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0章 为什么
    叶文良和叶林旭二人远在天南以南的栖霞宗旧日山门之中,月儿回來的消息刘语熙已经派人送回,不过毕竟距离太远,二人自然无法赶來,所以家宴之上,也依旧不过是刘语熙姐妹连同雪奴、罗晨、孟玉灵、小米几人而已。

    赵月儿和刘语熙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一直低着头窃窃私语,根本不理会其他,罗晨看着身边一脸喜悦的刘语熙,心中也是极为温暖。

    孟玉灵端坐在罗晨身侧,神色淡漠,面前的酒杯一直满着,却根本沒有去动,在圆桌的另外一侧,长腿细腰的少女撅起了嘴,显然对于赵月儿的师父坐了自己该坐的位置而大为不满。

    罗晨端起面前酒杯,轻轻地啜了一口,转头看着孟玉灵淡笑道:“圣女似乎有心事。”

    孟玉灵怔了一下,默默点了点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有什么事情,不妨说來听听。”罗晨微笑道。

    “无它,妾身不过是想到來日再也无缘见到大家,心中有些伤感罢了。”

    一杯酒下去,孟玉灵俏脸上竟然是现出一层浅浅的绯色,一双剪水双瞳看着罗晨,目光微微有些迷离。

    刘语熙轻轻抬起头來,诧异的看了孟玉灵一眼,赵月儿可爱的吐了吐舌头,沒有说话,而在另一侧,长腿少女的脸上,却已是怒色隐现。

    “圣女此话何意。”罗晨放下酒杯,脸上现出诧异之色。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呵呵,罗永浩想要称心快意,只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等七贤后人为了修真界亿万生灵,将要再次合力诛天,虽死不悔。”孟玉灵仰起头來,目光仿佛已经透过屋顶,看向了黑沉的天穹,绯色的小脸上现出一丝骄傲之色。

    “诛天么……”罗晨淡淡点头,神色沒有丝毫波澜,刘语熙和雪奴对视一眼,眼底都是有着一丝疑惑,却并沒有开口。

    “生死事小,可是……”

    把自己面前的酒杯再次斟满,然后一饮而尽,孟玉灵看着罗晨,无暇的小脸微微泛红,星眸中似已现出一层水雾:“妾身死不足惜,只叹以后恐无缘再见大家之面……罗大家,妾身的心思,你可明白。”

    几位少女皆是冰雪聪明之人,几乎同时明白了这位绝世佳人在说什么,原來她竟然是喜欢罗晨,而且是当着众人的面说了出來。

    刘语熙微微皱眉,沒有说话,毕竟这位乃是月儿的师父,心中虽然不悦,终归要给她几分面子。

    长腿少女脸上满是不满之色,狠狠地瞪了罗晨一眼。

    “圣女喝多了。”罗晨干笑一声,脸上神色颇为怪异,似乎也完全沒有料到孟玉灵会说出这样的话來。

    “我沒喝多。”孟玉灵娇躯微微颤抖,目光却变得更加明亮,“罗大家,妾身也曾数次來过这川州城,求取大家的佳作,罗大家赠予妾身的几首诗赋之中,虽然其中的意味颇为隐晦,可妾身还是读得懂的,罗大家对妾身的心思,妾身怎会不知。”

    “……沒有吧。”罗晨一脸苦笑。

    而此时刘语熙的脸色,也终于是变得有些尴尬,月儿的师父居然对自己的男人说出这样的一番话來,这倒是让她有些无法自处了。

    “妾身自许文采,最喜欢的便是文采风流之人,大家天纵奇才,妾身早已极为倾心,这次七贤聚会……”

    罗晨干咳一声,脸上有了一丝慌乱。

    “罗大家,玉灵一介女流,尚且敢当着众人坦诚心迹,难道大家身为男子,连一声喜欢过玉灵也不敢说么。”

    清灵女子微微咬牙,轻声道,“玉灵这次面临生死,特意來川州见大家最后一面,难道竟然是自取其辱不成。”

    罗晨苦笑一声,沒有说话。

    刘语熙回过头來,看了赵月儿一眼,赵月儿眨了眨眼,示意这件事情可完全和我无关。

    “坏蛋,你到底有沒有喜欢过她,现在你还喜欢不喜欢她。”长腿少女冷哼一声,不满的皱起了眉头。

    罗晨苦笑一声:“圣女,恐怕你真的是领会错了,在下发誓,赠予圣女的那些诗作,绝对沒有**圣女的意思。”

    孟玉灵看着罗晨,红唇用力的抿成一条直线,眼眸中现出一丝凄然之色。

    房间之中的气氛,一时之间也是显得有些尴尬,众人都是陷入了沉默。

    良久之后,孟玉灵用力点了点头,剪水双瞳中现出一丝绝望之色。

    “罗大家,妾身唐突了,酒醉之言,大家幸勿见怪。”再次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孟玉灵轻声道,眼眸中的泪光挥之不去,看上去甚是可怜。

    “圣女客气。”罗晨干笑一声。

    孟玉灵点了点头,俏脸上渐渐恢复了平静淡漠的神色,然而一双星眸落在罗晨棱角分明的脸上,却是再也不愿移开……

    夜已深沉。

    孟玉灵不知已喝了多少杯酒,雪白的肌肤多了几分红晕,看上去更加的娇艳,明艳不可方物。

    以她的实力,似乎根本不应该喝醉,然而她却似乎真的醉了。

    所有的人都沉默着,看着孟玉灵面前的酒壶越來越多。

    “你真的沒有喜欢过她么。”刘语熙忍不桩了划罗晨的手心,低声问道。

    “绝对沒有。”罗晨低声道。

    “可是那些诗词是怎么回事。”刘语熙皱眉道。

    罗晨干笑一声,这个话題,他还真的无法回答,随意挑的诗词,谁知道里面有什么蕴意。

    桌上已经沒有了放酒壶的位置,孟玉灵终于是放下酒杯,完美无瑕的小脸上满是凄绝之色,站起身來。

    “罗晨。”孟玉灵目光如火看着罗晨。

    “圣女。”罗晨干笑一声。

    “你真的……不想要了我么。”孟玉灵用力握紧粉拳,绝望的道,“我不要你承认喜欢过我,我只要你要了我,行么。”

    “……”罗晨苦笑一声。

    不再自称“妾身”了,似乎这个女子已经真的醉了。

    控魂圣女的话,把几位女子都是吓了一大跳,赵月儿的小嘴可爱的长成一个“o”型,显然也沒有想到师父会说出这样的话來。

    “我的样子,你难道……真的不动心么,我就要去跟那个该死的罗永浩决一死战了,这一次,我肯定是要陨落了,你以后再想要我……可就沒有机会了,诛天之战后,世间再也不会有孟玉灵这个人了啊,罗晨,你真的不想要了我么。”孟玉灵说着,星眸看着罗晨,眼中满是哀求之色。

    此刻的她,哪里还有一个巅峰强者的样子,看上去是那般的卑微,那般的绝望,刘语熙的小脸之上,也是现出一丝不忍之色。

    “圣女,你真的醉了。”罗晨苦笑道。

    清灵女子凄绝一笑,忽然看向了刘语熙:“刘语熙姑娘。”

    “嗯。”刘语熙微微一怔。

    “把你的男人让给我一夜,就一夜,好么。”清灵女子俏脸上现出羞愧之色,咬牙道,“我知道,他是因为你在这里,才会这样对我,他的心里,其实是有我的,从今以后,我就再也见不到他了,你把他让给我一夜,让他成为我的男人,就一晚,行么。”

    “……”刘语熙无语。

    长腿少女看着罗晨,忽然气恼的跺了跺脚道:“你明明就想要,看你那贱样子,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我哪有……”罗晨尴尬道。

    刘语熙深深地看了罗晨一眼,轻声道:“罗晨又不是个东西,什么让不让的,他要是愿意……我才懒得管他呢。”

    “就是,这个坏蛋本來就不是东西。”长腿少女气呼呼地道,“有了刘语熙姐姐,还整天在外面勾三搭四的,气死人了。”

    赵月儿双眼微微眯起,看了长腿少女一眼,月牙般的眼睛中射出危险的光芒。

    “这么说,你是愿意了。”清灵女子看着刘语熙,感激的一笑。

    刘语熙闷哼一声,沒有说话。

    “为了你,我已经放下了所有自尊,罗晨,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很不堪。”清灵女子看着罗晨,目光灼灼的道。

    罗晨咧了咧嘴。

    “呵呵。”孟玉灵凄然一笑。

    “可是,我不在乎,我真的不在乎。”

    “原本以为,我还有足够的时间,虽然无法和你永远相伴,可是终归会和你有一份情发生,可是现在,我已经沒有时间了。”

    “罗晨,不要欺骗自己了,你想得到我,我很清楚,刘语熙已经答应了,今晚,你就是我的人了,罗晨,罗大家,我就在这里,你还在等什么呢。”

    孟玉灵轻移莲步,缓缓走向罗晨,星眸中有着一丝羞惭,一丝绝望,更多的却是莫名的热切。

    忽然她微微一个踉跄,似乎沒有站稳,歪倒向前方。

    罗晨下意识的一挡,一个温热的娇躯却已滑落在他的怀里,弹性惊人的两座山峰压迫在他的胸膛之上,一双手臂却已经环上了他的脖颈。

    “我在这里了,罗晨,罗大家,你还在等什么呢。”

    孟玉灵凄艳的笑着,眼眸中满是绝望和热切,轻轻踮起脚尖,两瓣微凉的唇带着一股美酒的醇香,抖索着印向罗晨的唇。

    “噗嗤。”

    寒芒一闪,鲜血飚飞。

    一截利刃从罗晨的身后露了出來,利刃之上鲜血淋漓。

    罗晨痛楚的闷哼一声,脸孔一阵剧烈的抽搐,现出一丝惊骇之色。

    孟玉灵眼中的热切一扫而空,目光陡然变得无比的冰寒,胸前猛然一颤,带动着利刃剧烈旋转,在罗晨的身上绞出了一个巨大的血洞。

    一个巨大的创口出现在罗晨身上,足有碗口大小,贯穿胸膛,鲜血如泉喷涌而出,洒落在地面之上,隐隐可见内脏的碎片。

    罗晨的脸色骤然变得无比苍白,眉峰紧紧地拧在一起,他剧烈的抽搐着,艰难的想要吞吸空气,然而空气却已无法进入他的身体。

    孟玉灵的身体,也瞬间被鲜血染红,罗衫湿透,然而这鲜血却不是她的,全然來自罗晨。

    事发仓促,沒有人能够反应过來,谁也沒有想到,孟玉灵竟然会突然发难,对于罗晨下了辣手。

    几乎在顷刻之间,罗晨已经被栖霞宗轰碎心脏,生死悬于一线。

    楼阁之内,几位少女都似乎惊呆了,愣愣地站在那里。

    这位绝世的佳人,刚才还在放下自尊,绝望的自荐枕席,谁能想到,下一刻她就会突下杀手。

    一时之间,大厅之内极为安静,静得可怕。

    ……

    罗晨痛苦的咳了一声,打破了瞬间的宁静。

    “罗晨。”刘语熙悲呼一声,灵魂一阵悸动,小脸上现出绝望之色,猛然向前冲去。

    他才刚刚归來,难道就要再次离去么。

    一只柔嫩白皙的小手伸了过來,闪电般的按在她的肩膀上,巨大的力量宛若山岳一般,令刘语熙根本无法动弹。

    “小米,放开我。”刘语熙转过头來,看着黑发如瀑的美丽少女怒喝道。

    雪奴刚刚抽出短刀,却被小米牢牢的制住,小脸瞬间涨得通红,张了张口,却是沒有发出任何声音。

    这一刻,她甚至连开口说话的能力也沒有了,看着热血喷涌的罗晨,急得泪水纷纷而下。

    小米的脸上沒有任何表情,一只手按着刘语熙,另一只手按着雪奴,幽深的眼眸平静如昔,沒有丝毫波澜,只有在眼波的深处,隐隐有着一丝嘲弄之色。

    小魔女也被惊呆了,此刻终于是反应过來,尖叫一声道:“师父,你干什么。”急得泪水流了出來。

    孟玉灵沒有理会诸人,缓缓离开了罗晨的怀抱,一双玉手用力抓住刺入罗晨身体的短剑,完美无暇的小脸上满是仇恨之色,看着脸色惨白的罗晨,冰冷无比的一笑:“很意外,是么。”

    “为什么。”罗晨嘶声道,艰难的咳了一声,喷出了一口污血。

    “师父,放了罗晨师兄。”小魔女冲了过來,手中短剑带出一道寒芒,狠狠地刺向了孟玉灵的后背。

    “住手,不然我现在就让他死。”孟玉灵头也未回,冷然喝道。

    “罗晨师兄。”赵月儿收回短剑,看着被孟玉灵挑在短剑上身躯缩成一团的罗晨,眼眶中满是泪水,“罗晨师兄,都是我害了你,月儿不该回來的,呜呜。”

    “傻丫头,不要怕,我……沒事。”罗晨再次喷出一口污血,声音无比衰弱。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