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0章 称你为罗晨如何?
    现在对于他而言,最为好奇的就是:把那首古风赠送给白起的女子究竟是谁?

    看孟玉灵的神色显然她已经知道了。

    孟玉灵感觉到了罗晨的目光,转过臻首轻声道:“罗郎何事?”

    “心愿已偿,你似乎并不开心啊。”罗晨笑道。

    “我有么?呵呵。”孟玉灵勉强一笑。

    “那首古风是谁写的?”罗晨单刀直入直接问道。

    孟玉灵娇躯微微一颤,声音忽然变得无比平静,淡漠沒有丝毫感情:“是清水。”

    “哪个清水?”罗晨眉峰一扬。

    “天下只有一个清水。”孟玉灵道。

    罗晨咧了咧嘴苦笑一声。

    原來是她。

    师父那一套春宫的主角,萧山书院昔日的山琅萧州第一才女,莲花仙子。

    这个带走了师父灵魂的女子,居然和白起有些瓜葛。

    而且看起來两人的关系还很不简单……

    “师父啊,师父,不知道是你给白起戴了顶绿帽子,还是白起给你老人家戴了顶绿帽子……”罗晨心道。

    看白起之前的样子,显然爱极了这个女子,而师父号称床伴无数,却被这个女子带走了灵魂……

    罗晨真的有些好奇,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

    在世人眼里,恬淡清净的莲花仙子,居然和两个男人有些瓜葛,这让罗晨也是感到有些意外。

    就在昨日,他还刚刚去替师父祭拜过这个奇女子,现在却知道了这件事情一时间也是有些迷乱。

    师父的女人,哪个不是对他死心塌地,从一而终的,如今居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这还真是……

    正在想着,虚空之中人影一闪,一个青年大步走了出來。

    他的头顶有着一顶高冠眉目,与白起极为相似,仿佛就是一个年轻些的白起,青年英俊的脸旁上满是愤怒的火焰,向着众人躬身道:“各位尊长。”

    罗晨明白,这个就是白起秘境的传人了,从今日起这便是新的白起先生。

    众位强者默默点了点头,都沒有说话。

    “我师父身受重伤,这第四场比斗,我们认输。”青年站直身子看向了孟玉灵,沉声道“现在该进行的是第五场比试,在下不才请控魂秘境的师妹,多多指教。”

    罗晨脸色陡然一沉。

    胜负已分,白起秘境已经败了三场,就算是胜了这一场,也沒有任何意义。

    看这家伙杀气腾腾的样子,显然不止是挽回一点面子那么简单。

    孟玉灵看向黑纱少女淡淡道:“月儿,你去吧。”

    “是,师父。”面纱之下赵月儿的声音响了起來。

    罗晨微微坐直了身子,随时准备出手。

    他可不会理会七大秘境的规矩,月儿是他的女人,他绝不会容许她受到一点儿伤害。

    从那双晨星般明亮的眼眸深处,罗晨也是捕捉到了一丝杀意,显然此刻的小魔女已是动了杀机。

    这才是他熟悉的赵月儿,在栖霞宗时,便是天不怕地不怕心狠手辣的角色,宗元石的心思,哪里能瞒得过她,对方想要伤害她,她会客气才怪。

    “师兄请。”黑纱少女走到广场中央。轻声道。

    “你是女人,你先出手吧。”宗元石哼了一声。

    “好。”

    赵月儿轻轻点头,身形一闪,已经到了宗元石的身前,一抹寒光扫向了宗元石的脖颈。

    宗元石哼了一声,刚欲出手,脸色忽然猛然一变。

    那一抹寒光陡然加速,竟然是闪电般掠过了他的脖颈,他只感觉脖子微微一凉,顷刻间便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噗通。”

    宗元石的头颅重重的落在了广场之上,无头的颈子热血泉涌。

    罗晨心中松了一口气,心道自己倒是多虑了,看來得到了控魂秘境传承的月儿,已经可以轻易的碾压这位白起秘境的传人。

    赵月儿收了匕首,默默走了回來,几位强者看着宗元石的尸体,脸色都是大变。

    “你……你竟然杀了他?”拾得先生惊骇道:“切磋而已,你怎么能够杀他?”

    “他想要杀我,我自然要杀他。”赵月儿低声道。

    “好狠毒的丫头。”拾得先生怔了怔,涨红了脸道:“我们知道他动了杀心,可是有我们几位尊长在场,若是他真的要伤到你,我们自然会出手可是你……你……”

    “晚辈也是这么想的。”赵月儿低声解释道:“我本以为几位前辈会出手救他,可是刚才你们并未出手,我想收手已经來不及了。”

    “你!”拾得先生恼羞成怒:“好个牙尖嘴利的丫头。”转头看向孟玉灵,“玉灵师妹,你就是这样教导弟子的么?”

    “我的弟子,什么时候轮到你说三道四了?”孟玉灵冷冷道,显然此刻她的心情也并不好,所以根本不打算给拾得面子。

    “好,好,好。”拾得羞怒交加,猛然站起身來道:“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弟子有什么本事,凭什么目无尊长……”

    “啪。”

    声音乍起极为清脆。

    拾得先生捂着脸,看着站在自己身侧的黑纱少女,如同见了鬼一样作声不得。

    一柄锋利异常的匕首,正抵着他的咽喉,而自始至终,他竟然是沒有看清楚这个丫头是如何出手的。

    看着地上宗元石的尸体,拾得先生微微一个哆嗦,这个心狠手辣的丫头,杀起他來绝对不会有半点顾忌。

    情势比人强,所以他只能是闭嘴。

    一切都是在瞬间发生,看着拾得被人一招制住,几人皆是大惊。

    圣女的弟子不仅在道纹之路上极为厉害,功力也是这般强悍,怪不得圣女这次有着这般的自信,要争夺这七贤之首的位置。

    有着这样的弟子,看來控魂秘境的崛起,是无人可以阻挡得了。

    墨破浪看着被牢牢制住的拾得先生,心道:若是自己出手,恐怕未必能比这丫头更快,心中也是一声叹息。

    纵横天下这么多年,第一次他感觉自己老了。

    “月儿,放了他。”孟玉灵轻声道,声音微微有些萧索。

    “是,师父。”

    黑纱少女点头,轻轻收回匕首。

    拾得只觉喉头微微一凉,心中骇然伸手一摸满是鲜血。

    “你!”拾得惊叫起來.

    赵月儿在收回匕首的瞬间,竟然是毫不客气的在他脖子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伤口,示威的意味不问可知。

    伤口瞬间痊愈,拾得心中羞怒交加,可是他终于是明白了,自己绝对不是这个丫头的对手,这丫头心狠手辣,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可是他沒有力量,遭受屈辱也只能是忍着。

    “白起大哥要归去了,这个小子又……今后的白起秘境,唉。”墨破浪苦笑一声。

    “白起又不是只有这一个弟子,把传承传给别的弟子就可以了,七大秘境还是七大秘境,永远不会改变。”孟玉灵俏脸紧绷淡淡说道。

    墨破浪苦笑一声,不再说话。

    “各位师兄散了吧。”孟玉灵站起身來,拉起罗晨的大手“罗郎,我们走。”

    “嗯,好。”罗晨淡笑点头。

    三人踩踏云海,向着远方一座青峰而去。

    拾得先生脸色灰白,看着三人身影脸色黑红。

    那处地方根是之前举行婚礼的所在,显然孟玉灵并非是要离去,而是要回到那里和罗晨双宿双飞。

    几人神色各异,各自隐入虚空之中,回到自己的秘境。

    拾得留在原地,咬牙低喝:“罗晨,罗晨!”

    然后他也是隐入虚空之中,消失不见了。

    ……

    七贤大会,已然落下了帷幕。

    孟玉灵如愿以偿成为了七贤之首,而白起秘境方面,则是极为悲惨,不仅白起先生自己死了,连他的弟子也是被赵月儿直接杀死。

    虽然白起秘境不会因此而消失,可是要想恢复原本的地位,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青峰之上楼阁之中。

    孟玉灵早已是不见了踪影,唯有罗晨和赵月儿两人相依坐在窗前。

    “月儿,你占卜的能力是如何发现的?”罗晨轻抚着小魔女的秀发,问起了这个问題。

    “我也不清楚。”小魔女可爱的眨了眨眼,“那天见师父占卜,忽然就看明白了那些卦辞,就像是一直存在于我的心中一样,这还当真是有些奇怪。”

    “是这样啊。”罗晨点头心道,原來真的有生而知之的人存在。

    月儿所在的栖霞宗,本不过是南荒的一个小小宗门,却被控魂秘境看中,成为圣女定然是有它的原因,她有这样过人的天赋,也不算是奇怪。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按照卦辞,这是大凶之兆,似乎应该死很多人才是,不过算起來,也才不过几个人,难道是我算错了?”赵月儿微微皱眉道。

    “连天下第一人都死了,这还不算大凶么?”罗晨笑了,“还有你,杀死的那个可是未來的白起先生,也算是大人物了,还有那个拾得杀死的两个人,都是八级武师,其中那个叶问还是道纹师公会的会长,这都是了不得的人物了,这还不算凶险么?”

    “不对,应该还会有人要死的。”赵月儿摇了摇头道。

    “管它呢。”罗晨蛮不在乎的一笑,“只要我们好好的,其他的事情理他作甚?”

    “是哦。”小魔女笑了起來,眼睛弯的如同月牙一般,“罗晨师兄,你说得对,别人的事情,我们才不要去理会。”

    罗晨微微一笑,轻轻把赵月儿揽入怀中。

    赵月儿依偎在罗晨怀里,惬意的叹了口气,微微闭上了眼睛。

    “月儿,你跟我回栖霞宗一趟吧。”罗晨轻声道:“你姐姐见到你还好好的,一定开心死了,还有伯父他们……”

    “我也很想姐姐呢,可是,我现在恐怕还不能回去。”赵月儿闭着眼睛,轻声呢喃道:“师父这次赢了,我们恐怕要忙上一段时间了,我是秘境的主人,暂时恐怕沒法离开,等到过一段时间,我跟师父商量一下,回一趟栖霞宗好么?”

    “好吧。”罗晨点头,“可是,我想你了怎么办?”

    “你这坏蛋。”小魔女小脸腾地红了,眯着眼看着罗晨道:“这样的话,你敢当着姐姐的面,说给我听么?”

    “这个么……”罗晨干笑一声,喜欢小魔女是一回事,可是对于刘语熙,他心中终究是有一丝愧疚的。

    “我就知道。”小魔女娇哼一声声音低了下來“其实……现在我也有些怕见姐姐呢,虽然是我先认识的你,可是……就像是偷了她的东西一样,罗晨师兄,我们的这件事情,你先不要告诉姐姐,也不要告诉我父亲和师祖好么?”

    “好吧。”罗晨点了点头。

    ……

    一日之后,清晨。

    楼阁之内,清灵女子娇哼一声,听着自己那奇异的声音,俏脸瞬间蒙上了一层绯色。

    “这个该死的家伙。”孟玉灵紧咬贝齿,秀眉紧紧地颦在了一起。

    不消说那个蛮牛般的家伙,肯定又是狠狠地折腾了一夜,这一夜她同样是过得极为辛苦。

    “这个该死的家伙,必须要马上走了,不然的话,我真的要……”孟玉灵低吟一声,无暇的小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那件事情……只能以后再找机会了。”

    ……

    粉色纱幔之外,已经站着那个绝美的身影。

    纵然是有千般不舍,罗晨和小魔女也只好穿衣起身。

    两人携手而出,小魔女小脸上满是绯色,低垂臻首一脸羞赧。

    “师父。”

    清灵女子转过头來,看着罗晨棱角分明的脸庞,俏脸又是一红,狠狠地盯了罗晨一眼。

    罗晨微微一笑。

    “罗大家已经成了月儿的夫婿,妾身以后便不再跟大家客气,从今日起便称你为罗晨如何?”孟玉灵轻声道。

    “好。”罗晨淡笑点头。

    “此间事了,我和月儿需要回去处理一些事情,过些日子处理完了,随时欢迎你來我控魂秘境,毕竟你也算是我控魂秘境的人了。”

    “我一定会去的。”罗晨说着,轻轻划了划赵月儿的掌心。

    赵月儿白了罗晨一眼,低下小脑瓜微羞一笑极为开心。

    清灵女子点了点头,深深地看了罗晨一眼,小手轻轻一挥。

    罗晨沒有任何反抗,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书院深处。

    眼前依然是那道清溪,却不见了來时的板桥。

    轻轻地吐了口气,罗晨迈开步子,沿着书院古朴的青石小路,随意向前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