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9章 黑发如瀑
    “方根,方山琅。”罗晨的脸上满是讥讽的笑意,“看來,万年來的悠闲日子已经让你忘记了自己是谁,也忘记了我是谁,呵呵。”

    “主人。”汉子整个身躯完全出现在虚空之中,脸上满是惊怖之色,巨大的身躯跪倒在罗晨面前,不由自主的颤抖起來。

    “用得着这么害怕我么?”罗晨讥讽笑道,“你现在多厉害啊,连我的生死都在你的一念之间,上一次让我一梦百年,差点就让我再次沉睡,这一次竟然是要让我修炼千年,才能再临世间,呵呵,你何不直接出手将我灭杀,岂不更好?”

    “主人赎罪,主人赎罪。”汉子浑身颤抖,眼中满是惧意,“奴才承认,的确有私心,可是看在奴才万年前恭敬侍奉的份上……主人,奴才该死,可是奴才绝对沒有置主人于死地的想法,奴才只是想给自己多留存一些生机而已,可从來沒有大逆不道的念头,奴才是主人最忠实、最卑微的仆人,万年前是,现在也是。”

    “忠仆么?呵呵。”罗晨冷笑一声眼底寒芒闪动。

    “主人之心,光照日月,奴才的心思绝对瞒不过主人。”汉子颤声道,“奴才的心思,主人洞若观火,奴才是否忠诚,主人岂能不知?主人,奴才真的只是想为自己留存一些能量而已,奴才绝对沒有弑主的想法,主人明察,明察。”

    罗晨哼了一声,沒有说话。

    “主人赎罪,赎罪。”汉子连声道,“这次主人觉醒,奴才欣喜万分,奴才万年來出售天机,所聚敛的无限生机,便是为主人今日苏醒而准备的,奴才一时糊涂藏私,祈求主人饶奴才一次,奴才再也不敢藏私,再也不敢藏私。”

    “好吧,看在往昔你殷勤服侍的份上,这次就暂时算了。”

    罗晨棱角分明的脸上现出一丝缓和之色,轻轻点了点头。

    “多谢主人,奴才这就为主人重新聚敛身体,主人不用再等上千年,很快就可完成。”

    汉子再次叩首,巨大的身影缓缓消散。

    虚空之中,陡然现出无数的七彩光线,把罗晨的身影完全包裹在内。

    在他的头顶之上,缓缓浮现出一个巨大无比的黑色光球,在虚空之中缓缓转动,散发着黑暗死寂的气息。

    陡然,黑色光球之内爆发出一道金色的光瀑,灌注入罗晨的灵魂之内。

    罗晨的灵魂之躯变得无比的凝实,通体化为明亮的金色,宛若神祗。

    ……

    大江之畔,神算书院。

    风雪依旧弥漫,却沒有了令人压抑的威严,惊惶的蒙童们被同样惊惶的大人接了回去,村塾的瓦屋之外,便只有夫子高大的身影。

    夫子望着天上缓缓旋转的铅云,眼底陡然现出一丝惊惧之意,重重地跪在了地上。

    “哼。”

    一声痛楚的哼声响起,嘶哑难听之极,仿佛瓦片相互摩擦一般。

    夫子原本丰腴的脸庞陡然变得枯瘦如柴,须发瞬间花白,高大的身躯微微伛偻下去,瞬息之间,竟然像是老了十几岁,就连手上破旧的《庄大家全集》也似乎拿不住了,哗啦一声掉在了雪地之上。

    天穹之上,却是渐渐变得明亮起來。

    如墨铅云震荡之间,逐渐变淡,终于是缓缓散去,地面上积雪盈尺,阳光却又照在了雪地之上。

    这一场风雪,足足下了一天时间,现在的时刻,又是一个午后了。

    阳光融化了身上的积雪,雪水把衣衫全部打湿,夫子跪在院中,根本不敢动弹。

    他的脸上有着无限畏惧之色,隐隐然有着一丝悔意。

    纵然是万年过去,可是在面对那个人的时候,他还是无法升起丝毫的反抗心思。

    他能窥破天机,可是他并不是天。

    他才是。

    ……

    人影一闪,一个身形挺拔如枪的高大青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青年的身上散发着勃勃生机,充斥着无尽的生命力。

    “主人。”夫子更加谦卑的低下头去。

    “起來吧。”罗晨淡然道。

    “谢主人。”夫子站起身來,低垂着头,脸上现出一丝劫后余生的神色。

    虽然失去了万年來积蓄的无尽生机,可是不管怎么说,这条命至少是暂时保住了。

    对于一个活了不知多少个万年的老家伙來说,沒有比自己的性命更值得珍惜的事情了。

    “归來。”

    罗晨抬头看着一碧如洗的天穹,微微眯起眼睛,伸出大手手轻轻一招。

    晴朗的天气,陡然再次变得漆黑如墨。

    暗沉的天幕之下,多了无数金色的光点,布满了整个天地之间。

    咻咻咻。

    光点自四方聚拢而來,化作一道道金色光瀑,落在罗晨的右臂之上,融入他的血肉之间。

    方根默然看着这一切,垂手侍立,不敢稍动。

    罗晨的手臂之上,渐渐浮现出一层黑色的鳞甲,寒光闪闪,令人心悸。

    数息之后,光点消失,天空复又恢复了晴朗。

    罗晨轻轻挥动了一下右臂,虚空一阵剧烈的震颤。

    力量充盈的感觉让他极为快意,嘴角也是现出一丝微笑。

    “恭喜主人。”方根再次跪了下去,真心实意的道。

    罗晨点了点头,轻轻挥手,黑色鳞甲一阵蠕动,消失在了皮肤之下。

    “我走了。”罗晨道,一步踏入虚空之中,消失不见了。

    方根依然恭敬的跪在那里,宛若是成了一尊石像。

    ……

    川州边界。

    风雪已停,阳光再临,分隔川州和大陆的那道令人心悸的界限也不复存在。

    “看样子,兽神已经完全醒了。”赵月儿轻声道。

    孟玉灵点了点头。

    “走吧,我们去见你的罗晨师兄,这可真的是最后一面了。”

    二女再次挽手,向着川州城的方向如飞而去。

    ……

    川州城中心处,栖霞宗山门,刘语熙所居住的山峰之上。

    “雪停了。”长腿少女看着蔚蓝的天空,星眸中现出一丝希冀之色,轻声道,“小米,你说那个坏蛋该回來了吧。”

    黑发如瀑的少女依旧沒有说话,安静地站在那里,仿佛成了一尊石像。

    刘语熙轻轻站起身來,看着北方,嘴角渐渐有着一丝笑意绽放。

    他尚在远方,他正在赶回。

    他想让她看到,于是她便看到。

    他果然沒有死,他又回來了。

    而且现在的他,变得更加的强大。

    欢喜的笑意在星眸中闪动,泪水却又再次流了下來。

    ……

    虚空之中微微一颤,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刘语熙面前。

    是他。

    他的眼中有着无限的喜悦,向着她张开了双臂。

    刘语熙欢呼一声,扑入他的怀里,用力的抱紧了他。

    轻轻在伊人莹洁的额头吻了一下,罗晨的眼角也是微微湿润。

    此次的凶险,乃是从來未有过的,原本以为自己真的要死了,沒想到竟然还能活过來,而最为心爱的女人,也依然还活着。

    把脑袋埋入刘语熙秀发之中,感受着无比熟悉的清新体息,一切竟然是恍如隔世,那么的不真实。

    和她在一起,便是幸福,而现在,幸福终于又是回到了自己的手里。

    一对相爱的少年男女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眼中只有彼此,再也沒有其他。

    看着那标枪般挺拔的身影,长腿少女喜极而泣,泪水滚滚而下。

    晶莹的泪水,再也沒有丝毫血色,溅落在地面之上。

    这不再是悲苦的泪,而是欢喜的泪。

    纵然他再次出现之后,根本就无视了她的存在,又有什么关系。

    能够再次看到他的身影,对于雪奴而言,便是难以言说的巨大幸福。

    走到罗晨的身边,想要伸手去拉罗晨的大手,迟疑了一下之后,雪奴的小手又缩了回去。

    欢喜的笑靥伴随着泪水,看上去宛若雨中梨花一般的娇艳。

    在不远的地方,黑发如瀑的少女依然沉默着,小拳头却是悄悄的用力攥起。

    ……

    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倾听着彼此有力的心跳,两人的心都变得无比的宁静。

    这样的幸福,唯有他和她才能够相互给予。

    这一刻,仿佛时间已经停滞,瞬间便是永恒。

    沒有太多的言语,也沒有人去告诉对方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无比深情的相拥,任时光悄然流逝。

    不知过了多久。

    二人轻轻松开了彼此,目光却依然相互牵绊,眼眸深处都是有着无尽的欢喜。

    劫后余生,能够再次见到心爱的人,对于他们而言,便是最大的幸福。

    ……

    小米的目光看向远方,目光微微一凝。

    刘语熙依偎在罗晨的怀抱里,看向了川州城外,轻声道:“是谁來了。”

    罗晨轻轻一笑道:“一个你最想见到的人。”

    刘语熙道:“我最想见到的人……就在我身边呢。”

    “呵呵。”罗晨笑了,“我说的是月儿。”

    “什么。”刘语熙娇躯猛然一颤,小脸上现出惊异之色,“哪个月儿。”

    “还能有谁,栖霞宗内人见人怕的小魔女,叶家小姐赵月儿到了啊,难道你不想见她么。”罗晨轻笑一声道。

    “你是说……月儿。”

    “是啊。”

    刘语熙松开了罗晨,缓缓站直了身子,俏脸上现出激动之色,死死盯着北方。

    那两道无比强悍的气息,其中有一个,竟然是她的师妹么。

    ……

    虚空之中人影一闪,两个同样绝美清灵的少女出现在了峰顶之上。

    二人的身材样貌几如一人,同样的近乎完美,那绝世的容光,令所有的一切都为之失色。

    唯一的差别,便是其中一位显然更年轻一些,看上去充满了勃勃生机,而另一位则是神色淡漠,有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

    刘语熙的目光落在那清灵少女的身上,再也无法移开。

    这不是月儿的样子,然而这的确是她的师妹。

    因为只有她的师妹,才会用这样的目光看着她。

    “姐姐。”

    清灵少女小嘴一扁,哇的一声哭了出來。

    “月儿。”

    刘语熙走上前去,拉住了少女的手,俏脸上满是狂喜之色,泪水也是滑落脸颊。

    “姐姐,呜呜。”少女扑到刘语熙怀里,哭得更大声了。

    “月儿乖,月儿不哭……”刘语熙心如刀绞,“想死姐姐了,我原以为……以为……呵呵,月儿别哭,我们到家了。”

    姐妹二人抱头痛哭,罗晨心中也是一阵柔软,月儿当初被迫离开栖霞宗,对于刘语熙的伤害他最清楚,他自然知道,刘语熙对于赵月儿始终是牵肠挂肚,而他离开南荒前去大陆腹地,目的是为了寻找赵月儿,这其中有着对于赵月儿的歉疚,更多的却是由于对于刘语熙的责任,他知道只要一日沒找到赵月儿,刘语熙便一日无法释怀。

    好在终于是找到了赵月儿了,姐妹二人得以团聚,刘语熙此刻狂喜的心情,也只有他能够感同身受。

    悬崖边缘,孟玉灵神色淡漠冰冷,站在栏杆边沉默不语。

    见到罗晨看了过來,孟玉灵轻轻点了点头,沒有说话。

    赵月儿似乎已经忘记了此行的目的,拉着刘语熙的手笑中带泪,姐妹二人似乎有着说不完的话。

    对于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她并沒有掩饰,包括在再生池中的痛苦经历,以及以后成为控魂秘境圣女和控魂秘境的主人这些事情都一一道出,不过她和罗晨之间的事情,却终归是沒有说出來。

    从赵月儿这里,刘语熙和雪奴也知道了很多事情,其中很多东西对于二人來说都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当然以二人现在的力量等级而言,原本是不应该接触到这些事情的。

    不少内容都属于禁忌级的秘密,赵月儿却这样就说了出來,孟玉灵站在旁边,一直沉默着,却并沒有阻拦。

    黑发如瀑的神秘少女站在罗晨身边,神色极为平静,似乎对所有的一切都不感兴趣一般。

    ……

    天色渐暗,楼阁之中,一场家宴拉开了序幕。

    叶文良和叶林旭二人远在天南以南的栖霞宗旧日山门之中,月儿回來的消息刘语熙已经派人送回,不过毕竟距离太远,二人自然无法赶來,所以家宴之上,也依旧不过是刘语熙姐妹连同雪奴、罗晨、孟玉灵、小米几人而已。

    赵月儿和刘语熙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一直低着头窃窃私语,根本不理会其他,罗晨看着身边一脸喜悦的刘语熙,心中也是极为温暖。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