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2章 你是我的妹妹啊
    “休要牙尖嘴利。”孟玉灵怒气更盛,厉声道,“罗晨,今日不管你说什么,你都必死无疑,什么诛天之战,兽神再临,我才不在乎,天下人都死了跟我也沒关系,对于我而言,最重要的就是为风儿报仇,杀了你之后,我才会考虑这些事情。”

    “死就死吧,也沒什么大不了的。”罗晨艰难一笑,“只是有一点我不明白,当日看到我杀死方清风的人,应该都死了吧,你是如何知道是我做的。”

    “死到临头,这个告诉你也无妨。”孟玉灵冷冷笑道,“看到你杀死方清风的人,并沒有死光,唯一一个活着的人,便是大名鼎鼎的燕小小,那个因你的那首《观沧海》而声名远播的女子。”

    “是她么。”

    罗晨愕然,目光微微变得冰寒:“燕小小绝对不会告诉你这件事情。”

    “你倒对自己很自信。”孟玉灵嗤笑一声道,“你说的不错,燕小小出现在北荒之中,被我捉住之后,的确表现的极为硬气,不肯告诉我是谁杀了我的儿子,可是我既然把她带到了控魂秘境,哪里容得她不说,搜取他人记忆,对于我來说,并非是什么难事。”

    “这么说,燕小如花今是在控魂秘境之中了,你对她怎么样了。”罗晨脸色微沉道。

    孟玉灵讥讽一笑,“怎么,又想怜香惜玉不成,可惜啊,你如今自己性命难保,还想着别人,真是可笑。”

    “告诉我,你对她怎么样了,。”罗晨怒喝道。

    “风儿的死,跟这个丫头也有莫大关系。”孟玉灵冷冷道,“若非是因为风儿迷恋她,又怎么可能丢了性命,更为可恨的是,她眼看着你对我家风儿出手,却不出手阻止,怎么说之前她和风儿也算是朋友,她怎能这般蛇蝎心肠,这样的丫头,落到我的手里,怎么可能好过。”

    “你杀了她。”罗晨目光更冷。

    “杀了她,岂不是便宜了她。”孟玉灵寒声道,“她害死了我的风儿,我自然要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今她正在再生池中泡着呢,你放心吧,等不了多久,几个月之后,她就会去地下找你的,呵呵。”

    “也就是说,她还活着。”

    “活着就好,只要还有一线生机,我就能够救她。”罗晨脸色缓和下來,微微一笑道。

    “你要救那个丫头么,呵呵。”

    清灵女子冷冷一笑:“罗大家,有本事就先救你自己好了。”

    “救我自己么……好吧,听你的。”

    罗晨用力点了点头,伸出手來小心拭干嘴角的血迹,缓缓站直了身子。

    他的身子不再伛偻,双脚稳稳的站在地面之上,身躯再次变得如同标枪一般挺拔。

    胸前的创口散发出金色的光芒,变得如同透明的琉璃一般,再也沒有丝毫鲜血流出。

    此刻的罗晨,顶天立地,宛若神祗。

    “什么。”

    孟玉灵脸色大变,猛然挥动短剑,然而短剑嵌在罗晨的身体之上,竟然是一动不动。

    无尽的金色光芒自罗晨的身体之内涌了出來,落在短剑之上,宛若是烈阳照射冰雪,锋利无匹的短剑化作了一缕青烟,飘荡而起,消失不见。

    孟玉灵娇躯颤抖,完美无瑕的小脸上现出难以置信之色,僵在那里无法动弹。

    几乎一瞬间,罗晨的伤势便完全痊愈,站在孟玉灵的面前,宛若山岳一般,一股极为凌厉的气势压在孟玉灵的身上,令她几乎难于呼吸。

    “要想骗过别人,首先就要骗过自己,可是,想要真的骗过自己,哪有那么容易。”

    罗晨居高临下的看着孟玉灵,脸上满是戏谑的笑意,“既然你无法真的骗过自己,又怎么可能真的骗过别人。”

    孟玉灵小脸苍白如雪,用力咬紧牙关,迎着罗晨如山的气势努力扬起臻首,剪水双瞳之中满是绝望之色。

    这是她的仇人,她绝对不愿在她的面前低头。

    然而仅仅做到这一点,却已经让她嘴里鲜血淋漓。

    “这么说,罗晨,你从一开始就看出來了,你一直都在骗我。”

    她的声音依旧清冷动人,却有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悲怆。

    几乎一瞬间,这个原本风华绝代的女子,便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希望。

    “是啊。”罗晨微微一笑,“圣女,不知我的演技,比你如何。”

    孟玉灵用力咬牙,红唇用力抿成一条细线,惨笑不语。

    她败了,败得如此彻底。

    从一开始,她就沒有丝毫机会,原來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对手的掌控之中。

    “我感觉到了你的杀机,却猜不到你要杀我的原因,所以这才陪着你,演了一场戏。”

    罗晨的声音响了起來,落在孟玉灵的耳中,宛如黄钟大吕一般。

    “后來我还想知道,到底是谁让控魂秘境的圣女大人珠胎暗结,可是我知道了燕小小被你囚禁之后,我就不想再听下去,也不想再演下去了。”

    看着那绝世风华的女子,罗晨冷冷一笑。

    孟玉灵对他的杀意,的确隐藏得足够的深,然而罗晨又是何人,他融合了两种神之传承之后,已经和这方天地建立了极为紧密的联系,只要是这方天地内的有情众生,对于他的好恶他都可以清晰的感觉得到。

    所以在去参与七贤聚会,再次见到孟玉灵时,他就知道这个女子要杀自己,她的杀机隐藏得足够的深,然而却怎么可能瞒得过罗晨这个兽神的代言人。

    她沒能骗过自己,自然骗不过罗晨。

    纵然是她能够骗过自己,也同样不能骗过罗晨。

    七贤聚会时的罗晨她无法骗过,重新归來的罗晨她更无法骗过。

    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徒劳而已。

    天,不可欺。

    ……

    姿容绝世的女子站在那里,容颜依旧清灵美丽,眼中却是有着深深的绝望。

    罗晨眼中现出一丝残酷之色,一步步向前走去。

    对于想杀自己的人,他从來不会留什么情面,纵然对方是这样的一个绝代佳人,也不例外。

    他尚在神算书院之时,孟玉灵已经到了川州。

    他回到了栖霞宗内,孟玉灵依然沒有踏入川州城。

    如今他的力量,已经是孟玉灵无法比拟的了,二者之间的差别,不啻云泥。

    他想要她死,她便不会有任何的机会再活下去。

    想要杀他,本就该死,折磨燕小小,更是让他心中动了杀机。

    燕小小为他送來了本属于黄昏武士的传承宝石,若是沒有这一颗宝石,罗晨便无法获得融合神之传承的巨大力量,那样的话,他根本就不是孟玉灵的对手,那么孟玉灵在七贤聚会之时,便有着机会杀死他。

    所以他欠燕小小的,欠了一条命。

    所以他自然不能容忍别人伤害她。

    谁要伤害她,就只有死。

    ……

    “呵呵。”

    看着罗晨冰冷的目光,孟玉灵惨笑一声,缓缓闭上了眼睛。

    她毕竟是控魂圣女,修真界站在巅峰的存在,在巅峰上已经站了太久,早已忘记了低头是什么感觉。

    沒有人可以让她低头,纵然是死亡她也可以坦然面对,纵然赴死,也要维护自己的尊严。

    ……

    罗晨缓缓举起右手,拳头上迸发出烈焰一般的光彩,如同阳光一般炽烈。

    他的拳头看上去便如金色的琉璃,散发出神圣的光彩。

    金色光芒照在孟玉灵的脸上,满头黑发随风而动,几乎一瞬间,如墨黑发便变得苍白如雪,失去了所有的生机。

    赵月儿呆呆的看着这一切,猛然尖叫一声:“罗晨师兄,不要。”

    “嗯。”罗晨回头看了小魔女一眼。

    “罗晨师兄,不要杀我师父,月儿求你了。”小魔女急得眼中满是泪水,跑过來拉住罗晨的衣袖央求道,“师父她真的很可怜,你就放了她,行么。”

    “月儿,你不要求他,你是控魂秘境的主人,你不能去求任何人。”孟玉灵猛然睁开眼睛,银发飞舞,厉声喝道。

    “罗晨师兄,放了我师父吧。”小魔女急急道,“我和师父就要去参与诛天之战了,师父她是七贤之首,这个时候不能陨落,若是沒有了她,我们获胜的机会就更小了。”

    “诛天么……”罗晨看着眼中噙泪的小魔女,轻轻叹了一口气。

    “罗晨,要不……就放了她吧,你看月儿的样子,想來她对月儿真的是不错的。”刘语熙看着赵月儿一脸紧张的样子,心中一阵不忍,踌躇了一下,轻声道。

    罗晨默默点了点头,拳头上金色光芒缓缓消散。

    刘语熙的话,他总是要听的。

    “师父,你快走吧,快些离开这里,罗晨师兄已经答应放了你了,你快离开吧。”赵月儿看着银发如霜的孟玉灵,急声催促道。

    孟玉灵怨愤的看了罗晨一眼,低头摘下手上的七彩戒指,抛给了赵月儿。

    “师父,你……”拿着七贤之首的信物,赵月儿疑惑道。

    “我的儿子,已经死了,我却不能为他报仇。”孟玉灵森冷道,“连自己儿子的仇也报不了,我怎么会理会天下人,纵然是黄天当立,兽神再临,修真界的生灵全部绝灭,我也不再在乎,你是控魂秘境的主人,这七贤之首本该就是属于你的,诛天之战我也不会参加了,月儿,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冷哼一声,一步踏入虚空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

    看着孟玉灵消失的方向,罗晨的眼底现出一丝寒意。

    一个温软的身体投入到他的怀里,正是刘语熙。

    “你这家伙,吓死我了。”刘语熙依偎在他的怀里,嗔道,“以后不要再这样吓人了,好么。”

    “嗯,好。”罗晨点头,心中微微一松。

    他和月儿的事情,终归是被孟玉灵给说了出來,不过看刘语熙现在的样子,暂时还沒有顾及到这件事情。

    也是,看着心爱的人差点儿死在面前,刘语熙现在只有后怕,哪里会想到别的呢。

    可是终归她是要意识到的,这件事情,对于她來说,终归是有些不公平。

    她的心中唯有自己,可是自己的心中……

    罗晨心里叹了口气,纵然他的力量如何强大,可是在面对刘语熙的时候,他还是依然会乱了方寸,伊人的一颦一笑,依然是牵动着她的灵魂,他只愿永远看她的笑靥,却不忍看她伤心。

    “姐姐,对不起。”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响了起來,清脆柔糯,不是赵月儿还能是谁。

    “……”罗晨身躯一颤,无奈的看了小魔女一眼,心道这丫头也真是……

    “对不起,为什么。”罗晨感觉自己的掌心被狠狠掐了一下,然后刘语熙诧异的声音响了起來。

    “因为……我抢了你的罗晨师兄啊。”赵月儿低着头看着脚尖,轻声道,“那都是师父的安排,不过我也真的喜欢罗晨师兄,所以才……”

    罗晨感觉自己的掌心又被掐了一下,然后是刘语熙轻笑的声音:“傻丫头,他是你的罗晨师兄,可不是我的,我是他的刘语熙姐姐,呵呵。”

    “姐姐……”赵月儿低垂臻首,“你不生月儿的气么。”

    “你是我的妹妹啊。”刘语熙推开罗晨,拉住赵月儿的小手,目光中有着无尽的怜惜,“月儿,你能够活着回來,姐姐就快开心死了,你不知道,你离开家之后,姐姐有多担心,能够再次看到你,姐姐就满意了,至于其他的,姐姐怎么会和月儿计较呢。”

    “谢谢姐姐。”赵月儿眼中泛出泪光,扑到刘语熙的怀里。

    刘语熙摩挲着赵月儿的脊背,小脸上现出由衷的笑意。

    最担心的便是月儿遭遇不测,如今师妹安然无恙,她心中无比欢喜,从小到大都一直让着师妹,她怎么会和自己的师妹计较什么。

    罗晨看着相拥在一起的姐妹二人,心中也是一松。

    “月儿也嫁给你,我不介意,可是这件事情,终归要你自己和父亲、师祖他们解释,你好好想一想如何说服他们,把叶家的姐妹二人都嫁给你吧。”刘语熙一双剪水双瞳看着罗晨,嗔怪说道。

    “和伯父他们说么……”罗晨脸皮抖了抖,这件事情,还真的是沒法开口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