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6章 所谓天威
    铅云低垂,风雪更紧,掩盖了地上的血迹,也掩盖了柳如雪纤弱的娇躯。

    空山中一片清冷……

    ……

    雪一直下。

    厚重的铅云向着川州城外弥漫开來,所到之处天色昏暗,风雪交加,无尽的威压笼罩大地,所有的生灵都为之战栗,蝼蚁般匍匐在地。

    源自灵魂深处的恐惧自每个人的心底浮现,即便是强大的武师也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匍匐在风雪之中根本不敢动弹。

    川州城的中心处是栖霞宗的山门,这里铅云最为浓密,天色最为昏暗,风雪更大,人们承受的威压也更恐怖,平日里桀骜跋扈的栖霞铁卫们,脸上沒有了惯常的从容,一个个脸色苍白跪在了雪中,一匹匹铁背马站在主人的身边不安的打着响鼻。

    “希律律~”

    风雪深处陡然响起一声悲鸣,一匹奇大无比的战马从风雪深处冲出,浑身的鬃毛根根竖起,巨大的双翅快速拍打向着远方的一座山峰飞去。

    然而堪堪飞起百丈战马,终于无法承受那恐怖的威压,悲啸一声跌落在雪中。

    望着那远处的山峰,战马悲鸣连连,眼中竟然是现出一丝戚容。

    “希律律~”

    “希律律~”

    “……”

    受到赛风的感染,一匹匹铁背马同时仰天长嘶,声音无比的凄惨。

    栖霞宗山门中心,罗晨居住的山峰。

    一个美丽的少女站在廊下,看着碧树渐成琼枝,用力的抿紧红唇默然不语。

    此地距离刘语熙居住山峰极近,威压极大,然而她站在那里,却是如同感觉不到一般。

    沉默良久之后,少女的眼底闪过一丝倔强的光芒,转过臻首,看向不远处的那座山峰。

    风雪无比狂暴,山峰只是隐隐能够看到一个轮廓。

    皓腕微翻,一柄雪亮的匕首便出现在了她的手里。

    抬头看了看头顶翻滚的铅云少女迈步向着外面走去

    猛然间她身子一歪,几乎跌倒。

    “该死的。”少女咬牙道。

    剪水双瞳中现出一丝寒芒,匕首猛然挥出已经狠狠地刺入了自己的腹部。

    看着鲜血落在雪地之上,小米的眼中现出一丝决绝的冷笑。

    然后她再次迈步向前。

    这一次她的身形微微趔趄了一下,不过却沒有跌倒。

    “呵。”

    小米再次冷笑。

    匕首拔出,又一次狠狠刺向了自己的小腹。

    “噗嗤。”

    匕首狠狠地刺入身体,然后又横着一拉一个尺许长的巨大伤口出现在她的身体之上,隐隐可以看到里面的脏器,更多的鲜血飚飞而出,喷洒在雪地之上。

    根本不理会自己的伤势,小米倔强一笑再次向前走去。

    这一次她的脚步却是轻快无比。

    伤口快速收缩已然不再有鲜血流出,纤足轻轻一点,已是腾空而起,向着不远处的山峰高速掠去。

    她的小手稳稳地握着匕首,嘴角有着一丝讥讽的冷笑。

    愈靠近刘语熙居住的山峰,风雪愈加猛烈,小米踩踏虚空而行,却无法直接落到峰顶,而是落在了山道之上。

    她虽然也足够强大,可是终究无法和天威对抗。

    看着数百丈之外的峰顶,小米用力咬牙,沿着山道艰难的向上攀登而去。

    她的眼眸无比的明亮,一步步在山道之上走上,竟然走出了一股强悍霸道的意味。

    冲破层层风雪阻隔终于是到了峰顶之上看着罗晨消失的方向小米默然良久走到了悬崖边缘

    小手轻挥,风雪卷起,深雪之中出现了一个脸色苍白无比的紫衣少女,身体已经僵硬无比。

    刘语熙的身上有着一个触目惊心的巨大创口,从前胸直达后背,她的心脏已经被绞碎,呼吸早已停止美丽的小脸上,却是浮现着一丝笑意。

    距离刘语熙不远的地方,躺着两个美丽的少女,长腿细腰的少女双目紧闭,小脸上有着一丝痛苦之色,呼吸却是极为平稳,而在她身边,柳如雪胸衣撕裂,胸前有着一个精致美丽的创口纤弱的身躯早已僵硬。

    小米小脸紧绷走到柳如雪的身边,雪亮的匕首刺向了柳如雪的身体,“哧”“哧”两声轻响两块奇异的宝石出现在了小米的手中。

    看着柳如雪青稚美丽的小脸,小米的脸上现出一丝厌憎之色,不再理会她径直走向了刘语熙。

    轻轻蹲下身子,伸出手臂,想要抱起刘语熙她的身子却猛然一个趔趄。

    “找死。”小米眼瞳中寒芒爆闪。

    雪亮的匕首再次挥动,狠狠地刺入自己的胸膛洞穿肺叶之后从后背露了出來。

    无比痛苦的哼了一声,她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一丝骄傲的笑意。

    任由热血向外流淌,小米松开匕首,张开双臂稳稳地抱起刘语熙冰冷的身躯。

    更多的鲜血撒落在地上,她的脚步却是极为稳定。

    小米站起身來,看了看周围无尽的铅云。

    此刻的山峰便如同是惊涛骇浪中的一个小小的礁石一般,风雪凌厉如刀,似乎随时要把山峰切割成粉末。

    更加用力的抿紧嘴唇,小米走向了身后的楼阁。

    楼阁深处是刘语熙的闺房。

    小米走到房间一角,脸色极为沉静,小手轻轻一挥。

    一阵剧烈的空间波动,房间中心处出现了一幅画面。

    无比空旷的大殿之内,崩塌的神像之下,有着一个小小的水池。

    水池之中盛满了绿色的液体,散发着无尽的生机。

    ……

    融合了神之传承的罗晨,得到了部分來自罗永浩的珍贵记忆,变得无比的强大。

    这种强大乃是全方位的。

    不仅在力量上可以傲视萧山七贤,而且在道纹之路上,更是轻而易举的跨入了神道纹师的门槛。

    融合神之传承之后,距离七贤聚会的时间已经很近了。

    不过这点时间也足以让罗晨完成一个通往圣主大殿的传送阵。

    传送古阵乃是上古神道纹师的手笔,现在的道纹师公会也掌握了传送阵的部分秘密,这本是极为玄奥的法门,然而对于已经成为神道纹师的罗晨來说,完成一个传送阵自然是轻而易举的。

    圣主大殿的池子,对于栖霞宗极为重要,所以罗晨构造的第一个传送阵,便是通向这里至于栖霞宗山门的出口,便是设在了刘语熙的闺房之内。

    圣主大殿的池子本就是在小米的掌控之中,所以这件事情,罗晨自然不会对小米隐瞒。

    ……

    小米托着刘语熙冰冷的身体,胸口处插着一柄匕首,伤口处依然在淌血,她的神色却是极为平静。

    迈步踏入画面之中,画面微微一颤便即消失不见。

    闺房之中已经沒有了两位女子的身影,下一刻两人已是出现在了圣主大殿之内。

    圣主已经被柳如雪吸尽能量,神像早已崩塌成为了一堆碎石。

    小米走到小池之畔,轻轻地把刘语熙冰冷的躯体放入池中,然后在池边坐下默默的等待。

    池中的元液剧烈的翻滚起來,氤氲的烟雾升腾而起,把紫衣少女的身躯掩藏其中,透过烟雾可以看到紫衣少女的伤口,快速平复,瞬息之间已经光滑如初,沒有一丝伤痕。

    她的脸色依然惨白,却渐渐有了一丝血色,然而依旧沒有丝毫的气息。

    小米默然不语,坐在小池之畔宛若是一座石像。

    ……

    萧州大江之畔。

    两山夹出一道山谷,谷中一个小小村落,村落之外不远处一方小院,数间瓦屋门楣上写着“神算书院”几个古朴的大字。

    初夏的午后,蝉鸣愈躁,瓦屋之内十几个蒙童,坐在桌后一副恹恹欲睡的样子,村夫模样的高大汉子,赤着双足,手上拿着一本破书封面上隐约可以看到“庄大家全集”的字样。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与孩童们的困倦不同,高大汉子抑扬顿挫的吟诵着,眉飞色舞,一副喜不自胜的样子,似已完全陶醉其中,至于孩童们是如何反应,则根本无暇理会。

    本是极为晴朗的天气,忽然多了几分薄云,云卷云舒之间,越來越厚竟,似遮蔽了整个山谷。

    “夫子,你看。”

    一位孩童指着窗外,有些惊慌的道。

    汉子微微皱眉,显得极为不悦,看向窗外。

    “嗯。”

    轻轻合起书本,汉子大步走向院中,缓缓伸出手來,接住了第一片飘落的雪花。

    头顶铅云,如墨似已坠入永夜。

    朔风如刀,雪花飘零。

    汉子仰头望天,嘴角微微翘起,而后转头看向南方,脸上现出一丝喜乐之意。

    “天啊……”

    六角形的雪花在指尖上如风旋转,汉子微微地垂了头,轻声赞叹道。

    ……

    大江之畔,萧州书院。

    书院深处,方塘之畔。

    烟柳之下,土丘之上,一个青衫磊落的汉子,躺在萋萋芳草之中,嘴里噙着柳枝,帅得不像话的脸上笑容极为灿烂。

    “该死的小贱人……”

    汉子微笑着,手中一枝细柳在土丘之上,轻轻拍打着。

    似乎想起了某事,汉子拍打的频率变得极为奇怪,笑容也忽然看起來有些猥琐。

    风起云动。

    有云从南方來卷舒之间渐渐变浓,须臾功夫,便已布满了整个天穹。

    风往北吹,微寒天色暗沉雪花飘落。

    伸手捻起一朵雪花,汉子振衣而起站在土丘之侧。

    寒风渐猛,雪花如刀。

    指尖上,雪花如风旋转,汉子微微眯起双眼,看着幽冥般暗沉的天地,轻轻地赞叹一声。

    “天啊……”

    ……

    铅云如墨,笼罩了整个大陆,甚至还延伸到了海域之上,天地之间寒风冽凛雪花飞舞。

    恐怖的威压,笼罩在天地之间,震慑着每一个生灵的灵魂。

    云层浓淡不定,自极高处向下看的话,可以清晰地看到黑云构成了一个鳞甲森森的巨大手臂,而整个修真界便是在这个手臂的手掌之下。

    只手遮天。

    巨大的手臂蕴藏着无尽的力量,那手掌似乎随时都会狠狠地拍击而下,把整个修真界狠狠撕碎。

    并沒有人能够看到这一幅画面,高空层是人类的禁区,纵然是萧山七贤这样层级的存在,也无法在其上看见。

    当然沒有“人”能够看到这一幅画面如此而已。

    人不可以天可以。

    ……

    “嗯?”

    萧山某处秘境之中,一个背负古剑的英挺汉子剑眉微挑,看向了虚空深处。

    “是他。”

    墨破浪猛然站起身來,寒星般深邃的眼眸明亮的光彩。

    “是罗永浩,他终于苏醒了。”

    “呵呵。”

    一步跨出秘境,看着头顶无比暗沉的天穹,墨破浪长笑一声极为快意。

    “原以为此生便这样庸碌而过,沒想到还是让我等到了。”

    “向死而战,喋血诛天才是真正的好男儿,万年以前,先人们可以,万年以后的我们一样可以。”

    一声龙吟般的嘶鸣,背后古剑破鞘而出,化作一道百余丈的巨大剑芒,搅乱漫天风雪竟然是向着天穹之上狠狠地轰击而去。

    剑芒落在铅云之上,云层一阵剧烈的震动,竟然是露出了方圆百丈的一个小小缝隙,阳光透过缝隙照在墨破浪的身上,给他的身体笼罩了一层金黄的色彩。

    “天威么?哈哈。”

    站在阳光之中,看着周围飞舞的漫天飞雪,墨破浪朗声大笑纵情快意。

    天地间隐隐响起一声怒吼,头顶云层剧烈蠕动,缝隙消失不见,风雪之中竟然是陡然响起一声,霹雳一道电光,从剑芒消失的方向狠狠地轰击而下,落在了墨破浪的身上。

    “轰隆。”

    电光完全笼罩了墨破浪,墨破浪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哼。

    电光敛去,墨破浪皮开肉绽,浑身袍服早已是化作了飞灰,须发完全消失不见,看上去极为狼狈,与之前的潇洒美男子的样子,不啻是天壤之别。

    然而他的脸上满是快意之色,目光也更加的明亮。

    “所谓天威,不过如是,哈哈。”

    拭去了嘴角的一丝鲜血,墨破浪扬天长笑。

    “罗永浩快些苏醒吧,等这一天我已经等得太久太久了。”

    “我们绝不会做你的奴隶,绝不!”

    ……

    苍问秘境。

    苍问先生脸上露出惊异之色,良久之后,苦笑着摇了摇头。

    “罗永浩……醒了。”

    “可惜……可惜老夫才六百余岁,本來还有三百多年的寿元……”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