并沒有文鼎,那么献祭古风的恐怕便是那位女子……”罗晨心思转动。

    “不过也不一定,或许真的是师父干的也未可知。”

    之前白起慷慨悲歌,罗晨便明白了那位女子对于白起极为的重要,若是那位女子提前献祭了这首古风,又把古风赠予白起,那么这位女子就是在暗算白起了。

    若是那样的话,被一个深爱的女人暗算,白起这老家伙还真够可怜的。

    若是不是那个女子,而真的是师父……那么不管师父是有心还是无意,这天下第一强者却是断送在他的手里。

    想到这里罗晨嘴角现出一丝笑意。

    若真的是师父,那他老人家可是太牛叉了。

    做杀手能做到这个份上,能够干掉天下第一强者,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

    罗晨心思闪动间,墨破浪已经把白起扶起扶回了白起自己的座位。

    白起已经亲口承认这一场失败,几位强者几乎同时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白起的这首古风在文鼎殿内沒有得到认可,反而是受到了极为严厉的惩罚。

    大家都对于这首古风的不凡都是极为清楚,然而白起却是受到惩罚,生机全无,那么便只有一种可能性。

    这首古风被人作为祭品用过了。

    被人用过的祭品再次被人使用,自然是要受到无情的惩罚。

    “师兄,是谁暗算你的?”墨破浪忍不住问道。

    白起已经濒死,若是死了,这个秘密就只能带回地下,七大秘境同气连枝,所以他自然要问个明白。

    “呵呵。”白起惨笑一声,萎顿的倚在椅子上摇头不语。

    此刻的他心中只有后悔

    为了他自己获取力量,心爱的女人忍辱负重去讨好那个男人。

    本以为一切神鬼不知,哪里想到一切却在那人暗算之中。

    庄大已经死了,死了三十多年,然而最终自己却是死在了他的手里。

    这样的耻辱怎么能够让人知晓。

    墨破浪叹息一声,低声道:“师兄,你看现在……”

    “无关的人,让他们先散了吧……”白起轻挥枯瘦如柴的手无力的道。

    “好。”墨破浪点头。

    七贤之首的争夺已经尘埃落定,白起秘境失去了七贤之首的位置,白起甚至还要赔上自己的性命。

    按照规矩,若是一方坚持,还需要把剩余的两场比斗继续进行下去,然而第四场乃是秘境主人之间的比试,如今白起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第四场自然无法再继续进行。

    墨破浪一挥手,巨峰之上观礼的强者们全部消失,这个区域乃是归七贤共同掌管,所以他要把这些强者们遣送出去自然是不费吹灰之力。

    至于罗晨,由于是圣女的夫婿,且已加入了控魂秘境,所以自然依旧留在这里。

    ……

    “各位,老夫如今只剩下半日寿元……”

    许是回光返照,歇息了一会儿白起支撑着,坐直了身子神色看起來略好了些。

    众人皆是默然。

    一代强者,穷途末路,众人自然是心有戚戚。

    “这是七贤之首的信物,师妹,你啊……”白起叹息一声,一枚闪烁着七色光泽的宝石戒指飞向了孟玉灵。

    孟玉灵黯然不语,把戒指收了起來。

    “醉卧南山下清水煮白起……老夫去矣……”

    颤抖的大手轻轻一划,白起慢慢踏入虚空之中,消失不见了。

    众位强者默然不语,坐在石椅之上,谁也沒有动弹。

    谁也沒有料到,最终会是这样的一个状况。

    一代强者,白起先生竟然是就这样要死了。

    虽然他原本就只剩下不多的寿元,可是那是到了极限,寿终正寝和这般暴死完全不同。

    物伤其类,人同其心,七大秘境同气连枝,众人更是一向以师兄弟相称,见到白起的结局如此悲惨心中自然不太好受。

    罗晨对于白起这老家伙,其实一直沒有什么好感,自然沒有什么感触,不过这次的七贤聚会,对于他而言倒是显得出奇的平静,预料中的暴风骤雨并沒有发生,反而是和月儿成就了姻缘。

    现在对于他而言,最为好奇的就是:把那首古风赠送给白起的女子究竟是谁?

    看孟玉灵的神色显然她已经知道了。

    孟玉灵感觉到了罗晨的目光,转过臻首轻声道:“罗郎何事?”

    “心愿已偿,你似乎并不开心啊。”罗晨笑道。

    “我有么?呵呵。”孟玉灵勉强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